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我有小金嘴[希腊神话] > 章节目录 2下9.剑掉下来就凉了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神吧——或者说, 你并非是这个世界孕育出来的生命。”

    口中说出轻柔的话语,黑发黑眸的女神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两个男神。

    只不过,就在尼克斯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风一下子停了——

    或者说不只是风停了,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事物, 在这个黑暗的领域中都被停滞了下来。

    “殿下!”

    忽然被尼克斯一句话点破了自己的穿越者身份, 赫尔墨斯脸上有一抹惊愕, 同时下意识看向了身旁的达拿都斯。

    只是与他不同,达拿都斯还保持着先前的样子,脸上带着浓浓的不解, 似乎是不明白自家母神为何这么说?

    见到这一幕,赫尔墨斯眼神一闪,瞬间明白过来。

    在那边那位执掌命运的黑夜女神影响之下, 此刻, 就连时间都为之暂停!

    “不必在意达拿是否会听到, 这件事情牵连太大了,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身陷于危险之中,他不会知道我们这一次谈话的内容, 所以你放心。”

    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尼克斯便仿佛是看穿了赫尔墨斯心中所担心的问题,所以这会儿直接一句话打消了他还没有说出口的疑问。

    不过说来也是, 毕竟穿越者什么的, 从另一个世界来到另一个世界, 这本就触及了一个世界最大的隐秘, 同时也被视作禁忌。

    尼克斯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听见,是担心他被法则给惦记上,另一方面,这种态度正好让赫尔墨斯松了一口气。

    “不知殿下是如何知道的?”

    沉默了一下,面对态度不疾不徐的尼克斯,赫尔墨斯到底还是放下了心底的诸般猜想,转而询问起了对方是从何时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

    赫尔墨斯跟着宙斯已经很久了,自然也是明白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面对这种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开场方式,你可以装傻充愣,但是想要回避?

    那是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凭借尼克斯对待他的态度,赫尔墨斯也是揣摩出了一些信息。

    这位殿下虽然洞悉了他的身份,并且不知道是在多久之前便发现了这一事实,可却迟迟没有出手。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尼克斯对于赫尔墨斯可能并没有太大的恶感,至少现在是并没有恶意的!

    不然的话,作为原始神,在赫尔墨斯降生的时候尼克斯就可以动手了。

    要是说那个时候并没有察觉到,那么等明白之后的第一时间也可以立即清除这个隐患,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

    所以说,穿越者在这个世界估计并不会被当成异数?

    想到这里,赫尔墨斯松了口气。

    “你应该明白,我除了黑夜的领域,还执掌着命运。”

    微微一笑,在赫尔墨斯略显深邃的目光注视之下,尼克斯大大方方地向他袒露了自己的身份。

    尼克斯是有名的三相女神,同时也算是希腊神话中第一位出现的三相神。

    所谓的“三相神”,其实通常意义就是指在本尊的基础上,有着三种不同的化身。

    每一个化身都是自己,同时也是象征者的不同领域的自己,可以理解成是另一种形态的三位一体。

    “所以您早就通过命运之网意识到了我与这个世界的生灵之间……真正的差别。”

    面对这番解释,赫尔墨斯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便恍然大悟。

    的确,在众生眼中,普遍都认为这位女神是象征着黑夜的存在。

    但除此之外,尼克斯同样也可以是象征着自然法则的女神阿德剌斯忒亚,也可以是因果女神赫尔墨涅。

    至于说那第三重身份,则是执掌着命运定数的存在——定数女神阿南刻。

    那是所有命运神的始祖啊,能够发现他身上的秘密,的确说得过去。

    “所以我现在应该称呼您为尼克斯殿下,还是定数女神殿下?”

    面对黑夜女神,赫尔墨斯现在内心观感十分复杂。

    根据传说,希腊神话之中的命运神是三位摩伊赖。

    只不过命运并非是单纯的规则,也不仅仅只是几个神明就可以执掌的事物。

    因此,除了三位摩伊赖之外,还有着不少与命运相关的神明,这其中就有着她们的兄长命运之神摩罗斯。

    而作为生育了所有冥神以及命运神明的存在,就是赫尔墨斯面前,这位端坐在神座之上,那黑发黑瞳的黑夜女神。

    “我是尼克斯,同时也是阿南刻,凭借我所执掌的定数法则,我感受到了你的身份。”

    对于自己的身份进行了一个简短的介绍,尼克斯随即又道:“当然了,你也不必惊慌,这个事情目前只有我知道。”

    “可如果之前没有猜错的话,那道投注在奥林波斯的目光,似乎深渊之神塔耳塔洛斯殿下的?”

