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公主百般娇 > 章节目录 72.凯旋
    此为防盗章, 72小时后正常  因为赴的是自家表姐未来二嫂的宴, 明珠还专门穿的低调一些, 挑了一身玉色的袄裙。虽然不如她常穿的大红那么娇艳耀眼,但衬的整个人灵气十足。

    魏澜音是明珠在上京唯一的闺中密友。两人是表姐妹关系本就亲密, 再加上魏澜音性子活泼开朗, 跟明珠很是相投。和明珠的二哥谢文骁也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欢喜冤家,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的,在半年前终于订下了婚事。这次很少应酬的福安长公主也跟着明珠一起, 回娘家给未来的儿媳撑场面。

    马车晃晃悠悠的驶到了魏府。魏府的两位夫人和几位姑娘早早的等在了门口,看到镇南王府的马车赶紧上前迎接。

    福安长公主跟魏澜音的母亲,也就是魏家现在当家的魏大夫人关系不错。

    当年景帝驾崩先帝继位, 福安长公主作为景帝之女在后宫身份尴尬。魏大夫人这位表嫂不怕避忌对这位命苦的表妹多有照顾, 还提出过让福安长公主下嫁给她的二表哥魏二老爷。姜皇后福安看不上魏家的势力不想白白浪费了手里的棋子,因此没有应允。后来长公主下嫁镇南王,出宫后跟魏府的关系更加的亲密。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魏大夫人的善意,长公主怕是早就跟魏府疏远了。现在魏夫人不止一次的为自己当时的举动庆幸。

    “哎呀,长公主跟公主可算是来了, 咱们这一早晨也算没白等。”抢在前面开口的是魏二夫人, 她扭着腰站在了最前面,一眼看过去都要以为她才是魏府的当家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府里人说起魏二老爷和长公主提过婚事,每次见到这位二舅母都是阴阳怪气的。表面一脸的和善, 说出的话却让人别扭。

    福安长公主笑笑也懒得跟这种人计较, 身后的魏大夫人脸色却难看的紧。自己瞎了心信了这位弟妹的鬼话, 还当她真的改了想和长公主缓和一下关系才带她来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长公主都没把她放在眼里懒得理睬,她还以为人家看她是表嫂怕了她不成?!

    魏大夫人一个眼神,魏澜音笑着上去跟长公主行了礼,亲密的挽着明珠的手臂说话逗趣,这才让一度有些尴尬的气氛活跃起来。长公主满意的看着进退得当的魏澜音,自家二儿子眼光不错。

    众人一片和乐。也不再理会魏二夫人,直接绕过她进了魏府。

    魏二夫人刘氏银牙紧咬,愤恨的盯着福安长公主的背影。身份不尴不尬的,给人当了续弦才当了长公主,还以为自己是什么金枝玉叶不成?!家里那个没用的东西还怪自己娘家不给力什么忙都帮不上,说还不如尚了公主。也不看看人家宁愿给镇南王当继室都不愿意嫁给他,还当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

    “记住了,”刘氏跟身边的女儿说道,“你可是好人家的姑娘,别学不该学的给别人家做续弦。”

    魏澜玥向来胆小,听着母亲阴狠的语气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把头低的更深了。

    花宴还没开席,明珠就先跟着魏澜音到了她的院子里。

    “诶,这就是你跟二哥成亲那天要穿的喜服啊。”明珠一进屋就看到绣架上架着一件大红色的喜服,上面用金线绣着寓意吉祥的花样。

    “这,这我明明告诉了彩蝶了,彩蝶怎么没把它收下去。”魏澜音慌乱的就要去收绣架,结果被明珠抓着手肘拦了下来。

    “诶诶诶,别着急啊,让我替二哥看看新娘子的手艺怎么样。”明珠打趣道。

    “你还说我呢,”魏澜音脸色涨红,“也不想想你自己以后怎么办。”

    “那能怎么办,反正我不会绣。”明珠破罐破摔的说道。低着看着魏澜音绣在喜服上的花样。“况且我嫂子们手都这么巧,大不了到时候多说几句好听的,求嫂子们帮帮忙呗。”

    刺绣这事儿费神,明珠一天都没学过。长公主在宫里的时候也没人想起来要给一个孤女找女红师傅,所以长公主于女红上也是一窍不通,自然不觉得自家女儿不会做绣活儿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你还真是不害臊。”

    “你成亲我害什么臊啊。”明珠理所当然的说道。“见礼那天要给我的荷包呢?我可要自己挑花样子。”

