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六十八章 两个选项
    老者继续说道:

    “死我一个不重要。但是就像冷若冰所说,我不能成为魔流府的罪人,我要把这门术法传承给府中的后辈,不能让它断绝在我手中。”

    “魔流府传承上千年,到了这一代只有老夫一人成为邪炼师,好不容易老天送给我一个天赋异禀的冷若冰,没想到这人竟是个心如蛇蝎之徒。若是我教会了他,将来不知会有多少人要遭他毒手。”

    老者说着又深深看向纪隆君,脸上渐渐浮起一层笑意。

    “隆君,正如刚才我所说,咱爷俩有缘。在我最后的时间里,你瞎打误撞来到我身边。虽然你的资质不适合学习血炼之术,而且以你先天五行根基也很难成为一个邪炼师,但是我没得选,我也等不起。”

    纪隆君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前……前辈,你可别这么说啊,你这样说,我……我心里很不踏实。”

    “哈,你小子。”

    老者哈哈一笑,轻轻摇了摇头,爽朗道:“隆君,如今你想拒绝也来不及了。你的筋骨已经被我血炼之术严重损坏,只有学习这门术法才能救你自己。当然,我并不期望你能够学成什么高度,因为……毕竟你一点道术根基也没有。你只需要学会即可,我希望你能保住自己性命,替我去一趟困魔谷,把魔流血炼之术……带到魔流府,由府主大人选拔英才,把术法传给魔流府后辈中可造之材。”

    纪隆君眉头一皱,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他低头沉默着,心想:“怎么会是这样?这老头说来说去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他不就是希望我在死之前,把他这门稀奇的邪术传到他什么魔流府?”

    “小兄弟,你……你能帮我这个忙吗?”老者问道,然而纪隆君越想心里越难过,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我还有两个弟弟,大凯整天傻乎乎的,我要是不在他每天几时吃饭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也不,他还那么小,又不擅长和人交流,若是我……我死了,也不会不会更加自闭?谁来照顾他俩?”

    纪隆君又悄悄使了使力气,每次发力筋骨都传来阵阵酥麻的痛感,让纪隆君更加烦躁。

    “这算什么,我好端端的进来,虽然算我倒霉差点被那个什么狗屁庄主抓住,可现在我出也出不去。就算出去了,按他说的我筋骨受创,若是不学他的邪术,要么一辈子成为废人,要么也没多久可活。他还要我去什么困魔谷,这不是……这不是胁迫我,利用我么?”

    纪隆君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可当他抬头看到老者那憔悴的面容和布满殷切希望的眼神时,决绝的话纪隆君一时又无法说出。

    “隆君,你不愿意吗?”老者默默问道。

    “前辈,我有几句话憋在心里很难受,可是我怕我说出来您老也会不舒服,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纪隆君看着老者眼睛,低声喃喃道。

    老者一愣,有些尴尬道:“隆君,我大体能猜出你心里所想。没事,你只管说吧,老头子我如今这个状况还有什么舒不舒服的。”

    纪隆君内心各种斗争。

    从事实上来说,这老者并没有要故意害他,只是情急之下不得已而用邪术重创了他筋骨,只为把他藏进牢里。但随后他发觉纪隆君是一个可造之材后又燃起托付纪隆君的念想。

    并没有什么错。

    错就错在,这一切都不是纪隆君想要的。

    “前辈,如您所说,若是不学习您的血炼之术,恐怕这一生我筋骨也难以复原。若是我学了,因为我不会什么道术也没法学会,只能聊胜于无,活的稍微好一点。您还要我尽力去什么困魔谷把这套术法传给别人。恕我直言,前辈您不要生气,我觉得……我觉得这对我,很不公平!”

    纪隆君终于还是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前辈,我纪隆君并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我也不怕吃苦遭罪。但是我还有两个弟弟,他们这些年只有依靠我才能活下来,如果我成了废人,失去了照顾他们的能力,我无法想象他俩将来会怎么办。”

    老者点了点头,略有些失神。

    “隆君,这件事对你确实很不公平,是我一厢情愿的强加给你。但是,老头子我真的没得选择。你的两个弟弟不必担心,若是你去了魔流府,我相信府主大人会好好照顾他们,还会给他们很大一笔钱。如果你们愿意,你还可以提出要求让府主大人安排人,教你两个弟弟习武……”

    纪隆君眼睛一红,粗鲁的打断老者:“前辈!这跟钱有什么关系!这跟钱没有一点关系!我能拿自己的命去换钱,用我的命去换我弟弟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被人家怜悯的收养活着吗?”