    面对尼克斯的说辞,赫尔墨斯虽然不想当一个杠精,可关乎自己的安全问题,他还是觉得要弄清楚才能安心。

    “那的确是塔耳,不过你比较走运,你身上有着达拿的神力,这让我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变动,所以及时出手,将命运遮蔽起来。”

    因此,虽然深渊之神看了赫尔墨斯一眼,却并没有看到那最深层的秘密。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尼克斯反应及时,用黑夜神力幻化出夜幕,遮蔽着命运法则。

    不然的话,估计此刻盖亚已经和塔耳塔洛斯一起找上奥林波斯山了。

    “原来如此,多谢殿下。”

    被对方这么解释了一下,赫尔墨斯明白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在道谢过后,又问道:“那么殿下特地将我叫到这里,恐怕不单纯是为了告诉我这一点吧?”

    既然弄清楚了原因,赫尔墨斯转而自然就开始询问起对方的另一重目的了。

    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黑夜女神是开辟了世界的伟大神明之一,平日从不在人前现身。

    别说是因为达拿都斯才会特意在他面前现身,并且告诉他这个事情的——赫尔墨斯可不相信!

    关于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赫尔墨斯曾经有过惶恐。

    但是仔细想想之后,他又觉得没什么可以害怕的。

    诚然,他不是这个世界本土孕育的生命,可是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反正等到有意识之后,就已经成为了赫尔墨斯,是这个世界的神明。

    对此,连法则都没有干预,而赫尔墨斯本人自然是更加没有能力进行更改。

    所以非要说的话,其实他也是个无辜的啊!

    “你非常聪明,在出生之初,你的智慧便已经显露出来,这并非是神族的所带有的智慧,而是源于你身上所背负着另一个古老文明的传承。”

    虽然戴着面纱,但是尼克斯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你善于隐藏自己,所以哪怕是在你那位以多疑著称的父神面前,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可你瞒不过我,而我在感应到你到来的那一时间,便动手封印了命运所传来的异动——这一切只因你降生的那一天十分特殊,我能够感觉到,冥冥之中,那不可见的奇迹之光划过这个世界,那一夜,所有的命运法则都因你的到来而受到了干扰。”

    深邃的目光俯视着赫尔墨斯,恍惚间,黑夜女神仿佛又看见了那一晚的奇异景象。

    虽然是开辟了一个世界的神明,但是尼克斯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异的现象。

    “奇迹之光?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眉头不自觉紧紧皱起,赫尔墨斯的直觉告诉他,尼克斯明显是话里有话。

    但不知为何,对方不愿意直说,同时他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地方能够称得上是奇迹。

    “奇迹之所以被称为是奇迹,就是因为它少到微乎其微,而仅仅只是那么一点微乎其微的奇迹,就可以引发出一个不可想象的希望。”

    抬手轻轻一掷,一道金色的光辉落在赫尔墨斯脚边,随即便宛如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却是沿着地上的水晶砖块开始不断蜿蜒。

    不过顷刻间,金色光辉便在地上幻化出了无数复杂的图腾。

    这些图腾十分奇怪,因为那是一种介于画面与文字中间的产物。

    “你自己看看吧。”

    赫尔墨斯起初不明白对方这么做的用意,而尼克斯适时出声提醒,让他低下了头。

    低头看着地下的纹路,赫尔墨斯慢慢皱起了眉头。

    这似乎是一种文字?