    “挑什么,干脆给你绣个鸳鸯戏水得了。”

    “鸳鸯戏水不是该绣给你和二哥吗,我暂时还用不上。”

    “你……”魏澜音涨红了脸指着明珠说不出话来。

    明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莫不是被叶晗昭带的也厚了不少?!之前明明自己是个挺娇羞的少女,怎么好像只要面对的不是叶晗昭就知道害羞了呢?!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和婢女们的请安声。

    “三哥,你怎么来了?”魏澜音有些惊慌的站起身,小心的打量着明珠的神色。天地可鉴,她真不是跟三哥商量好的,希望明珠别误会才是。

    “三表哥。”明珠起身笑着行了个礼。

    “明珠表妹。”魏澜清回了个礼,笑起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跟叶晗昭将温润作为掩饰自己的面具不同,魏澜清是个真正的清朗如月的君子。“我听人说表妹来了,正好将礼物带来。”魏澜清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木盒。“这个簪子是我前阵子跟着老师去江南带回来的。”

    明珠淡笑着没有动作。魏澜音在中间也觉得为难。她跟家里大哥、二哥年纪差了十几岁,自小和三哥相好。之前她跟谢文骁婚事一直定不下来,就是因为她知道三哥对明珠有意,担心她如果再跟谢文骁成了亲会被人说道。后来明珠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说不会嫁给三哥,她才定下了跟谢文骁的婚事。

    “澜音她们都有的,不是什么值钱的,就是戴着玩儿的小玩意儿。”魏澜清看着明珠的拒绝脸上的笑意勉强了不少。

    “那就谢谢表哥了。”明珠接过他手里的匣子递给身后的玛瑙。

    “估计要开席了,要不咱们先去花厅吧。”魏澜音受不了这种尴尬先开口道。

    “那就走吧。”明珠点了点头。

    “怎么会,母妃什么都没做错。”明珠争辩道。

    “母妃应该在你有所察觉的时候就跟你说清楚的,不应该碍着面子蛮了这么久。那次秋狩回来,母妃就觉得你有些不对,开始穿起了艳色的衣服,喜欢戴华贵的首饰。当时母妃还以为是小姑娘爱俏,以为你是为了太子。”长公主有些懊恼的说道。“后来母妃看你跟太子这两年势头越来越不对才有所察觉。再有......听你父王说太子最近动静有些大,我们合计了一下,决定跟你聊聊。”

    “太子......叶晗昭他做什么了?!”明珠担心的问道。陛下跟他可没什么父子情分,说难听点,可能明珠这个外甥女在他心里都比亲儿子重要。

    “也没什么,他就是心急了一点,你父王已经训斥过他了。他这么急功近利,我们可不敢把宝贝女儿嫁给他陪着他去当反贼。”

    “母妃。”明珠有些害羞的唤道,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放心叶晗昭。

    “放心吧,他收手快,陛下没这么快察觉的。”长公主安慰她道。“过阵子就是宫宴了,到时候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跟太子尽快说清楚吧。”

    “我,我知道了,我这几天会好好想想的。”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让你嫁到宫里。”长公主担心的说道。“可我总是觉得,人只有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这辈子活的才能快活。”

    “母妃放心吧。”明珠看着母妃柔和的神色握住了她的手,“我生来命好,肯定能活的快活的。”

    “那就好。”长公主只觉得跟女儿把这些话说完后,心里又轻松又伤感。

    “宫宴那天,跟你二哥或太子待在一起,别乱跑知道吗?

    “嗯......”明珠闷声应道。那次秋狩昏迷后,她越来越害怕进宫,害怕见到陛下。当时她因为失血过多,中间也迷迷糊糊的醒来过几次。看到过在床边握着她手道歉的二哥,看到过满眼担心的父王,看到过笨拙的替她修剪指甲的叶晗昭,还看到过背光而立,眼神让她不寒而栗的皇帝。

    这些年,上一辈的事情明珠早就拼出了个七七八八。当年明珠第一次感受到一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就是今上望着她时的眼神,那里面的掠夺和占有让她不寒而栗。从那儿之后,她开始穿和母妃完全不同的艳色的衣裳,戴着华贵夺目的首饰和头面。她能感觉到,今上看她的眼神也变了,变成了看待女儿的纵容和慈爱。这些年她很少进宫,但宫里的赏赐却一点没少,甚至她在外面惹了祸都有陛下替她撑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