写意小说 > 纯爱 > [综]炮灰,要逆袭么 > 章节目录 43.世界三 豪门假子
    第四十三章

    虽然来这所学校念书的学生都非富即贵,升学压力并不大, 但到底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 是以虽然上课还早, 但安宁进教室的时候, 里面已经有不少同学在看书了。

    安宁这一个多月就没怎么好好学习,连如今的复习进度都不清楚,他抽屉里攒了一堆空白试卷, 便随手抽了一张来做。

    不知道是因为心情好还是其他, 他今天的状态出乎意料的好,思路清晰无比,一张试卷顺顺利利做完, 几乎没有遇到什么让他棘手的地方。等他第二张试卷做到一半的时候,老师才进了教室开始上课。

    安宁成绩向来不错, 上课听懂完全没问题, 他甚至还一心二用,又做了几套试卷出来,放学找同桌借了答案来对, 同桌陈君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儿, 家里是政界的, 笑道:“怎么, 咱们的乖乖仔又回来了?”

    安宁一边对答案, 一边道:“小爷我叛逆期来的快也去的快, 不行啊?”

    他和陈君的关系一向平平, 他这样凑上来主动说话并不多见, 可见是知道了什么。

    “还小爷呢!果然是变了。”陈君道:“昨天你可是把所有人都吓傻了,那一群人,今天就你一个人来上课,哈,对了,知道你多了个什么外号吗?”

    “什么?”

    “齐疯子。”

    安宁一愣,而后耸耸肩,不以为意道:“疯子好啊,疯子没人惹。”

    又道:“不过不是齐疯子,应该是安疯子才对。”

    陈君咦了一声,左右看了一眼,见教室人走的差不多了,才道:“这么说,那事儿是真的?”说的自然是换子的事。

    安宁嗯了一声,冷哼道:“要不是真的,他董华敢吗?”有些事,与其遮遮掩掩让人去议论、去猜测,倒不如坦然说出来。

    陈君摸着下巴,道:“我也觉得,董华这次胆子也太大了点儿……你爸是出了名的护短,就算你不是那个,也不可能看着别人欺负你。到底谁给他的胆子呢?有这个底气的人,不多吧?”

    安宁白了他一眼,道:“咱们家已经够复杂了,就不必劳烦陈大公子您挑拨离间了!”

    陈君切一声,道:“我就随口说说而已,我挑拨你有什么意思?再说了,就你们家那几口人,也敢说复杂?”

    “我看你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安宁将东西收进书包,道:“我这几天不来学校了,老师问起来,帮我说一声。”

    陈君神秘兮兮靠近:“去戒……那个?”

    “知道还问?”安宁背上背包,迟疑了一下:“你知道安……我爸妈住哪儿吗?”

    “你要去安老师他们家?”陈君眼睛一亮,兴奋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打听! 走走!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也会打听!”安宁瞥了他一眼,啧啧道:“伯父伯母那么严谨的性格,怎么你就这么八卦?”

    陈君挤眉弄眼道:“也许和你一样,被人换了?”

    安宁无语,对他做个再会的手势,转身出门。

    ……

    深褐色的铁门外,安宁迟疑了一好一阵,才伸手按响门铃。

    他站在外面,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隐隐希望不要有人来开门,不要让他这么快就踏入那个他有些畏怯的地方,又悄悄的幻想,来开门的,会是那一对和蔼可亲的老人,他们看见他,脸上会露出惊喜的笑容,会不知所措的说着关心的话,会用颤抖的手将他拉入他们的世界……

    安家二老并没有教过他,他对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是两位热情好心的老教授上。他每天早上跑步的时候,总能看见他们并肩站在林荫道上,他本以为这只是他们在习惯上的重合……他路过的时候,会笑着同他们打招呼,他们就会连声的“哎哎哎”的回应他,有时候会强塞给他一瓶水、一盒牛奶,会用带着清香的帕子给他擦擦汗,叮嘱他别马上洗澡……

    还有最后那一次,他记得那天,当迎面的钢筋呼啸而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没来的及恐惧,就被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那么紧,那么暖,那么满足……

    有湿湿的东西流下脸颊,顺着下巴滴落……

    安宁抹干净脸颊靠在墙上,仰着头,让它们流回眼眶……

    过了好一阵,他才伸手从口袋掏了一包烟,刚叼上就听到脚步声响,齐倩然出现在楼梯口,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不要在我爸妈面前抽烟!”