    一种在神族之中内部通行,却又并没有传承下来的文字。

    “这是太古神文,也是我们这些原始神发明出来的文字。”

    起身从神座上走了下来,站在达拿都斯不远处,尼克斯看着赫尔墨斯,轻声道:“这个世界并非是唯一的,在茫茫的宇宙之中,有着无数的世界,其中也有非常瑰丽的文明,而宇宙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事实上,它在不断的处于生灭循环。所以说,有开始便有终结,即便是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未来也必将回归父神卡俄斯的怀抱,这是连我也不能违背的。因为这是冥冥之中的意志早已注定好的循环,你也可以将之理解为这是凌驾于命运之上的‘定数’。”

    “我不太明白殿下的意思。”

    无意识回答了一句,目光顺着不断盘旋着幻化出更多复杂图腾的金色光辉,赫尔墨斯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什么。

    那是一个非常荒凉的世界,碧蓝的天空被浓浓的乌云遮蔽,太阳失去了光辉,从高空坠落,月亮于星河之中四分五裂,原本点缀于夜幕之上的星辰沉入了银河。

    生死的秩序被打破,随着冥王城被击破,无数亡灵一下子涌到了大地之上,奥林波斯神山在崩溃,众神披坚执锐相互征战在一起,伴随着突然卷起的大风暴,直接将血腥味传播到整个世界的每一处地方。

    神明的光辉逐渐暗淡,沉睡在塔耳塔洛斯之中的庞然巨物睁开了眼睛。

    他抬起头,看向赫尔墨斯,那目光中透露出毫无感情的死寂。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他同样也在注视着你——

    冷不防突然想到了这句话,赫尔墨斯心里一个激灵,直接被惊醒。

    “看到了吗?那就是天地终焉之时的大战。”

    尼克斯的声音相较于之前略有些虚弱,随着赫尔墨斯缓回神,她素手一扬,地上的金色光辉不再跳动,转而泯灭于黑暗之中。

    “真正将塔耳塔洛斯吸引到奥林波斯的,并非是你身上闪耀的奇迹光芒——而是这背后足以吞噬一切的恐怖杀机。”

    食指轻点,尼克斯沉声道:“窃取,看似是公平的交换,那将是一股足以吞噬世界的可怕力量,不过这些的确合乎命运的平衡,一者是生机,一者是毁灭。究竟如何使用、如何发展,这一切都要取决于他们的主人——也就是你。”

    “殿下先前凭借定数法则,架构出了这个世界最终的未来,只是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一幕?难道就是因为我这个窃取神职?”

    缓了一下心神,赫尔墨斯抬起头,看向那位戴着黑色面纱的女神,问道:“殿下将我叫到这里,是否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先前他就觉得奇怪,毕竟自己已经安稳生活了那么多年。

    没道理才刚一成为主神,就直接迎来了两位原始神的目光吧?

    可被尼克斯这么一说,赫尔墨斯瞬间反应过来。

    敢情对方是把他当成拯救世界的救世主了?

    但很可惜啊,这位救世主手中还把握着一柄足以毁灭世界的剑——

    黑夜女神的目光凝视在赫尔墨斯头顶,定数法则的力量使得尼克斯能够看见在少年头上三尺处悬挂着一柄长剑。

    那是一柄漆黑的长剑,看着古朴无华,可是这其中所蕴含的毁灭之力,却让人望之心悸。

    如果赫尔墨斯能够看见这把剑的话,估计就能够猜到它的来历——达摩克利斯之剑,权者的制约,同样也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力量。

    虽然那个典故还没有出现,可是冥冥之中的法则却早已形成,他如果能够妥善利用那股力量,的确有资格与潜力去冲击最后的至高位。

    “没错,将你叫到这里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你身上怀揣着奇迹,也许可以给这个世界带来一场新的希望,所以我想拜托你,收下这份力量,并在合适的时候好好加以利用。”

    短暂沉默过后,做出了一番解释。

    说完这些话,女神伸手一指,一道灰色的神光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枚神格,最终投入赫尔墨斯眉心。

    神力融入,一个全新的神职也被赫尔墨斯掌握——奇迹神职。

    “奇迹的力量代表着希望,在希望之光的引导下,希望你不会被强大的力量蒙蔽,能够做出理智且正确的决断。”

    得到了一个祝福,赫尔墨斯就这么平白被塞了一个神格。

    “多谢殿下。”

    突然间获得了一个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场的神职,又得到了一个堪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赫尔墨斯在道谢完之后就一脸懵逼地告别了闭目不言的尼克斯女神。

    怎么说呢,听了尼克斯这一番话,赫尔墨斯心里也是已经隐约有了一个大体的认知。

    简单来说,他这个穿越者,对这个世界来说,就好比是一个救星。

    虽然说他自己也是个扑街,却被强行赋予了拯救世界的中遥远。

    而除此之外呢,古老的黑夜女神又告诉他,他这个救世主同样也可以变成毁灭世界的恶魔。

    因此希望他挑起重任,以正义与爱之名好好节制住心里那个躁动的自己。

    嗯,差不多,应该就这意思吧?

