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六十二章 二楼与三楼
    纪隆君四下打量一番,又抬头往上看去。

    大概是为了让石楼显得更神秘,又或者是为了隐藏石楼上面几层的秘密,整栋石楼都隐在阴暗中。不走近看几乎难以分辨这栋巨大的建筑。

    “还好,楼层之间的高度不是很夸张,只好这样了!”

    纪隆君点点头,再次往大厅方向看了一眼。众多黑衣武士正在扭着刚才参与打架的几人离开卖场,强行带他们往出口走去。

    “好,就是此刻!”

    纪隆君双手成爪,一咬牙,手爪发力攀在石壁上。

    石壁不甚光滑,凿刻的凹凸不平,正好可让纪隆君有着力点。纪隆君像是一条黏在石墙上的壁虎,又像是一只敏捷的猴子,整个身子在黑暗中中左扭右扭,几个呼吸间爬到二楼。

    纪隆君轻轻翻身落下,身子隐到二楼露台的阴影里。他松了口气,眼睛左右打量二楼的布局。正这时,背后不到一寸的距离上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隆隆隆……”

    纪隆君背后的石门突然被打开了!

    纪隆君大惊失色却一动不敢动,他像石雕一样蹲在地上。好在石门打开后恰好开向他藏身的一侧,等于石门正好把他身子挡住。

    石门被推到刚刚碰上纪隆君后脑勺,停下了。

    “下面在吵闹什么?你,去看看。”

    “是,庄主。”

    “记着,和气生财。咱们做生意不要总是那么霸道,吓跑了客人可不好。”

    “好的庄主,我去处理下。”

    随即,一个身高体壮的武士从石门后闪身出来,大步朝石厅走去。随着这人离开,石门又被里面人缓缓关上。在关上的一瞬间一个声音传来:

    “呵呵,庄主大人,这点小事还用劳烦您老亲自过问嘛,哈哈。”

    “哪里,哪里。裘城主你也知道,宰司大人对奇城百宝庄园向来重视,我作为庄主,定然要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马虎,再小的事我也得处理好啊!”

    纪隆君一惊,心道:“原来裘老贼就在此间石屋里,这可真是巧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可惜我不能贸然出手。”

    纪隆君把耳朵伏在厚重的石门上探听着里面的谈话声,听了会儿没什么特别的他又身子微微弓起,从半人高的露台往下看去。

    刚才下楼的武士大概是此地武士的统领,他快步下楼拦下正在扭送骚乱人员的武士们,低声了解情况。

    那几个被扣住的人好像遇到救星,赶忙七嘴八舌的替自己开脱。

    这事本不怪他们,在这里谁也不敢带头闹事,谁也不敢先动手打人。可是稀里糊涂的他们就被人给打了,还被人推到人群里,莫名其妙的就撕斗起来。

    武士统领简单的询问几句,摆摆手说道:“百宝庄园严禁私斗。今天的事有些蹊跷,各位既然没有主动闹事,本次就网开一面不予追求,但是下不为例。今天的拍卖会各位先请回吧,令牌不会被收回,这点还请放心。”

    “好……好的,多谢大统领,多谢!”

    “如此便好,只要不被处罚

    ,今天的拍卖参不参加倒也无所谓。”

    “什么?我等了一个多时辰就等着竞拍后面的宝贝呢,奶奶的,都怪那两个二货,为了一瓶玄蛇丹打起来了!”

    “你奶奶的,简直胡说八道,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和他打起来的!我帽子还丢了!”说这话的正是最初被纪隆君利用的斗笠汉子,他没了斗笠,只剩一个光亮的秃脑门露在外面。

    “行啦,知足吧,拍卖场里惹了事没被关押起来已经是万幸,快走吧。”

    “也对,万幸,万幸,走吧!”

    这些人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的一众武士和那统领,不敢再多说什么,赶忙离开石厅。

    纪隆君在二楼看的真切,心道:“这五六个人一走,岂不是说那些武士很快就要各回各位?还有那个统领,这可麻烦了。”

    纪隆君打量了一番周遭的环境布局,发现这里几乎没有可藏身的地方。刚才是石门打开,恰好挡住藏在门口的他。

    这次若那武士统领重上二楼,他蹲在门口往哪里躲?

    “坏了,坏了,现在武士们都在石厅,那人正在往石楼过来,这可怎么办!”

    纪隆君悄悄从露台往下方看了看,靠着石墙有两个武士回到这里,守在下面。

    “完蛋了,现在想回一楼石厅都回不去!”

    纪隆君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很是着急。

    “这挨千刀的裘采蜂,都怪他,不然我也不会冒这危险!”

    “怎么办?拼一把?可是刚才看那些武士收拾那几个打架的人,简直跟老鹰抓小鸡一样,一个个武功都强的很,我打一个都不敢说能打得过,现在下面石厅里到处都是他们的人,去拼简直就是找死!”

