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六十六章 诡异的化功之法
    老者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纪隆君,他俩紧挨着,鼻头与鼻头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尺,这让纪隆君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额……没有您老人家硬朗,呵呵。”纪纪隆君讪笑道,“您看您全身被铁链绑着,这么沉重还一点事没有,肯定是您老人家身子硬朗啊!”

    “什么铁链,铁链能困住我?这里的金属都是特制的,内中属性早就被姓冷的处理过,看似铁实际却不是铁,甚至不是金属。”

    老者似乎不想多说这个,笑着转移话题道:

    “哈,小兄弟,你倒是挺会逗老人家说笑。我老骨头一把,刚才既然你听到了我也不瞒你。我身体已经不行了,恐怕也没几年可活,你说我身子硬朗那可真是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哈哈,哈哈!”

    纪隆君甚是尴尬,只得讪讪的挠挠头,傻笑几声来掩饰一番。

    “小兄弟,你身子感觉怎么样?刚才我情急之下只得强行把内力注入你体内,用血炼之术把你筋骨打散、融软,这才能拉你越过那些铁栏的缝隙……只是这么一来,你的筋骨必受重创,弄不好,下半……”

    老者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口。

    毕竟侧躺在身后的少年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在一个时辰之前他还活蹦乱跳的,但现在,估计全身骨骼经脉已经被他内力冲撞挤压的畸形,只剩半条命在了。

    老者默默叹息一声,既是对纪隆君,也是对自己。

    “前……前辈,你是在担心我吗?我没事,我还年轻,恢复的快。”

    老者呵呵笑了一声,伸手轻轻摸了摸纪隆君脑袋,笑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额,我叫纪隆君。”

    “哦,纪隆君,纪隆君……”

    老者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略有些干枯的手缓缓放下,食指中指并起,缓缓搭在纪隆君左手的手腕上。

    “咦?”老者略有些浑浊、落寞的眼神,渐渐的又明亮起来。

    “小兄弟,不要动,调整下呼吸,清空你的脑袋,什么都不要想,不要动!”

    “哦……”

    老者神情严肃起来,他闭上了眼睛,只剩两根手指有节奏的在纪隆君手腕上轻轻跳动着。

    他清晰的感到,刚才他强行灌入纪隆君四肢百骸的庞大内力,虽仍在少年体内到处冲撞,但那股力量分明弱小了几分。而且,这股力量不像开始那般只在他筋骨上乱窜,隐隐似乎被一丝丝的分流到少年那仍显脆弱的心脉去了。

    随着老者手指轻动,纪隆君体内残留的大量内力像是终于找到了河道的洪水,被老者牵引着由四肢回转手臂,然后化作丝丝白烟从纪隆君小臂上渗出。

    一炷香功夫后,老者又缓缓睁开眼睛。

    “纪隆君,你……你是不是修炼了某种化功之法?”老者一脸严肃问道。

    “化功之法?什么叫化功之法?”纪隆君奇道。

    他心里猛地一颤,莫非被老者发现了太上洗髓经的存在?

    “诡异,十分的诡异……”老者收回了右手,但一双眼睛仍旧

    死死盯着纪隆君。可惜这里是石牢最角落位置,光线暗到了极致,纪隆君脸上表情变换老者并未看出。

    “你的经脉……看似寻常,实则和常人……略有些不同。但是,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同。纪隆君,你跟什么术士学过道家术法吗?”

    “没有,我是个孤儿,这几年一直和两个弟弟在深山老林里过活,哪有那个福气认识什么术士,学习道法啊!”纪隆君淡淡说道。

    这句话倒不是胡说,他只知鲁啦啦教他的是什么观想法门,可以改善体质,算不上道家仙术。老者的话让纪隆君一头雾水,看似寻常,实则不同,又没什么不同……

    那究竟有没有不同?

    “深山老林?隆君小兄弟,你能说说这几年你在深山里都怎么过的吗?”

    “好……老前辈既然你有兴趣听,我就说说好了。”

    纪隆君笑了笑,大体把矿城被奇城武士屠杀,他带两个弟弟逃进大山,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与野兽为伴,以虎狼为食,泡温泉,采灵药的经历叙述一遍。

    老者边听边点头,待得纪隆君说完他脸色终于好转很多,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隆君小友,这样大概也能讲得通了。寻常孩童生长发育,大体是食五谷杂粮,饮河井之水。但你们这几年,在身体发育的关键时期吃的都是这世间猛兽的血肉,喝的是山泉钟乳,住在山洞里,呼吸着大山的灵气。哈,大概原因就在这里吧,你的骨骼经脉的确比别人要强不少。”

    “哦?真的有这种奇效?”这倒是纪隆君始料未及。

    “呵呵,只能说有些效果吧。这个效果难以衡量,也许对有些人有用,也许有些人身子经受不住,在山里待上几个月就死掉也说不准。”

    纪隆君轻轻笑笑,看来他和两个弟弟属于命比较硬的那种。

    纪隆君一手扶地,一手扶墙,身子颤颤巍巍的尝试站起来。老者并未阻止只是静静看着。

    “哎呀!”纪隆君一声惊呼,还没等完全站直身子,腿一软跌倒下去,正被老者一把扶住。

    “前……前辈,我的腿怎么了?我……我使不上力气!”