    点了点头,刚刚总结完毕,他就直接连同对方的儿子达拿都斯被这位命运的主宰一脚踹出了永恒的黑夜领域。

    “所以,母神究竟和你说的什么呀?”

    被停滞的时间再度转动,达拿都斯恢复了对于身体的控制。

    可没想到下一刻,他们便直接从自家母神的领域中掉落了出来

    猛然间从虚空中掉落出来,他们所着陆的地点是幽冥的一片岩山。

    大家都是神明,本来这种高度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达拿都斯硬生生在半空中扭转了一个角度,然后自己垫在下面,给赫尔墨斯充当了一回“人肉靠垫”。

    抽搐着嘴角,把对方从地上拉起来,面对他那托斯的询问,还处于震惊之余的赫尔墨斯想了一下,勉强找回理智之后回了一句:“这个问题你还是自己去问你家母神吧。”

    没办法,不是不能说,而是牵扯太广。

    不告诉他,反而是为他好,是保护他的意思——

    被对方用非常怨念的眼神注视着,赫尔墨斯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刹那,他似乎是有一点点动摇了。

    不过这一点点不足以撬动他的坚定决心,所以赫尔墨斯还是硬起心肠,正面拒绝了这个露出宛如小狗一般可怜眼神的男神——

    “我说你呀,你又不是孩子,能不能别露出这种眼神,实在是看着让我有种瘆得慌的感觉。”

    嘴上语气颇为嫌弃,可实际上看着达拿都斯那亮晶晶的眼神,赫尔墨斯还是觉得很别扭,所以只能够强装成这个样子。

    “可是在你身上,我感觉到了一股命运之力,这应该是母神给你的力量吧?”

    看着赫尔墨斯沉静的样子,达拿都斯只觉得心跳都跟着漏了一拍,可表面上还得强装镇定,至少得让语气听上去像是若无其事,不然这意思就太明显了。

    “你觉得呢,奇迹算是命运旗下的分支?”

    对于这个问题,赫尔墨斯没有直面回答,反而反问回去。

    传说,众神的命运都是由这三位女神决定的,不过摩伊赖虽然有三个,彼此所掌管的却并非是命运本身。

    财富、生命、智慧,这三样东西分别是由三位摩伊赖共同掌管的领域,但那也仅仅只是命运旗下的分支。

    三位女神虽然编织着命运,可是却并不能全然理解——

    因为那些命运大势的走向,全是有定数女神阿南刻一手把控的。

    除此之外,像达拿都斯这样具有切割命运金线能力的神明,或者是赫尔墨斯这样的,同样也可以被归属为命运旗下的分支。

    “我觉得应该算吧。”

    稍微沉吟了一下,达拿都斯开口道:“你已经成为了主神,但是你选择的道路是商业,而并非是之前取得的克瑞斯的生命力量,莫非是不打算转职了?”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达拿都斯心里还是挺在意的。

    因为非要说的话,商业神格明显就是一个人文系的神职。

    两相对比的话,人文与自然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赫尔墨斯放弃跳槽计划,那难不成他要跑去大地上追击吗?

    对此达拿都斯倒是没有不乐意,但是相比于大家都是同事,这样近水楼台来的更容易,去大地上的话,无疑难度更高啊!

    “还是要转的,不过我目前没有想到好的切入点。”

    面对询问,赫尔墨斯沉默了一下,敛去了一部分原因没有说。

    其实除了是没有想到好的切入点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刚刚成为主神,不可能和宙斯闹翻。

    “交易、换取,其实都是商业的一种模式,之前人族面临灭顶之灾,那些亡魂不是都被收在了冥王这里吗?相信我,在命运的预言之下,他们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目光眺望远方,耳边似乎能够听到斯提克斯河冲击河岸的声音。

    在达拿都斯略显不解的注视之下,赫尔墨斯笑了笑,没有做过多解释。

    他目前身上的神职不少了,除了那个已经被奇迹之力所封锁起来的窃取外,剩下的交易、畜牧和商业联动,已经能够构成一个简单的循环。

    “不过也已经够了……只要有着商业神格,等到人类的时代来临,在我的主导下,原本的格局一定会被打破。”

