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纯爱 > [综]炮灰,要逆袭么 > 章节目录 50.世界三 豪门假子
    第五十章

    齐臻放下许久都没能看进去一个字的书,闭上双眼靠在沙发后背上,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少年净白的肩膀上那一团刺目的猩红。他的心跳的又快又乱, 平生第一次偿到了后怕的滋味:只差一点点, 就差一点点……若安宁反应稍慢, 若他不是自救及时,这个时候,会是什么情景?

    毁容, 只是最轻的。

    那种情景, 他连想一想,都觉得心惊肉跳,而这少年, 却仿若无事。

    他从超市胡乱抓了些菜回来时,看见的便是少年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看见他提着东西进门, 少年期待又好奇的问他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如同任何一个被家人宠溺的不知世间愁苦的孩子。

    若不是他看过视频,若不是他强行拉开少年的衣领,谁又能知道, 他曾经历过什么?

    弟弟懂事至此, 他却丝毫不觉得安慰:若不是对周围的人早已失去任何期待, 若不是一个人面对过太多的困境, 他一个十六岁的小小少年, 何以能从容至此?

    齐臻自嘲一笑:齐臻啊齐臻, 不要看他对你笑着, 不要看他口口声声叫着“哥”, 不要看你们住在一起、吃在一起,一起高高兴兴的准备着晚餐……其实在他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莫说依靠,莫说信任,你连安慰他的资格都没有。

    齐臻,你活该……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在这样安静的夜里,很有点吓人。

    齐臻抹了把脸,取过手机,看见上面闪烁的“倩然”两个字,便随手挂断扔在一边——不管她是要解释还是指责,他此刻都没有和她纠缠不清的心情。

    手机安静了不到两秒,又重新响起,齐臻再次挂断,但刚挂断对方又打了过来,齐臻接起电话,道:“什么事?”

    电话对面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周围环境有些吵闹,那人的声音低沉却莫名的清晰:“是齐先生吗?你妹妹在酒吧喝醉了,你能来接一下她吗?”

    齐臻沉默片刻后,道:“地址。”

    那人说了地方,又道:“齐先生你最好能亲自来,她醉的很厉害,别人未必劝的动她。”

    齐臻道:“知道了。”

    道了谢,挂断电话,换了衣服到客厅,看见安宁门缝中透出灯光,开口问道:“阿宁,睡了没?”

    “没呢,”安宁的声音从房间传来,听起来很清醒:“一会就睡。”

    齐臻推开门进去,看见安宁正坐在电脑跟前,一手手机一手鼠标,电脑上的yy图像闪烁不停,桌上关于黑客的书也摊开放在一边,不由好笑道:“这么忙?”

    安宁笑道:“宜年哥介绍的黑客朋友,正在教我怎么入侵手机呢!”

    抽空看了齐臻一眼,见他穿戴整齐,诧异道:“哥你这么晚还要出门啊?”

    齐臻道:“齐倩然在酒吧喝醉了,让我去接。”

    安宁随口道:“那你快去吧,我听说酒吧里好多‘捡尸体’的,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喝醉了很危险的。”放下手机低头打字,和yy上的朋友交流热烈。

    齐臻道:“没事,我刚跟郝飞打过电话,他会让人盯着,不会出事。”

    又道:“小小年纪不学好,连捡尸体都知道。”

    安宁忙里偷闲对他调皮的眨眨右眼:“现在网上什么没有呢?av我都看过。”

    齐臻顿时无语。

    安宁见他还不走,道:“哥你还有事啊?”

    齐臻干脆坐下,道:“其实下午的时候,我是和齐倩然出去了……”

    安宁一面打字,一面道:“我知道啊!”

    齐臻一愣:“你知道?”

    安宁嗯了一声,道:“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附近,看你们的样子像是有急事就没有过去。”

    所以那个时候,这少年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带着齐倩然,掉头离开吗?齐臻看着安宁,忽然觉得胸口有些发闷,仿佛被一团棉花塞住,堵的他呼吸不畅。

    几度张口,最后却只剩下几个字:“阿宁,对不起……”

    安宁的注意力第二次从电脑上转移过来,诧异道:“哥你为什么道歉?”

