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我生了反派的儿子 > 章节目录 49.我心我悦你
    晋江文学城欢迎您 ~~  但宋悠绝对不会认为此人见了她的七宝, 会变成善类。

    果然是反派男主!

    竟这般可恶!

    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宋悠知道,萧靖肯定不信任她,所以他干脆将七宝抓过来, 如此她也只能效忠于他了。

    奸诈之斯!

    宋悠腹诽片刻,眼神安抚了肖嬷嬷, 让她莫要害怕, 这才道:“王爷是想给我养孩子?”

    坐在下首的梅先生唇角一抽,到了这个时候,这小子竟还有心思开玩笑。不过,这话没毛病,若想掌控一个人,首要一点就是掌控他的弱点。

    卫辰此人虽是查无踪迹, 但这个孩子却是牵掣他(她)的最大筹码。

    成大事者, 不拘小节,再者萧靖并没有打算对这个孩子不利, 故此,梅先生并不认为扣下孩子有什么不妥。

    舒尔,萧靖脸色冷了下来, 他这人许是不会开玩笑, 又或者笑点太高,眸底的冷漠已经十分明显。

    梅先生插了话, “卫辰, 你既然在一年前就花了心思想投奔王爷, 眼下你女儿留在王府, 你大可安心辅佐王爷,没查错的话,你的妻子应该离逝了,将孩子留在王府,你也能安心替王爷办事。”

    宋悠两条秀气的眉毛挑了挑。

    当初生下七宝之后,为了掩人耳目,她的确在私底下做了不少事,为的更是避开英国公府的眼线。

    她以卫辰的身份存活于世时,的确透露过妻子难产而死的消息。

    看来,从一年前开始,萧靖已经在查她了。

    只要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一切都好办。

    宋悠也不是个含蓄的人,而且她的确是真心想辅佐萧靖,再者《君临天下》中提及过,萧靖最后收养了七宝。

    可能因着萧靖患了某种不可言喻的隐疾,所以一辈子没有娶妻,自然也就没有后代。

    七宝顺理成章会成为了他的继承人。

    如此一想,宋悠更是不担心七宝的安危了,她悠悠一笑,荡出三分邪性的笑意出来。

    “如我此前所言,我对王爷早就仰慕已久,既然我在冀州之事,王爷都已经知晓,那我便不多解释了。的确,此前在冀州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引起王爷的注意。”

    一言至此,她冲着萧靖抛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仿佛恨不能下辈子都依仗这位大反派了。

    宋悠继续道:“七宝在王府,我自是放心的。这孩子早产,他娘又早逝,好在眼下已经断奶了。”

    萧靖对这些琐碎并无兴趣,他打断了宋悠的话,“你如何知晓辰王要害本王?”

    他说话时,并没有看着宋悠,而是半敛着眸,骨节分明的右手正极有规律的敲击着梨花木桌案,态度不明。

    昨天在摘月楼,宋悠假意给卫辰此人传了口信,这就让萧靖更加坚信,卫辰的确有点本事。

    这厢,宋悠按着原著中所述,如实道:“三月前皇上龙体欠安,朝中群臣上奏立太子一事,而王爷您这些年屡立战功,半年前又大败蛮夷,深受朝中几位权臣推崇,时隔十几年,王爷第一次被召入京,辰王殿下当然会有所担心。”

    萧靖没甚表情,闻此言,冷峻的眉宇缓缓抬起,视线似有如无的在宋悠脸上扫过。

    梅先生这时道了一句,“卫辰,你大胆,王爷的事也是你能暗中调查的!”

    他这是有意提醒卫辰,小伙子年纪轻轻,倒是有智谋的,可有些话绝非是他能说出口的,尤其是当着萧靖的面说出来。

    他(她)是嫌自己命太长么!

    萧靖并没有愠怒,相反的,他依旧是一张清心寡欲的脸,片刻之后,挥了挥手,让下人带着肖嬷嬷与孩子下去了,他说的非常直接,“待本王他日得势,你便能接回你的女儿,在此期间,王府随你去留。”

    宋悠很想七宝,还没抱上了......

    目送着小七宝被肖嬷嬷抱走,宋悠在心里咒骂了萧靖十来遍,这厮脾气古怪,秉性恶劣,难怪一辈子未娶,也没有后代!

