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纯爱 > 亚瑟的足球 > 章节目录 235.请支持晋·江正版
    感谢大家购买正版, 小众文需要支持=3=  结果呢!

    克里斯蒂亚诺瞪着他:“你以前没玩过FIFA?你确定?

    亚瑟无辜地放下手柄, “的确从来没有玩过,但是玩其他游戏, 我很少有输的时候。”

    克里斯蒂亚诺:“……”

    游戏时间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 他们的消遣就变成了电影。

    克里斯蒂亚诺之所以带着亚瑟消遣了, 是因为他预感到这小子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被克莱格操练得很惨。毕竟联赛没几天就要开始,而曼联现在的锋线没几个能让人放心的。

    他的预感没错, 在接下来的每一天亚瑟都在水深火热中度过, 悲惨程度犹在鲁尼之上。每天训练完毕, 他那副惨状让整个更衣室对小金毛充满同情之余,也对克莱格多了几分畏惧。

    克莱格对此一无所知, 对于亚瑟这样难得的乖孩子, 他自觉很温柔了。毕竟用垃圾话问候一位勋爵阁下、主席的爱子也是得需要点勇气的。

    在迎来首赛之前, 弗格森迎来了好消息,他再也不用头疼大名单了!

    在之前的训练中卡里克脚踝受伤, 吉格斯大腿拉伤, 再加上纳尼上赛季最后一场的红牌, 让他为排兵布阵焦头烂额。现在吉格斯伤愈和鲁尼重回健康, 也让弗格森决定继续把亚瑟放在替补席上。

    据他观察这小子没有受到外界任何影响, 如果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他估计会欣慰不已。现在他还得担心这个小子的其他问题。

    8月17日,曼联迎来了新赛季的首场比赛, 主场对阵纽卡斯尔。

    在媒体看来, 这场英超首轮的压轴战的看点不在胜负, 而在其他三点。

    一是鲁尼是否伤愈复出,在首轮比赛之后就要迎来国家比赛日,小胖可是英格兰铁打的主力,他的缺席势必影响卡佩罗的布局。

    第二则是亚瑟是否能够替补出场。是的,在首发名单上没有亚瑟的名字,所以亚瑟能不能替补登场和登场之后能否有上佳的表现也是他们的关注重点。

    而第三点就是主教练之间的恩怨情仇了。纽卡斯尔的主教练是凯文·基冈。这位和弗格森可谓是往日有冤,近日有仇。

    对比爵爷,基冈的球员生涯无比更加成功。而成为教练之后,这位昔日的欧洲最佳球员的表现也不差。在他的执教生涯中第一次有望染指联赛奖杯是在95-96赛季。原本在积分榜上领先曼联12分的情况下,被弗格森逆袭,弗格森更是公开放话——基冈不可能率队重夺榜首!

    面对弗格森的挑衅,在联赛倒数第三轮1:0战胜利兹联后,基冈在接受采访时做出明显失控的举动。事后基冈承认,自己是受到了弗格森心理战的影响。此举让弗格森的心理战一举成名。

    而所谓新仇,上个赛季基冈中途接手球队没多久,喜鹊就在老特拉福德被曼联6:0血洗!

    不过现在的基冈已经不是当年的少帅,他在赛前发布会上缄默寡言。而弗格森也表示自己不接受任何关于引援的问题,双方主帅之间的“友好”,让发布会少了一些媒体期盼的火·药味。

    但是无冕之王们显然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两位主帅。

    “请问弗格森爵士,你会给亚瑟出场的机会吗?”

    弗格森嗤之以鼻:“这个问题就像是你的老婆问你今天要不要加班一样无趣。”

    现场一片笑声。

    第二位记者就将炮口对准了基冈:“凯文,你觉得亚瑟有机会入选国家队吗?”