    “如果不是我将你扔下,和齐倩然……”

    安宁噗嗤一声失笑,道:“哥你太好玩了,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这边只是要坐车回家,如果安倩然有急事,你赶去处理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你又不是诸葛亮,能事先知道我打车会出事?再说了,我也不是小孩子,我自己的安危,不需要别人来负责。”

    齐臻听得出来,这是这少年的真心话,他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怪过他,可是他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心里只觉得越发堵得慌,道:“阿宁,我以前是有些糊涂,但现在……你和齐倩然,我……”

    他话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但安宁却明白他的意思,眼睛依旧盯着电脑屏幕,时而打几个字,口中道:“哥,你不觉得有点小看我了吗?”

    齐臻看着安宁,不语。

    安宁道:“第一,我没有和齐倩然争夺在你心中重要性的意思,确切的说,我不会和任何人争夺在任何人心中的位置,我不是为了让谁更看重我而活着的,我的日子,我自己过。”

    齐臻一窒:“阿宁……”

    安宁打断道:“第二,我从不觉得所谓的更重要、最重要,就是要那个人将你的一根头发丝,都看得比别人的性命还要重要,所以不管哥你更看重谁,今天的选择都没有错。哥你不是还有事吗,赶紧去吧,我忙着呢!”

    齐臻默然片刻,转身出去,默默替他带上房门。

    低头苦笑一声,他是真的希望,这少年什么时候能在他面前,任性一次。

    他已经想好了,只要安宁有半点不高兴,他都会给管家打电话让他去接,自己留在家里陪他,只是这少年,懂事的甚至让他有些失望……

    ******

    酒吧中,齐倩然蜷缩在沙发上,眼泪顺着嫩白的脸颊流淌,低声哽咽着,仿佛一个无助的孩子:“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只是想要一个家,为什么就这么难……”

    她哭的泣不成声:“养父养母为了保护他而死,妈妈因为他,被迫去了美国,爸爸他……觉得是我让他们父子生疏,恨不得我从来没有出现过……我本来以为,还有哥哥对我好……可他为了回去给他做晚饭,把我一个人丢在咖啡厅面对那个恶棍,因为我拦着他,还对我动手……”

    “为什么都要这么对我……谁都不要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想要一个家……爸爸,妈妈……呜呜……倩然好想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带倩然一起走……”

    郝飞皱眉看了眼齐倩然,对对面的短发男人道:“这位先生,齐小姐这里有我照顾就行了,你可以走了。”

    短发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淡淡道:“我怎么知道你真的是她朋友?”

    郝飞道:“我说过很多次了,第一,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我就算要做什么坏事,也不会在自己地盘,第二,是齐臻叫我来的,不是你给齐臻打的电话吗?”

    短发男人道:“齐臻自己为什么不来?”

    郝飞道:“这和你恐怕没什么关系吧?”

    短发男人耸耸肩道:“我就是奇怪,齐家这样的家风,到底是怎么把齐氏做大的?”

    郝飞正要说话,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多谢你照看舍妹,但齐家的事,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郝飞起身招呼道:“齐臻你来了?你可是半个多月没到这儿坐坐了,怎么没带阿宁一起来?”

    齐臻淡淡道:“他是高中生。”

    郝飞失望道:“是啊,高中生忙啊!算了,不耽误他,等他高考完了,我再找他玩。”

    齐臻看了他一眼,道:“他还未成年,如果你敢让他进酒吧,我会报警投诉。”

    郝飞瞪大了眼,道:“齐臻你不是吧?他当着你和齐叔叔的面还喝的烂醉呢,怎么到我这儿就跟防贼似得?我还能把他吃了啊!”

    齐臻懒得理他,转向齐倩然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伸手去扶她胳膊。

    齐倩然甩开他的手,嚷嚷道:“不回去,我不回……那里根本就不是家,不是家!”