    安宁默默将烟放回去,齐倩然越过他,将门打开,淡淡道:“进来吧!”

    三室一厅的房子,装修很简单,房子收拾的整齐的过分,冷冰冰、空荡荡,没有半点生活的气息,中间摆着几个大行李箱。

    齐倩然见他的目光落在行李箱上,道:“这里是学校的员工宿舍,迟早要收回的。他们说可以让我住到高中毕业,但我决定今年提前参加高考,所以准备尽快找房子搬出去。”

    提前高考,找房子……安宁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和齐倩然虽然同龄,但因为乔丽的坚持,他曾跳过两级,有一段时间学的很吃力,好容易才跟上进度,而齐倩然现在才高一,成绩也是平平,这样子参加高考,能考个什么学校?

    齐倩然神色冷漠的带着安宁在房子里逛了一圈,简单道:“这是他们的卧室……书房,还有厨房……卫生间要不要看?”

    房间里只剩下床和衣柜,连墙面都干净的很,床上只留下一层棕垫,衣柜想来也是空的,书房倒是剩了一墙的书,似乎还没来得及收拾,安宁道:“这些书,能给我吗?”

    齐倩然看了他一眼,道:“本来准备处理掉的,既然你要就拿走吧!不过你最好快一点,我很快就搬走了,而且也不是每天都在。”

    说完从抽屉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

    “什么?”

    齐倩然淡淡道:“照片。”

    安宁接过,并不打开,默默收进背包,然后掏出电话,拨了出去:“爸,是我……我手机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我新号……”

    “你帮我给我司机打个电话,让他联系我,我记不住他的号……嗯,我有些东西要运回去……你别问那么多了,让他给我打电话就好,我跟他说……”

    “哦,对了,我明天准备搬到郊区别墅住两个星期,你帮我交代管家让家政今天晚上去收拾一下……哪有,怎么敢把您当保姆使唤呢,是儿子我太乖只记得您的号码……”

    “什么?去大哥的公寓住?不要!绝对不要!他今天正卯足了劲儿准备要偷偷摸摸揍我一顿呢!我才不和他住!我不需要他照顾……您说什么都没用,反正我不去!还有啊,您还不如先问问您大儿子愿不愿意收留我呢……什么?爸你过分了,我们的电话为什么让他听?”

    “嗯……我现在在安家,好了,我知道了,挂了!”

    齐倩然看着安宁态度随意甚至有些骄横的同电话那边的那个人说着话,再想想自己前世今生在那个人面前的小心翼翼,眼中的恨意几乎化为实质,指甲深深刺入手心……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

    司机、管家、别墅、公寓……齐倩然冷笑:这算什么?拿着从她身上抢来的东西,在她面前炫耀吗?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只听安宁道:“我爸一会可能会派人过来,如果你不想见,我让他们在楼下等着。”

    你爸?齐倩然嘲讽一笑,道:“随便,其实这是你的家才对,不是吗?”转身走出书房。

    安宁不置可否,低头接听电话,让司机联系搬家公司,又让他把车开进学校。等挂了电话,安宁目光看向那满满一墙的书:教育、园艺、音乐、古典文学、外国名著、哲学……书上的痕迹告诉安宁,它们并不是摆设,而且它们的主人很爱惜它们。

    他实在想象不出来,这样一对精神世界如此丰富的夫妻,怎么会狠得下心将亲身骨肉换给别人,明明……他们是爱他的,胜过自己生命的爱着他……

    司机很快进来,帮他一起收拾柜子上的书,过了一阵门铃又响,大约是搬家公司的人过来了,司机还站在梯子上取东西,安宁示意他别急,自己出去开门。刚出了书房门,便听到外面传来齐倩然冷冷的声音:“你来做什么?”

    齐臻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漠,但听到这话还是微微一僵,正准备说话,忽然看见安宁出现在书房门口,对他抬抬下巴,眼神里写满揶揄:你看吧?

    顿时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齐倩然见齐臻不说话,抿了抿唇,正要开口,身后传来安宁的声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安小姐,我刚刚说过了,我爸会派人过来,你也答应了让人进来……还有,请恕我直言,我大哥除了在不知道安小姐身份的情况下追求了安小姐一段时间以外,似乎并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见他,你可以明确、明白的告诉他,我们齐家没有死缠烂打的人,如果不是……请别把无礼当个性,行不?”

