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四十二章 做客
    纪隆君傻笑着挠了挠脑袋,看看身后的两个兄弟,又看看殷沐身边的牛牛,心道:“这姑娘又不是就她一个人在家,再说了现在离休息时间还早,去就去吧!正好跟她打听下这边的情况,嘿,就这样!”

    纪隆君打定主意,一脸正气的微微一笑,假装矜持道:“这……这多不好意思啊!真是麻烦你们了。”

    殷沐一歪脑袋,笑了笑道:“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爹爹是这里的前任镇长,你们远道而来,是客人,刚才又害你们跟着我挨了顿骂,我请你们吃顿饭也是应该的,跟我来吧。”

    纪隆君一呆,点头道:“哦哦,原来殷姑娘你真的是大小姐,失敬失敬。那俺们仨就恭敬不如从命,打扰啦!”

    殷沐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的,我又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我和你们一样,咱们认识了就都是朋友啦。”

    她转身对三兄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几人刚提步要走,远处那凶汉三人仿佛又聊到什么开心事,一阵哈哈大笑传了过来。

    纪凯厌恶的呸了一声,低声骂道:“这笑声简直跟鬼叫一样,三头大肥猪,什么玩意儿!哼!”

    殷沐笑了笑没有说话,和牛牛并肩走在前面。

    纪隆君跟在殷沐身后,边走边琢磨。

    “殷姑娘身材俊美,穿着大方,打扮俏丽,她家里条件必然不错。刚她说她爹爹是前任镇长,那她家肯定是个挺大的家族,这样说来我们仨去蹭个晚饭吃倒也不算过分,只是第一次去人家家里手里也没啥礼物,有些失礼。一会儿只得客气着点,嘴巴多说点好听的。”

    纪隆君打定主意,又给两个兄弟使了使眼神。纪凯和纪也不心领神会,纪凯还悄悄给纪隆君眨了眨小眼睛。

    真到了殷沐家纪隆君还真吓了一跳,没想到殷姑娘家里还真是人丁兴旺,偌大的一个大院里住着十多口人。而且殷家极是富足,朱红的大门有一丈来高,宽阔的院子里靠墙种满了各种花草,香气扑鼻。青砖红瓦垒砌的四合院颇为考究,房子前后有四进之多,除了最前面的客厅和餐厅,两侧还有稍低矮些的柴房、工具间等。

    然而殷家家里气氛却是怪怪的,家人见有客人来了也是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搞的纪隆君一头雾水。

    殷沐带纪隆君三人来到偏房,和牛牛一起陪着纪隆君仨在一张低矮的八仙桌旁坐下。佣人大婶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炒了四个菜,两荤两素,都是极简单的家常小炒,又给纪隆君仨各盛了一碗米饭。

    纪凯吸溜着口水,感慨道:“了不得,了不得啊!哥,你看看,你看看!这才叫吃饭!跟着你是没法混了,我自愿留在殷姑娘家里,打打杂干干体力活,反正是让我啥都行!天天能炒这么几个菜下饭我真是睡着了都得笑醒,这才叫日子嘛!”

    纪凯说着兀自傻乐起来,逗的大伙都是哈哈大笑。

    “大凯,你这么能吃我担心你用不了几天就把殷姑娘家给吃穷了,你还

    是跟我走吧,我可不敢把你这个大饭桶留这里。”纪隆君笑道。

    “能吃能怪我嘛?哥你也不看看,我胳膊都快赶上你腿粗了,又比你高这么多,我走一步路的体力消耗要比你多好多好多!再说了平时什么体力活脏活累活不都是我干?吃饭多也是应该的嘛!”

    纪凯边说边摸过筷子,扒了一大口米饭。

    “好好好,你厉害,属你最厉害。”纪隆君摇了摇头,一脸无语。

    殷沐笑道:“好啦你们也都饿坏了,快吃吧,大个子你吃饱了再贫嘴也不迟,嘻嘻。”

    “唔、唔,吃,真好吃……”纪凯此刻嘴里塞得满满的,一双筷子仍旧不停的东夹西夹,拼命往嘴里塞。嘴里塞不下又往自己碗里扒拉,好似多少天没吃过饭一般。

    “大凯,能不能注意点吃相!又不是吃了这顿没下顿,这么没出息!”纪隆君瞪了纪凯一眼,训斥道。

    “哦,哦……”纪凯看纪隆君有些生气,感觉确实有点噎,好歹手里筷子消停了下。他腮帮子快速运动努力处理满嘴的食物,小眼睛又盯上了桌上的米粥。

    牛牛端起茶杯喝了口菊花茶,笑着问道:“纪隆君,有句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们从遥远的北方而来,咱们虽然之前不认识,但是现在一见如故也算是朋友了!我叫你隆君,你叫我牛牛就好。我和我姐长这么大没怎么出过远门,我看咱们几个年纪也差不多,可你们仨胆子真不小,年纪轻轻就敢做猎户,还敢出来闯荡江湖,我牛牛其实是很佩服,也很羡慕的!”

