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二十九章 送你皮袄和皮裙
    “啦啦,你不睡会儿?你受伤这么重应该多休息。以前我三叔说过,他说人在睡着的时候身体恢复的最快。啦啦,你该多睡会儿。”纪隆君低头缝衣,悠悠说道。

    “没事,我还不困。”

    “啦啦,等你伤好了咱们就该分开了吧?你家在哪个城,我们仨把你送回去,如果半路再遇到山贼我们仨还能保护你。”

    “呃……”鲁啦啦一时语塞,她可不想让纪隆君知道她真实身份。

    “我家好远的,等我伤好了……你们就把我送到最近的城吧,我会骑马,你送我一匹马好了,走着回家实在太远。”鲁啦啦脑筋一转,赶紧说道。

    “哦,也对。这里离矿城最近,我这还有二十两银子,是山贼抢的你们的,我又抢了山贼的,归根到底还是你们的钱,都给你路上用。反正我们兄弟在大山里过活,钱也基本用不上。”

    纪隆君头纪也不抬,专心缝制。

    “……”

    洞口外,银灰色的月光洒满天空,远处的群山黑黝黝的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偶尔微风吹过却是那么的清爽,仿佛还带着一丝丝松木的清香。

    此情此景,鲁啦啦竟有一点点的感动。

    这样的一个夜晚,眼前这个穿着兽皮的少年竟是那么淳朴。她活了太久太久,世间阴险丑恶的人见得太多太多,一颗心早已硬如磐石,难以轻易被打动。但此刻她满心竟都是小女孩的心思,觉得纪纪隆君像是个知冷知热、任劳任怨的小哥哥,可以让她去撒娇,让她去依靠。

    不知为何,鲁啦啦此刻竟对这少年生出一丝好感。

    “好啦!”纪隆君突然喜道,“一件小连袄裙!啦啦,送你的,试试合身不?”

    “啊?什么?给我的?”鲁啦啦难得排除杂念,刚闭上眼准备休息会儿又被吵醒,奇道,“你不是要给纪凯缝皮袄吗?”

    “白虎这么大,给大凯做两身皮袄都绰绰有余了。”

    纪隆君说道:“这几块料是我从白虎四肢的胳肢窝割下来的,皮毛最是柔软,条纹少、雪白雪白的很好看。你一个女孩子,身子有伤,穿这个肯定舒坦又暖和。”

    纪隆君喜滋滋的看着手里的作品,又仔细打量了一番鲁啦啦的小身板,满意的点点头。

    “……”

    “啦啦,你的外套虽然贵重,但是沾着好多血渍,又扯破了不少地方,换下来吧。明天我去溪边给你洗洗,再把破的地方缝缝,保证缝的跟新的一样。”

    纪隆君说着把雪白的小皮袄和皮裙放在鲁啦啦腿旁,起身往外走。

    “赶紧换哈,换好了叫我,我瞅瞅哪里不合身好抓紧修改。一会儿我还得赶紧给纪凯缝皮袄,不然这小子回来了肯定和我吵。”纪隆君的声音从洞口外传来。

    鲁啦啦拿起那虎皮小袄,轻轻搓摸。柔软、温暖、雪白。虽然被纪隆君处理了一番,靠里的兽皮都烤干了,但隐隐还是有一丝动物身上特有的腥味。

    “这个臭小子……”鲁啦啦自言自语道。

    她俊俏的小脸在烛光映照下无限娇美,就像熟透了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

    一口。鲁啦啦已经记不起来,上次有人送她衣服是何时。

    或者说,从很早前起就根本没人敢给她送衣服,虽然这是很当然的事,但对现在的鲁啦啦来说确实是多少有些遗憾的感觉。

    “快点啊啦啦,今晚我还得加班加点给纪凯缝皮袄呢!说不定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纪隆君那傻乎乎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让鲁啦啦一惊,她赶忙喊道:“马上就好,你……你先别进来!”

    “……喔。”纪隆君木木地答道。

    鲁啦啦不再犹豫,赶忙把身上华贵的外衣脱下,里面是一身粉红的蚕丝短襟小褂和齐膝肉裤。她手忙脚乱的把雪白的虎皮小袄和皮裙穿在身上,系上纪隆君用梨木制作的精美小扣,站起身轻轻转了一圈。

    鲁啦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心里美滋滋的。

    “这个臭小子手艺还真不错,居然这么合身……”鲁啦啦自言自语道。

    “哎呀,怪不得这小子今天老是打量我呢,原来早就……呸呸呸!不对不对,明明是我鲁啦啦绝代风华,自然是穿什么都好看!哼哼哼……”

    “还没好吗!啦啦你怎么这么磨叽,是不是没有佣人伺候你,你连衣服都不会穿啊!”纪隆君的大嗓门又传了过来。

    “催什么催!跟催命一样……好啦,你……你进来吧!”鲁啦啦小脸不禁一红,竟有些扭捏的低声喊道。

    纪隆君嘿嘿傻笑着钻进了山洞。

    他眯着眼,抱膀子摸着下巴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仔细打量了鲁啦啦一番,点头微笑道:“嗯……勉强还行,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是那么回事儿。看来我不光会给男孩子缝衣服,给小姑娘缝那也是一流水平。你看看你看看,穿上我的衣,果然是人也显得漂亮多了,哈哈,哈哈!”