    齐倩然看向齐臻,眼中露出受伤的神色:你就这样由着他诋毁我?我们之间的事,他齐宁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论血缘,他们才是亲兄妹,论感情,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放得下对方……谁给他权利过问他们的事?

    见齐倩然黯然神伤的模样,齐臻神色一冷,目光不善的看向安宁,斥责的话正要出口,却见安宁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由想起那一番“贱”的论调,便是一窒。

    这天底下,只要是个男人就好面子,何况是骨子里带了些大男子主义的齐臻?让他在安宁面前,证实他果然喜欢被人顶被人骂,果然喜欢吃闭门羹,简直比扇他一耳光还要难受。是以看了齐倩然一眼,平静的越过她,走到安宁面前,道:“爸让我来接你。”

    安宁道:“我司机在呢!”

    “爸说让你今天晚上就搬到我那儿去,王婶已经在帮你收拾东西,一会让司机回去拿。”

    安宁皱眉道:“我记得我已经很明确的拒绝了!”

    齐臻挑眉:“所以呢?”你是拒绝了,有用吗?你是第一天认识那个人吗?

    安宁道:“我已经明确拒绝了,所以大哥,你是不是也应该意思意思的反抗一下?你应该也不想和我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吧?”

    齐臻冷哼一声,道:“你别忘了我们已经在同一个屋檐下呆了十六年了,为了这个事儿,我已经不止一次反抗的遍体鳞伤,我不想在二十五岁,还因为你挨一顿揍。”

    安宁幸灾乐祸道:“这就是长子和次子的区别,老爸从小到大,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我!”

    “那是因为以前你会装乖,”齐臻冷哼道:“你再这样惹是生非下去,很快就能尝到板子的滋味了!”

    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袋递给他,道:“刚从派出所给你领回来的,因为你开通了X宝小额免密码支付,捡到手机的人用它刷了几千块钱的零食、日用品、话费、游戏卡什么的……那小子在派出所哭了一个小时的穷,最后拿了三百块现金出来,所以你或者把他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搬回家,或者吃了这个哑巴亏。还有你的信用卡因为冻结及时,所以只被刷了十几万,警察还没找到刷卡的人……爸说事情是你惹出来的,这个损失你自己承担。”

    安宁目瞪口呆:这叫什么事儿!

    齐正阳虽然有钱,却不准备养成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所以安宁的零花钱不算多,他平时花钱本来就不怎么注意,这一个多月来更是请客许多次,将先前攒的那点零花钱花的一干二净,如今倒好,直接负资产了。

    安宁咬牙,将手机和新买的手机□□一起交给司机,道:“回头送去'夜天堂'给他们老板。”

    齐臻皱眉:“做什么?”

    “我手机上有支付记录,”安宁道:“找人报销!”

    齐臻叹气:“别丢人了行不行?你的信用卡我帮你还,你别告诉爸就是。”他和郝飞也算朋友,让他弟弟拿着区区十几万的账单去找人索赔,还不够他丢人的!

    “谢谢哥,不过不用了,”安宁冷哼道:“该谁赔,就谁赔。”

    当初是谁明抢一般的把他手机钱包拿走扔回酒吧的?结果害他遇到这种事!说什么怕被别人找到他,其实还不是防止他对外联络?

    齐倩然听着齐臻和安宁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仿佛当她不存在一样,心中又羞又怒,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忽然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就像跳梁小丑一样,想起齐臻以前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再看看他此时对自己的视而不见,直气得浑身发抖。

    以前说的话有多动听,以前对她有多好,今天这一耳光,扇的就有多重。

    原来在他心里,自己至始至终,连齐宁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难怪上一世,他花钱投资齐宁演的电影不管赔多少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对自己这个亲妹妹,却始终视而不见!

    齐宁!齐宁!又是齐宁!

    她低着头,垂着眼眸,掩饰着眼中的恨意,却见齐臻已经和安宁说完了话,转过身来,道:“倩然,爸爸让你这周六晚上回家一次。”

    倩然,爸爸,回家……

    毫不见外的三个词,让齐倩然的情绪立刻稳定下来、雀跃起来,又隐隐有些失落:齐臻这是,已经将自己当做了妹妹了吗?虽然早盼着这一天,可是……

    这想法一闪而过,齐倩然的心思便转到了更重要的地方去了:那个人正式请她去齐宅,是准备……要认她了吗?

