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四十六章 要人命的匕首
    徐二狗砸了半天一下也没打中纪凯,心里越打越没底气。正这时先前被纪凯击倒的喽啰终于缓过了力气,扶着墙骂骂咧咧的又站了起来。

    徐二狗收手往后一撤,喊道:“把火把插到墙上,小崽子有点扎手,咱们哥仨一起上!”

    两个喽啰捡起地上的棍子和砖头,一左一右围住纪凯,徐二狗大骂一句:“狗日的,今天老子给你放放血!”

    他大喊一声,猛的冲了上来!

    “哼!搞笑!”

    纪凯一声冷哼,身子犹如泥鳅一般在三人拳脚棍棒中穿梭,找到机会就打一拳踢一脚,没机会下手就东躲西闪。他手上脚上力气奇大,一拳就打的喽啰喷血飞牙,不一会儿就把两个喽啰打倒在地。

    徐二狗拿着木棍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大喊大叫着给自己壮胆,眼睛瞪得老大,手里棍子一次又一次恶狠狠的砸向纪凯。

    纪凯躲了几番,找到机会右手紧紧的握拳,由外而内拳头一转,狠狠的打在徐二狗胸口上!

    徐二狗“呃”一声,眼前一黑倒飞出去近一丈远,轰然仰面摔倒。纪凯慢慢走上前,他担心徐二狗装死,先用大脚狠狠的踩住了徐二狗的右臂,低头一看,徐二狗被这一拳打的一口气没上来,竟然晕死过去。

    “就这点本事?真是不经揍。”纪凯边想边弯下腰去,甩开两个蒲扇一般的大手左右开弓,“噼啪噼啪”一阵耳光,只打的徐二狗脑袋肿的有以前两个大。

    另两个喽啰吓得早就蜷缩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

    纪凯心里窃喜,想道:“今天我纪大凯真是大大的出了风头,这三个笨蛋也太不经揍,我纪大凯武功之强果然是深不可测!这下看谁还敢笑话我吹牛皮,哈哈,哈哈!”

    纪凯转头又一想:“我要不要给这两个笨蛋说几句‘斩钉截铁’的场面话?一般大侠做了好事不都得说几句压轴的话嘛?”

    纪凯正喜滋滋想着好事,徐二狗却逐渐清醒过来。他脑袋肿的跟个大西瓜一样,眼睛眯着睁都睁不开。徐二狗右臂被纪凯死死踩着,左手却悄悄摸向了后腰……

    “嗯嗯,你俩……那个……”纪凯刻意捏着嗓子说了一句,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话,只得转而骂道:“赶紧滚蛋!”

    大话刚说完,徐二狗突然鼓足力气,左手握着一把小小匕首猛的捅向了纪凯的小腹!

    纪凯正得意洋洋,他觉得徐二狗已经被揍的七荤八素,没料到这么快他就清醒过来!然而这一刀刺的太快了!纪凯来不及躲,只得伸手去抓!

    可那是匕首啊!明晃晃,无比锋利的匕首!

    能要人命的匕首。

    纪凯后脖子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双眼紧盯着刺来的匕首,脑袋里忽然想起了纪隆君那把短剑。那把陪伴了他们无数个日月,宰割了无数头猛兽的短剑!

    “啊!”纪凯一声惊呼,伸出去的手触电般的缩了一下!匕首毫无阻拦的长驱直入,狠狠扎进纪凯肥大的兽皮袍子里!

    徐二狗大喜,张开脸盆大嘴想要笑,却只咳

    出了几口淤血。

    “大凯!”纪隆君几个都惊呆了,没想到纪凯前半场打的那么神勇,最后关头却阴沟里翻了船!

    纪凯听到了墙后草丛里的骚动,赶忙伸出一只手冲草丛轻轻摆了摆。纪隆君几个已经站起身子,看纪凯如此表示不知道他是何意,只得强忍着暂时按兵不动。

    原来,纪凯另一只手正稳稳的抓着徐二狗的手脖子!

    在那无比紧张的一瞬间,纪凯虽然想起纪隆君那把锋利的短剑而下意识的缩了缩手,但这一刀刺的太狠,如果被扎个结实纪凯的肚皮连着里面的肠胃内脏都得破个大洞,今晚就别想站着回去了。纪凯缩了一下的手赶忙又冲匕首抓了过去,就这么一瞬功夫,他没能抓住匕首,却抓住了徐二狗伸来的手腕。

    那把雪亮的匕首刚好刺穿了他的皮衣,刀尖正顶在他圆鼓鼓的肚皮上!

    “你……你大爷的这是想要我命啊?”纪凯粗着嗓子怒道。

    他是真的火了,没想到这人如此凶狠,这一刀竟然对他下了死手。

    如果纪凯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刀捅进他肚子现在恐怕小命不保。如果他不是缩了一下手,而是直接抓住了刀刃,以徐二狗拼了命这一刀的力度,纪凯的手掌多半也要废掉!