    这个问题让弗格森扫了他一眼,而基冈同时黑了脸:“我觉得这个问题你应该询问英格兰现任主帅卡佩罗先生。”

    无怪乎他生气,毕竟基冈曾任英格兰国家队主帅一职。

    *

    亚瑟来老特拉福德观战过多次,也曾到主队更衣室参观过,所以在进入曼联主队的更衣室时,他对里面的布局并不陌生。

    但是现在他已经是这个更衣室中的一份子,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柜子。

    因为克里斯蒂亚诺还在泡病号,依然只能在看台观赛。所以这让加里有了关爱小金毛的机会,给他分配柜子啊,在他换衣服的时候得意地让他听外面的歌声啊。

    鲁尼就在亚瑟的旁边,他默默腹诽:这肯定是想在小金毛身上狠狠盖个红色的戳。谁让这小金毛以前没有任何青训经历,培养个三年,妥妥就是曼联青训了。

    等他们都换好衣服,便在佩兰的敦促下去热身。

    亚瑟发现每往前走一步,外面的歌声就越大一分,等他们走出球员通道踏上梦剧场的舞台,现场球迷的欢呼声更是震耳欲聋。

    上赛季的联赛、欧冠双冠的战绩让球迷们无比满足,而这个赛季,他们渴望更多!一个漫长的夏天没有比赛可看,让他们在本赛季第一个主场宣泄出所有的热情。

    当加里踏上老特拉福德的时候,全场的球迷纷纷起身高呼着他的名字。

    在本月初,曼联在主场举办了索尔斯克亚的告别赛。尽管球迷们一次次高呼“不要带走我们的索尔斯克亚”来挽留,依然无法挽回娃娃脸的青春韶华,他们依然送走了最心爱的20号。

    现在他们迎来了一次回归,已经和他们分别18个月的功勋队长重新归来,重新站在这座球场,还有什么比重逢更让人他们激动呢?

    加里高昂着头举起双手对鼓掌的球迷致以谢意。亚瑟记下了他此时的笑容。

    在为队长欢呼过后,曼联的球迷们高呼着其他球员的名字,鲁尼耳尖地听到不少高呼亚瑟的名字,看了一眼亚瑟,发现他毫无动容。

    他再次确认,这小子就是个奇葩。

    在社区盾杯和英超首轮开始之前的这一周时间,全英的媒体都乐此不疲地炒着这个小金毛,谁让报纸销量节节走高呢?造成热度居高不下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在他们的boss没有下封口令的情况下,小金毛从头到尾就没接受过任何一个媒体的采访。

    当然,这也有他那强大的保镖团的功劳。

    有一个小报详细地介绍了亚瑟身边到底有多少保镖,维克多·韦尔斯利为了儿子的安全花了多少心血。不过此举直接触怒了维克多,以雷霆之势收购了此报社让主编和主笔记者失业滚蛋!也让无数网友泪流满面地高呼#上帝欠我一个这样的爸爸#。

    弗格森在和基冈握了握手之后就站在了替补席前,照旧嚼着口香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是的,老帅今天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完全没给某个小子看向自己的机会。

    基冈反而往曼联的替补席上看了看,在曼联提交的首发大名单中没有看到亚瑟的那一刻他默默松了口气。

    在社区盾杯的比赛结束之后,就有专业机构给出了亚瑟的百米速度,10秒12简直刷新了足坛的最新记录!这样的一匹绝世快马还有着让人惊讶的脚下技术,他简直无法想象有着这样脚法的球员怎么可能在之前没有任何比赛记录!

    在这个夏天,他和俱乐部因为转会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在这种时候看到人家的替补,再看看自己的首发,怎么能不羡慕?

    不过当比赛开始,他就将注意力放在了球场上。

    亚瑟同样也在全神贯注地看着比赛,弗格森赛前在更衣室内宣读完大名单之后就给每个球员都交代了各自的任务,亚瑟听得十分用心。

    弗格森虽然把卡里克排入了大名单中,不过还是担忧他的伤势,为了给他减轻一些压力,他今天排出的阵型是442,让弗莱彻首发为他减轻一些压力。

    开场后曼联就打了一次快攻,宝刀未老的魔翼吉格斯妙传坎贝尔,坎贝尔正要切入禁区就被纽卡斯尔的新援科洛奇尼干脆利落地放倒。

    此时比赛仅仅开始两分钟,主裁顶着七万多曼联球迷的嘘声判给曼联一个距离球门20码的任意球。吉格斯站主罚了这个任意球,可惜直接打在了人墙上。看台上的克里斯蒂亚诺也和身边的球迷一起发出一声叹息。