    上一世她傻乎乎的,只知道听从他们的安排,但这次不一样了,因为先前放出的传言,因为齐臻那次脱口而出的话,圈子里的人几乎人人都确认了她的身份,以齐正阳的性格,不会做出认她做养女这种掩耳盗铃的事儿,更不会由着她流落在外。

    只听齐臻又道:“你最好早一点过去,爸爸他不喜欢等人。”

    迟疑了一下,又道:“爸爸性情直爽,如果你有什么话,最好直说。”

    安宁诧异的看了眼齐臻,他这位哥哥也没有傻到家嘛,并不是没看出来对方的欲擒故纵,否则也不会这样委婉的提醒她。

    合着人家两个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来我往的玩情趣呢,他在中间操的哪门子心呢?看他闲的!

    却不知道恋爱中的男人女人,有时候智商低的可怕,有时候有喜欢自欺欺人。

    齐倩然此刻没心情去猜齐臻心思的变化,抿着唇没有说话:齐正阳的性格她怎么会不知道?东西给你,你要就要,不要他也绝不勉强。上辈子因为一有什么事儿,她总习惯性的推辞一下,以示自己的淡然无求,结果不知道吃了多少亏不说,还让齐正阳对她很不耐烦。

    她抬头看了眼齐臻,低低的嗯了一声,神情显出几分忐忑来。

    齐臻第一次看见齐倩然在自己面前乖巧顺从的模样,心情有些复杂,叹了口气,又道:“找房子的事不着急,家里会有安排的。还有,听说你报了今年的高考?”

    齐倩然点头。

    齐臻皱眉,道:“这事儿爸爸还不知道,你最好自己和他说。”

    齐倩然读出齐臻眼中的不赞同,心中猛地一惊,发现自己恐怕走错了一步棋!

    齐正阳不是齐臻,自己急着找房子搬家和提前参加高考,在齐臻看来或者是自立自强,但在齐正阳看来那就是一个字——蠢。

    安爸安妈留给她的遗产、交通事故的赔偿金、学校的慰问金还有被救学生家长不菲的白包,加起来委实是一笔不小的钱,不仅足够支持她的学业,连买房子买店铺置产都足够了,那么她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参加高考,算是什么?自暴自弃,还是逼着齐家认她?

    不管是哪一个,都足够让齐正阳对她的印象差到极点:齐正阳向来信奉人必自助而后人助之,而后天助之,放弃自己的人,哪怕关系再近,他都不会多看一眼。至于逼齐家认她……那她先前说无意回到齐家的话,更是显得虚伪的可笑。

    还有不顾学业去外面打工的事,也是一个破绽,只不过现在却先顾不得这个,咬了咬唇,道:“我成绩不好,而且也没心思学下去,就算高三上完再参加高考,也一样考不出什么好成绩。不如早点去大学,学点我喜欢的东西,做点我喜欢做的事。”

    齐臻道:“你准备学什么?”

    齐倩然看了已经回书房收拾的安宁一眼,道:“学表演。”她记得上一世安宁学的就是这个,然后仗着齐家的力捧,很快就大红大紫,风光无限。她是女孩子,越早出道优势越大,不然大学毕业就已经二十三四岁了,还能再红几年?

    她又道:“我和爸爸妈妈学过养花,准备开个花店,足够生活了。然后有机会的话,就去剧组跑跑龙套什么的……只是因为兴趣罢了。”

    齐臻嗯了一声,并未再多说什么,也去书房帮忙。

    齐倩然却知道齐臻这便表示会替她传话,不由松了口气。她和那个人虽然做了十几年的父女,对他却始终怀着畏惧之心,若让她当着齐正阳的面将这些话说出来,她未必敢。她害怕那个人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就让自己的谎话,显得那么的愚蠢可笑。

    如今反正话传到了,便是那个人不信,他也总不能看着自己真的去外面租房子,上个三流的艺校,靠开花店和跑龙套为生。至于其他,以后慢慢再说吧,这个人最好面子,只要自己争气,总不至于像上一世一般……

    片刻后,搬家公司的人过来,将满墙的书迅速运走,安宁交代了司机一声,上了齐臻的车——在他们家,可从来没有什么民主,好在他爸行事也不算太暴君。

    和齐家大宅不同,齐臻的公寓在高层,地方大、风景好、空气清新,安宁感觉很不错,很有让他爹把给他的别墅换成公寓的冲动,正想去阳台吹吹风,齐臻扔了一套浴袍过来,冷冷道:“去洗澡!”