    万幸,纪凯紧要关头无比灵敏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纪凯愤怒异常,反手打飞了匕首,双手继续左右开弓用比刚才更加劲爆的幅度“噼啪噼啪”一阵猛扇徐二狗的猪头,徐二狗刚刚清醒过来很快又被脑袋上传来的猛烈撞击打晕过去。

    “要死人啦,鬼啊!”

    两个喽啰哪惨叫一声,躺地上的徐二狗也不管了,连滚带爬的赶紧跑。他们大概从没见过这么打人的,纪凯这么一阵猛扇耳刮子,徐二狗被打的恐怕只剩半条命。

    眼看两个喽啰一跑纪凯也清醒了些,不敢多待,一转身朝着身后小巷子跑去,藏在草丛里的几人也赶紧撤身离开。

    “哇赛赛,哇赛赛!大凯,你可真厉害!一个打三个,简直太神勇了!”回到家关好了门窗,殷玉牛兴奋的捂着嘴小声喊道。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我看他一刀刺向你,你没来得及躲,可把我们吓坏了!”纪隆君擦了擦满头的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纪凯则得意洋洋连连摆手:“还行吧还行吧,小意思小意思!那个肥猪头怎么可能伤到我,那一刀……哎呦!”

    纪凯刚要吹几句牛皮,忽然肚皮一阵疼,赶紧撩开衣服一看,原来肚皮被那一刀挑破了皮,这会儿正一道殷红的血丝渗了出来。

    “我的衣服啊!我的衣服啊!破了个洞!”纪凯手里抓着虎皮袄,对那一刀刺破的洞口无比痛心,连着惨呼了起来。

    殷玉牛差点被纪凯惊倒,有些失神的问道:“大……纪凯,我是说你的肚子啊!你肚皮被刺破了,你居然眼里只关心衣服?”

    “这还用说?我就带了这么一件虎皮袄,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奶奶的大意了!都怪我不小心,被那个肥猪头划破了,我、我痛心啊!”

    殷玉牛翻了翻白眼,彻底无语。

    殷沐先是捂着嘴一阵娇笑,小脸都激动的有些粉红,她眼睛里全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纪隆君三个,颤声道:

    “隆君,原来你们没有吹牛,真的大凯自己就打倒了徐二狗他们三个人!真厉害,明天我让阿姨给你们多做几个菜,犒劳犒劳你们,你们真是太厉害了!”

    纪凯赶紧接话道:“这都不算什么,千万不要对我太过吹捧,我只是做了一点微不住道的小事情而已。”

    看着纪凯一脸臭屁的表情,纪隆君也无语的摇了摇头。

    五人在殷玉牛的房间闹哄一阵,已是丑时。

    殷沐揉了揉微微发红的眼睛,说道:“隆君,家里房间虽多,但全都住着人,这个时间太晚了再拾掇有些来不及。牛牛这屋倒是宽敞,可是你们四个睡也实在紧促了些。后院还有间挺大的偏房,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将就一晚,明天我再让阿姨给你们打扫出来一个大间。你们三个先委屈一下啦,被褥枕头都是足够的。”

    纪隆君笑道:“我们出来闯荡江湖,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不错了,哪里还想什么大房间。沐沐,你看咱们在一块热热闹闹的多开心,咱们还年轻,日子还长着呢,可不能整天愁眉苦脸的。”

    殷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以后你一定要乐观向上,就算镇子里人都害怕得罪徐二狗一伙不敢和你家来往,至少你们一家人还生活在一起啊!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看开些,过好自己家的日子,有些事无力改变就随他去吧!”

    “你说的对,是我太看不开,谢谢你,隆君。”殷沐脸上终于绽放了舒心的笑容,紧接着她心里一酸,眼睛里又涌出一丝泪花。

    “隆君,真羡慕你们三个,原来人生也可以活的这么潇洒、自由。你放心,我一定记着你的话,我会乐观向上的!”

    殷沐泪花里闪着一丝笑意,烛光下的她像是一朵出水清莲,很美……

    纪隆君兄弟对睡偏房(柴房)并不以为意。

    夜半十分,月明星稀,院子里鸦雀无声,只有不知名的小虫嘘嘘索索鸣叫个不停,时高时低的在院子里飘荡着。

    殷玉牛心里惦记着事,熄灯后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他挣扎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无法安睡,又披上外衣悄悄溜了出来。

    殷玉牛轻手轻脚摸到了后院偏房,轻轻敲了敲门,捂着嘴小声问道:“喂,隆君,大凯,你们睡了吗?”

    纪隆君三个自然没有入睡,正各自盘腿坐着,努力修习“太上洗髓经”。他们平时耳听八方,老远就能听见有人来的脚步声,但是现下神识正努力的观想虚空,一时没有出来。

    “……奇怪,难道睡的这么死?”

    殷玉牛有些纳闷,想回吧,有些不甘心,可是喊了几嗓子里面无人应答,大概是白天太累纪隆君兄弟睡得太死?

    “当当当。”

    殷玉牛只得又敲了几下,在门缝小声喊道:“喂,喂,有人吗?你们睡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