    亚瑟对科洛尼奇的印象有些深刻,这位阿根廷人在未来同时兼任喜鹊的队长和教练。此时还是英超新援的他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表现十分抢眼。他的出色发挥也意味着在占据了绝对的控球优势的情况下,曼联的锋线迟迟没能打开局面。

    曼联今天的锋线是鲁尼和坎贝尔。小胖今天不可谓不努力,但是他的搭档是坎贝尔,而不是上个赛季和他一起组成三叉戟,横扫欧罗巴的C罗和特维斯。

    坎贝尔虽然表现也不错,但是他和鲁尼之间缺少了点默契,鲁尼不得不频繁回撤拿球。再加上总能用一些小动作有效地干扰到他的科洛奇尼,鲁尼在踢得别扭的同时还被阿根廷人搞得非常暴躁。

    在又一次跟主裁判抗议无效之后,鲁尼只能气恼地盯着那个该死的阿根廷人。

    不过小胖也没有被怒火冲昏了理智,在弗格森一次又一次表达他对卡卡的势在必得之后小胖就有了危机感。并非是因为位置,他和卡卡之间没有冲突,而是因为地位!

    在上半场26分钟,鲁尼在禁区外远射被纽卡斯尔的门将吉文扑了出来,坎贝尔抢点补射,可惜仍被吉文奋力抱住住。

    替补席上的球员正准备为队友的进球欢呼,现在也只能或摇头,或叹息,以至于面无表情地看着场上的亚瑟又一次成为各个电视台解说的调侃对象。

    而纽卡斯尔则趁机高举反攻大旗,同样在这个赛季转会到纽卡斯尔的阿根廷前锋古铁雷斯在左路突破,然后下底内切,在扯开了曼联的后防后横传马丁斯,而尼日利亚前锋要做的只是起脚打门。

    面对范德萨把守的球门,马丁斯冷静起脚为纽卡斯尔先下一城!

    在七万多主场球迷的嘘声中,随队而来的几千喜鹊球迷欢呼雀跃,而马丁斯也抱住了古铁雷斯开始庆祝。

    曼联的球迷虽然嘘着客队却并没有焦躁,没看到站在主队替补席前的人是谁吗?

    是弗格森!

    伦敦对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来说既陌生,又熟悉。

    一个赛季最少要来伦敦打四五次客场,而交了女朋友带人购物,总不能在曼彻斯特那地方,伦敦也是首选。这样的频率下,他很难说对伦敦不熟。

    但是他也没有和女朋友一起去看家具、床品、甚至是漱口杯这种经历啊。

    让他感到庆幸的是那位管家贴心安排了一位司机,让他们不至于迷路在伦敦的街头巷尾。

    亚瑟在看书。

    他在刷推特,最近他有点沉迷这玩意,结果没几分钟他就幽幽地看向亚瑟。

    所以现在是全天下都默认自己是这小子的监护人了?

    找不到这小子都找自己!

    克里斯蒂亚诺一眼扫过去就发现亚瑟的视线还沉浸在书本上。他看书的时候总喜欢用食指先在书的页眉轻轻一划,掀开一个小角,然后将食指留在那里,直到翻页,这也让他那根贴着书页的食指一直保持着翘起的姿态。

    目光在他的手上多停留了一会,克里斯蒂亚诺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被上帝亲吻过的不只是脸蛋。那双手骨节匀称,修长峋瘦,难怪坐在替补席后面的球迷会偷拍他的手。

    察觉到他的眼神,亚瑟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就收到一个嫌弃的眼神:“推特,加里他们在吐槽你。”

    亚瑟疑惑地上去看了一下,差点被多到爆炸的评论淹没,也让他发现自家队长的……怨念。

    【Gary Neville(加里):我们中间出现了一个叛徒[合照.jpg],以及他明明说要关注我,结果截止现在为止,他的关注列表依然只有@Cristiano Ronaldo】