    “我们三个虽然这几年活的很艰辛,但我们活的很自由,活的有尊严!我们不需要别人的怜悯,我们,靠自己!”

    纪隆君大声说道,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他又想起了矿城里那些对他们仨指指点点的邻居,那些给他们吃食的人那怜悯的眼神。

    纪隆君为何要带两个弟弟离开矿城,宁可到深山里食不果腹也不愿在矿城待一天,就是因为他是一个骨子里无比自尊、自强的人。

    “……”

    老者看向纪隆君的眼睛里少了一丝长者的慈爱,少了一丝托付的期望,相反,此刻他的双眼里多了一丝敬重,多了一丝欣赏。

    “隆君,对不起,是我想错了,我向你道歉。”

    老者诚挚的说道。

    纪隆君哑然,他努力抬起右手挠了挠后脑,有些不好意思。

    “对……对不起,前辈,我刚才说话太冲动了。我没有怪您的意思,我只是……哎!算了,不解释了。我嘴笨,越解释越乱。”

    “呵呵,没关系的。隆君,咱爷俩真是越来越像了。不瞒你说,我这一辈子自从学成武艺后,我从来不求人,也从来不对谁客气,老夫向来是唯我独尊的做派。今天遇上你,为了血炼之术不至失传我才……我才想要哄你替我做这件事。呵呵,我真是老糊涂了,隆君,我看错了你。你和我一样,注定都是要走不平凡一生的人,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的怜悯或者胁迫呢?”

    “咱们来做笔交易吧,公平的交易。”老者认真说道。

    “啊?前辈,你误会了,我……我真的没有怪您的意思,我只是……”

    纪隆君有些慌乱,却不知该如何表达他心中所想。

    “隆君,不必说了。现在你听我讲吧。等我讲完之后,你愿不愿接受由你自己决定,咱爷俩绝不存在谁求谁、谁欠谁的事,你觉得如何?”

    “……哎,前辈,那你讲吧。”

    纪隆君心知刚才他一番话已经伤害到老者的某些感情,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先听老者讲完。

    “隆君,我刚才确实有些事瞒了你。现在你的状况,体内几乎全身筋骨受创,放任下去一辈子都会全身软化。如果跟我学成血炼之术,你可以自己疗伤,运气好的话有一定可能性能够好转。若是你学会血炼之术,再去学习道家五行仙术,修炼到真人小成阶段用道术融合血炼之术,方才可以痊愈你的筋骨。”

    “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修炼成为一名邪炼师,那么你的寿命也必将比常人大幅减短。邪炼师是以血为媒来凝练转移灵力的,每做一次血媒炼造都要遭受元气外泄、内力受损之苦,最终死于血枯断脉之症。”

    “而且修炼血炼之术对神识有极高的要求。相对应的,对神识也有很大的伤害。所谓神识便是人之精神力。既损伤真元内力,又损伤·精神,血媒邪炼可不是那么好练的……”

    “隆君,你仔细看看我,我才刚刚五十余岁,可我已经苍老的像个七十多岁的人。这还是我极少使用血媒炼造,元气损耗不太严重的前提下。所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下面几条路。”

    “第一,替我把魔流血炼之术传到魔流府,然后换取足够多报酬,用钱财来尽可能舒服的过完剩下不多的日子。”

    纪隆君仔细的听着,听到老者说出第一条他默默摇了摇头。

    “第二,学会血炼之术,再用若干年去学习道术,然后努力成为一名邪炼师,治好你自己的伤。虽少活几十年,但拥有了邪炼师的身份就等于拥有强者的资本,你可以潇洒的活过剩下几十年。”

    纪隆君嘴角一斜,苦笑道:“前辈,我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学武上。我只想能够把我两个弟弟照顾长大,然后自由自在的活着。成为绝世高手、拯救世界,这些我都没有兴趣。还有……还有第三条路吗?”

    老者沉默了。

    “果然,我还是舍不得这一身皮囊吗?”

    老者内心苦笑一声,对自己此时此刻仍旧看不开感到一丝羞耻。

    他还有最后的一点资本,但是本能求生的渴望让他不敢下定最后决心。毕竟,只要他一天不说出魔流血炼之术,冷若冰就一天不会对他下手。

    只要活着就有无限可能。虽然他所剩的日子,大概也只有短短数年而已。

    然而纪隆君拒绝了他给的全部两条选择。

    老者短暂的沉默后,又慢慢抬起了头,双眼盯着纪隆君低声说道:“小兄弟,有的,还有第三条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