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纯爱 > [综]炮灰,要逆袭么 > 章节目录 57.世界三 豪门假子
    第五十七章

    电影放映结束,意犹未尽的观众慢慢散去, 有的打电话兴奋的和朋友分享体验, 有的则直冲售票处——下一场的票来一张, 直接撸第二发!什么?早卖完了?那就下下场, 下下下场……

    安宁他们也随着人流出门,齐倩然戴着墨镜,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挽着齐正阳的胳膊从电影院出来, 齐臻和安宁走在齐正阳另一侧,十足幸福一家人的模样。

    齐正阳臭着一张脸,道:“那个演精灵王的小子, 叫什么来着?竟然敢叫你儿子?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他养过你一天吗?不要脸的小子!简直岂有此理!”

    安宁吭哧直笑:“爸,人家才二十八岁!”这是吃的什么干醋呢!

    齐臻冷哼:“那就更不该乱叫了!”

    安宁笑的打跌, 扶着齐臻的肩膀:“你们两个够了啊!”

    灯光照不见的阴暗处, 谢靖安靠在墙上,慢慢抽着烟,看着那一家子说说笑笑的出门, 第一次在有齐倩然出现的地方, 却将注意力完全给了别人。

    他以为自己已经经历的够多了, 再不会只被一副漂亮的皮囊所迷惑, 但他发现, 自己真的太高估自己了。谢靖安忽然有些明白了, 为什么齐家父子在明明知道那个人不是齐家血脉的时候, 还对他宠爱如斯……有些人, 真的,只要好看就够了,太够了。

    看着那个人的笑容,一直躁动不安的心竟慢慢平静下来,今天,他差点就阴沟里翻了船,他那些同母异父的弟弟中,和他关系最好、最依赖他、在漫长的岁月中唯一给他安慰,甚至在他夺权的时候毫不犹豫站在他这边的弟弟,这次却和别人站在了一起,将他出卖的彻底。

    如果不是他早早就立下遗嘱,一旦他死了这些人将什么都得不到,他现在的尸体都该凉了。但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呢?落在这些人手里,下场一定比死都不如,当然,这些人落在他手里,也是一样。

    唯一的“家人”的背叛,和身陷的绝境,让他近乎心灰意冷,直到他看见了那辆他熟悉的跑车,事情忽然开始每一件都朝着他期待的样子发展。

    那个人,仿佛听到了他心底的声音,开着跑车,笨拙的在马路上走起了“z”字,拖延着他们出城的时间;受惊吓似得的一转方向盘,撞碎了汽车的后视镜,横在路中央使他们不得不下来换车;上前拦住拿枪挟制他的人,东扯西拉的拖延时间,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围着他们拍照……

    真可笑,那个他从心底看不起、厌恶的人,竟成了他的救赎,简简单单的一场交通肇事,竟将三个执枪的亡命之徒,逼得落荒而逃。

    尽管他是无意之举,但毫无疑问,他的确救了他的命。

    确认安全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去找那些人的麻烦,让他们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而是神使鬼差的跑来看电影……他告诉自己,他是来看看那个时常让他心疼、让他心软的女人的,然而,大约不是……

    除了他,他谁都看不到。

    不管是广告、电影还是现实中,他都是那样的耀眼,只要你看见了他,就再也看不到别人。

    *******

    借着《魔幻纪》的东风,安宁这次是真的火了,而且是世界范围的火,当然这种一时的热度在他没有新作品问世的时候,会很快冷却下去,但这依然不能阻止他的粉丝们在网上拼命的尖叫。

    不过对于电影界的人来说,这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c国演员的确潜力无穷,但他们最关心的,却是这部电影的电脑特效。

    Q.A特效工作室——他们不是没听过这个名字,新成立才两年、只有十几个员工的小小工作室,虽然完工速度比一般要快的多,而且效果比较逼真,占用资源也少,可是到底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小工作室。可就这么个小工作室,收费却比知名特效工作室还要贵,所以生意也是一般。可直到现在《魔幻纪三》上映,他们才清楚的知道,原来所谓的“比较”逼真,竟然“比较”到了这种地步。

