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经济大清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黑风口剿匪(下)
    不过好在民夫们拼死抵抗,倒也拖住了胡匪的进攻,局面一时僵持下来,双方一直杀到天色微亮,地上已经躺了三四百具尸体,胡匪们也渐渐有些胆寒,攻势一缓。

    就在这时老三听得对面山头爆发了一阵极强的喊杀之声,接着密林之中人影绰绰,五六百装备精良的悍匪冲了下来,混江龙出手了。

    那些本有些胆寒的胡匪看到混江龙出手,顿时声势大振,也全都一股脑的攻了上来,有了混江龙人马的帮助,加上士气又旺,顿时把官军打的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这时黑旋风也有急了,对身后的弟兄一挥手道:“不能把好处全给了混江龙,弟兄们咱们上。”说着一把抄起大刀,就一马当先往山下跑去,老军师看着混江龙的背影没有阻拦,眼睛中却有着微不可查的寒意。

    老三见黑旋风带着人手冲下山了,一狠心也想冲下去,但是一起身便发现自己腿麻了,拖着麻掉的双腿,自然被落在了后面,等黑旋风冲进战场的时候,老三才跑到半山腰。

    他扶着树,看向战场,只觉得两方人马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密密麻麻的尸体堆了一层一层,空中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闻着让人作呕。

    莫名的,老三想起了老军师看黑旋风的那个眼神,顿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生作恶多端,也算是杀人如麻,此时却感到有些怕,双腿都直打哆嗦,这时他突然目光一转,看到山脚下堆着一片小土包,每个小土包前面都插着一个木牌子,赫然便是一片坟包。

    坟包最前面的一个牌子上刻着一列大字——齐齐哈尔副都统护卫营众将士之墓。

    远处距黑风口三十里之遥的草原上,胤祚一身明黄战甲,骑在高头战马之上,双眼望向黑风口的方向,视线似乎是要穿透茫茫草原。

    “报!粮草护卫营已与胡匪交战。”

    “报!混江龙所部已入战场!”

    “报!护卫营伤亡惨重,死伤过半!”

    ……

    探子在草原上穿行,带来一个个消息,听的胤祚心急如焚,他身旁的巴海将军倒是一脸镇定,在他们二人身后,五千八旗骑兵正严阵以待,不时有战马打个响鼻或是刨一下草地,但是整形丝毫不乱。

    巴海将军此时浑身杀气尽显,又回复到了胤祚刚见到他时,那个吕布再世一般的猛将。

    远处一个探子正骑马奔来,来到巴海身前的时候,翻身下马道:“报!黑旋风部已入战场,内应已发出约定信号。”

    巴海闻言转身看了胤祚一眼,胤祚拱手道:“战场之上,一切任凭将军吩咐,胤祚绝不插手。”

    闻言,巴海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大吼道:“八旗将士!为死去的弟兄报仇!杀!”说着手中提起长枪往天边一指,战马长嘶一声,一马当先奔驰而去,随后八旗骑兵疾驰而上,奔跑中排成了锥形阵,如一个山岳般巨大的箭镞射向黑风口。

    而胤祚就在巴海的身侧,手持一柄蒙古弯刀,双眼布满血丝,紧盯着前方,他要亲手为保护自己而死的将士报仇。

    三十里地对骑兵来说,片刻即至,此时黑风口的战斗正打的如火如荼,双方都死伤惨重,但明显胡匪们占据了上风,官军被逼到了牛车旁准备做殊死一搏,而有些胆小的已经扔下兵器跪地求饶了,毕竟他们此时被四面围困,根本逃不出去,也只能投降。

    不过杀红眼了的胡匪们根本不留俘虏,对那些投降的就是一顿乱砍,许多官军见到这一幕都脸色发寒,本有些动摇的神情也渐渐坚定下来。

    “兄弟们跟他们拼了,大不了一死,站着死好过跪着死!”那领头的百户见状大喊道,虽然他嗓子都已经喊哑了,但声音还很响亮,颇有一种凄凉感。

    而周围的胡匪们都是一脸戏谑神色,用打量死人一般的眼光看着他们。在胡匪簇拥之中,一身貂皮衣的混江龙骑在高头大马上,闲的威风凛凛,周围的胡匪们路过都以崇敬的目光看着他,毕竟他也是场中唯一一个骑马的,自然显得卓尔不群。

    混江龙并没有冲到最前面厮杀,而是在后方掠阵,他一向不爱亲自动武,他认为当胡匪最重要的是胆子而不是力气,就像几个月前,天地会的人来找他商谈截杀一个朝廷大官时一样,虽然给了他一百两银子做报酬,但也不算是个有油水的活,这事放在别的山头,绝不敢有人接,但他混江龙就敢,并且凭这事闯出了名头。

    周围许多小山寨都慕名而来,混江龙的势力也因此壮大了近一倍。这次他扯大旗袭击朝廷赈灾钱粮,也是得了天地会的暗中指使,加上他尝到了上次的甜头,便有了这一遭事情。

    看着眼前胡匪们潮水般的进攻,官军们的垂死挣扎,混江龙觉得心情妙不可言,这种把别人生死掌握在手中的乐趣,是那些普通人一辈子都不曾体会到的,而一旦尝试,就会对这种感觉如痴如狂。

    看着以往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像是蝼蚁一般被自己碾死,混江龙觉得自己就如同这些凡人中的神祇一般,这种普通人与神祇间转换带来的落差,是一种极端的快感。

    正当混江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时,突然胯下那匹老马不安的嘶鸣了一声,混江龙骂骂咧咧的清醒过来,突然发现远处天边,一道黑线冲了过来。

    “不好!官军来了,大家快撤!”胡匪中有人喊道,近两千胡匪便有了溃散迹象。

    “都他娘的顶住喽!谁跑我砍了谁!”混江龙现在也急了,忙大喊道。

    老三因为没有进入战场,在半山腰上看得真切,只见天边骑兵滚滚而来,像是初秋时松花江涌来的洪水,满山遍野,无边无际。

    马蹄声像是闷雷一样,砸在心口上,老三就觉得心口都被揪紧了,双腿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要扶着树才站得稳,他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完了!黑旋风完了!混江龙完了!都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