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三十五章 夜半的少年们
    纪凯像是霜打的茄子,垂头丧气的把酸麻酸麻的两条腿重新盘好,挺直腰杆,双目微闭,又继续观想起来。

    纪隆君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他心想,在矿坑里环境更适合修炼是一回事,另外一点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自从和啦啦分开后,他觉得兄弟三个这般孤孤单单的生活,其实并不算一个很好的选择。

    他们需要朋友,需要伙伴,需要交流,需要有一种家的感觉。

    虽然兄弟仨谁都不愿意再回矿城,但是重新回到这里,在这漆黑一片、遍地碎石子的废矿坑里,感受着头顶微弱的采矿声音,他知道,那些熟悉的矿工叔叔们就在他上方不远处,矿城的草草木木也在不远处,他们仨和矿城的牵绊,并没有断。

    他们仍是矿城人,心里仍旧装着这座小城,只是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而已。

    矿城,给了纪隆君温暖,给了他一个心灵的港湾。

    在这矿坑里,纪隆君感觉远比在孤零零的大山深处的悬崖峭壁上更能静下心来,更能思索考量很多事情,因为这,是在港湾里。

    鲁啦啦曾说过,他们应该克服旧习惯,不单单用眼睛去看世界,还要用耳朵、用感觉、用心去感触身边万物。在这矿坑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随时随地的训练感知能力。

    自重回矿场,兄弟仨夜里进出矿道再也不点火把,靠着对坑道的记忆和对微弱气流的感知,他们渐渐习惯在黑暗中行走。

    虽然一开始脑袋被碰的惨不忍睹,时日久了些他们感官变得无比灵敏,身子的肌肉反应也更加迅捷。很多时候漆黑一片中脑袋就要撞到石墙,然而根本不用刻意去扭动脖子,身子已经自动反应避开了危险。

    这天夜里,纪隆君仨在矿道深处躺着聊天,探讨最近修炼体会,又说到今后打算。

    聊着聊着,纪也不突然听到了一丝异响:“哥,有人来了。”

    三兄弟里面,纪凯块头最大力量最强,纪也不速度最快耳目最灵敏,纪隆君和纪凯还没注意到时纪也不已经竖起了耳朵。

    “什么?”

    纪隆君正闲扯的嘴巴赶紧闭上,竖着耳朵仔细听。他们早就习惯了没有光亮的生活,今天照例摸黑进的矿洞。

    屏气凝神听了一会儿,纪隆君发现果然有人进了矿道,听这乱糟糟的脚步人还真不少。这帮人进入极深的矿道后,走到离纪隆君仨所在的矿坑不远的地方却没有朝着纪隆君这边来,而是拐弯去了分叉的另一条道。

    来人明显没有纪隆君三个的好耳力,前后都拿着火把,把矿道照的亮如白昼。

    纪凯压低嗓子,悄声问:“哥,要不要过去瞅瞅?”

    纪隆君低声道:“我说不去你能耐得住吗?你耐得住我也耐不住,咱们去看看。”

    纪凯最喜欢凑热闹,拽拽纪也不道:“我弟,去不去?”

    纪也不“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对方人不少,咱们小心点就看看他们要干啥,千万别冲动,别惹事!”纪隆君忍不住又絮叨道。

    “知道啦知道

    啦,惹毛的事,走走走,哥,你带路!”纪凯催促道。

    “走!”

    纪隆君三个几乎天天和野兽为伴,尤其擅长潜伏。要说当特务偷听点事,一般人还真很难发现。

    三兄弟屏气听了会儿,确定没有人再进来,这才惦着脚尖悄声寻了过去。

    沿着矿道七拐八拐后,纪隆君兄弟追到了这群人所在的地方。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一跳。

    这条矿道走进深处,竟然是一个废弃的矿石分拣站,是一个非常大的石室。石室里不但有各种机器设备,还有丢弃在地上的头盔、煤灯、衣物,上面蒙了厚厚一层土灰。

    现在这间石室被几十条火把照的亮如白昼,两伙人分两边站着,偌大的分拣站仍显得很是空旷。这些人看年龄都不是很大,他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说话。

    “咦?陈田?”纪隆君奇道。

    这么多人里面纪隆君眼熟的不少,他们基本都是矿城这一代比较能闹腾的小青年。但一方为首的这人,胖乎乎的脸蛋,不高不矮的身材,眼珠子在眼眶里提溜直转,正是纪隆君的“老熟人”陈田。

    “哥,你认识他们?”纪凯趴在纪隆君身边,悄悄的问。

    “嗯。先别说话。”纪隆君继续观察。

    只见在场的双方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背靠着纪隆君的一方一个英俊少年往前走了一步,歪着脑袋说道:

    “喂,你们什么意思,半夜三更约我们出来到这种鬼地方,到底有什么企图?”纪隆君眼睛一亮,心道:“这不是‘小表弟’吗?这小子不学好,年纪轻轻就跟人家出来瞎混。”

    “呵呵,约你们来,自然是有事相商。只是没想到你们来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我们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还是……你们胆子太小,人少了不敢来这里?”陈田一方的一个少年面带不善的回应道。

    “什么?说我们带人多,你们人岂不是比我们更多?到底是谁害怕?”

