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七十五章 干瘪的尸体
    说到底,他只是奇城百宝庄园庄主而已,在组织的地位还比不上作为邪炼师而存在的冷若冰。

    “呵呵,路庄主,这里面还有很多蹊跷,我不会把责任都推你头上的。宰尉大人那边你大可放心。”冷若冰仍是一副冷漠的口吻。

    他死死的盯着墙角那具尸体。

    尸体和前一晚他来探视时大为不同,牛厝人那高大雄伟的身子此刻仿佛像是被生生饿了一个月,只剩下皮包骨头。原本甚有威严的脸庞如今布满满皱褶,像是苍老了十几岁。

    若不是冷若冰对此人极为熟悉,他甚至都觉得这和昨天见到之人分明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但事实是,他们的确是同一人,只是变化有点大。

    “什……么?不会把责任‘都’推我头上?那岂不是说我还是跑不了……哎,只怪当时我立功心切,本来是要关在‘宫里’的,不知犯的什么傻,我竟要揽这个出力不讨好的活儿……”路庄主想道。

    他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可惜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不然他肯定要买上一箩筐狠狠的吃上一把。

    “路庄主,”冷若冰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问道。

    “啊,在,在,冷先生,你说。”路庄主不着痕迹的掐了掐自己手指,不再胡思乱想。

    “我看我师父身体,应该是被‘逆转血炼’之术强行抽干内力,导致身体急速老化,精气枯竭而死。”冷若冰慢慢说道,眼睛又看向了石牢最角落。

    “这大千世界,寻上一个邪炼师已是不易,会‘逆转血炼’之术的更是少之又少。我不相信会有一个什么会逆转血炼的邪炼师来到这里,刻意把我师父杀掉。”

    “那冷先生的意思是……”

    “应该是我师父强行自散了功体。”冷若冰嘴角微微一笑,“也就是说,他老人家,自尽了。”

    “自……自尽?”路庄主错愕的重复了一遍。

    其实听到冷若冰上一句分析时,他隐约也猜到一点,但是这种绝世高手会莫名自杀,他无论如何是不会简单相信。

    但好歹从冷若冰嘴里说出那老头死于自尽,这事跟他的关系也就又小了一分,责任也就轻了一分。

    “但是,看看这周围,”冷若冰说着看了看四周,“毫无真元外泄的痕迹。”

    路庄主刚有些轻松的心情瞬间又紧张起来。

    这间石室太平常了,跟往常比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若是一个内力充沛的绝世高手强行自散功体,他虽不敢确定这间石室会不会受到严重破坏,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完整无暇。

    路庄主转头看了看墙角,那具尸体是那么的干瘪,几乎像是漠北那片大沙漠里常见的干尸一样。这要下多大的决心才能把内力散成这样?

    一口气散到死?

    路庄主后脖上已经隐隐有汗渗出,确实如冷若冰所说,这事很蹊跷,这老头死的太不正常。

    “冷……冷先生,那你的意思是?”路庄主只好再次不耻下问。

    “定是有人承接了我师父的真元。”

    “什么?有人承接?是谁!?”路庄主大惊失色。

    冷若冰这句话意思太明显了,就是说庄园的侍卫看守不利

    ,有人躲开层层把守的侍卫到了这里。非但是到了这里,还做了这等大事!又或者是他的手下监守自盗?

    “你,进来!”路庄主回头大喝道。

    “是……是,庄主大人!”

    门外站着的武士一个趔歪差点自己把自己绊倒,额头满是汗水却不敢擦,赶忙躬身进了石牢站在路庄主一旁。

    而在两个时辰之前,他还是本领高强、另人敬畏的统管庄园里众多黑衣武士的侍卫统领。

    石牢外,守在石道口的几个武士不由得十分同情的看了那人一眼,那眼神又似乎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你确定,昨晚到现在这段时间没人进来?”路庄主严厉的盯着那名武士问道,语气冷的使人颤抖。

    “报……报告庄主,小人可以确定!昨晚拍卖场关闭后绝对不会有人进来!只有……只有送饭之人来过。”

    说罢武士心虚的朝石道方向看了一眼,最初发现老者已死的乃是一个送饭的聋哑人,此刻那人已被带走,他带来的餐盒还在石牢门口的地上躺着。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了武士脸上!

    武士甚至都没看清路庄主出手,然而他的手已经回到了最初的位置。

    “废物!人都死在这里,冷先生的话刚才你没听到吗?若是没有人承接犯人的真元,犯人会死成这个样子?”

    “是!是!”那武士脸色无比苍白,除了说“是”,他还能说什么呢?

