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六十九章 第三条路
    纪隆君忽然意识到,老者的第三条路恐怕要比另外两条更加不好接受。因为他已经感到老者的某种破釜沉舟,或者说,是某种舍弃生之希望的决绝气息。

    在那一瞬间老者的全身似乎都被掏空,他宽阔雄伟的身子像是一具空壳,只有他看向纪隆君的眼睛充满了自己全部的精神。

    “纪隆君,第三条路,对我来说等于是……”老者说了一半,后面的话没有说出。他换了个话头,接着说道:

    “既然前两条路你不愿选,那你选第三条路好了。不然,你只能选第四条路,呵呵。”

    纪隆君一愣,奇道:“前辈,难道还有第四条路?”

    “哈,第四条路就是在这牢里陪着我,若是没有人发现你,你就一直陪着我。若是有人发现你了,呵呵……”

    纪隆君一脸黑线,讪讪的笑笑:“前辈,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呢。”

    “呵呵,隆君,不必说了。咱爷俩确实是有缘,在最后的日子里老天能送你来到这里,大概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吧!”

    老者微微一笑:“隆君,你像刚才一样转过身子去,放空一切念想,不要抵抗我的内力!”

    纪隆君紧张道:“前辈,你还没说第三条路是什么呢!”

    “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这是一笔交易,公平的交易。好了,隆君,解开上衣转过身去吧。”

    纪隆君无奈,不知道老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依言转过身子。他把上衣解开露出结实的皮肉,任老者把他苍老的双手再次按在肩膀上。

    老者嘴里默默念着什么,他两只干枯的大手竟慢慢变得红润起来,像是婴儿的手一般充满光泽,红鼓鼓的。

    随着老者不停地念咒,他红润的双手在某一刻忽然像是被针刺破一般出现一个小小伤口,殷红的血丝渗了出来。

    这只是开始。

    老者的十根手指红润而饱满,每一根手指的指肚都裂开一道道细小的伤口。因为老者双手稳稳的按在纪隆君后背上,鲜血全部淌在纪隆君肩胛骨之上。

    阴暗的石室里妖幻的红光乍现,笼罩着老者和纪隆君,场面有些邪诡。

    纪隆君闭着双眼,感觉后背略有些发粘,可他不敢回头,更不敢发问。那股黏黏的感觉随即变成一股火热,像是有一团火在身后烧着一样。

    “滋……”

    纪隆君的皮肤像是被这团火烤焦一般,滋啦作响。

    然而纪隆君虽感觉十分疼痛,却可以忍受的住。密室的温度在迅速升高,纪隆君感觉像是身处蒸笼,周身无处不在冒着汗气。

    “这都是幻像,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明明前辈的一双手未曾动过一丝一毫,怎么可能有火烧我的皮肤呢?这都是幻象,不是真的……”

    纪隆君默默的告诉自己,或许前辈正在努力给自己再次疗伤,不管疼与不疼都要忍住。伴随着身后“滋啦”声越来越响,纪隆君感觉有一股磅礴的能量从老者按在他后肩的双手传来。

    这股能量跟前两次都不同。

    第一次

    被老者灌输真元,那像是一股破坏性的洪水,瞬间冲垮了纪隆君筋骨之堤岸,带来的只有痛苦与伤害。

    第二次被老者灌输,那感觉像是甘泉流淌在干旱发裂的田地上,滋润了纪隆君受创的筋脉。

    而这次,这股涌进经脉的力量却像是一群勤劳而娴熟的农民,他们来到纪隆君体内经脉那荒芜的戈壁滩上,迅速的清理碎石、犁翻土地、灌溉水源,然后播下种子。

    纪隆君分明感觉到体内那些戈壁滩变成了一亩亩的良田。

    绿油油的花草长起来了,宜人的微风轻轻吹着。目之所及再也没有一块荒芜,大地全都铺上绿色的外衣。

    “这……这是什么情况?好神奇……”

    纪隆君此刻像是一个等待收成的农民伯伯,他站在地头看着眼前一片长势喜人的庄稼,心情无比舒畅。

    随着老者双手渗满鲜血,他饱满的手掌也在慢慢变回干枯。

    那鲜血像是煮沸的壶水一样,泛着气泡冒着丝丝白烟。而纪隆君的后背已经被烫的一片殷红。

    或者说,是被老者的鲜血染红。

    老者的心情也从决绝变成怀疑,再变成惊奇。因为他发现纪隆君的经脉根基竟远比他想的要好得多,而且接受他真元的改造异乎寻常的顺利。

    “这小家伙看来还真是被上天眷顾,”老者嘴角微微一笑,随即又想到:“不,应该说是老夫我被上天眷顾,能够终有所托……”

    石室已被妖邪的红光所笼罩,老者一双手臂也变得血红,血液在快速从老者手掌渗出,又在高温下迅速汽化。

    纪隆君紧闭着眼睛,看不出是不是痛苦。

    “隆君,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一个声音自心灵深处传来,纪隆君心头猛地一颤。纪隆君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四处看了看,目之所及只有被改造过的田野,哪里有一个人?

