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六十七章 血媒邪炼
    想到这,纪隆君挺了挺胸脯,面对着远方越发明亮的天禽星轻轻闭上眼睛,开始观想。而在他身后,那只巨眼的眼球似乎微微动了一下,完全对准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天禽星。

    “嚯,好强韧的经脉,竟能承受我这么大的内力。怪不得刚才使用血炼之术没有完全摧毁他的筋骨,这小子,身体确实异于常人……”

    老者心里一喜,身上白袍无风自动,他催发出更加强大的内力源源不绝的灌输到纪隆君体内,给他疗伤。

    “大水冲了久旱地,哈,这种感觉好久不曾遇到了。这小子,不一般。哎,可惜他先天五行属土,又不会道家仙术,不然我再传他血炼之术,岂不是……哈,罢了罢了,我太贪心了……”

    老者苦笑一声,专心给纪隆君疗伤。

    如此又是一个时辰,待老者已经额头布满一层细汗时,他才再次睁开眼睛吐气收势。

    “隆君小友,你感觉如何?”

    纪隆君缓缓睁开双眼,轻轻活动了一番颈椎腰肢,又握了握拳道:“前辈,这次好多了!手上有劲了,虽然和来这里之前还不能比,不过比刚才强很多了!”

    “嗯,那就好。这一个时辰你的身体经脉已经到了能承受内力的极限,我再输送也效果有限,不如让你活动活动身子,自己感受一下。”

    “谢谢前辈!我刚才都感觉到了,前辈的内力像是泉水一样一股股的涌来,辛苦您了!”

    纪隆君看着一头雾汗神色颇为憔悴的老者,由衷的感谢道。

    “哈,隆君,你的伤由我造成,我给你疗伤那是应该的。你现在起身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能不能走路?”

    “好!我试试!”

    纪隆君说着,扶着墙颤颤巍巍站起身子。这次他没有再次跌倒,而是稳稳的挺直了身体。

    “呼……”

    纪隆君默默呼出一口浊气,双手离开石墙,然后试着往前迈了一步。

    成功!

    纪隆君心里一喜,双手握紧了拳,换了一只脚提腿又往前迈了一步。

    纪隆君感觉随着他一步步迈出,他正在慢慢的接管对身体的掌控权,先前那种腿软脚软浑身无力的感觉虽然依旧,却已经好转不少。

    “前辈!我可以走路了!我恢复了!”纪隆君喜道,一脸的兴奋。

    老者点点头,对纪隆君摆摆手,笑道:“很好,很好。隆君,快坐下,不要急,我还有一些话要说。”

    纪隆君闻言赶忙小心的扶墙蹲坐在地上,双目有神的看着老者。

    “纪隆君,你很难得,咱爷俩今天在这里相遇,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

    老者轻轻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呵呵一笑,接着说道:“隆君,正像刚才冷若冰那狗贼所说,我寿命将尽,最多三年,也可能一年多,即使我服用了天下间最好的灵药也救不回我的命,你可知为何?”

    “前辈,这是为何?”纪隆君刚才兴奋的心情随着老者的话语又迅速低落起来。

    “因为我是一名‘邪炼师’。纪隆君,你可知何为邪炼师?”

    “邪炼师?前辈,我在百宝庄园门口的石碑上看到上面画了一处建筑,就叫‘邪炼师贵宾室’。而且刚才外面拍卖场拍卖了一把修罗战斧,那个主持人说是经过邪炼师炼造过的。但是到底什么是邪炼师,我不知道……”

    “呵呵,那些都是噱头。真正的邪炼师,怎么可能愿意接受一个小小的庄园邀请常驻在这里呢?那间什么狗屁邪炼师贵宾厅,多半是百宝庄园为了制造声势弄出来的噱头。”

    老者疲累的神态随着他的说笑略微缓和了些。

    他轻轻拍了拍纪隆君肩膀,继续说道:“隆君,这个世界最稀少的职业就是邪炼师。因为要成为一个邪炼师,首先他要成为一个优秀的金属性术士。按照术士的划分,至少要达到‘真人’小成境界才能入门去学习如何做一个邪炼师。”

    “‘真人’?这是什么称呼?”纪隆君奇道。

    “那些说起来就复杂了,日后有机会你可以慢慢了解。金属性五行仙术到了‘真人’小成阶段之后,这人还要有机缘,学到一门‘血炼之术’。待到他血炼之术到了非常精湛的水准后,再融合金属性五行仙术,方才可以修炼‘邪炼师’的本领。”

    “前辈,血炼之术很难炼吗?”