    他们终于明白这Q.A工作室开价为什么如此之高了,笑话,要是再低一点,其他业内人士只怕要没饭吃了。

    一夜之间,Q.A的对外电话差点被打爆了。只是远在c国的安宁,对此一无所知,便是知道,也懒得过问。

    第二天,安宁收到一份匿名的大礼,一辆价值千万的一辆豪车,以舒适奢华的内部设计和强大的安全设施而驰名,安宁问了送货员几句,笑笑在收据上签了名。

    虽然对这辆车的音响系统很不满意,但他的跑车还在修,他爸新给他定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造好,他正准备随便找辆车先开着,既然有人主动送了一辆来,那就先凑合用吧!说真的,这车子的外观和性能都还挺符合安宁的要求的,等回头找个时间将风语装进去就完美了。

    第二天,又有人送来一块表,百万a元以上的名表,安宁这次一句话都没问,直接签收了。

    这两天,影院已经增加了《魔幻纪三》的场次,但依旧场场爆满。短短两天,《魔幻纪三》就已经占据了票房周冠军的宝座。一周之后,票房统计出来,成绩远超之前一、二两部创下的票房纪录,而且时间过去一周,每天的上座率依旧没有下降的趋势,可以想见,这部电影创下新的世界总票房纪录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这个记录,很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不会被打破。

    票房成绩一出来,安宁就被方宜年和郝飞拉去酒吧庆祝,因为风语的开售,齐臻忙的脚不沾地,反而没有参加。

    “是是是,”安宁无奈的敷衍趴在他肩膀上的醉鬼:“谢谢宜年哥当年灵机一动,才有我们的今天……干了这杯没问题,不过我喝完,你喝多少?”

    方宜年豪爽的拍着胸脯,粗着嗓子道:“你喝多少,我喝多少!”

    安宁还没答话,郝飞过来拖方宜年:“宜年你别闹阿宁!”

    “没关系,阿宁……酒量好着呢!”方宜年大着舌头道:“我喝醉了,他都不会醉……哥哥我今天高兴!我给人家拉了十几年的投资,自己只投资了一次,就哈哈……比十年挣得还多!哥哥我高兴!以后我再也不用到处给人家陪笑脸了,我方宜年,如今也是千万富翁,不对,是亿万富翁!阿宁、阿宁……哥哥我谢谢你,哥哥敬你!”

    “行行,我喝我喝,”安宁在郝飞的帮助下,艰难的从他手里脱身,道:“你说的啊,我喝多少你喝多少!”

    “没、没错,哥说的!”

    安宁倒酒,道:“郝飞你别拦他,对付醉鬼最好的方法,就是彻底把他灌趴下……你看着,我让他一个月不敢跟我喝酒!”

    郝飞无奈道:“我是怕你喝醉了,把我的酒吧给拆了!”

    安宁道:“别冤枉我啊,我喝醉了脾气最好不过,没人招惹我,我的绝对比兔子还乖。而且,这才哪跟哪儿呢!想灌醉我,两个方宜年再加个郝飞都不够!”

    “是是是,”郝飞好脾气的揉着他软软的短发:“你比谁都乖。”

    在安宁发怒之前,转身抓住方宜年:“来来,我们两个喝一杯,提前庆祝我们两个这次投资一本万利!来干杯干杯!”

    方宜年挣扎道:“阿、阿宁也来。”

    郝飞道:“一会再找他,咱们两个先干一个。”

    他是酒吧老板,酒量和劝酒的手段都不是方宜年可比的,三下五除二就把方宜年灌的晕乎乎的,一个人跑到上面对着麦克风发疯去了,郝飞胜利回师,来和安宁继续喝。

    “郝飞你有心事?”看他那架势,不像是和他拼酒,倒像是一门心思想将自己灌醉的模样。

    “没!”郝飞道:“我就是高兴。”

    安宁摇头失笑:“你们一个两个的,至于吗?”