    如今,七宝才一岁多几个月,已经会喊爹爹了。宋悠在冀州一直以卫辰的身份示人,所以七宝真将她当做爹,小东西眼看着被人抱走,连连喊了几声,“爹爹....爹爹。”

    宋悠的心都跟揪起来了。

    即便知道萧靖不会伤害了他,可宋悠还是舍不下。

    但英国公府那边依旧需要应对,她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母性是女子最为基本的天性,宋悠只好暂时忍住。

    见宋悠红了眼眶,梅先生尴尬的咳了一声,毕竟是他命人将孩子带过来的。

    大不了,将来给这小子再寻一个合适的姑娘当补偿好了。

    萧靖起身,面无他色的离开了堂屋,与宋悠擦肩而过时,目不斜视,宛若没有看见她。

    宋悠一想到若是自己炮灰了,七宝可能会一直与这冷硬无情的人生活在一块,她便是一阵心疼。

    今日算是宋悠成为萧靖入幕之宾的头一天,梅先生带她去见了萧靖的几位心腹。

    裴冰她已经见过了,至于长留,她看原著的时候倒是挺喜欢他的。

    “长留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宋悠很想与他搞好关系,这家伙武功尤为高强,行踪不定,而且心思单纯,像一张干净的白纸。

    长留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他站在那里,眼眸紧紧锁着宋悠,垂在两侧的手握成了拳头。

    宋悠上前一步,他便退后一步,好像有意避让她。

    宋悠,“.......”

    梅先生道:“长留啊,这今后卫辰也是王爷的人了,你休要任性。”

    王爷的人?

    长留闻此言,似乎更加不高兴,一转身,又飞上了屋顶,很快就不见了。

    梅先生略表歉意,他很少会敬佩旁人,但对于卫辰,他存了栽培之心,而且经他一年前多方调查,他的确没有察觉到其他疑点。至于真实身份一事,他猜测卫辰许是出自某位世外高人门下。

    这类人通常不会轻易出山,身份多半诡谲神秘。

    “长留不能言语,见着陌生人有些认生,你莫要在意。”梅先生笑道。

    宋悠一年前故意留下了诸多线索,她猜测这位梅先生大约已经信任她了,宋悠点头,“先生,我知道的。”

    ***

    宋悠从冀州回洛阳之前,想过诸多安置七宝的法子。

    七宝的存在定是不能让英国公府的人知晓,她暂且还没有想到万全的法子,没想到萧靖却替她解决了。

    是了,将七宝放在萧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她之前怎就没有想到呢!

    一番换装,宋悠以墨书的面容回到英国公府时,天色已经大黑。

    这个时节的洛阳城,牡丹花已经开到了靡荼,晚风徐悠,带着几丝残春的暖意。

    宋悠从角门一路往海堂斋赶去。

    这时迎面撞上一个脸熟的婆子,婆子身上穿着蜜合色棉布衣裳,头上插着素银的簪子,一看寒酸装扮便知并不是得脸的婆子。

    见宋悠步子匆忙,婆子喝了一声,“我说是哪个没长眼的,原来是大小姐房里的人,也难怪了。”

    这婆子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对宋悠这位嫡长女的极大不敬重。

    宋悠两年前借故去了冀州,她知道如今的英国公府,没有几人将她当做真正的嫡长女。

    宋悠此刻是墨书的面容,这婆子更是肆无忌惮,见宋悠一双水眸冷视着她,婆子啧了两声,“你个小蹄子,看什么看,就连大小姐都闭门不出户了,你这个当丫鬟的还想翻天不成。”

    宋悠方才不过是险些撞上了婆子。

    这本是小事,但见婆子不依不饶,分明就是想寻事。

    要知道,墨书是宋悠身边的一等大丫鬟,这婆子显然没有将宋悠放在眼里。

    宋悠未作他言,直接从婆子身边走过,头也没回。

    却不想这婆子竟当场故意倒地,还指着宋悠道:“大小姐房里的人打人啦!”

    宋悠不用多想,也知道这婆子是有意为之,她是想往海堂斋泼脏水!

    事不宜迟,宋悠跑回了海堂斋,与墨书换回了衣裳。

    当她戴着面纱,领着身边的丫鬟过来时,那婆子还在哭天喊地,无论谁来拉扯,就是趴在地面不肯起来。

    英国公府多年之后的覆灭不是没有理由的。

    高门大户的衰败,最初时都是从里面开始。

    英国公宋严早就被汤氏的枕边风吹的神.魂.颠.倒,二房三房倒是有成气候的公子,但得不到重用的机会,府上的大小仆从越发没得规矩礼数。

    宋悠的步子停在了婆子跟前一丈远处,她冷视着婆子,道:“云婆目无尊卑,竟在府上嚼舌根子,我好歹也是堂堂英国公府的嫡长女!就凭你一个回事处的婆子也敢在背后碎嘴!来人,给我掌嘴!”

