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重生后影帝种田养娃发家致富去了 > 章节目录 74.4电影投资(中)
    您的比例不够哟订阅正版、福气满满!  祝荣安电梯没赶上,迟了半分钟, 眼睁睁看着保姆车子他面前“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里面大概进行了半分钟的沟通, 半分钟后,保姆车晃了晃, 上路了,只留下一溜尾气,熏得祝荣安灰头土脸。

    当天晚上八点, 手模选秀节目小手窝去哪儿了正式官宣。

    这档节目仅面向广大男艺人, 不管脸好不好看, 只要手好看,都可以参加!

    虽然这档综艺从头到脚都充斥着一股扑街的气息, 但有《全民idol》的策划人负责节目策划, 有公司旗下好几个流量艺人帮忙转发, 竟然神奇地营造出一幅虚假繁荣景象。

    最重要的是,这档节目的冠军资源非常优厚, 选上了不但有代言拿,还会由寰宇娱乐出资, 为这位顶级手模量身打造一部大ip男主剧。

    可以说是非常有诱惑力了!

    祝荣安其实非常心动, 但一想到有可能被恋手癖谢总把他美丽的手剁下来拿去泡福尔马林,就禁不住胆战心惊。

    他本来压根不信罗烽火传的八卦,但他实在无法想象, 一手打造出《全民idol》这种大爆选秀, 投资眼光好得出类拔萃的谢燎原, 会重金打造这么一档傻缺综艺……除非,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捞钱也不是为了捧艺人。

    而是为了选好看的手啊。

    太可怕了!

    祝荣安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又一连打了五六七八个喷嚏。

    此时,罗葑、蒋萌和周子宥三个人正挤在罗葑的小公寓里吃火锅。

    超辣锅底,翻滚的火锅里热气腾腾,辣香四溢。

    蒋萌吃得满脸都是泪:“啊啊啊辣死我了!你不知道,祝荣安那个王八蛋,在我面前装得又绅士又温柔,连我这种钢铁直男都忍不住要动心了,结果呢阴险狡诈、两面三刀,当面恭喜,转头就在背后说我只会傻笑,周哥三句话蹦不出个屁来……哎哟气死我了!伪君子!死小人!迟早糊妈不认!”

    他一边骂一边死命往嘴里塞牛肉,看起来像是恨不得生嚼了祝荣安。

    罗葑却暗暗松了口气,心想他还上愁怎么提醒他们防备祝荣安呢,这下好了,众叛亲离……爽!

    蒋萌连珠炮一样骂了足足十分钟,左手搂一个罗葑,右手搂一个周子宥:“以后咱们就是钢铁c-3了,不是说三角形最稳固吗罗哥,你一定要养好身体,早点儿回来,咱们做一辈子的bra,好吗”

    罗葑、周子宥:“……”

    谁想跟你做一辈子的bra

    罗葑和周子宥不约而同扒拉开他的手,冷漠无情道:“你自己做bra吧,我们俩没兴趣。蒋萌萌!快拿开你的油手!”

    蒋萌:“……”

    说好的兄弟呢

    蒋萌非常伤心,嘴噘得老高,都快能挂油瓶了。

    罗葑笑得不行,他去厨房把早上就炖上的、一直煨在锅里的白萝卜炖猪蹄端出来了,一掀开锅盖,满屋子都是浓郁的鲜香。

    “哇,好香!”蒋萌瞬间就顾不上伤心,把脑袋凑过去,“什么东西这么香”

    只见一大锅清汤里,飘着一块块玉白的白萝卜,和一朵朵炖到软烂的蹄花,看起来就赏心悦目。蒋萌迫不及待拿碗盛了一碗,吹着碗边小口抿了一口,瞬间,浓郁的肉香混杂着白萝卜的清甜鲜美在口腔里蔓延,瞬间抚慰了每一颗味蕾,就好像经历了一场舌尖上的美妙旅行。

    蒋萌陶醉地眯起了眼睛,半晌才咽下去,烫得伸出舌头呼呼呼,却不妨碍他口齿不清地称赞:“天哪太好喝了!”

