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三十六章 陈田的计划
    陈田的爹也是那场悲剧里的牺牲品,但陈田是一个有信念的人,他绝不会认命,不会看着他的父亲白白被杀,他无法咽下这口气。

    陈田为了报仇,暗地里拉了一群有义气的小兄弟,默默发展势力,准备将来起事复仇。但是凭他这点人,这点实力,还远远不够。他需要变强,也需要盟友。于是,陈田把目光对准了同样和奇城有血海深仇的贾分卫,希望与他合作,共同谋划,抱团一起对付王伦和背后的奇城。

    陈田年纪虽不大,脑子却好用的很,他把长久以来思索出的计划讲出,不但让贾老四等人惊讶异常,也把偷听的纪隆君兄弟吓了一跳。

    纪凯瞪着小眼,悄声道:“原来他们在这见面不是要打群架啊,啧啧啧,这个陈田还挺有想法,怪不得有这么多小弟跟着他混,不简单啊不简单。”

    纪隆君也暗暗点头,陈田一番话让他颇受震撼。

    因为同样是面对杀父弑母的血海深仇,纪隆君选择了暂时的逃避,选择了离开矿城这个地方。但陈田,他却在王伦这个仇人的眼皮子底下默默积攒实力,时刻准备复仇。

    纪隆君忽然有种想和陈田握握手,拥抱一下的冲动。

    是陈田,让他又想起了那一夜发生的事。那一夜,他失去了爹娘,失去了叔叔婶婶,然而,这一年多来他在大山里快活的生活,却几乎忘记了当初为何他会带着两个弟弟逃进大山。

    纪凯又摇头晃脑道:“可惜,没有热闹看了,没劲,没劲。哥,这个陈田可比你有出息多了,你看人家那么多小弟,你呢?只有我和也不……”

    纪隆君转头瞪了他一眼,纪凯吐吐舌头,赶紧闭上嘴巴。

    陈田面色沉静道:“以上,是我的整体打算,我估计大概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做到。具体到执行,我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接近王伦,为王伦办差,获得他的信任。这个需要本钱,而我的本钱就是身边这些信赖我的兄弟,以及四老板你的支持。”

    说完,陈田看了贾老四一眼,贾老四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完全相信,以我的能力和各位的支持,我能够迅速在矿城出人头地。第二步,我要成为王伦的副手,并获得奇城驻在矿城那几个狗贼的信任。今天的我,就是昨天的王伦;明天的王伦,就是被他害死的释天城主!”

    陈田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他对王伦实在厌恶到了骨子里。

    “最关键的第三步,就是做掉王伦,由你我鸠占鹊巢,做奇城在矿城的代言人。最后就是第四步,明面上咱们是奇城的属城,实则我们要在奇城眼皮子底下发展矿城自己的实力!做大做强我们自己!如果能想办法获得奇城的信任和大力支持,呵呵,我相信想要扩充实力反而会更容易些!现在整个奇山南界到处都在打仗,奇城穷兵黩武,终究会有变弱的一天。等到那一天,咱们必定有机会为矿城死去的父老兄弟们报仇雪恨!”

    说到最后,大概是想到了死去的亲人们,陈田有些激动。

    贾老四有些震惊,一时说不出话来。纪隆君也听得晕晕乎乎,心道:“

    这个陈田以前就会骂小兔崽子,没想到现在脑瓜这么好使了,还知道‘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的道理,看来他在学堂应该没怎么逃课,先生讲的他都学会了。”

    贾老四说道:“你这个计划……确实可行。盲目暴动必然会死的很惨,没脑子的事我贾分卫是不会做的。如今形势正如你所说,只有打入敌人内部,用敌人的资源来武装自己,才能更安全的成长壮大。但是,能取代王伦而不被奇城所疑,很难。你这四步计划走下来,恐怕中间还有很多迷魂阵,而且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吧?”

    “确实。”陈田毫不掩饰,“四老板,我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出大戏。”

    贾老四琢磨了一番,点头道:“你的意思是……不单单是简单的需要我和我兄弟们给你支持?”

    陈田自信的笑笑,说道:“我相信以我的头脑,以及这么多信赖我的兄弟,几年之内获得王伦的信任和重用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只有信任和重用是不够的,想要发展的足够强,必须要排他!必须要垄断!”

    陈田眼神里射出一丝狂热,脸颊在火光的映照下都有点潮红起来。

    “没错!就是你和我!四老板,咱俩一文一武,你负责唱武戏,唱到极致!我来唱文戏,我必定能做到最好!但是四老板,你又得与我貌合神离,要和我对着干,这样王伦在用咱们做事时不会忌惮你我坐大,更能放手咱们去做事!你我斗而不破,在斗争中发展实力,偏偏让王伦觉得咱们都在拼命抱他大腿来打压对方,哈哈!到了后面第三步,等到你我获得了奇城的信任,咱俩暗中联手,做掉王伦!到那时经过数年的发展,我相信王伦的实力必定要小于咱俩联手之和,事绝对能成!四老板,你说呢?”