    思来想去,想了半天,赫尔墨斯最终也是下定了决心。

    其实现在并不是直接跳槽的好机会,毕竟如今时代还是神明的。

    在众神之中搞商业贸易,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所以真正能够让这个神祇发挥出力量,还得看未来。

    毕竟人类供奉商业之神,这才带给了赫尔墨斯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

    奥林波斯是这个世界的正统,所以只有留在这里作为主神,才能够确保他的利益得到最大化。

    而若是选择留在奥林波斯,那么,舍不得就需要获取到宙斯的眷顾。

    来自于神王的庇护可以避免很多麻烦,也能够将一些事情简单化。

    “神明看着辉煌,不过奥林波斯山众神逍遥的日子也就只有眼前这一阵了。”

    面对陷入沉默的达拿都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赫尔墨斯忽然说了一句心里话。

    虽然说完之后,他就立即后悔了,却还是成功,让对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所以说,在寻找克瑞斯遗留的传承之前,其实已经暗中计划好的道路吗?”

    “没错,毕竟相较于一个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的传承,我还是觉得靠自己努力所获取的力量更为稳妥。”

    在这个问题上,赫尔墨斯没有过多掩饰自己的野心,同时语气也是理直气壮。

    本来嘛,像战神阿瑞斯,目前虽然看着英勇无匹,可伴随着世界逐步走向和平,战争的原力消退,这真是得不到世界本源眷顾,这位战神得不到世界本源的眷顾,日后的日子必然也会十分凄惨。

    雅典娜日后被称为和平的象征,主要还是因为对方借助奥运会这个项目,一举在人类之中稳定了自己的地位。

    同样的事情,既然雅典娜可以做,为什么他赫尔墨斯不行?

    无声笑了一下,坐在达拿都斯身边的赫尔墨斯脸上展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没关系,现在就让他们嘲笑吧。

    反正他又不需要这些神明们的认同——

    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大家有本事走着瞧啊!

    另一方面,看着展露出笑颜的少年,达拿都斯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窝,默默低下了头。

    怎么办呀?怎么感觉这种自信的样子好像更加吸引他?

    “哎,说起来你现在就要回去吗?”

    为了掩饰住自己的失态,达拿都斯赶忙换了个话题。

    “回去?我现在回去干嘛呀?”

    达拿都斯忽然提起了这个话题,赫尔墨斯从梦境中回归现实,想也不想便一秒否定了这个提议。

    之前和尼克斯交流,就让他有一个直觉。

    目前的奥林波斯山估计是一片混乱吧,虽然这一切都是深渊之神搞出来的,可自己也算是半个罪魁祸首。

    要是他现在跑回去,指不定就会被宙斯当成顶锅的了。

    所以赫尔墨斯才不愿意回去面对那些烂摊子呢!

    “这么说那你是要留在冥界喽?”

    语气相较之前在上扬了八个八度,达拿都斯的眼神瞬间变得如同光明神殿的宝石一般璀璨。

    “的确要先停留一阵子,不过你也不用表现的那么激动吧!”

    伸手捂着眼睛,赫尔墨斯突然有些怀疑对方对方到底是不是冥神了。

    居然会具有如此强大的光明力量,这究竟是光明源于心灵呢,还是这娃根本就是披着冥神皮的光明神?

    好吧,开玩笑归开玩笑,不过赫尔墨斯决定停留一阵子,的确是让达拿都斯很开心就是了。

    因为赫尔墨斯目前在幽冥之中没有进行入职,那自然就不会有属于他的神殿了。

    可这都不是事儿,且不说冥王哈迪斯是他大伯,单凭黑夜女神一句话,别说是区区一座神殿,哪怕是要一个山头也不是问题。

    “所以现在还是得先去见见大伯。”

    抖了抖身上几乎摔成几片破条子的神布,赫尔墨斯叹了口气,一边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翻出了一批之前从阿波罗那边敲诈过来的上等好货。

    “还是用我的衣服吧!”

    只不过还没等赫尔墨斯就地发挥一下他“心灵手巧小天使”的技能,那边达拿都斯看见他捧着一匹闪耀着光辉的布,就觉得一阵刺眼,然后不由分说便解下了自己的斗篷,披到了他身上。

    做完这一切,死神手指颤抖了一下,“咳,那什么,这里不比王城,不太安全,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多待,赶紧回去比较好。”

    这么欲盖弥彰地解释了一句,他随即便同手同脚的走在赫尔墨斯身后,看起来像是护卫一样。

    只不过赫尔墨斯对此真的很想说一句:“亲,你脸上的红晕如果再浅一点的话,也许我会相信哦!”

