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四章 纪氏三兄弟
    “奶奶啊,奶奶在阿爹进了矿场能有收入养你两个叔叔时就离开了。那会儿还没你呢,隆君。”纪老大慢悠悠的讲道。

    “为什么呢?奶奶去了哪里,她为什么要走呢?”

    “阿爹也不知……你奶奶走时,只说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你的爷爷,让我好生照顾你二叔和三叔,告诫我老老实实做人,切不可妄出风头。你看,阿爹多听奶奶的话,阿爹踏踏实实做工,和你娘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比你三叔整天舞刀弄棒的强多了。”

    纪老大说着哈哈乐了一声,拍拍纪隆君脑袋:“隆君,等你长大了也要像阿爹一样,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知道吗?”

    年幼的纪隆君只懂得点头,然而到了顽皮的年龄,纪隆君再不吃阿爹这套说辞。

    “阿爹,为啥只有三叔能给城主大人当侍卫?我听人家说三叔在矿场做工少还酬金高,你看你和二叔,只会闷着头挖矿……”

    纪老大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也不能这么说嘛。隆君,每个人生下来天赋都是不一样的,老天爷给每个人安排的路也各有不同,千万不能盲目和别人攀比。”

    纪老大·抽了口旱烟,慢悠悠说道:“纵然是一个娘肚子里生下来,性子也可能大大不同。阿爹和你二叔看似都不爱说话,实则你二叔主意却是比阿爹多很多。你三叔呢,身子生得好,细腰阔背、天资聪颖,拳脚功夫那是从小练起来的。你爹和二叔都不是那块料,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勉强也就算是强身健体。”

    “哦,那怪不得三叔能被城主大人选中。”纪隆君似懂非懂嘟囔道,似乎有点遗憾的味道。

    “你三叔手脚勤快,武功练的又好,自然是要被城主大人看重的!”

    纪隆君又问:“阿爹,那你们小时候,是谁教你们练武的?”

    “是你奶奶。我们仨很小时你奶奶就硬逼着我们练武。可惜啊,阿爹和你二叔都愚笨的很,虽然我俩很努力的在练,几年间仍没什么长进。所以说嘛,隆君,做人,一定要看懂自己,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要为难自己做自己不擅长的事,一辈子很短。你看,一转眼阿爹都有了你,你也这么大了。”

    纪老大似乎很是感慨,一锅旱烟抽完,轻轻磕了磕娴熟的又点上一锅。

    “不过你三叔多少还坚持几年,比我和老二强不少。后来你奶奶也就放弃了,干脆不教。再后来,阿爹运气好,矿场新开了一条黑铁矿道,急需旷工,阿爹很年轻就到矿场赚钱养家糊口。你奶奶离开后,练功的事嘛也就彻底拉倒了。”

    纪隆君眉头一皱,哼哧道:“怎么就拉倒了呢!这么重要的事咋能说拉

    倒就拉倒呢!阿爹你要是有点恒心,早练好武功现在也能教教我了!我纪隆君要是会武功,我在学堂顶顶强谁也不敢欺负我!”

    纪老大慈爱的摸摸纪隆君脑袋,笑呵呵道:“隆君,你想要自强这是很好的。在外面玩,就算你不会武功你也要顶天立地,你要保护好你两个弟弟,知道吗?如果在学堂有人欺负你和你弟弟,你就得站出来,因为你是男子汉,懂不懂?”

    纪隆君烦烦的推开阿爹的大手,“懂、懂、懂!”嘟囔着跑出屋子……

    纪家兄弟三家毗邻而居,寻常下了工串门推推牌九,白天上工结伴而行,日子过得倒也宁静、舒心。

    无巧不成书,纪家三个兄弟各自成家后每家生了一个男娃,老三兄弟下一代又续上,成了小三兄弟。

    邻居们都夸老纪家命好,家家都有传宗接代的小子开枝散叶。

    这天,纪老大正饭后一锅烟,云雾缭绕的看到二弟三弟联袂而来,扭头对纪隆君挥挥手:“隆君,去,带着你两个弟弟到院子里玩儿去,阿爹和你二叔三叔有事商量。”

    “呦,二叔、三叔,今天又不打算推牌九?”纪隆君看了看干净的桌面,不禁搭腔道。

    “隆君,我们倒是想天天推牌九,可担心你小子从小跟着学耽误了功课嘛!”纪老三哈哈笑道。

    “别别别,三叔,我将来功课没学好指定得怪你们!这才几天不打牌,还想抵赖?”