    他又迫不及待夹了一块蹄花,蹄花已经浸透了白萝卜的清甜,一丁点儿也不腻,一口咬下去,蹄花软烂,蹄筋q弹,又香糯又弹牙,别提有多好吃了!

    但白萝卜竟然比猪蹄还要好吃!

    玉白的萝卜吸饱了汤汁,一口咬下去软中带脆,清甜的汤汁带着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鲜美在口腔里爆开,瞬间就让人胃口大开,吃了一块还想吃。

    蒋萌一口气把碗里的白萝卜都捞完了,这才停下来感叹:“我在家都不吃萝卜的,天哪,这萝卜也太好吃了吧!bra你厨艺真好!bra我要嫁给你!”

    周子宥虽然没说什么,但动筷子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等罗葑反应过来的时候,锅里的白萝卜猪蹄竟然已经快见底了,而罪魁祸首蒋萌正准备盛第四碗。

    罗葑眼疾手快压住了锅盖:“……你不是说要减肥吗”

    “明天再减嘛,”蒋萌理直气壮地嘿嘿笑,掀开他的手,端起锅就跑,“吃不饱哪有力气减肥啊嗝!”

    罗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站起来就追:“蒋萌萌你住手!放开老子的猪蹄!”

    周子宥:“……”

    两人在小公寓里你追我逃了好几圈,这才达成了双边协议,一人一碗,瓜分了剩下的锅底。

    周子宥:“…………”

    说好的兄弟呢

    一顿饭吃完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蒋萌饱嗝一个接一个,宛如一只活的尖叫鸡,他一边摸着超负荷的肚子一边打嗝一边还不影响说话:“哎对了,你们看到咱们公司那个官宣了吗咯咯咯……叫什么,小手窝在哪儿冠军资源是真好咯咯咯……前十名也都有资源拿咯咯咯……子宥哥,你参加吗”

    “要求手好看,”周子宥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我就不凑那个热闹了。”

    “我手好看耶咯咯咯……我想参加咯咯咯!”

    罗葑本来是想劝的。

    他一开始也担心谢燎原办这档赔钱综艺是为了潜规则艺人。

    但后来他仔细想过了。

    他刚重生的时候之所以对圈内首屈一指的寰宇娱乐ceo谢燎原没有丝毫印象,是因为他太低调了,没绯闻没丑闻,别说潜规则艺人这种劲爆新闻,就连公开活动都很少出席。这辈子谢燎原唯一一次出位爆丑闻,还是他亲手搞出来的大乌龙,就连上次419都是他先上手撩的。

    动作又很生涩,虽然后来干得还行,但搞得他屁股疼了好几天,一看就是新手上路。

    所以说,谢燎原虽然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奸商,但其实真的是个“好”男人。

    也许这档别出心裁、宛如智障的新综艺……真的有可能爆

    于是罗葑就没阻拦,只是叮嘱他遇事多留个心眼。

    蒋萌点头如捣蒜:“我知道我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祝王八蛋也算是给我上了一课咯咯咯!罗哥,我们明天上午有通告,没法送你了,你路上一定要小心呀咯咯咯……”

    他说着说着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哭得眼睛都红了,快十二点才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和周子宥离开了罗葑的小公寓。

    罗葑心里也不太好受,收拾好、洗漱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

    他连忙爬起来收拾行李。

    b超机已经提前寄了物流,他行李不多,就几件衣服,一套护肤品,最后把息壤找了个饭盒装了,塞进行李箱,又跑到阳台,把他心爱的桃美人装进小纸袋,拎在手里。

    临出门前,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阳光从窗子里洒进来,映得小小的空间一片温暖明亮,沙发上的抱枕仍旧毛茸茸的,餐桌上的假花仍旧盛开着,和他两个月前搬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罗葑感觉自己眼底微微有些发热。

    再见了,罗烽火。

    罗葑深吸一口气,仰头将眼泪憋回去,拎着小行李箱低调出门,在粉丝们山呼海啸冲向机场的时候,他和allen王一人拎一个小行李箱,悄咪咪去了高铁站。

    送行的只有一个朱红。

    高铁买不到站台票,朱红一直把他们送到检票口,眼睛都哭肿了:“罗哥、王哥,我……我等你们回来。”