    “很……啊,看个人悟性。这个嘛,也不一定难不难炼。”

    老者闭口不语,实则血炼之术的修炼难度远在道家仙术之上。很多天赋异禀之人可以修炼到“真人”,乃至“尊者”层次,但他们能够学会血炼之术的仍是寥寥无几。

    但此刻老者有了新的想法,他担心打击到纪隆君的信心,故没有实话实说,而是含糊过去。

    “最难的,还是血炼之术的获得。因为这门术法可以说是一种传承非常久远的邪术。这门邪术练成后对拼杀搏斗助力有限,但在其他方面又非常有用。可惜,这门术法太难练了,所以自久远年代前传到现在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学会。”

    “正因为如此,血炼之术经过几乎是‘代代单传’、‘代代创新’的传承,每一个身负血炼之术的邪炼师,他掌握的血炼之术都和最初的这门术法有很大偏差和变化,会加进去很多他本人和历代师长们的感悟和改造。”

    “哈,这就有意思了!”纪隆君来了兴趣,忍不住插嘴道。

    “是的,隆君,所以现在这世上,每一个邪炼师都是独一无二的。话虽如此,但邪炼师的作用却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血媒邪炼’!”

    “‘血媒邪炼’?”

    纪隆君默默的重复了一遍。

    “不错。‘血媒邪炼’,是通过对物件,尤其是金属物件的深度感知,探觉它本身所蕴藏的点滴灵气,以血为媒,把灵气导出,转到其他物件里面,以增加物件相应威力的一门邪术。”

    “前辈,一个物件,比如刚才拍卖的那把修罗战斧,它就是一把斧头,一块铁,哪来的灵气?”

    “哈,隆君,你这么理解可就大错特错了!每个物件,像你说的战斧,在它被打造出来之后都会蕴藏一股先天灵气。这股灵气,就是亲手打造它之人赋予它的。再者,在战斧长久的使用中,他的主人身

    上所散发的灵气经年累月后也会逐渐聚集在战斧之中。另外,战斧的主人拿着战斧和人对战,乃至见血、杀人,敌人身上,尤其是血液中的灵气也会一点点的渗入、积累在战斧里。”

    “如此一来,这把战斧你觉得它还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铁块’吗?或者说,同样是一把崭新的战斧,它的威力能和这种被强者无数次杀人见血的战斧相比吗?”

    纪隆君哑口无言,用沉默给了老者答案。

    这个答案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两类战斧威力可谓天差地别。

    只是纪隆君之前从未想到这一层。

    原来总觉得,一件武器威力强大,多半是因为用料好,或者锻造的更好,再或者是使用者本身武功高强。

    但老者点破这一层奥秘之后,纪隆君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武器的威力为什么在不同的人手中不同,为什么一些武器会成为有名的“凶器”。

    因为,武器也会吸收灵气,并且具备自己独特的灵气。

    但过分的夸大虚无缥缈的“灵气”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

    纪隆君吞了吞口水,试着问道:“前……前辈,你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可是就算是被无数高手使用过的一根木棍,恐怕也只会被一把精钢打造的砍刀劈断吧?我可从没听说什么宝贝木棍能劈断钢刀的。”

    “哈,你小子,”老者慈爱的摸了摸纪隆君脑袋,笑道:“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真正的木制神兵。不过这不怪你,你还年轻,未来的日子……咳,运气好的话,或许有一天你能够见到这种神兵。”

    “……好吧。”

    “隆君,下面我要说的你可要记好了,这是很重要的部分。”

    老者重新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邪炼师,就是具备这种能力,能够把其他物体上经年累月凝聚下的灵力,通过燃烧血液的方式来转移到其他的物体上!”

    “拿你说的修罗战斧为例,若真是有邪炼师对它进行了炼造,就意味着有某个不成器的邪炼师,他把其他物体上残留的灵力强行转移到战斧上,使战斧更具威力!”

    “这个物体,可能是一把匕首,可能是一只戒指,也可能是一串项链。但无论是什么,可以肯定的是必定曾有某个实力深厚的强者曾长时间佩戴过,不然不会残留下丰盈灵力的。”

    “哦,我大体明白了。邪炼师的炼造,相当于对武器进行了二次加工,对吧前辈?”

    “嗯,可以这么理解。”

    纪隆君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他就好理解多了。毕竟他老爹就是个旷工,他们矿城的主业就是挖矿、冶炼、锻造。

    “隆君,这里深入地下,而且守备严密。看似这里是半公开的拍卖会,谁都可以进来,但谁也不会料到我一个老头会被关押在这种地方。我被关在这已经有数月之久,如果我不教给冷若冰完全的魔流血媒之术,看来我真的要死在这里。”

    老者说罢声音有些落寞,灰白的长发零散的披在肩上,老者看起来更加苍老。

    纪隆君想要出口安慰,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