    「加队不哭!你不是一个人!」

    「公爵表示儿子只要男神不要爹,队长算什么!」

    「女神粉表示女神心已碎!」

    「加队你和王子一个待遇2333~想想这波不亏~~~」

    【Wayne Rooney(鲁尼):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合照.jpg],但是那个叛徒送给科琳一件球衣[送给亲爱的科琳.jpg]】

    接下来他又在热评中看到了在下面跟着凑热闹的弗莱彻和奥谢……

    亚瑟默默地关掉评论,点开了那张合照。

    对,就是赛后更衣室内拍的那张他的队友里有一半光人着膀子,一脸得意秀身材的那一张。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等看完之后总算发现了不太对——

    毫无疑问地,在照片中他绝对引人注目,因为唯有他穿着衬衣长裤,被鲁尼一胳膊勾着肩按再中间。

    他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克里斯蒂亚诺却从他绷紧唇线的动作察觉了什么,他挑眉问:“怎么了?”

    亚瑟指给他看:“我是不是有些不合群?boss也说过,让我不要穿的那么正式——”

    克里斯蒂亚诺打断他:“你只是换衣服的速度快了点,今天迈克尔穿的什么?我是说离开的时候。”

    他和门德斯在通道内正好撞到了卡里克,否则还得拿自己或者自己的前任万人迷举例子。

    “衬衣。”

    “还有谁穿了?”

    亚瑟立刻脱口而出:“队长、弗莱彻、埃文斯。”

    克里斯蒂亚诺差点无语。

    知道他脑子好用,但是正常人能记住这么多人都穿了什么吗?可想想他画出来的那些像照片一样的画……

    不过要有这样变态的记忆力就要和他一样低情商……算了吧!

    “男人能穿的款式不就那么多?你只是比他们动作都快了一点,怎么又变成不合群了。”

    他的安慰似乎起到了点效果,因为亚瑟点了点头。不过仍旧看上去有点蔫哒哒的,哪怕他根本没什么表情变化。

    克里斯蒂亚诺在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带这小子没那么简单。不过他可是当了两年国家队小队长的人,做心理辅导这事儿虽然不经常也不擅长,可不代表他不会啊!

    于是决定顺毛哄一波!

    “你难道没发现,加里这些家伙都喜欢你。而且加里、保罗和瑞恩同时关注了你。”

    亚瑟的大脑正在处理他说出的讯息。

    队长、斯科尔斯、吉格斯,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三个被克里斯蒂亚诺特别指出来。而他们共同的特征是什么?青训出身,功勋彪炳,他们就是红魔,红魔就是他们。

    “我被更衣室接受了?”他轻声问。

    “不然呢?球队里有几个红魔青训出来的,比如维尔贝克,你有看到加里对他特别亲热吗?”克里斯蒂亚诺甚至在考虑拿自己当例子。

    他刚来的时候加里和他的兄弟菲尔也没对自己太友善。但在后来他慢慢融入这支球队,改变了踢球风格,每当他被故意侵犯,这些家伙永远都是第一批为他出头的。

    亚瑟可以记住一线队所有的成员,以及能接触到的所有教练和工作人员。倘若他高兴,他甚至能说出他们说的任何一句话,哪天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更不用说其他特征。

    他按照克里斯蒂亚诺所说的做了对比,根据很多细节然后确认——

    没错,队长他们喜欢他。

    他看向克里斯蒂亚诺,虽然只是牵动了唇角,也让葡萄牙人感到了满意。

    瞧,他做心理辅导不是做得还不错的嘛。

    不过想到鲁尼今天给他发的那条短信,再想想加里他们的推特,他打算一并解决,“你可能不喜欢这些社交软件,但它很重要。”

    “很重要?”

    “没错。”克里斯蒂亚诺点了点头,“对于很多人来说它们也是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比如我。我不喜欢媒体,尤其是英国的,他们简直没有任何职业操守,所以我喜欢把自己最想展现的一面发出来。喜欢我的人肯定会关注我,然后我就能让他们看到我想让他们看到的我,而不是通过什么三流小报。”

    展现自我?