    纪隆君真的慌了,甚至连石室里裘采蜂和那个“庄主”在聊些什么都没心思听。

    石楼一层,那武士统领已经回来,正在和守在一楼的武士交代着什么。只要他走上台阶来到二楼,一眼就能看到半蹲在走廊里的纪隆君。

    “完了,完了,我纪隆君这次真载了……”

    纪隆君抓耳挠腮,四处打量,寻找逃脱的可能。

    “哎?守在这里被抓,跳到一楼石厅也是被抓,不如……”

    纪隆君抬头看了看,三楼和二楼的布局很像,而且有一点特别重要,那就是楼层比起二楼更加低矮。

    “拼一把,去三楼!”

    纪隆君此刻也顾不上琢磨三楼是干什么用的,或者三楼驻守的武士多不多,双手悄悄扒住三楼露台的下沿,猴腰发力,下半身朝上翻去。

    这时,石门再次打开,一个少年走了出来,正是先前在二楼打量纪隆君那少年。

    “嗯?没人?刚才明明听到门口有动静的。”

    他四下打量一番,恰好武士统领已经回到门口,躬身道:“公子,事情处理好了,咱们回屋?”

    “嗯,好。”

    少年点点头,看了统领一眼转身返回石屋。

    而此刻的纪隆君正头下脚上,身子悬挂在三楼的露台外面。好在这石楼本来就隐在暗处,越往上光线就越暗,他这么倒挂在石楼三楼,又

    是一身黑衣,不仔细看还真不出来。

    “好悬,好悬。只是不知道三楼有没有武士驻守,我现在挂在露台外,脑袋垂在下面,根本没办法打探三楼情况。只要翻身进去,有人的话那还不撞个脸对脸?”

    可纪隆君已经没有时间思索。

    因为他太过紧张,手上出了好多汗。他现在双手死死的扒着露在外面的石沿,汗水使得双手越来越滑,说不定下一刻哪根手指的摩擦力不够,石沿抓不牢,他整个身子就得直直跌下去。

    “这都什么事儿啊这一天天的,哎!”纪隆君真的很想哭,“自打来了奇城,这两天一天比一天倒霉,就没消停过!”

    “可恶,要抓不住了!手太滑了!”

    纪隆君心脏一抖,咬牙腰部继续发力,小腿完全探进三楼楼台里,跟着上半身也翻了进去!

    “管他有没有人,总比摔下去强!”

    纪隆君拼了,在双手即将打滑的瞬间翻进三楼露台。

    静,三楼静的可怕。

    纪隆君伏在露台的阴影里一动不敢动。他侧耳倾听,确定连呼吸声都没有听到时,这才微微抬头往四周打量起来。

    空无一人。

    “奇怪了,一楼石厅这么多人参加拍卖会,二楼也有人驻守,为何三楼一个人都没有?”

    纪隆君缓缓起身,伏在最近的一个石门上仔细听起来。

    毫无动静。

    纪隆君又换了几间石室,每一间都是毫无动静,而且门缝里也没有光亮透出,显然里面没有人。纪隆君摸了摸石门上硕大的铁锁,放弃了进入石室一探究竟的念想。

    “现在怎么办,走,还是留?”

    纪隆君来到露台前往下方看去。

    从这里看,整个石洞更显广阔。下方的拍卖场虽坐了上百号人,但仍有许多座位空着。如果都坐满的话这里人会更多。

    中央石台上,那个妖媚的女人继续在进行宝贝的拍卖。石台后方,靠近石楼的地方有几个石门,几个少女进进出出,有的托着展品出来,有的领着成功竞拍的人进去,门口守着很多的武士。

    “看来想走是难了。大凯啊,你和也不要饿肚子了,仅剩的八百文钱全都在我这里,我出不去你俩吃什么……这里可不像在大山里,野兔野鸡随便抓……”

    纪隆君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正这时,头顶隐隐出来一阵铁链摩擦石板的声音!

    “四……四楼有人?”

    纪隆君瞪大了眼睛,刚刚放松的心情再次紧张起来!

    纪隆君身子紧靠在石墙上,耳朵贴着墙壁仔细听了一阵。

    这铁链声时有时无,小到几不可闻。若不是纪隆君这两年在山林里日夜苦练潜伏,靠着敏锐的洞察力才能追踪抓捕野兽,加之前一晚‘太上洗髓经’第一卷入门,耳目比之往日更为聪灵,这声音几乎就听不到。

    “奇怪,三楼没人,怎么偏偏四楼就有人?而且还是铁链磨在地板上的声音?”

    “哗啦啦、哗啦啦……”纪隆君仔细听着,那声音极富节奏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