    ……

    吐槽归吐槽,赫尔墨斯最终还是收起了那几匹闪耀着光辉却明显与这个黑暗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的上等品。

    披着死神的斗篷,他甚至还能够感受到衣服上传来的余温。

    保持着淡定的表情,赫尔墨斯在一大堆冥神瞠目结舌的注视下,和达拿都斯的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冥王城的大殿。

    “来了吗?”

    对于赫尔墨斯的造访,哈迪斯并不觉得意外,只道:“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失踪,奥林波斯已经被你搅得天翻地覆了。”

    “已经猜到了,不过这也并不是我能控制的。”

    仿佛没有看见哈迪斯眼中的深意,赫尔墨斯笑得一派天真,“毕竟我只是被突然卷进幽冥的,对此,大伯应该知道吧?”

    说着,他眨了眨眼睛,那蔚蓝色的眸子里带着明晃晃的笑意。

    与此同时,达拿都斯也感受到了站在对方身旁的兄长看上自己那调侃的目光。

    不用想也知道,修普诺斯绝对是因为赫尔墨斯穿着自家弟弟的斗篷进来而想差了。

    其实真的不是这样的!

    面对这种表情,达拿都斯感觉自己快崩溃了,同时又有一种想要上去疯狂瑶瑶对方肩膀的冲动。

    哎,估计他们前脚刚出去,修普诺斯就能把这件事情宣扬的整个幽冥都知道了吧?

    想到这里,达拿都斯心下忽然一个激灵,脸色又变了。

    相较于之前的又青又白,这会儿他的脸颊上忽然飞上了一朵红云,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画面。

    但其实这样也没问题——毕竟外人不知道这些,说多了万一弄假成真,那不是更加好吗?

    “嗯,有关于这方面,母神之前有降下神谕,还请陛下查看一下。”

    并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的想法,修普诺斯脑补一大堆八卦之后,这会儿终于想到了自家母神先前交给他的任务,于是出言开口帮衬了一句。

    其实早在他们进来之前,达拿都斯就已经提早接到了自家母神的通知。

    说是考虑到赫尔墨斯目前作为奥林波斯主神却突然失踪一事,自己已经对此进行了善后处理,让他们不要对此乱了手脚,并且还会有人来帮助他。

    如今看起来,这个所谓的“帮手”估计就是眼前这一个并不怎么靠谱的的睡神修普诺斯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现在幽冥好好休息一下,也顺便养养伤吧。”

    在赫尔墨斯的卖萌注视下,又有着修普诺斯请出底牌进行神补刀,哈迪斯显然是不能再说什么了。

    于是慷慨的冥王陛下大手一挥,就直接给赫尔墨斯安排了一座神殿,让他先去休息。

    只不过第二天一早,赫尔墨斯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嗯,想也知道,那自然就是达拿都斯。

    “因为之前才解决了人类的问题,所以陛下就给我批了假期,我正好可以闲着陪你!”

    脱下了终年不变的黑色斗篷,换上了一袭黑色劲装,半长的头发被发带扎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

    此时达拿都斯看着倒不错,至少显得有活力一点了。

    “话说,殿下,其实我很好奇啊,你们幽冥这里的服装都是这样的吗?”

    抬手戳了戳对方被手遮住的手臂,赫尔墨斯目光有些好奇。

    你怎么说呢,大地之上的神秘也好,人类也罢,那服饰穿着都可以用大胆开放来形容。

    因为与其说是衣服,倒不如说就是几块兽皮布料之类的玩意儿,披在身上形成了可以蔽体的服装。

    而相较于奥林波斯的开放风格,幽冥无疑就显得更为保守,并且走的也是禁欲系的风格。

    这里无论是男神女神,外出清一色都会穿上斗篷,甚至于有些个别者,即便是在幽冥内部,都会穿着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长袍子。

    两相对比之下,赫尔墨斯对于这两者之间的文化差异自然是感到甚为好奇。

    “也不能说都是这样的吧,不太喜欢,这是因为母神不太喜欢大姨母的风格,于是就让我们不要跟着学。”

    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达拿都斯的语气不怎么确定。

    面对这个回答,赫尔墨斯坐着足足想了半晌,才意识到对方口中的这个“大姨母”是盖亚女神。

    “原来如此……”

    真没想到,如此大胆的风格,竟然是那个老祖母开创出来的,而且还逐渐成为流行,持续了持续了上万年。

    默默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赫尔墨斯忽然觉得跳槽还是有可行性的。

    至少节操什么的来说,幽冥神明还是比较靠谱的。

    “对了,你的跳槽准备的怎么样了?”

