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十一章 给你机会
    释天反问:“老贼,你到底什么意思?”

    “在我看来,你们矿城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呵呵,就是你们的黑铁矿。”

    “黑铁矿?”释天脑筋飞速运转。

    矿城背靠的后山是个宝地,金矿铁矿铜矿都有产出,其中也包括一种稀有的伴生矿种——黑铁矿。

    这种稀有铁矿打造出的器具,比精钢还要硬,偏偏韧性又非常完美,不易生锈、耐腐蚀,简直是制作顶级兵器的不二选择。

    释天记起一年来奇城屡次向他索要黑铁矿的事。

    “你们奇城年年和其他势力打仗,必然兵器折损严重。想要黑铁矿直说就是,矿城已经加入奇城势力,我们能不给?”

    “就你交上来那点黑铁够砸几把刀?我看你们一个个心思都坏了,背后偷摸搞小动作,还自作聪明当老夫不知道?要想挽救矿城必须拿掉你们这些人,换一批真正为矿城着想的人才行。”裘采蜂轻蔑说道。

    释天冷笑一声:“老子臣服你们奇城也有段时日了,没想到在你眼里却根本没把我当回事,眼里只有黑铁矿!”

    裘采蜂摇了摇折扇:“这些话不必再说了。你释天自以为是个人物,乱刀砍死你恐怕你也死不瞑目。这样,老夫给你一个机会,你不是自诩为响当当的高手、好汉么?我这一帮侍卫兄弟你随便挑一个,只要你能打赢,你身后那十来个兄弟我全都放了,如何?”

    释天心道:“这狗贼是在故意逗我?还是真的托大,全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以现在情势,大伙赤手空拳动起手来恐怕要吃大亏。”

    释天向四周瞄了几眼,果然,对方已经把他们团团围住,一个个刀剑在手闪着凛冽的寒光。

    “哼,姓裘的,你未免太小看人了。好,既然你给我机会,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释天盯着黑衣人看了一圈,发现一个黑瘦中年显得特别单薄。

    这人个头不高,黑黑瘦瘦的,眼神甚是冷漠,站那里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

    释天虽然

    对自己武功很自信,但是事关身后十条好兄弟性命,他不得不捏一个软柿子,挑一个看起来最有把握打赢的对手来挑战。

    “裘城主,我赢了,我的兄弟们都活?”

    裘采蜂双手一摊:“没错。你随便选,只要别选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头就行。”

    释天冷笑一声,对黑瘦中年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裘采蜂面无表情的冲黑瘦子点点头,黑瘦子晃晃悠悠从人群中走出,面无表情拱手道:“释天大人多多指教。”

    释天不废话猛然一个饿虎扑兔冲了上去!

    他动作甚是利索,一眨眼功夫冲到黑瘦子面前,两只大手像两把铁钳一样向黑瘦子面门狠狠抓去!

    黑瘦中年仿佛还没反应过来,居然没有躲,等到释天大手几乎要抓到他时才恍然大悟猛地一缩脖子。

    释天铁爪擦着他脸庞划过!

    一击打空,释天不等落地半空中变招,伸出去的胳膊猛的一弯,探爪变为肘击,狠狠朝黑瘦子的脑袋砸下来。

    黑瘦子依旧是面无表情,动作看起来也甚是僵硬。他缩回去的脖子像弹簧一般挺到一侧,跟着枯瘦的老腰一抖又堪堪躲过释天的进攻。

    矿城众武士全都捏了一把汗,目不转睛的盯着激斗中二人。

    释天早年曾在江湖上闯荡过,身手自然不差。他两只铁爪已练至巅峰,黑瘦中年假如躲闪稍慢,释天一抓抓实恐怕能把他骨头瞬间捏断!

    转眼十多个回合过去,释天的额头已渗出一层汗水。

    他心里明镜一般清楚,黑瘦子看似跟纸扎的人一样不堪一击,实则武功绝对在自己之上!只是为何他明明强于自己却只躲不攻?

    裘采蜂看的久了有些不耐烦,随意道:“小六,不必玩了,料理了他吧!”

    名唤小六的黑瘦子原本左右躲闪的身子突然定住,恰这时释天迎面一拳打至面门。拳头夹带着凌冽的劲风,拳未到,拳风已吹的黑瘦子发丝乱飞。

    黑瘦子立刻伸手似硬似软的化解释

    天这无比霸道的一拳,手掌一番反抓住释天手腕,右手化作一道残影猛地一拳打在释天小腹上!

    “呃……!”

    释天吃痛,忍不住弯下了腰。

    黑瘦中年并不松开释天手腕,又一脚踹在释天胸口,把释天仰面踹出去一丈多远。

    释天倒地只觉胸口发闷,小腹剧痛,恐怕肋骨都断了数根,一时蜷缩在地上竟然爬不起来。

    裘采蜂合上扇子对黑瘦小六摆摆手,黑瘦子躬身退回。

    裘采蜂一脚踩在释天胸膛上轻蔑道:

    “释天老弟,就你这身手还想挑战我的贴身侍卫?你良心是极好的,拼着死了自己也要给你兄弟们求得一线生机,只可惜,你就是再苦练三十年也是个废柴。”

    释天的十个护卫肺都要气炸了,有心过来帮忙,可是围成一圈的黑衣人立刻刀剑横指拦在他们面前。

    “城主……城主!士可杀不可辱,咱们和这帮王八蛋拼了!”

    石铁匠须发皆立,丝毫不惧黑衣人的刀剑,带头冲向释天!

    没有裘采蜂下令,黑衣人下手留有余地,只是阻拦并不想杀人。河滩上场面有些混乱,裘采蜂看着情绪失控的矿城众侍卫,像戏谑耗子作乐的猫一样冷笑不已。

    释天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握拳,浑身沾满河滩上的湿泥沙子,狼狈不堪。他钢牙咬碎,忍着剧痛猛然从地上鲤鱼打挺翻身跳了起来!

    释天铁爪立刻扣住裘采蜂的脖子。

    “都……都不要动!谁敢乱动,我掐死他!”

    释天呼呼喘着粗气,恶狠狠向裘采蜂众护卫威胁道。

    他身子站立不稳,但一只铁手却是紧紧的抓着裘采蜂的咽喉。这招“鲤鱼大翻身”是释天克敌制胜的绝技之一,后发制人,释天当年曾败中取胜打翻不少江湖豪杰。

    众人始料不及,谁都没想到已经重伤的释天居然还有力气反扑?

    裘采蜂受制,眼珠子在眼眶里溜溜乱转,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