    听到这贾老四完全明白了陈田的意思,但他有个顾虑不得不提,遂开口说道:“将来要做掉王伦,肯定会被奇城调查,这是个很大的风险点。戏若是唱的不好,漏了马脚,王伦栽了你我大家都得陪葬。奇城的老贼们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再说王伦手下一票兄弟也不是吃素的,到了摊牌那一天,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陈田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说的是啊,四老板,最后摊牌注定你我只能暗中助攻,不能亲自下手。若是王伦手下有一个漏网,或者是让奇城查出来是咱们下的手,那最后只能是功亏一篑。”

    这个问题其实陈田考虑过,只是还没有想好,此时正好和贾老四探讨。

    “四老板,到摊牌那时候,你我在明,把机会营造好,局面控制好,咱们需要再找一个‘暗’,由这个‘暗’去执行最后一击的动作。一明一暗,天衣无缝,量奇城老贼们再精明怕也看不透咱们的手段。四老板,你觉得呢?”

    “没错,我也是这个意思。做掉王伦和他党羽的人,必定不能是你我和咱们这些兄弟。但凡做了就会有痕迹,杀王伦只是第一步,救矿城,才是咱们的最终愿望。要留得有用之身,给王伦陪葬,不值。”贾老四说道。

    “这么说的话,只能是到时候在江湖上重金雇佣杀手来做……不过江湖上的事,一旦走漏了风声风言风语传的更快

    ,这也是个隐患,哎!这可难办了……”

    众人一阵默然,显然都没有更好的主意。

    “这件事,我来做吧。”

    忽然,一个坚定的声音从暗处传来,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

    众人赶紧转头朝矿道看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兽皮,身材中等,体瘦却又无比硬朗,脚步十分轻盈的年轻人慢慢从暗处走了出来。

    陈田和贾分卫大感头疼,两队人马进来这么久居然没有人发现暗处还藏着一人!今天他们谈的但凡传出去都是掉脑袋的事,现在这年轻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站在面前,显然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

    “什……什么人!胆敢偷听我们说话!找死!”

    陈田的一个兄弟大吃一惊,想先下手为强,手里的棍子一提当头就打了过去!

    陈田心道:“坏了,刚才把计划和盘托出,恐怕被这小子全听去了!”

    陈田的这个兄弟身手在众人里面也算是不错的,街头打架斗殴基本没输过,寻常山贼也不是他对手。但是和纪隆君一交手,他发现他和这个野小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但他无比迅猛的几棍被这野小子轻易躲开,他甚至连野小子怎么躲开的动作都看不清!纪隆君大概是不想事情闹大,轻轻闪到青年背后,轻描淡写的一只手捉住他两条胳膊,像是一只铁钳一样稳稳的制住青年。

    “你……你放开我!你这混蛋!哎呀!”青年吃痛道。

    陈田大惊失色,这野小子武功之高简直骇人!

    他毫无压力单手就制服了自己最能打的兄弟,若是想要和他们开打,虽然他们一方人非常多,但只要这野小子逃出矿场把消息透露出去,那一切都凉了。

    只是看他神情,并没有要继续打,或者转身要逃的意思。

    是敌是友难以分辨,陈田只好投石问路。

    “这位小兄弟,请问你是何方神圣,如此深夜,追踪到这里偷听我们说话是什么意思?”

    纪隆君松开那青年的胳膊,轻轻一推,青年忍着疼痛踉跄几步回到陈田身后,他眼睛里没有一点愤怒,反而有一丝恐惧。

    “我啊,我是纪隆君,我也……曾是矿城之人,只是不知道这个名字在矿城还有没有人记得。”

    “纪隆君?莫非……是那个兄弟三家都被诛连的纪家的小子?”在场众人略一回想,多少都想起来点。

    毕竟,他们有些人还曾和纪隆君同窗,一起玩耍过。

    纪家的惨案放在整个矿城也算是最惨的。只是纪家的小孩变得寡言少语,行踪又飘忽不定,再也没回过那个砖瓦小屋,慢慢的连邻居们也忘了他三个的存在。

    “原来你就是纪隆君,我还以为你早死了呢。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贾分卫问道。

    “其实我早就在这,你们是后来的,我可不是故意尾随你们到这里来。你们说的话不但我听到了,我两个弟弟也听得一清二楚。”

    纪隆君回头示意,黑暗处又走出两人,正是纪凯和纪也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