    郝飞道:“怎么不至于?阿宁我问你,《魔幻纪》第一部、第二部,挣了多少?”

    这个安宁门清,道:“第一部投资大概在1.8亿a元左右,票房19亿不到的样子,第二部差不多也是这个数据,不过成本下降了点儿。”

    郝飞道:“所以傻子都知道第三部一定挣钱对吧?这部片子,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参一脚,要不是阿宁你,这馅饼能掉到我们头上来?而且第三部的特效、音效,都是颠覆性的,之前没有一部电影能比的上,哪怕不看剧情,只为了特效,也会有无数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走进电影院。最关键的是,这部电影是fy格式,fy格式文件的复制和下载限制,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将它破解出来。这就代表着,网上不可能出现《魔幻纪三》下载资源,想要看,就只能去电影院,或者在aq视频网购买,网络观看资格是两百块,下载一次是五百……你算算这是多少钱?”

    安宁笑道:“那我是不是该庆幸一下,这些人想要用fy看电影,就要先买风语音响,我又可以大挣一笔了?”

    郝飞道:“别转移话题!”

    安宁投降道:“行行,我什么都不说了,行吧?”

    郝飞道:“这部电影,是你参与制作的,所以,这些你早就知道了对吧?所以才刻意拉上我和方宜年……那你知不知道这部电影,我们能挣多少?”

    安宁给他倒酒,漫不经心道:“能挣多少?反正不会比我和哥多。”

    “谁跟你比呢!”郝飞冷哼一声,又苦笑道:“你来之前,我和方宜年粗粗算了一下,保守估计,我的身家起码会翻一番,至于方宜年,当初他把全副身家都投了进去,这次更是赚翻了……阿宁,你这个人情,实在太大了点。”

    安宁将酒杯塞进他手里,皱眉道:“多也好,少也好,不就是个钱吗?你是靠它救命还是怎么的?至于吗?郝飞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平时你可不是这么婆婆妈妈的人,要是你觉得这事儿给你压力了,嫌它烧手,拿来给我,我帮你花!”

    郝飞笑笑,不吭气了,开始一杯一杯灌酒,安宁皱眉道:“郝飞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说出来,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喝闷酒算什么?”

    “没事儿,我就是壮壮胆。”

    安宁一愣。

    “阿宁,我喜欢你。”

    “咳!”安宁一口酒呛到嗓子眼,好半天才缓过气来,咳得泪眼汪汪的看向郝飞,只见他低头看着酒杯,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安宁的反应,自说自话似得继续道:“四年前,我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这小孩,怎么能这么漂亮呢?我想着,要是齐家不要他了可多好,我就可以领回家来养,就算天天看着也赏心悦目啊!”

    “谁知道你爸和齐臻,那么稀罕你,我只好死了这条心。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放不下,每看到你一次,就惦记的更厉害……我就想,等你再长大一点了,我就去追吧!现在好多国家可以领证,孩子代孕也可以,不要也没关系,反正我就一孤家寡人,也没人逼我传宗接代……我还想着,大不了被齐臻打个半死,大不了被你爸逼出c国,只要你点头,不管什么问题,我都会解决。你跟了我,我一定让你好好的,什么乔丽,什么齐倩然,他们要是敢来膈应你,我分分钟灭了她们……”

    安宁慢慢转动着手里的酒杯,眼睛专注的看着杯中的酒,仿佛完全没有听见郝飞的话。

    郝飞依旧垂着眼,继续道:“后来,你终于慢慢长大了,越来越漂亮,越来越能干……我告诉自己,你还小,你一年四季都在外面,再等等,再等等,等你毕业,等你回国……其实我知道,这些都是借口,其实,是因为我不敢了。”

    “我对自己说,郝飞,你问问你自己,你配吗?那小孩,那么干净,那么漂亮,可是你呢,从头到尾都烂透了,男人女人你玩了多少?吃喝嫖赌你哪样不沾?你敢拿你那脏手碰他一下,你自己都不答应!”