    “哥哥不在,妈妈不在……爸爸半个多月,和我加起来说了不到十句话……连管家和保姆都看我不顺眼,觉得是我赶走了他……呜呜……”

    她说的可怜,齐臻却并没有多少触动,他和安宁从小不就是过得这种日子吗?他早就没了母亲,安宁有一个还不如没有,至于齐正阳,他十天半月回一次家,对他和安宁,一个月说不到十句话都正常……也就最近,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忽然想过一把好爸爸的瘾,才忽然关注起他两个儿子来。

    并不多话,拉她起身,道:“走吧。”

    齐倩然尖叫一声,拼命甩脱齐臻的手,胡乱嚷道:“哥,别打我……我不敢再说他坏话了,你别打我……别打我……”

    齐臻皱眉,却见齐倩然又忽然拽住他的衣袖,哭道:“哥,你别不要我,我以后再也不敢和他比,再也不敢说他坏话了,求求你……你别不要我……我谁都没有了……”

    郝飞耸耸肩道:“闹酒的人最难侍候,要我说,你干脆放她在这儿,等她闹够了,睡着了再弄回去。”

    齐臻道:“过来帮把手,阿宁还一个人在家呢,没人盯着我怕他又熬到半夜。”

    短发男人嗤笑一声道:“你们还真是奇怪,妹妹醉倒在酒吧里没人管,反而担心家里的弟弟不按时睡觉?”

    齐臻不理,正要和郝飞合力将齐倩然扶起来,电话铃声响。齐臻看了眼来电,只好放下齐倩然接电话:“爸……是,在肩膀,没什么大碍……这次是意外,下次不会了。”

    “……您打电话吧,没事,他这会儿还没睡,在家折腾电脑呢,最近迷上当黑客了……我?在酒吧,有点事……阿宁很有自制力,他说了会早点睡的……我很快就回去。”

    “……不用了,就剩一个多月就高考,阿宁也说不想再配个司机,不信您自己问他……现在给他买车,让他自己雇司机?爸您别闹,他现在天天哭穷呢,自己都嚷着要去打工,哪有钱雇司机?再说了,等过两年他自己能开车了,您到底是给他换,还是不换啊?”

    “……嗯,好,我知道了,我这几天就去办。”

    挂断电话,郝飞好笑道:“老爷子骂你了?”

    齐臻木着脸,道:“能不骂吗?”

    郝飞道:“让你干嘛?二十四小时盯着,还是雇保镖?雇保镖的话不如请我啊,我最近很闲。”

    齐臻道:“爸自己定的规矩,只在成年的时候给我们买一辆车,以后的自己挣。现在他后悔了,又不愿意自己打脸,让我先送阿宁一辆车。等十八岁的时候,他再给他买新的。”

    “还要附送司机一名?”

    齐臻点头。

    郝飞失笑道:“没想到齐叔也有这么好玩的时候。”

    齐臻道:“我记得你说过认识退伍的特种兵?”

    郝飞明白,道:“改天介绍给你认识,人品绝对可靠,身手一流。”

    齐臻谢过,扶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下来的齐倩然,对短发男人点点头,向外走去。

    郝飞看向短发男人,道:“好心劝你一句,男人啊,最好别太自负……”

    尤其是在女人面前。

    跟着齐臻出去。

    ******

    公寓里,安宁对着电脑上显示的通话记录和户主信息淡淡一笑,会者不难,多学一门技术果然是对的。

    和网上的师傅道了谢,关上电脑,手指敲敲自己的黑科技手机,道:“原来你还是有点用的啊!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不过……先记你一功就是。”

    下午他开车门的时候,若不是手机示警,他会伤的比现在更重。

    手机屏幕快速闪烁几次,显然很是兴奋。

    能提前察觉危险,听得懂人话,甚至还有情绪反应……这玩意儿,可能比他想像的还要黑科技。不过无论这东西如何厉害,他也没有用它大杀四方的意思,他还是喜欢脚踏实地,凭着自己的能力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