    亚瑟正在思考,克里斯蒂亚诺却在看着他:“但对你来说就不同了。”

    克里斯蒂亚诺也觉得这小子不在意金钱,如果他乐意也不缺曝光,但是他缺情商啊!他刚刚已经瞄到他的关注列表的确只有自己一个,而那还是他自己点的,完全不需要骄傲。他父亲、姐姐和那个路德维希都不在他的关注内,更不用说队友。

    “这虽然是个社交软件,但也是一互动平台。比如加里关注了你,而你不关注他,如果不是了解你的性格,他有可能认为你对他不满。你有吗?”

    亚瑟立刻摇头,如果有什么词能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他的脑海里只能蹦出四个汉字,不明觉厉。

    “当然加里没那么小气,不过如果你不玩推特,而队内其他人都在使用,你会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

    克里斯蒂亚诺没再说什么。他虽然有点自得自己对亚瑟的影响,但是在建议和干涉之间,还是得有分寸。想想自己如此贴心,他再一次在心里扼腕,为什么雨果不是弟弟呢?

    亚瑟看他又玩起了手机,低头想了想,过了一会他就关注了自己的家人、朋友、老师、队友。

    然后他发了一条推特:

    【King Arthur_9:很高兴赢得了比赛。@Gary Neville队长为我拍了一张照片留念。很感谢大家来为我加油,可惜只见到了@Eve Wellesley和路德@Ludwig Scheel。[手指指向三喵盾牌的亚瑟.jpg]、[姐姐、路德、我、男神、门德斯.jpg]】

    「我看到了什么!男神你终于没有活在别人的推特里了!」

    「加队干得漂亮!你在我心中仅次于维迪奇!」

    「这叫会哭的队长有奶吃?2333~」

    「这个合照……我怎么觉得加队心都要碎了?」

    「我就贴张图:[【Gary Neville:我们中间出现了一个叛徒!@Cristiano Ronaldo为什么能和我女神同框!@King Arthur_9给我一个解释!】.jpg]」

    「我也贴张图:[【Rio Ferdinand(费迪南德):我们中间出现了一个叛徒!@Cristiano Ronaldo为什么能和我女神同框!@King Arthur_9给我一个解释!】.jpg]」

    「捶地,我好像懂了什么……」

    埋首手机的克里斯蒂亚诺抬起头,用指控的眼神看着亚瑟,后者无辜地看向他,甚至还将用在自家boss身上失效的眼神在他身上演练了一下。

    克里斯蒂亚诺:“……”

    谁教这小子的!他居然撒娇!!

    没等他动手教训,他们就到了第一家店面,克里斯蒂亚诺自认恶狠狠地瞪了亚瑟一眼:“下车!”

    是的,发愁。

    他不想让人欺负亚瑟。哪怕他被歧视、被针对、被嘲笑,也总能打回对方的脸!就像他刚到里斯本时那样,也像他刚到曼联时那样。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对BOSS的承诺又有什么意义?

    但是教导,该死,他不擅长这些啊,当初也没人这么对他啊!

    他被拍了下才回神,眼前已是换好了衣服的亚瑟,懒得纠结了。毕竟这小子情商低一点又不是蠢!

    “小子,BOSS让我教你更衣室的规矩,你目前做得还不错,最少没让别人小看你。不过也得对前辈礼貌一点,我的意思是,你踢球不能那么独。”

    亚瑟看上去像是有些不解:“可是BOSS说——”

    克里斯蒂亚诺想说:别管BOSS怎么说,BOSS他自己又不是不懂!你小子要是踢球太独,有机会要上,没机会自己制造机会也要上,球在你脚下就永远不会传给别人,哪怕是我都会生气!(毕竟我都没这待遇,还有过非常惨痛的被教育的经历!)

    但他没有机会,因为他们的BOSS突然进来,让他差点咬到舌头!

    弗格森永远都是劳模主教练,他看到克里斯蒂亚诺和亚瑟似乎很高兴,对克里斯蒂亚诺笑了下,又给亚瑟一个满意的笑:“很好,看来克里斯蒂亚诺会成为你各种意义上的榜样。”

    BOSS又夸我,克里斯蒂亚诺想。

    他的BOSS看向他,像是个心疼儿子的老父亲一样苦口婆心:“克里斯蒂亚诺,你得听德雷克的,我不想让那家伙再告诉我你不听话,明白?”

    “明白!”