    “我又对自己说,可是你有钱有势啊,而且会越来越有钱有势,齐家虽然大,可是他到底不是姓齐的,还被那两个人排挤,哪有跟着你省心……”

    “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懦弱过,就这样翻来覆去的想着,既不敢去追,也舍不得放弃,”郝飞颓然的挥着手,深吸一口气,苦笑道:“你说这事儿给我压力了,的确是压力,压的我不敢再自欺欺人,如今你手指缝里漏出来那么一点东西,就比的上我一辈子的努力……可除了这点钱,我还剩下什么?”

    安宁静静坐着不说话,也不去看他,郝飞安静了片刻,又继续道:“我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知道我的痴心妄想是不可能的,可我还是不甘心,我总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不是?要是万一,其实你也有点喜欢我呢?要是万一,等过几年,你带一个比我还要渣还要烂的男人回来呢?岂不是要后悔死?说出来,被你明明白白的拒绝了,也算是一个解脱,不是吗?”

    安宁将把玩了好一阵的那杯酒倒进嘴里,道:“需要我说‘你是个好人’吗?”

    郝飞噗嗤一声失笑,一挥手:“得,这样挺好……”

    点头道:“挺好!”

    仰头喝酒,然后跳起来,跑到台子上和方宜年抢麦克风去了。

    两个酒疯子一闹就是后半夜,等三个人相互搀扶着出门的时候,酒吧都开始冷清了。

    一样头昏眼花的安宁吃力的将方宜年塞进汽车后座,方宜年嚷嚷着不肯走:“阿宁,再、再有什么事儿,可要想着哥哥……哥哥给你做牛做马……”

    “想着你,想着你,”安宁无奈道:“不想着你我还能想着谁呢!”

    终于送走方宜年,安宁转向有气无力靠在墙上的郝飞,道:“我找人送你去酒店?”

    郝飞摇头:“不用,我在这儿有房间……不用你送,我送你。”

    “我怕我一走,你就直接睡这儿了。”安宁认命的将郝飞又扶回酒吧门口,道:“行了,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挥挥手,转身准备离开,忽然手腕被郝飞牢牢攥住:“阿宁……”

    “怎么?”

    郝飞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安宁反问道:“想多了吧你!行了,回去睡吧,我也困了,很久没睡这么晚了。”

    郝飞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手上一使劲,将安宁拉进怀里,狠狠抱了一把才放开,挥手道:“走了走了!”

    笑的一脸满足。

    和酒鬼相处就是累,安宁叹气,走到自己的车跟前,正要开门,忽然想起自己如今也是半个醉鬼,于是拿出手机,想想还是没打给齐臻,而是用打车软件定了辆车。

    “你这么风流,齐臻知道吗?”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宁一回头,便看见靠车上吸烟的男人。

    安宁挑眉:“风流?”

    谢靖安冷笑一声,道:“还是说,这本来就是齐臻的意思?用你来拉拢他这些朋友?”

    安宁实在对他无语,转身就走。

    谢靖安大步上前,抓向安宁的手腕。他可不是郝飞,安宁怎么可能让他抓上,缩手退开,不悦道:“做什么?”

    谢靖安个子很高,踏前一步,近距离看着背靠着汽车的安宁,很有种压迫感,他看了安宁一阵,将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碎,淡淡道:“离开齐家。”

    安宁皱眉,这人脑子不会是有病吧?

    谢靖安淡淡道:“你不就是想要钱?想要车子、房子,想要出名吗?这些我给你,离开齐家。”

    安宁简直要被他逗乐了,道:“我留在齐家,一样有最好的房子、最好的车、一辈子花不完的钱,我为什么要离开齐家?”