    就服装流行问题,随口说了几句,赫尔墨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达拿都斯不得不主动挑起话头。

    而他所说的话题,自然是三句离不开把对方从奥林波斯挖角到幽冥。

    话题再度回归到原点,赫尔墨斯回过神来,无奈地道:“目前看来似乎只能搁浅了,毕竟我才刚刚当上主神。”

    当初能够当上主神,可以说是全是因为宙斯临时起意。

    而赫尔墨斯要是才当上主神还不到一年内便提出跳槽,那无疑是在打脸神王。

    那到时候就算有哈迪斯在前面冲锋陷阵,他日后在大地上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所以除非是他想要真的,抛弃大地神的身份,投身入冥界的怀抱。

    “这样,也的确是。”

    点了点头,随声附和了几句,达拿都斯忽然咳嗽了一下,同时语气也变得结巴起来,“呃,那个,赫尔墨斯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嗯?”

    听着对方一下子变调的语气,赫尔墨斯眼皮疯狂跳了好几下,却还是下意识道:“你先说说看?”

    ……

    “所以说赫尔墨斯目前还是没有下落吗?”

    如果说赫尔墨斯目前在冥界过着十分惬意的生活,那么奥林波斯山上就像他想的那样,如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新晋主神突然失踪,神殿都炸了,连带着奥林波斯神山一阵剧烈晃动,期间有不少神明被砸伤。

    这种事情绝对是开天辟地以来头一遭,即便是宙斯这个向来不着调的神王,这会儿也是严肃起来命人去仔细调查这件事情。

    “还没有呢。”

    作为他出息的儿子,阿波罗无疑是宙斯的得力干将,在这次调查事件中也是担任着领导的工作。

    正因如此,此时面对宙斯询问,自然也是由阿波罗来负责回话。

    “怎么找了这么半天还是没有找到?”

    对于这个回答,宙斯显然是十分不满,这会儿伸手敲了敲圆桌,他强调道:“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必须在一个月内把赫尔墨斯给我找回来!”

    “宙斯,一个月的时间也太短了吧,我们现在甚至连赫尔墨斯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这让我如何去找?”

    眉头紧皱,面对这个命令,阿波罗的态度也是十分直接,“人我自然会接着去找,但是我不敢保证会在一定时限内完成。”

    鉴于主神之柱的火焰并没有熄灭,这也就代表着赫尔墨斯目前至少是安全的。

    可不知道对方身处何方,让他怎么去找?

    “既然在大地上遍寻不获的话,那就去其他几个地方看看……”

    目前大殿中只有他们两人,面对阿波罗的叛逆之举,宙斯并不以为忤。

    稍微沉吟了一下,雷霆之王道:“海洋、幽冥,那些都不是我们现在掌握的领域,你说,他会不会在那里?”

    “进入幽冥,必然会被哈迪斯知道,可是我并没有收到哈迪斯传来的消息,要说海洋的话,除了波塞冬,还有着其他两位大神在其中呢。”

    受到了宙斯这句话的启发,阿波罗的目光随即变得有些意味深长起来。

    海洋之中,目前虽然是以波塞冬作为名义上的王者。

    可大家都清楚,波塞冬目前不过仅仅只是享有一个虚名罢了、

    大洋之神俄刻阿诺斯与原始海神蓬托斯无论是辈分,还是实力都远远要超过波塞冬。

    如果是碰到了蓬托斯,那还好说,怕只怕赫尔墨斯落到了俄刻阿诺斯手里——

    这位大洋神可是想来和宙斯不对付的呀,而这一切都是对方自己造出来的孽。

    想到这里,阿波罗心里冷笑了一下。

    果然不愧是他父神,明明是先辈的恩怨,却让小孩子来承受这种压力,这方面的做法真是让人觉得很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