    “呵呵,隆君小友,你不是使不上力气,你是全身筋骨都被我内力软化了。不要急,既然刚才我的内力没有把你筋骨震断,那你这条命就算保住了,放心吧,我自会为你疗伤的。”

    纪隆君一惊,急道,“老前辈,您的意思是,刚才我我差点筋骨震断,丢了小命?”

    老者讪讪一笑,有些歉意的说道:“倒也没那么严重,呵呵。我情急之下只好用血炼之术来软化你的筋骨,好把你拉进石牢,不让他们发现你。”

    “但血炼之术需要灌注大量内力,用内力来强行摧荡你的筋脉。我虽知这么做的后果极有可能破坏你全身筋脉,导致你后半生浑身无力,甚至成为瘫痪的废人,但当时我只想尽快把你藏起来,情急之下也没有其他办法可选……”

    “那……那我现在……”纪隆君声音有些发颤,他看了看自己双手双脚,怪不得刚才使尽浑身力气都无法站起。

    “前……前辈,我、我不会是成

    了废人了吧?”纪隆君脸色大变, “我……我还有仇没报,我还有两个弟弟需要照顾,我、我不能成个废人啊!”

    “纪隆君,不要急。你的筋脉很强健,不会成为废人的,顶多……顶多就是恢复的慢些,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老者边说边转过身来,又让纪隆君背对着他。

    然而老者仍旧一脸凝重,他说纪隆君不会有事大半也是安慰纪隆君,毕竟纪隆君全身筋骨受到重创,以后能否变成个正常人都难说,更不要说复原了。

    “小兄弟,我现在给你疗伤,你闭上眼睛,不要强运功体,只需配合我慢慢调整气息即可。”

    “……好的,前辈。”

    纪隆君说着缓缓闭上了眼。

    现在他已经无力做什么,只能完全的信任白袍老者,希望他有办法让自己一身筋骨恢复气力。

    随着老者一双干枯的大手搭在纪隆君肩上,纪隆君感觉有两股热气从老者手上缓缓传导进他的后背。

    不同于上次老者瞬间刚猛的输入大量霸道内力,这次他输入的内力及其舒缓而柔和。这股内力进入纪隆君体内后沿着经脉缓缓流动。纪隆君按照老者所说不敢有一丝的抵抗,只是闭着眼,轻轻地呼吸着。

    这股内力像是一泓清泉,流过的每一寸经脉都如久旱干裂的土地得到了滋润,让纪隆君感觉非常舒服。纪隆君忘却了身在何处,此时何时,只是专心的感受着体内那道柔和的内力随着经脉四处流淌。

    渐渐地,纪隆君无意识的再次进入太上洗髓经的观想境界。

    漆黑一片的世界,纪隆君端坐在虚空之中,他的身后,是一只横跨整个空间的巨大的透明眼睛。而在正对着眼睛的极远方,一轮土黄色的星球渐渐由暗到亮,出现在这虚空中。

    “啊……我的本命星辰,这次来的好快!”

    端坐着的纪隆君,看着天擒星自言自语说道。

    “奇怪,上次费了那么大力气才凝出巨眼的轮廓,又过了好久才观想到天禽星,这次怎么速度快了这么多?莫非一旦我宝经入门,后面修炼就会越来越快?”

    纪隆君的神识在另一个世界观想天禽星,而纪隆君的肉体却在这个世界接受着神秘老者的疗伤。

    “不错,不错,是个可造之材……没想到一番摧枯拉朽之后,他体内经脉还能承受我如此力道的内力,而且修复极快,真是罕见。”老者默默想到,“好吧,那我试着加大内力灌入,小子,希望你能经受得住……”

    老者气力再催,远比刚才更加浑厚的内力沿着他的双手源源不断输入到纪隆君体内。这股内力冲破之前的涓涓细流,以更加强猛的势头涌进纪隆君奇经八脉之中。

    与此同时,端坐虚空的纪隆君只觉得天禽星忽然明亮许多,挂在极远方的体积也大了一圈。

    纪隆君一惊,心道:“这是什么情况,这感觉就像当初啦啦在旁边讲经一样,好像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做到我自己要很努力才能观想到的效果……”

    “嘿,既然如此白给的不要白不要,我可得抓住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