    弗格森又对亚瑟说:“你小子也不用合练了,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体能教练克莱格,直到他满意为止。”

    克里斯蒂亚诺立刻给予了亚瑟一个无比同情的眼神,哪怕是他这样的加训狂魔,也不会想和赛季前的克莱格相处。

    弗格森立刻走了,他出去找到佩兰,告诉了他一些必须当面叮嘱他的事,然后他换了一身衣服,坐了某位员工的车,兜了个圈子,准备飞往米兰。

    哦,希望到米兰的时候不要走露消息,当然走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要亲自去见一见卡卡!他要说服他!!

    BOSS虽然走了,但是克里斯蒂亚诺觉得刚刚太危险了!他决定换了个婉转的方式。

    “小子,你看过我很多比赛?”

    亚瑟看着克里斯蒂亚诺顿首:“是的,很多很多。”

    这一世从03年他在老特拉福德见证了他在曼联的首秀,上一世他亲历了他在埃菲尔铁塔下再度荣耀加身。怎么能不多呢?可岁月让他成长,岁月也会带走他的速度,这些他在卡卡退役的时候就懂得了,所以他不会对此满足。

    克里斯蒂亚诺看着亚瑟,这小子有一双全世界都赞美的眼睛。

    他发现这小子很善用这双眼睛来弥补他在社交上的不足——

    谁能拒绝这双眼睛的注视呢?

    当被它注视着你,你像是能透过它看到全世界。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子崇拜他,看他的眼神总是更专注,也更……

    瞧,就是现在这样,哪怕只是礼貌地彼此对视,但亚瑟的注视就是让他有一种移开目光的冲动。

    他克制住自己,总不能因为这小子太崇拜他就不礼貌吧?他好歹也是找过礼仪专家恶补过的。

    他让自己尽量忽视它,不情愿地挤出那些赞誉之词:“得益于你的速度、盘带、脚法,当然还有你的意识和想象力,你能做出来很漂亮的动作,我甚至觉得如果你乐意,你甚至能踢出比齐达内和小罗更漂亮的足球,有你自己风格的那种。”

    他几乎不夸奖任何人,但他认同BOSS的眼光。

    他停顿了下,刚想引申就看到亚瑟对他眨了眨眼睛。

    该死!

    克里斯蒂亚诺差点瞪他,你小子眨什么!可下一刻他就发现这小子似乎是无意识的。

    亚瑟没有被夸奖的骄傲,没有被偶像赞誉的欣喜,他保持着自己的坐姿看向他的眼神像是洞察了一切,只等他说出来。

    这个猜测让克里斯蒂亚诺的声音变得干巴巴地:“但同时,这很危险!”

    “这可能会刺激到防守你的球员,甚至是激怒他们。你看过我这几年的比赛,就应该看出这一点。聪明点踢球?我知道你能做的。”

    “我知道这分寸并不怎么好掌握,不过没关系,这事儿加里他们干得很熟。但我不希望你把这些当成一种‘欺负’,他们不会伤害你,即使有,BOSS也会先骂了他们。”

    是的,克里斯蒂亚诺觉得这小子肯定得步上他的后尘,也会被那么对待的。

    但那没什么不好,最少那帮助了他的成长,这可是英超!自家的后卫总比其他球队的后卫容易脚下留情。

    “是让人对我犯规吗?”亚瑟不怎么确定地问。

    “……是的。”

    这小子就不能说得委婉点?

    “那没关系,我习惯了。”亚瑟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说真的,让他有些惊讶,他都看到这小子的一口小白牙了,怎么瞧着都有点得意?

    可这该死的有什么好得意的!他带着怒气盯着亚瑟:“他们谁私下欺负你了?”

    亚瑟察觉到他误解了,立刻摇头解释:“我的老师,我是说迭戈。他给我做过特训,他说我踢球软绵绵的肯定喜欢被踢,我应该像个男人那样踢球,而不是一拉就躺,一踢就倒的……软蛋。”

    他很艰难地挤出了那个词。

    事实上他从马拉多纳那儿学到了很多……嗯……

    马拉多纳!

    那个阿根廷人心中的神!

