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三章 矿城的隐忧
    叶小凡和石大雷兴奋的跑过来,眼睛里全是喜悦,不停地拍着纪隆君的臂膀高声夸赞。

    “胜利,大胜利,绝对的大胜利!”

    石大雷那股高兴劲仿佛是他刚刚战胜了当世第一高手一般。

    “隆君,我为你骄傲!从现在起,谁再提你尿裤子的事,我石大雷,我当大哥的第一个不答应!”

    其实纪隆君此刻还吓得直哆嗦呢,刚才那一瞬间好似魔幻一样。纪隆君手心全是汗,咧嘴冲两个兄弟笑了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到了?

    “是……是吗?哈哈、哈哈!”纪隆君跟着也笑了起来,“我爹教我的祖传棍术,那是必须厉害啊!”

    三兄弟今天大胜猫妖,志得意满的朝着矿城凯旋而归。

    奇山山脉东西延绵千里,云雾缭绕、气势磅礴,在遥远的北方把这片风景秀美的大陆和外界阻隔起来。其支脉众多,单单自北而南这一条余脉上,几百年里从没听闻曾有谁数的清到底有多少座巍峨秀峰。

    矿城,背依巍峨大山而立,面朝南北交通古道,半城掩于翠绿柳林中。矿城背依的山里蕴含金属矿藏,铜矿、铁矿尤为富饶。

    往前数个三五百年,这里本还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茫茫野林,连靠捕杀飞禽走兽为生的猎户都很少来。但随着发现矿藏,四方讨生活的穷人口耳相传竞相来到此地,化身为矿工。

    山脚这片开阔地,人气越发的汇集旺盛。

    人多了,吃喝拉撒都是买卖。贩夫走卒接踵而来,衣食住行样样满足,山脚渐渐成为一座人丁兴旺的山村。

    又数十年,山村扩建为成一座小城,即是矿城。

    石大雷三个疯玩一下午,夜幕降下天色将黑才想起早就到了该回家的时间。

    那把铁剑自然是被石大雷藏回柳树林的石头堆里,而叶小凡和纪隆君手里的木棍早就不知何时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人在碎矿石铺就的大街上嘻嘻哈哈边闹便走,旁边闪过几个高大威猛、身穿制服的成年人。看脸色甚是疲惫,加之一身的灰泥,应当是矿场的矿工。

    只听他们边走边聊道:

    “老李,我听说奇城又遣来人,这次是个极厉害的大人物,比上次那个名声大到可怕的什么大将名气还要大。看

    来奇城的老爷们是铁定了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老王,咳咳,咳咳,”被唤作老李的壮汉虽长的五大三粗,可说不了两句话就咳嗽,整个膀子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这是常年做旷工的通病。

    “不瞒你说,去年我和娃儿他娘走亲戚出了趟远门,去过奇城附近的蛛蛛城一次。我滴乖,咳咳,老王,你要看到人家那城、那气势,保准惊得你下巴壳子都掉下来!咱们矿城要跟人家那城一比较,那真跟荒郊野外一个样。我可听说奇城又比蛛蛛城大了十倍不止,你说这还能比吗!”

    老李说着颓然摇了摇头。

    “老李啊,你又没去过奇城,咋个就知道长别人威风,灭自己志气?我看咱矿城就挺好,咱释天城主那也不是吃素的人物。”

    眼看老李没搭腔,老王刚燃起的一点抬杠胡侃的小火花又迅速熄灭,不免也有点意兴阑珊。

    “老李,话说回来,啥事也抬不过一个‘理’字。他们纵然是实力强些可也不能这样不讲理,对不?”

    “这天下哪还有什么‘理’不‘理’的,比的不就是谁拳头硬么。咳咳,咳咳。”

    “老李,我可听人风传,说是奇城的老爷们想让咱们矿城俯首称臣!那岂不是说城主大人要向咱们孝敬他们一样去孝敬奇城的老爷们?咱城主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好汉,怎么能去孝敬那些人。”

    “老王,甭管城主大人和侍卫老爷们怎么想,反正这会儿多半是生闷气的多!”

    “哎,你这人又灭自己志气……”

    “算啦算啦,干一天活儿你也就快活快活嘴儿,赶紧回家吧!吃口热饭喝口热汤,老婆孩子热炕头比啥都实在。”

    两人显然是极熟悉的老工友,沉着嗓子聊着走向巷子尽头,有些背弓的影子在夕阳余晖下显得极为乏累酸楚。

    远远的跟着两个矿工走了一段,先前还手舞足蹈的石大雷三人不禁也安静下来。

    现在无论矿场还是城里,人人都在议论奇城使者的事情,而且越传越邪乎。

    石大雷的阿爹是个铁匠,为人机警、正派,武功高强,对城主释天大人一片赤诚,可说是城主的得力帮手。石大雷在家里没少听爹娘聊起奇城使者之事,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三个孩童各想心事,忽然纪隆君眼睛一亮

    ,挥舞着双手大喊起来:

    “三叔!三叔!”

    原来是纪隆君的三叔从矿上下工,正好路过此地。

    “呦,隆君,今天没去上课啊?”

    “没,三叔,今天下午先生放了半天假,就一上午的课。三叔,你下工了?”

    纪隆君的三叔是个瘦高个,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虽胡子拉碴却眼中有光、满是笑容。

    他走路甚是轻盈,远不像其他矿工那般疲累。

    三叔一把抱起纪隆君在半空转了一圈,他看了看纪隆君身边的叶小凡和石大雷,皱皱眉,假装不满道:

    “隆君,好你个臭小子,出去玩也不带你两个弟弟,你这个哥哥不合格呦!看我回去不给你爹打报告,让你爹晚上揍你屁股!”

    谁知纪隆君根本不怕,嘻嘻哈哈的拉着三叔的大手道:“三叔才不会,每次阿爹要打我屁股三叔都给我讲情,哪舍得告我状?走,三叔,咱们回家吃饭去。”

    纪隆君跟叶小凡、石大雷打过招呼,拉着三叔的大手往家的方向跑去。

    天色已然要全黑,夕阳隐在山头后面,把天地之间的一条丝带染下一抹血红。几只山雀扑棱棱从城头飞过,“嘎、嘎”叫着消失在柳林里,想必也是归巢了。

    纪隆君的阿爹是纪家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

    三兄弟自打成年先后到矿上做了旷工,这是矿城男子为数不多可选的“好谋生”,收入稳定,旱涝保收。

    纪老三从小天资聪颖,又喜欢结交江湖豪杰,早早的练就一身好本领,在小小的矿城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仗着这身拳脚功夫,纪老三挖矿之余还兼着矿场的保安副统领,是城主释天大人的亲兵侍卫。

    纪隆君幼年时总喜欢缠着阿爹讲故事。

    可纪老大嘴笨,编不出美丽的童话,只好讲他小时候的记忆。

    纪老大回忆道,他们纪家祖籍在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那个地方,他唯一的印象便是一望无垠的黄沙。

    再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纪隆君的奶奶背负三个尚是幼年的儿子千里迢迢逃难到了这偏居原野大山之下的矿城,收敛音信,落地生根。

    每当这时,纪隆君总会疑惑的问道:“那我奶奶呢?为啥我从没见过奶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