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六十三章 四楼的铁链声
    “听这节奏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一个人身上拖着沉重的铁链。他走一步,铁链就磨一阵石板,他不走,就没有这声音。那岂不是说,四楼某个石室里关着一个带着脚镣的人?”

    纪隆君隐隐又松了口气,再次缓步来到露台向下看去。

    大厅里拍卖仍在进行,现在竞拍的是一件墨绿色的铠甲。据那体态妖娆、声音动听的女人介绍,该铠甲材质特殊,薄如蝉翼、轻如鹅羽,但又可防御刀枪箭矢之伤害,可谓是难得一见的稀世之宝。

    起拍价,一千两。

    随着主持美女的话音落下,刚才那俊美少女再次走上石台,双手微举起那件墨绿色的铠甲围着石台莲步轻迈走了一圈,对全场进行展示。

    她脸上那充满少女气息的微笑让纪隆君为之一滞。

    “唐……唐小颖?我的天,真的是她?!”

    纪隆君忽然想起,这少女正是前日认识的女孩,唐小颖。

    “她怎么会在这里?以她的年龄、身份,大概还不用出来工作赚钱吧?”纪隆君挠挠头,有点难以理解。

    “而且还是这么没有技术含量、抛头露脸的工作……”

    唐小颖却没有一丝看轻这份“没有技术含量”工作的意思,她俊俏的小脸上画着淡妆,身穿素青色旗袍,双手拿着那件铠甲沿着小小的石台走了一圈。

    她脸上始终挂着十分友好的笑容,令人观之赏心悦目、倍感亲切。

    谁不喜欢小美女呢?

    “不敢想,不敢想啊!奇城千奇百怪的事还真多,如果我记得没错,唐小颖她爹应该是一名武将头领,她大伯好像更厉害些。这么年纪轻轻的大家闺秀居然来这种阴暗的地方做事,不可思议……”

    “不对,不对……这地方,恐怕寻常家庭的女孩也没可能来吧?毕竟,在这里接触的全是无比贵重的宝物,身边的人要么是深不可测的庄园幕后势力,要么是出手千金的阔主,寻常人家的孩子怎么能有机会来这种地方工作?”

    纪隆君还在关注唐小颖时,头顶再次传来细微的铁链声:“哗啦啦,哗啦啦……”

    这声音就像蚊子在耳边的振翅一般,你越是不想听它就越要往你耳朵里钻,若是你想看看声音的源头在哪里,偏偏找不到。

    “石楼只有这个声音,没有脚步声,也没有人说话的声音。看来要么是没有武士驻守,要么这武士武功极高,非但一动不动,而且内力无比雄厚,雄厚到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纪隆君琢磨道,他现在对自己听声辩位的本事十分自信。

    “错不了,当初啦啦闭关修炼时真的一点呼吸声都听不到,但她那可爱的小胸脯分明在动……”

    纪隆君兀然有一丝尴尬,脸都隐隐红了起来。

    “哎,怎么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在走也走不了,算了,再冒个险,说不定四楼有什么惊喜呢。”纪隆君呵呵一笑,他想到了来之前和小蛤蟆说过的话。

    “本想来捡个漏,哈,漏没捡到还把自己赔进去了。现在真是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纪隆君踮着脚,一步一步的朝三楼与四楼之间的石梯走去。

    四楼既然关着犯人,说不定就有守卫的武士,再像刚才那般从石台爬上去已经不妥。纪隆君小心的来到石梯前,脑袋贴在墙沿只露一只眼睛,悄悄从石梯转折处往上看去。

    两个黑衣黑甲的武士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四楼的入口处……

    纪隆君后背猛的又出了一层白毛汗,谁能料到空无一人的三楼之上,在石梯口居然守着两个武士?而且这两人像是石雕一般,非但一动不动,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好险!幸亏我没有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不然现在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纪隆君背靠在石梯的转折处重新调整了一番呼吸,让快速跳动的心脏平稳下来。他小心的贴着墙再次往石梯里面打量起来。

    四楼的布局和二楼、三楼略有不同。

    二楼和三楼都是一道圆弧型的建筑,十几间石室凸出在石洞的岩壁上,并且一层比一层的层高更矮,占地空间也是越往上越小。而四楼却是几乎和石壁融为一体,仅有的几间石室已经完全凿进石壁里去。

    “那间石室好像没有门……看方位,铁链声应该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纪隆君上下左右观察了个清清楚楚,心道:“四楼肯定有猫腻,这里就门口两个武士把守,里面却空无一人,说明……说明什么呢?”

    纪隆君再次缩回到石梯之后,暗道:“说明派他们驻守在这的人一定非常自信,那间石室完全关得住里面的人。再者,他大概不想让守卫的武士离那人太近,或者是……担心他们有所交流?”