    克里斯蒂亚诺想了想马拉多纳踢球的方式,干脆地闭上了嘴巴。哪怕是现在的英超也和当年不能比,论起来被铲,尤其是飞铲肯定是马拉多纳更有心得。

    不过他仍不放心地叮嘱亚瑟:“如果BOSS安排这个,你就聪明一点——算了,到时候再说。”

    “好的。”

    他带着亚瑟,指挥他热身,还相当友爱地告诉了他一些曼联训(欺)练(新)常用的套路。

    比如,抢圈。

    这是曼联训练的必修课。通常会有两个倒霉蛋在圈内负责抢球。亚瑟的抢断非常漂亮,速度快又灵活,明明是一个英国人却被马拉多纳硬生生教成了这样,以至于他都有些幸灾乐祸地想:10年世界杯,如果上演英阿大战——

    哈哈!

    但是曼联的混蛋们也会搞点难度更高的,心更坏的,专门针对新人的。

    “所以万一到时候要在圈里突破他们,你就硬气一点,找软柿子,就当是在球场上遇到二对一的时候。”

    和亚瑟配合完热身运动,他自己的队医已经往这边走,还一脸怒容地冲他喊:“阿维罗先生,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能少让我操点心吗?”

    克里斯蒂亚诺立刻觉得自己身为男神的威严扫地,又不能还嘴触怒这位先生,因为这家伙就叫德雷克,会跟弗格森告状的德雷克!

    德雷克继续怒视他:“所以能走过来了吗?阿维罗先生,哦,小心你的脚,如果你还想10月份能痊愈的话。”

    克里斯蒂亚诺忍无可忍地说:“拜托,德雷克,我已经好很多了,可以慢慢开始有球训练了。”

    “是吗?这好像是我说了才能算,所以你今天继续是恢复训练。”德雷克给了他一个残忍的微笑。看到亚瑟好奇地注视着他,他立刻眼睛闪亮地快步走过去,一脸地激动:“亚瑟!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当然,先生。”亚瑟对他点头致意。

    “是这样,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哦哦,我马上就去拿一件球衣过来,不对,得两件,你可以帮我签名吗?”德雷克一脸渴望地看着亚瑟,生怕他拒绝。

    这眼神和这宛若智障的情商让克里斯蒂亚诺都看不下去了!你这样一个超过四十多岁的男人这样看着一个各种意义上的未成年,你也不脸红!

    可惜他惹不起,只能看着这蠢货在亚瑟同意并说出“很荣幸,先生”后,立刻跑走。

    他敢打赌,这家伙一定是去洗衣房偷球衣去了!不然这个时候去哪里找亚瑟的球衣,早晨的报纸可是写了,这臭小子一共没印多少的球衣几乎秒速售罄,官网还无耻地开了第一批预售!

    亚瑟看着走神的男神喊了一声:“克里斯?”

    克里斯蒂亚诺回神后听到这个称呼立刻揉了揉他的金毛,反正回家之前肯定得洗,他完全没负罪感,并且斜睨他:“我还以为你打算继续用‘好的’来称呼我,或者点头来敷衍我。”

    亚瑟:“……”

    他看上去呆呆地,葡萄牙人想想他那情商伸手往他脸上捏了捏,感觉没多少肉。

    “你今天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要好好称呼,不能当个小面瘫,要是忘记了谁的名字可以偷偷问佩兰,那家伙喜欢你,明显的。”

    亚瑟摸了下被他捏的地方,乖乖保证:“我会的……克里斯。”

    克里斯蒂亚诺给他顺了顺毛。

    这小子有自己这个偶像也是他的运气。

    德雷克很快就抱着明显是“偷”来的球衣并且拿了签字笔回来,眼神热切地看向亚瑟。

    亚瑟在接过球衣之后就看向克里斯蒂亚诺,他的男神很懂地指在球衣的队徽旁告诉他:“写‘送给亲爱的德雷克,请对克里斯好一点,祝你早日脱单。’然后就是你的签名。”

    德雷克怒视他,又不敢这时候惹他,谁让这个葡萄牙小子是他女友和女友妈妈目前最喜欢的球员的男神呢?于是在亚瑟看向他的时候,他只能咬牙点了点头,还送上一个感激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