    纪隆君想了想,实在记不起“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什么意思,但总之应该不是指啥坏事,好在牛牛后面的话都是大白话,纪隆君一听就明白,这牛牛是想和他交朋友。

    但是纪隆君不想被人看扁,也要整点上档次的句子。

    “哪里哪里。牛牛兄弟,你说得对,咱们几个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仨做猎户这么久,说起来只曾交过一个好朋友。现在咱们能遇上,还多亏你们招待我们一顿饭,没让我们仨挨饿,我真是非常有感触。”

    纪隆君微笑说道:“不过,牛牛兄弟,猎户嘛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辛苦。你看我们仨,这不是也没缺胳膊少腿吗?只要配合的好,再善于制作陷阱,抓野兽还是挺容易的。再说我们在矿城,日子实在过的没啥意思,还不如出来闯荡下江湖,历练历练。说不定哪天我们仨走了狗屎运,让我们碰上个啥子隐世的高人,传授我们一招半式的,我们也好扶弱除恶干点有意义的大事,总好过一辈子在山里当猎户嘛。”纪隆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啊?敢情你们仨也喜欢习武?那咱们真是同道中人了!”牛牛眼睛发光,忽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隆君,我可跟你说,我殷玉牛从小就崇拜那些绝世高手,尤其是一些会仙法的道长!隆君,一点不瞎吹,我给你说个真事。我小的时候,大概六岁的样子,我跟着大伯去外面办事。当然那会儿我主要是想出去玩

    ,赖着我大伯带我出去的。我们半路遇上一条河,因为连着下了好多天的大雨,那条河的水太多都溢出了河道,把旁边农田淹了,河上的小桥也冲垮了!好多老百姓都等在河边,可是河上桥没了,就一条摆渡船来回渡人,实在太慢!”

    殷玉牛的眼睛说着逐渐亮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他六岁时跟着大伯经历的最神奇的那一天。

    “我和大伯也没办法,只得在河边排队,等着摆渡船渡我们去对岸。正这时,一个非常干瘦的黄袍中年人骑着一头老黄牛也到了河边。那人看似不怎么爱说话,脸上表情很僵硬。他看摆渡船拼命的来回载人,可短时间怎么也运不完等待过河的人,而且上游的水越来越大,大概是上游还在下大雨,在河边很是危险,因为水早就漫过河道了。”

    殷玉牛越说越亢奋,手舞足蹈的大谈特谈当日发生的一切。

    那中年人皱了皱眉眉头,从牛背下来后挤到人群面前,等摆渡船再次艰难靠岸时他阻止了众人上船。

    “不要在河边,水越来越大,很危险。”他说道。

    然而等待上船的百姓们谁也不愿意理他,河道发了水灾,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现在很危险,一旦大水冲垮了河堤凶猛的水流瞬间就能把这些人卷走。

    但是众人大都有要事去对河面,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希望能够抢在河堤出问题前摆渡去对岸。

    船老大一边指挥两个水手艰难的在湍急的水流中稳定船身,一边擦着满头的大汗高喊:“老乡们,快回去吧!不要再等啦!不是我不愿意渡你们过河,实在是水越来越大,你们挤在这么小的码头上很危险啊!老乡们,快回去吧,别再等啦!”

    “不行啊船老大,我跑这么远来煎了药,家里老娘还等着我带着药回去救命呢!我等不得,我得过河回家啊!”

    “是啊船老大,这才出门三天,谁知道河水泛滥,我家里庄稼都淹了我得赶紧回去救灾,不然庄稼都被水冲走了明年我一家老小都要饿肚子,要饿死人的!”

    “船老大,再辛苦辛苦你,载我们过河吧!”

    围在河边的众人谁也不愿离开,都跟着高声喊叫,请求船老大继续摆渡载人。

    船老大摇了摇头,看看上游越来越大的水流,又看看码头上那几十号焦急的老乡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家听我说。”骑牛的中年人挥了挥手,他声音不大,可是一张口,偏偏每个人都能清楚的听到他说话。

    “靠船老大载人,再有一个时辰也载不完。现在水越来越大,一会儿肯定要出事。你们都靠后,这里交给我,我给大家搭一座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人大概是疯了。莫说现在是洪水泛滥的时候,就是在平时这么宽的河上架一座桥,也得动用上百人,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建造好。

    “喂,这位先生,你没发烧吧?大伙都是有急事赶着过河的,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有人高声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