    “隆君,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这声音再次在天地间响起,纪隆君忽然记起,这是老者的声音!

    “能!能听到!前辈,你在哪里!”纪隆君对着天空大喊道。

    “我就在你身边。隆君,现在你的奇经八脉已非往日可比,筋骨也比之前大为强劲。好了,我现在传你魔流血炼之术的心诀——‘老君内观经’,你一定要记好!”

    那个声音在天空中回响。

    “好……好的前辈,你说吧,我一定一字不落的记好!”

    老者的声音像是响彻天地的洪钟大吕,由四面八方传来:

    “天地媾精,阴阳布化,万物以生。承其宿业,分灵道一……”

    “这句经文,意指人体自阴阳交融生长发育,乃秉承父母给与之灵气,这便是‘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现象。魂魄与神精相对应,人无神则魂丢,魂在则人的神在,人就有灵气。如果一个人精不足,则此人无魄力,有运魄力的人一定精神饱满……”

    “太一帝君在头,曰泥丸君,总众神也。照生识神,人之魂也。司命处心,纳生元也……元气入鼻,灌泥丸也。所以神明,形固安也。

    运动住止,关其心也。所以谓生,有由然也。予内观之,历历分也……”

    “这句经文,意指头有九宫,上应九天,五官集中在头部,所以能'照生识神'与魂魄相通。心主血脉、心主神志,心脑相通,所以人的生命本元在心……”

    天道皇皇,传承的大音自四面八方而来,纪隆君避无所避。纪隆君默默在站在他经脉心田的地头上,铭记着老者所讲的每一句、每一字。

    “状貌可则谓之体,大小有分谓之躯。众思不测,谓之神。邈然应化,谓之灵。气来入身,谓之生。神去于身,谓之死。所以通生,谓之道。道者,有而无形,无而有情,变化不测,通神群生……”

    “此句,意指相离而起感应称为‘灵',人身有气称为‘生',神离人身称为‘死',通达生死称为‘明道'……”

    ……

    随着老者振聋发聩的声音,这部经文像是火山口流下的熔岩,在纪隆君的心田烫下深深的烙印。经文似玄妙难测,又似无比通达,纪隆君只觉得他的意识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一个广阔的世界出现在他的面前。

    “隆君,魔流血炼之术的心决我已传授给你。下面,我教你血炼之术的用法。”

    老者的煌煌巨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纪隆君只得继续默默记诵。

    “血炼之术,以精气为辅,以血为媒,以体为用……”

    随着老者的讲解越来越深,纪隆君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恐惧之感。

    这术法分明是在做雀抢鸠巢、移星换斗的所为!把一方拥有的精气、灵力,强行融进自己血液里,这还不算,还要把血液里蕴藏的这股邪能炼化而出,赋予到另一方体内!

    假若被移走和转入的不是物,而是人,那岂不是说这邪术完全可以夺人真元、强己之力!

    这门术法,邪魅无比!

    大概半个时辰后,纪隆君从那种意识深处的震撼中清醒过来。

    后肩的双手已经不知何时收回,裸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并未感到一丝凉意,相反,纪隆君全身都在散发着热量。

    “前辈,前辈?”

    纪隆君赶忙把衣服整理好,回过头去。

    刚才还身形高大雄伟的老者此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子已经枯萎到几乎和纪隆君一般大小。他头发已从花白彻底变成雪白,脸上布满皱纹,双目再没有一丝精气。

    “前辈!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纪隆君大惊失色,焦急之下伸手握住老者的手臂。

    触手所及是一股细若干柴的僵硬感。纪隆君像是触电一般赶忙又松开手,不敢置信的打量着老者。

    “呵呵,隆君,你醒过来了。”

    老者苍老的声音传来,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纪隆君。

    “前辈,你这是怎么了?”纪隆君急道。

    “呵呵,隆君,老头子只是做了一个……一个公平的交易,没什么的。隆君,你不要急,你听我说……”

    “嗯,前辈,你说,我都听你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