    “好了,路庄主,莫要为难下边兄弟们。”

    冷若冰拦下了还欲动手的路庄主,看了看脸上一个血红巴掌印的武士,眼里竟隐隐有一丝不忍。

    “我相信庄园内部不会有内鬼。我师父既然肯把修炼几十年的真元散给别人,肯定对此人极为信任。若说有人早早的混进庄园的侍卫,处心积虑在昨晚见了我师父,我还真不大相信。”

    路庄主点了点头。庄园侍卫,尤其是护卫拍卖场的这些武士,全都是跟了组织很多年,是层层选出的绝对可靠之人,问题不会出在他们身上。

    “冷先生,这么说起来岂不是这事要成一桩无头悬案了?毕竟昨晚你我刚刚见过犯人,犯人虽然猖狂,却一点没有想要自尽的意思。”

    “无头悬案?呵呵,不会的。”冷若冰看着路庄主,轻声说道。

    路庄主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

    冷若冰这人人如其名,非常的冷静、冷漠,心思缜密,手段残忍,一双眼睛像是能够看透所有人的内心一般。

    “其实昨晚回去后我就一直隐隐有种不安。现在回想起来,那种不安或许就是这件事的症结所在。”

    “哦?冷先生,你的意思是?”

    “昨晚我们进来时,我师父佯装暴怒,释放大量内力化作斗气攻击石道中的你我,这你还记得吧?”

    “自然记得。”

    “但你我和他见面后他并没有那般发怒,情绪和精神都很正常。”

    路庄主眉头一皱,回想起昨晚的点滴。

    “随后他又狂笑一次,再次用汹涌斗气袭击了咱们?”路庄主试着问道。

    “不错。我师父明知你我武功高强,内力深厚,他斗气再足隔着一道铁栏又怎么可能伤得

    着你我呢?”

    路庄主头脑中一道电光闪过,像是想到了什么,可又无法确认。但这道闪光如果抓住了,这桩刚才他口中的“无头悬案”必然会水落石出!

    两次强行用内力震出汹涌斗气,不是为了伤人,那是为了什么?冷若冰和路庄主都沉默下来,思考这把打开答案之锁的“钥匙”。

    铁栏外的火盆,火光轻轻摇曳着,发出凄惨的黄色光芒。

    经过连续几天白加黑的一对三辅导,纪隆君兄弟大体了解人体经脉的初级知识。

    在小蛤蟆威胁不管饭的“魔鬼”逼迫下,三人各自捧着一副经脉图,死记硬背身上每条经脉和每处穴道,苦不堪言。

    “大凯,你脑筋是不是浆糊了!我刚才咋说的嘛,你怎么听的!六阴经分布于四肢内侧和胸腹,六阳经分布于是四肢外侧和头面、躯干,千万别弄混了!”

    “是、是,我记住了,哎……”

    纪凯挠挠头又继续背起来,一脸的悲怆。

    “隆君,你给我背背任脉穴歌。”

    “哦。”纪隆君精神一抖,摇头晃脑的背起来:

    “任脉中行二十四,会阴潜伏两阴间,曲骨之前中极在,关元石门气海边。阴交神阙水分处,下脘建里中脘前,上脘巨阙连鸠尾,中庭膻中玉堂联。紫宫……紫宫……”

    纪隆君一双眼睛使劲眨啊眨,牙花子丝丝吸着气,就是想不起来紫宫后面是什么。

    “紫宫华盖循璇玑,天突廉泉承浆端!”

    小蛤蟆替纪隆君背了出来,然后拿小竹棍狠狠打了纪隆君一脑壳。

    “看我干啥,继续背!经脉都记不清,怎么练‘十步崩拳’气功法门?全部十四套歌诀,谁背不下来嘛,哼哼,谁不许吃午饭!”

    “小……小蛤蟆,你光检查我和我哥的,咋不检查检查也不我弟呢?不公平啊!”纪凯抗议道。

    “哈,大凯,你还挺能操心!也不比你俩脑筋好用太多,我还用检查?”小蛤蟆说着溜到了纪也不身旁,说道:“也不,一脏配一腑,一阴配一阳,你背下脏腑阴阳表里属络关系好啦。”

    “好。”纪也不仍旧面无表情,放下手里的经脉图默默背道:

    “手太阴肺经与手阳明大肠经相表里,手厥阴心包经与手少阳三焦经相表里,手少阴心经与手太阳小肠经相表里,足太阴脾经与足阳明胃经相表里,足厥阴肝经与足少阳胆经相表里,足少阴肾经与足太阳膀胱经相表里。”

    纪凯和纪隆君面面相觑,眼珠子都直了。这个纪也不记性实在太好,小蛤蟆只讲了两遍,他竟然背的一字不差。

    “当然嘛,”小蛤蟆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背下来只是为了用的时候能够手到擒来。下一步还要理解透彻!对全身经脉就像对你的五根手指头那么熟悉才行!”

    “……好,好。”纪凯和纪隆君再也不敢闹事,老老实实继续研究经脉与穴道。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四个小兄弟都是天资聪颖的少年,很快掌握了基础的气脉功法。

    崩拳,是一种很初级的拳法,拳式也只有寥寥几招。他们在客栈三楼的房间里日夜苦练,终于完成了初级拳式和凝气的训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