    纪隆君暗自点了点头:“没错,肯定就是这样,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可是,猫腻归猫腻,跟我有啥关系呢?我现在是插翅难飞,还是先想想自己怎么出去吧!哎,这都什么事儿,我他娘的真是苦命!”

    纪隆君一脸的悲怆,不敢在这里久留,万一不小心发出点什么声音惊动石梯后面那两人就麻烦了。纪隆君再次小心的回到三楼深处,靠着石壁缓缓坐倒。

    “怎么出去呢……怎么出去呢……我没带干粮也没带水,身上虽然有八百文钱也没用啊,铜钱又不能当饭吃……”

    纪隆君的脸上写满痛苦。

    “哗啦啦,哗啦啦。”

    背后的石墙里再次隐隐传来那铁链声。

    “这狗日的挨千刀的,都倒霉到被人关在这种鬼地方了怎么就不能老实点,来回走个啥啊,弄得我都没法安心思考。”

    纪隆君无比烦躁,然而越是不想听,那人偏偏就越要走来走去走个不停,铁链声真的就像一只讨厌的蚊子,虽几不可闻却又使劲儿往纪隆君耳朵里钻。

    “罢了,我也别说别人。说不定今天被抓我也得被关在某个阴暗的小屋里,手脚都被扣上铁链,每动一下铁链就哗啦啦作响,每走一步铁链就在地板上这么拖着……”

    这么一想,纪隆君对四楼那人反而多了一丝怜悯。大概这就叫同病相怜?

    “大家

    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如上四楼看看到底什么人,寻常犯人肯定不会被关在这种隐蔽的地方。”

    纪隆君点了点头,打定主意。

    “不过我不能走石梯,还得像刚才那般从露台翻上去!好在四楼的露台更矮些,翻起来也更容易!”

    纪隆君在大腿的裤襟上擦了擦双手的汗渍,身子微微一跃,两只大手就像两条铁钳稳稳的抓住四楼露台的下沿。跟着,纪隆君如法炮制腰部发力,小腿先行翻上去勾住四楼露台,带着整个身子慢慢翻了进去。

    “呼……四楼,果然除了石梯口那两人,这边走廊没有其他武士。”

    纪隆君再次打量一番,这里光线远比三楼还要昏暗许多,纪隆君伏在露台之下,暗上加暗,几乎就要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确定没有惊动石梯的武士,纪隆君慢慢弓起腰朝着那间没有门的石室走去。石室不大,里面却和纪隆君想象的完全不同。

    这里,竟连着一个非常幽深的石道!

    石道蜿蜒着深入石壁,也就是说,外面的石室只是一个门厅的作用,石道连着里面关押着重犯的石室,那里才是核心要地。纪隆君侧耳倾听一番,除了那阵轻微的铁链声隐隐传来没有其他声音。

    纪隆君豁出胆量,沿着低矮狭窄的石道一步步走了进去。

    一盏茶功夫后,这条来回对折、七拐八拐的石道终于走到尽头。

    那里,一个火盆兀自烧着,火光十分昏暗。

    纪隆君粗略估算了一下,这条石道恐怕有十几丈的长度,但是尽头的石室距离外面小石厅直线距离却并没有多远。

    “好奇怪的设置,这么来回拐来拐去的,图什么呢?为了让人多走几步?”

    纪隆君无声的笑了笑,不知是嘲讽这石道的设计者还是自嘲。他抖擞了下精神,借着昏暗的烛光朝石室里面看去。

    一间长宽都不足两丈的石室里,小臂粗细的铁栅门紧闭,里面一个一身白衣的汉子正在来回踱着步子。他的面容无法看清,只隐约看到他披头散发、身材十分消瘦。

    那人双手双脚上果然扣着粗重的铁镣,随着他来回踱步,脚镣的铁链在石板上发出“哗啦啦、哗啦啦”的摩擦声,异常刺耳。

    “看来此地的犯人就是他了。”

    纪隆君不敢靠的太近,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是同情这人?被孤零零关在这么昏暗的地方,甚至连个能说话的狱友都没有?不对,谁知道这人是不是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罪过,盲目同情不可取。

    是庆幸自己还没有被抓,不然下场多半和他差不多?好像又有点早,毕竟纪隆君现在还不知该怎么离开这里,结局同样是被关在铁牢的概率非常之大。

    “离那么远做什么,来,再近点,再近点嘛。”

    忽然,关在牢笼中那人竟然说话了!纪隆君像是被电流击中,不由得吓的毫毛倒竖、凤眼圆睁。

    “怕什么,来都来了,怎么还不敢露面?哼,又派了个没用的狗腿子,姓冷的狗贼难道就不敢自己来找我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