    她其实很想继续跟着罗葑,但眼下家里负担重,她需要一份工作,而罗葑刚欠了一笔天价违约金,她如论如何也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

    “好了别哭了,”罗葑说,“以后有什么难处,或者遇见极品受委屈了,别自个儿憋着,打罗哥电话,罗哥替你灭掉他们。听到没有”

    allen王无情吐槽:“还灭掉他们,你以为吃鸡呢”

    朱红破涕为笑。

    和朱红告别之后,罗葑和allen王登上了开往西北的高铁。

    时间是2018年12月22日上午十点零八分。

    高铁缓缓启动,从站台开出去,缓缓将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b市抛在身后,冬日空荡荡的原野、绿油油的麦田、落光叶子的白杨树从远方扑面而来,又从车窗外飞快退去。

    火车穿过平原和崇山峻岭,呼啸着一路向西。

    车窗外的景象越来越平旷,也越来越荒凉,六七个小时后,远处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雪山洁白的峰巅,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戈壁滩,和大片大片干枯的胡杨林。

    晚上七点二十,火车停在终点站l市,一轮硕大的红色落日正落在地平线上,天边云霞似锦,空气又干又冷。

    罗葑和allen王在l市住了一夜,第二天从大巴换乘小面包,又从小面包换成蹦蹦车,向晚时分才终于到了一个小镇。

    北风呼啸着扫过原野,吹得人脸上生疼生疼,allen王感觉自己柔滑水嫩的脸都快裂成乌龟壳了,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罗烽火,我后悔了,我要回家!”

    “家就在前面,”已经好几年没回过家了,罗葑整个人都有些亢奋,“看到没有前面亮灯那个房子,就是我家!”

    “……”

    那是街边一座自盖的平房,两边一边一座石狮子,红漆大门虚掩着,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屋子里透出来的暖黄的灯光,烟囱里飘起淡淡的炊烟,一股诱人的香气顺着北风飘过来。

    “爸、妈,我回来了!”

    一进屋,一股熏人的暖意扑面而来,整个人瞬间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罗妈妈费珍正在炉子上炒菜,整个屋子里都是干辣椒在油锅里爆出来的香味儿:“回来啦饿了吧饭马上就好。你们俩快去炕上烤烤,老头子,你还不赶紧给挪个地方,腚长炕上了蜂窝煤快烧没了,去屋后头搬两块儿去,赶紧的!”

    “老婆子瞎催什么这就去了!”

    罗团结去搬蜂窝煤,罗葑要帮忙,被妈妈眼疾手快拦住了:“刚到家,瞎跑什么炕上暖着去!”

    罗葑只好和allen王坐在炕上暖着,不一会儿,冻僵的双手就酥酥麻麻的,逐渐恢复了知觉。

    allen王忍不住感叹:“你们这儿可真冷。”

    “是吧,干冷干冷的,”罗妈妈费珍接口道,“这还没下雪呢,等到了腊月里,大雪封山,更冷。外面呼口气都能结成冰。小伙儿长得可真俊,叫什么名儿来着”

    allen王沉默片刻:“王大强。”

    “大强,好名字!听起来就贼爷们!不像我们家罗蔓菁……罗葑,我生他的时候他爸正在种蔓菁,非要给他起名叫罗蔓菁,说闺女名好养活,上学以后老师才给改了名,叫罗葑,说古时候蔓菁不叫蔓菁,叫葑……说白了还是蔓菁啊。”

    王大强:“……”憋住!不能笑!

    但还是很想笑啊!

    罗葑白了他一眼:“想笑就笑吧王大强!”

    “好的罗蔓菁。”王大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罗葑:“……”

    说话间罗团结搬了煤回来,饭也差不多做好,罗葑和王大强帮着端上桌。

    都是家常菜,醋溜白菜、炝炒土豆丝、红烧茄子、辣子鸡丁、蒜苗炒腊肉、腐乳糟肉,三荤三素,外加一盘刚出炉的拔丝地瓜、一锅热腾腾的羊肉汤。

    蒸笼上刚蒸好的白面馒头,散发着浓郁的小麦的香气。

    费珍催他们:“趁热吃。”

    一家人围着炕桌开始吃饭。

    王大强颠簸了一天,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不禁食指大动:“那阿姨我就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