    “臭小子你瞎说什么,人家天生丽质,才不是靠你衣服才显漂亮!”鲁啦啦小孩子脾气一来,忍不住抗议道。

    “好、好、好,啦啦天生丽质,啦啦天生漂亮,啧啧啧……”纪隆君砸吧砸吧嘴,边絮叨边在地上盘腿坐下,拾掇剩下的虎皮和针线,继续给纪凯缝皮袄。

    “啦啦,你觉得哪里有不舒服吗,要是有不合身的地方我再给你改改。做事情嘛要‘精益求精’,哥哥是手艺人,做衣服必须让顾客百分百满意。要是穿在身上有一丝不得劲儿,那岂不是砸自家招牌嘛。”

    纪隆君微笑着说道,看向鲁啦啦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满足与得意。

    鲁啦啦在荧荧的烛光里又转了几圈,美滋滋的看着自己的皮裙,越看越高兴。

    “不用改啦,挺合身,本小姐十分满意,给你打一百分!嘻嘻!”

    “我就说嘛,以本大师的高超手艺,做出去的衣服哪还有回炉再造的道理?我其实就是这么一说罢了,客气客气,哈哈,哈哈!”

    “你小子……欠揍!”

    数个时辰后,天色灰蒙蒙的,东方地平线一颗耀眼的亮星挂在逐渐转为深蓝色的天幕上。已经近乎要天亮了。

    “哥!你们在不在!哥!”一阵干嚎,纪凯和纪也不先后慌张着钻进了这山洞。

    然而映

    入纪凯眼帘的,竟然是洞口乌压压一片、遍地的乌鸦!

    没错,满地都是黑黝黝的乌鸦!

    这些乌鸦个头远比寻常乌鸦要大,身长接近两尺,羽毛黑亮黑亮的,小眼睛机灵的咕噜噜乱转,但并不十分怕人。纪凯和纪也不站在洞口,这些乌鸦也只是一阵慌乱,并未惊飞。

    纪凯不敢置信又有点着慌,顺着洞口往里看去,只见鲁啦啦正双脚跏趺盘坐在石台上,微睁着眼睛甚是欢愉的看着纪凯二人。她的身侧,纪隆君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怀里抱着一团雪白的皮坎肩。

    纪凯看看呼呼大睡的纪隆君,有点懵。

    在平时,外界哪怕一点动静也能让机警的纪隆君转醒过来,然而纪凯干嚎这一嗓子却没有吵醒他!

    纪凯又回头看了看,洞口外,一大片的山羊正非常秩序的安静的卧在峭壁上,仿佛在聆听洞里某人的教诲似的。山羊们的身后,两只花斑金钱豹也眯着眼睛趴在峭壁凸起的一块大石上,对眼前近在咫尺的山羊视若无睹。

    山羊们对身后的金钱豹竟也恍如未见,他们可是死对头啊!

    随着鲁啦啦轻轻活动了下双腿,洞口伏着的乌鸦们逐渐骚动起来,大概是感受到堵在洞口的纪凯满身的杀气,乌鸦们终于一哄而起,掠过纪凯扑棱棱全飞走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哥!哥!你没事吧,快醒醒!天都要亮了!”

    纪凯三步并作两步,奔到纪隆君跟前抱住纪隆君肩膀使劲儿晃了起来。

    “啊!大凯,你发什么疯,你要干什么,再晃我脑袋都要被你晃下来了!”纪隆君怒道。

    “哥,你昨晚都干什么去了,怎么睡的跟死猪一样!我还以为……还以为……”纪凯看了看正笑嘻嘻盯着他的鲁啦啦,终于没有说出来他到底以为啥。

    “神经病!”纪隆君挣开纪凯的双臂,伸了个拦腰。

    “我的天,睡得好舒服!好久好久没睡这么香了,哇!天都要亮了?”纪隆君忽然想起怀里还抱着两件宝贝,递给纪凯道:“我弟,呐,给你的,昨晚我加班加点给你缝出来的,试试合不合身!”

    “啊!我的皮坎肩!”纪凯甚是欢喜,一把抢过,在身上来回比划了起来。

    可他毕竟好奇心重,没顾上试穿又惊奇的问道:“哥,刚才山洞里好多乌鸦!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和啦啦妹妹被什么猛兽给吃了,引来这么多乌鸦呢。外面还有好多山羊,我的天,不怕豹子的山羊我这辈子可真是第一次见到!”

    “大凯你瞎说啥呢,哪有什么乌鸦?”纪隆君往四面一看,地上干干净净,别说乌鸦,连一根鸦毛都没有。

    “哎?真的有好多乌鸦!外面还有好多山羊呢!不信你问也不,问啦啦妹妹也行,我们都看见了!”

    纪凯也奇了,这么多乌鸦挤在洞口,虽说这会儿都飞走了,居然没有拉地上一泡屎,也没掉一根毛。

    纪隆君又走到洞口往外一看,除了在站在洞口肩上扛着的一头小老虎的纪也不外,啥活物也没看到。纪也不一双细长秀气的眼睛看着纪隆君,笑眯眯道:“哥,早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