    安宁皱眉:“我晚饭还没吃呢!”他习惯洗完澡就上床睡觉。

    齐臻不耐烦道:“先洗澡!”

    安宁冷哼一声:“毛病多!”

    他不愿在这些小事上和齐臻争执,于是进去洗澡,完了回房换衣服,打开衣柜却是一愣:虽然里面的衣服牌子样式都是他惯用的,也已经扯去了吊牌清洗过,但没有一件是他穿过的,显然全都是新买的。

    安宁皱眉,转身回客厅,正好看见司机在外面反手关上大门,他手里拿的,分明就是自己刚换下来的衣服和他的书包。

    不由怒道:“齐臻!你这是什么意思?”

    合着他的人和他的东西都带着病毒是吧?进来就让他洗澡,还把他的东西扔个干净——难道是他死皮赖脸的住进来的不成?

    齐臻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文件,闻言头也不抬,淡淡道:“意思还不够清楚吗?防止你把不该带的东西带进来。”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该带的东西?

    齐臻放下文件,看了他一眼,道:“昨天晚上的视频,我和爸爸反复看过,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你一开始的毒1瘾发作,并不像你说的那样,是假装的。一些生理性的反应,不是学就能学的出来的,而且你一没见过真正毒瘾发作是什么样子,二没学过专业表演,根本不可能演的那么像。第二,一个毒瘾发作的人,不管意志力如何坚强,都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做事,不可能有你后来的反应……”

    “所以呢,”安宁冷哼一声:“所以我是鬼上身了?”

    齐臻嗤笑一声,道:“你还真会想。唯一的解释,就是中途有人偷偷给了你药,你才恢复正常,并且借着刚吸1完1毒的兴奋劲儿,把董华给烧了!”

    安宁目瞪口呆,这个解释还真是……强大。许久之后才道:“那你们觉得,是谁让人偷偷给我药?”

    “你说呢?”

    安宁试探道:“……郝飞?”

    齐臻冷哼道:“就知道是他!”

    安宁无语,齐臻又道:“这些人买通他店里的伙计,让记者冲进去拍照,坏了他的规矩不说,更是对他的挑衅,他只要知道了,怎么可能让他们得手?而且事情你一结束,你不是就跟着他走了吗?”

    安宁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反驳,只得道:“所以呢?”

    “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相信你说过的已经熬过一次毒瘾的话,更不相信你凭着自己的本事就能把毒戒掉,因为这对一个小孩子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齐臻道:“爸爸是给你面子,才没当面戳穿你,现在你有三个选择:第一,我在哪儿,你在哪儿,我会尽量不去人多的地方,你如果毒瘾快发作了,赶紧说。第二,从现在开始,到彻底戒掉毒1瘾,你就待着这个房子,一步都不能离开,当然别人也不能进来,我有空的时候,会回来照顾你。第三……”

    安宁接口道:“美国疗养院?”

    “没错。”齐臻道:“不要以为我乐意管你,爸说齐家人就算狼狈,也只能狼狈给自己人看——爸他这阵子忙着收拾董家人,不然就亲自盯着你了。”

    齐家的人,护短是天性,不管他和安宁关系如何,只要他现在还姓齐,他就不会放着他袖手不管。

    安宁被气的没言语,一声不吭转身回房。

    合着上午说话那么好听,全是哄他的!难怪一边说着不愧是我的儿子,一边又警告他,说什么若是被毒1品之类的东西控制,不管是他还是齐臻,都要逐出家门之类的话,原来根本就没相信他!当面笑呵呵,一转头就把他变相关起来戒毒!这只老狐狸,和自己儿子都耍这一套!

    见安宁扭头就走,齐臻不悦的皱眉:“做什么?你书包里的东西,我帮你放在书房了。”

    “睡觉!”

    “我叫外卖,你晚上吃什么?”

    “不吃!”气都气饱了!

    转身关门,身后却传来齐臻淡淡的声音:“不许锁门。”

    安宁故意重重将门锁上。

    齐臻不以为意,他不过是提醒他一声自己随时可能进去罢了,反正他有钥匙,锁不锁没什么区别。

    打电话叫了外卖,又起身到大门口,将门锁设置为内外开门都需要指纹,以防某个人趁机跑路,这才去了浴室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