    纪隆君一面嬉皮笑脸的应着,一面跨出屋门去找他的两个弟弟。

    在水井旁接过三婶洗好的几个香瓜,纪隆君分给两个弟弟一人一个,带他俩溜出了院子。

    二叔家的弟弟叫纪凯。

    纪凯从小就长得虎头虎脑,性格也大大咧咧,天天傻笑,绿豆小眼一笑就眯成了一条缝。

    纪凯虽比纪隆君小了一岁,个子却高出纪隆君一头。加之他浑身都是肉,体格甚是健壮,不知道的还以为纪凯是兄长,纪隆君是弟弟。

    三叔家的弟弟叫纪也不。

    纪也不和纪凯正相反,他个头矮身子也单薄,小脸瘦长,脸色偏白,平日里喜欢默默跟在两个哥哥屁股后面,像个跟屁虫。

    纪也不话也不多,但很喜欢听别人讲话。经常是纪凯闹了什么洋相,纪隆君气的发火,而纪也不在一旁捂着嘴偷偷笑。

    三个小兄弟边啃香瓜边在巷子里溜达。

    巷子尽头有棵横倒着的大柳树,也不知倒在这多少年,树枝早被砍掉做了柴火,只剩树干躺在那里。附近巷子的孩童多喜欢在树干上爬上爬下,树干都磨亮了。

    三兄弟坐在树上荡着小腿,纪隆君扔掉手里的

    瓜蒂,扭头问纪也不道:

    “也不,三婶儿从哪摘的香瓜?真香,真甜!我天天在城里转悠也没看谁家种瓜啊?难不成是在城外摘的吗?”

    纪也不小声道:“哥,不是摘的,是阿娘在集市买的。”

    “啊?买的?我的天,这东西得挺贵的吧?”纪凯吃了一惊,瞪大眼睛问道。

    “阿娘说这是外面小贩挑担子来卖的,咱们这里没有种,她也说挺贵的。”纪也不如实答道。

    “哎,还是三叔有本事,赚钱多啊!我爹可就从来没给我买过这么上档次的水果。大凯,二叔给你买过吗?”纪隆君用肘子捣了纪凯一下,问道。

    “哥啊,我天天吃啥你还不知道?我爹就知道让我娘蒸玉米面的窝头,说是养人!养人!我都快吃吐了!也不说换个白面的,就是换个地瓜面的也成啊!”

    “拉倒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哪顿饭不得吃五六个窝头,还得喝两大碗稀饭,还说要吃吐了?大凯,我可一点没看出来!”纪隆君不禁挖苦道。

    “嘿嘿,嘿嘿!先填饱肚子再说嘛!”纪凯一阵嬉皮笑脸,搪塞了过去。

    “大凯,不说这个,我告诉你们个好玩的事,超级刺激!你俩要不要听?”

    “哥啊你就喜欢卖关子,快说,啥刺激事?”纪凯一下子来了兴趣,只顾催促,纪也不一双细长的凤眼紧盯着纪隆君,等他讲话。

    “今天下午,我和小凡、大地雷……”

    纪隆君忍不住撸了撸袖子,添油加醋的把扫荡猫妖的壮举说了一通。

    “我使出降龙伏虎的本事,一棍子把那只最大最凶的猫妖打趴下了!猫妖吓得胆子都破了,在地上叭嚓半天才爬起来!”

    纪凯和纪也不一脸震惊,表情有点僵,一愣一愣的。

    “哥,你是说……猫妖?上次把你吓尿裤子的那种……猫妖?”纪凯有点不敢相信似的。

    “大凯,那都是过去事了,你哥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

    纪隆君有点不高兴,这纪凯脑袋怎么转悠的,怎么又扯到尿裤子这事上去,真讨厌。

    “哎!哥,下回你们再去叫上我啊!我也想打猫妖!也不,你想不想去?”

    纪凯嘿嘿的说着,双条粗壮的胳膊煞有介事的轮来轮去,差点把纪隆君轮到树下去。

    纪也不抬头眨眨眼睛,小声回答道:“嗯……想……”

    “那下回让咱哥带咱俩一块去。我听学堂同学讲过,猫妖那张似猫非猫的猫脸长得老吓人了,爪子又锋利,挠人的话一挠就挠破皮,再挠就露肉。哥,你们三个能打败猫妖,真厉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