    墨书与墨画是英国公府的家生子,对宋悠颇为忠心,却都是文弱姑娘。

    宋悠在冀州便特意找了一个身手不错的女子回来,这人名黄桐,是个练家子,因着宋悠帮着她家父兄洗脱冤屈,遂愿意追随她。

    “是!姑娘!”黄桐领命,上前就揪着云婆子的衣襟,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扇了下去。

    云婆子被打懵了。

    阖府上下谁人不知宋家长女性子懦弱,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别说打婆子了,她就连丫鬟都不曾训斥几句。

    云婆子捂着脸,手指着宋悠,嘴里又是一阵污言秽语,“好狠毒的大小姐,老奴不过是被大小姐屋里的丫鬟给撞了,大小姐非但不教训自己人,反而动手打老奴,老奴品行高洁,不曾有亏,不认这茬罪!”

    隔着一层薄纱,宋悠唇角扯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看来她是太过仁慈了,一个不入眼的老婆子也敢这样污蔑宋家嫡长女?!

    “云嬷嬷说的是鬼话么?你可不冤,我打的就是你!”

    宋悠此言一出,黄桐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揪着云婆子的衣襟,继续抽她耳光。

    然而,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穿越的场合太过令人面红而赤,且到了再无回旋的余地。

    若是早一刻,她兴许还有扭转剧情的机会,但此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幔帐之内充斥着石楠花开的气息,周身一片漆黑,宋悠虽是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但她的双手正覆在男人胸膛,修韧健硕的肌理从她掌下的触感,直接传到了脑海里。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宋悠默念了一句,缓缓从男人身上下来。

    随即她听到一阵男人微沉的闷哼,磁性低醇,竟意外的好听。

    男子似乎颇为痛苦的隐忍着某种情绪,黑暗中,他不曾言语半句,但宋悠却感觉到了一丝难以忽视的杀意与.........羞愤。

    宋悠也很无奈,脑中的记忆让她很快明白了一件事,她穿进了一本叫做《君临天下》的大男主复仇小说之中,而她的身份就是书中的炮灰女配---宋家长女。

    原著中的炮灰女配与宋悠同名同姓,只不过却是个十足的窝囊废,宋家长女原本有一个身份显赫的未婚夫,但因被继母陷害,她意外之中怀上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

    于是,剧情顺理成章的发展,宋家长女非但失去了一段令人艳羡的姻缘,还落下了不守贞.洁的污名,不到二十便香消玉殒了。

    不过,她的儿子却被书中反派男主收养。

    待反派男主一路斩荆披棘,最终登上帝位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血洗了宋家上下,唯有那孩子活了下来。

    思及此,宋悠瘫软在男子身侧长叹了一声,“兄台,刚才得罪了,若是将来有机会,我会对你负责的。这种事,你也别往心里去,今后切莫想不开,记住好好过日子。”

    好歹是她孩子的父亲。

    不用说,炮灰女配就是这次有了身孕。

    宋悠准备起身,见男子毫无反应,她的手摸到了男子的脸,掌下的触感坚硬力挺,可以想象得出,这男子相貌一定俊逸非凡,宋悠察觉到男子是睁着眼的,他肯定能听到自己的话,可奇怪的是,他似乎动不了。

    她又道:“兄台,别这样,此事是我不对,但我也是逼不得已,不多说了,我要走了,将来后会有期。”

    说着,宋悠觉得还不够,她得留下印记,将来带着儿子也好寻爹。

    她既然穿越而来了,自然不能顺着原剧情走,儿子要自己养大,她也要在反派男主血洗宋家之前,先勾结上他。

    宋悠俯身,唇凑到了男子的腹部,她明显感觉到男子沉重的呼吸,与他突然紧绷的身躯。

    宋悠安慰道:“别怕,我只是留个记号。”态度很坦诚。

    说着,宋悠张嘴咬了下去,她很担心将来这印记会消失,所以一直咬到口中溢出血腥味,她才放开。

    男子全程一声不吭,宋悠倒有些敬佩他,又安慰道:“兄台,我真走了,你保重。”

    宋悠拖着疲倦的身子,她强忍着不适下榻穿衣,不多时就离开了。

    茜窗合上的声音传来时,床榻之上,男子的眸子掩映在一片漆黑之中,宛若万里黑夜中的星子,幽黑却又似乎闪着骇人的寒光。

    不消片刻,男子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障碍,他猛然之间坐起时,大滴的汗珠顺着他俊挺的面颊落下,与此同时,他的呼吸急促沉重,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扫视一番,准确无误的拾起了脚踏上的袍子,男子随手披在身上,冷喝了一声,“来人!”

    很快,门扇被人推开,一清瘦少年恭恭敬敬的行至屋内,他低垂着脑袋,好像随时听从吩咐。

    男子的声音透着一股狠意,他扫视了一眼大开着的窗棂,吩咐道:“去查清今日出入客栈的所有......女子!”

    少年以为自己听岔了,他错愕的抬头,一双大眼滴流转着,在男子身上打量了一番,后又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