    “小表弟”伸手一指,针锋相对的喊道。

    “谁不知道几十年里矿场出了好多事故,死在废矿坑里的旷工那么多,大半夜的,要不是脑子有病谁来这里做什么?”

    确实,陈田一伙人数远比“小表弟”一伙要多不少,双方都互相提防着,一时气氛有些火药味。

    “哥,这小子脑子转的真快,他们要干起来了哈!”纪凯碰了碰纪隆君胳膊,一脸坏笑小声说道。

    纪隆君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他们打不打架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就看热闹好。”

    纪凯“嘿嘿”一笑,捂着嘴说道:“我最喜欢看热闹,他们赶紧打起来才好!”

    “这位兄弟,你刚才说啥?不敢来这里?嘿,嘿嘿嘿!真是睁着眼瞎扯淡。大家都是矿城长大的,弄不好以后也都要来矿场做工,这里有什么不敢来的?你看看你们这些人,怎么着,自以为把地儿约到这里就显得你们多有能耐?多大胆子?简直幼稚!可笑!哈哈,哈哈!”

    “小表弟”十分机灵,一双嘴皮子像是说书的一般一人怒怼陈田

    一伙。他说话嬉笑怒骂,跟连珠炮一样,怼的陈田身后的小伙伴们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双方几个小弟你来我往,有越吵越火的势头。

    陈田终于憋不住,轻咳一声,尴尬的打断众人道:“好了好了,停一下。四老板!让兄弟们歇歇吧,别再吵了……不知我的信,你可收到了?”

    陈田这句话算白说,人家若是没收到怎么会今夜准时如约赴会。“小表弟”刚想借他语病怼他一嘴,但看“四老板”似乎有意平息争吵便没有吱声,一双鸡贼的小眼睛却是咕噜噜乱转。

    “收到了。陈田,你说有一个很雄伟的计划想当面和我谈,我来了。我带来这些兄弟没别的意思,是想让大伙都参与一下,他们都是我信得过的人,你有什么指教尽管放心讲。”

    被称作“四老板”的人十分稳健老练,不卑不亢的一字一句说道。

    陈田脸上略显尴尬,显然他事先有所准备,但是今天正面和贾老四谈判,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

    纪隆君在暗处仔细打量了一下贾老四,心道:“原来这个人就是贾老四,果然气度不凡,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场,怪不得别人都客气的叫他一声‘四老板’。”

    这个贾老四,本名贾分卫,二十出头的年纪,身材高大、威猛,四方大脸目光如炬,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贾老四是城东大户贾府的四公子,去年赶上释天一党叛变事件,他父亲和哥哥被牵扯进去送了命,如今偌大一个贾府,上下几十口人都由他做主。

    “好吧,明人不做暗事,大家都一个城里光屁股长大的,既然是自己人我就直说了。”

    陈田组织了下语言,把这次约见的原因细细道来。

    原来,释天及其心腹一日之内被尽数剿灭,矿城百姓根本都来不及反应,他谋反的罪名被彻底坐实。裘采蜂唱黑脸,王伦唱白脸,靠着大批的奇城武士坐镇弹压,一打一抚竟把矿城即将发生的全城暴动掐灭掉。

    这一夜,矿城最为血气方刚的男儿被杀掉近半,剩下的人为了生存只好选择沉默不语。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所谓的释天一党谋反当然是莫须有的罪名,真相早就悄悄在矿城传开。

    王伦很早前就和奇城勾搭在一起,释天对奇城阳奉阴违,这事儿奇城的裘城主心里一清二楚,待到和鹿鸣寨的战争告一段落,奇城腾出手来找了个借口屠杀了释天及其心腹,然后扶持王伦坐上了城主之位,成了奇城的傀儡。

    王伦自从上了台,真是量矿城之物力,结奇城老爷们之欢心。

    产出的高品级金矿大都送到奇城,次品金矿及铁矿、铜矿留给自己人,冶炼成器皿以换全城生计,十分珍贵的黑铁矿更是一点不留,全部送到奇城。

    释天城主和手下几十人的死,对矿城打击很大。城里有出息又机灵能干的年轻人大半都做了刀下鬼,这也是王伦坐稳城主的原因所在,因为没人能带头,没人敢反抗。

    但是,毕竟死了这么多人命,留给这些人背后的家人、亲朋的,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