    “你觉得你现在过得很好?”谢靖安冷笑道:“才和方宜年黏黏糊糊,完了马上和另一个男人抱成一团,还有齐臻,听说你早就爬上了他的床?安宁,左右逢源,你是不是很得意啊?你怎么不想想,要不是只把你当个玩意儿,哪个男人忍得了和别人公用一个情人?你以为自己长的好,全天下男人就对你死心塌地?齐臻要真对你好,会让你……”

    “我怎么样,和你谢靖安又有什么关系?”安宁连和这神经病辩白的欲望都没有,直接打断他,伸手一指,道:“谢大公子,那边是红灯区,里面有的是失足的少男少女等着你去布道,我这里就不劳您费心了,麻烦让让,我叫的车要到了。”

    谢靖安冷冷看了他一阵,微微侧身,安宁刚一抬脚,谢靖安猛地按住他肩膀,冲着那形状极美却言语刻薄的双唇,狠狠的亲了下去。

    安宁这才反应过来谢靖安要做什么,顿时大怒,不等他挨近,肩膀一扭一滑,底下膝盖一弯,狠狠撞在他小腹上,怀里的手机忽然滴滴滴响个不停,安宁压下将他揍个半死的欲望,冷冷道:“谢靖安,你他妈疯了?”

    谢靖安扶着汽车站稳,安宁下手极狠,他小腹依旧还在抽痛,脸上却看不出什么表情来,手指敲敲汽车前盖,冷笑道:“你装什么清高?怎么,他们可以我就不行?先前收我的礼物的时候,不是收的爽快的很吗?还是说你以为这是你哪个情人送的?”

    安宁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半晌才道:“你是说,这车是你为了‘包养’我,送我的?”

    谢靖安冷笑,他很享受安宁现在的表情。

    安宁看了他好一阵,正当谢靖安以为他要恼羞成怒时,安宁忽然摇头失笑:“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谢靖安淡淡道:“你是要看发1票,还是看付款记录?”

    “谢靖安,”安宁看着他,轻声道:“你一条命,原来还比不上这辆车?”

    谢靖安一愣,忽然心中狂跳:“你,你……”

    安宁嗤笑一声,道:“我本想着,救了你一条小命,还为此撞坏了我价值五千万的跑车,结果你只送来一辆两千万的汽车作为谢礼,实在是太小气了点儿,却没想到,连这个都不是?”

    他摇摇头,随手将手里的车钥匙扔给谢靖安,淡淡道:“修理跑车的账单,明天和那块表一起快递给你,想必这个钱,你不会拒付吧?”

    转身就走。

    谢靖安嘴巴张合了两下,只觉得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狠狠扇了两耳光一样,脸上火辣辣的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等醒过神来,安宁已经越过他走出了好几步远,谢靖安猛地上前拦住他,干涩着嗓子道:“你、你是有意……”

    “不然呢?”安宁看着他,嘲讽道:“我十六岁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汽车,到现在才第一次上路,你信?”

    “还有,谢靖安,不管我是有意还是无意,对于我救了你的命这个事实而言,有什么区别?”安宁嗤笑一声:“因为对方不知道自己救了你的命,你就可以对你的救命恩人一边送上廉价的谢礼,一边心怀恶意的想着,他要是收了,就是不知廉耻,就是不要脸……谢靖安,我现在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你看见我搀扶醉鬼上车,和朋友告个别,就能产生那么恶心的联想,因为这原本就是你的思维方式,不是吗?”

    “谢靖安,”安宁摇头,道:“你还真是……恶心到我了。”

    转身离开。

    谢靖安看着他的背影,嘴巴张张合合,却没能吐出一个字……那人如同看见苍蝇似得眼神,让他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藏到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去。

    谢靖安,你还真是……恶心到我了。

    ……恶心到我了。

    不,不是,我只是,不想看见你和那些男人走那么近,才胡说八道、恶语伤人,我没有真的这么想……

    我不是舍不得钱,只是挑了安全性能最高的那辆来买……

    我没有觉得你收了就是恶心,我很开心你收了我礼物,很开心你肯用它……

    我只是……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