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九十四章 冬珠上刻下的字
    不多会儿,看纪隆君刮下不少粉末,大鹏往茶杯里加了一点清水,摇了摇全部灌进小蛤蟆嘴里。

    小蛤蟆脸色更加红润,呼吸也逐渐有力了不少。大鹏按住小蛤蟆手腕一番查探,终于点点头。

    冬珠的药性已经起了作用。

    纪隆君高兴的拍拍小君肩膀,把那颗冬珠再次递给他:

    “小君,小蛤蟆没事了,这颗珠子还给你哈。我总感觉它在我这比较危险,说不定哪天我忍不住就要拍碎它,把它当茶叶泡着喝了,哈哈!”

    “嗨,大哥,你怎么又来了。我小君绝对不会收回这颗珠子,说送给大哥就铁定送给大哥!就算你真要拍碎了当药吃,我也不心疼!”

    “大哥,你再这么让来让去就太没意思了。我小君最重‘缘分’二字,大哥,还是那句话,我小君的就是大哥你的,大哥你的,还是你的!”

    纪隆君点点头道:“对,‘缘分’二字,实在奇妙。这颗冬珠那我宽心收下了,小君你看。”

    纪隆君说着把大冬珠对着烛光轻举到小君面前,小君聚精会神看去,原来刚才纪隆君并不是刮下一层药粉,而是在珠子上小心的刻下一个字,用刻下字的粉末给小蛤蟆服用。

    “……六?”小蛤蟆奇道。

    “六?”纪凯等人一脸茫然,不知纪隆君在坚硬的大冬珠上刻下这个字是何意。

    “我和小君心灵相通啊!刚才我也一直在想,咱们六个人,”纪隆君环视一周道,“这些天一起经历起起落落,最终咱们还是紧紧聚在一起,在这个虽然不大,但很温馨、很温暖的小房间里,不正是因为因缘使然吗?”

    小君默默点点头,眼里生出一种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情感。

    “咱们六个,永远都是好兄弟!”纪凯兴奋的喊道。

    小君点点头:“好兄弟!”

    次日一早,小君作为团伙一号土豪,果断担负起外出采购药丹的重任。

    大鹏作为团伙里唯一懂得药理之人,担负起辅助采购药丹的重任。

    于是他们二人一大早就被纪隆君和纪凯撵了出来。

    “嚯,好冷。”

    小君紧了紧衣领,忍不住轻轻哆嗦一下。

    寒冷的北风像是一只机灵鬼,见钻不进小君衣领,转而猛的掀开他衣服下摆往小君怀里钻去。

    小君赶忙把上衣扣子全部扣好,搓了搓略有些冰凉的小手。

    “大鹏鸟,这附近哪里有药店啊。再说了药店是卖草药的,难道还真有丹药卖?”

    “哈,你这么有钱还怕买不到丹药?”大鹏戏虐道。

    “我有钱是不假,可也不能站在大街上喊:‘我有钱!谁卖给我点疗伤丹药!’是不是这个道理?再说现在还早,街上都没几个人,我喊了估计也是白喊。”

    “小君,我觉得这次你玩的有点过于投入啊。”大鹏忽然认真说道。

    小君一愣:“大鹏,什么意思?”

    “哈,你没感觉出来吗?以前你做事必须是稳赚不赔,现在呢,一颗大冬珠虽然不值几个

    钱,你说送就送出去了,现在又心甘情愿的一大早被人家撵出来跑腿。无利还起早,这可不是你风格哦?”

    “哈,你是说这个。”

    小君有些尴尬的挠挠头:“我这不是放长线钓大鱼嘛。纪隆君的筋脉你探查过,强的简直不像他这个年龄和武功所能具有。再加上那个能引动天地灵气的邪功,这些都是很大的疑点。我嘛,现在是投资、是耕耘,将来一定可以收获满满!”

    “你呀,可别最后把自己给投进去就行!”大鹏摇了摇头,懒得搭理小君。

    小君心里思绪万千,纪隆君跟之前他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他不在乎金钱,不在乎利益,他可以为了小君安危去硬挨矮冬瓜一掌,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就要拍碎一颗价值两千两的珍贵宝物。

    只要拿对方当兄弟,纪隆君愿意去信任,愿意去付出,绝不考虑得失合不合算。

    “小君,你想什么呢,药铺到了。”大鹏提醒道。

    小君赶忙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现在开药铺的老板都这么心善的吗,这么早就开门营业,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呐!”

    小君看了看四周,除个别卖早饭的铺子开了门,其余店铺基本都还关着。

    走进药铺,里面正有一个高个汉子在采买药草,原来小君他俩已经不是第一批客人了。

    “老板,这种药草止血太慢,有没有疗效更好些的?贵一点没关系,我急用!”那汉子说道。

    他一只大手抓着几根药草,袖口上还有点点干掉的血迹。

    “这位老板啊,你一大早就来砸门,我今天还没来得及出去备货呢,止血的药草就只有这一种!不过这里还有几颗疗伤的药丹,你若是急用都拿去吧!”

    店老板四五十岁年纪,衣衫不整、哈欠连连,看样子是被人强行叫醒的。

    大鹏和小君默默对视一眼。

    那汉子赶紧接过店老板翻出的几颗丹药,又把草药胡乱塞进怀里:

    “好好好,掌柜的多谢了!这些钱不用找了!”

    说罢他往柜台上拍了一颗金元宝,转身急冲冲低着头出了药铺。

    在和小君二人错身的一瞬间,小君抠着鼻子闷声闷气喊道:“老……老板,有没有治感冒发烧的药卖……”

    “啊?小兄弟你感冒了吗?都什么症状,感冒也分好多种,要对症下药,你先说说症状给我听。”药铺掌柜接话问道。

    大鹏小声道:“别装了,走远了。怎么着,跟不跟?”

    小君点点头:“这人长胳膊长腿,虽然戴着帽子看不清面容,但我猜他很可能就是昨晚拍到秘籍那人。大鹏,你先去趟百宝庄园,把那件天蚕金衣交给姓路的,再给他要点好使的丹药来。这人我先盯梢。”

    大鹏点点头,小声道:“小心点。”

    二人各自出门一左一右分道而去。

    药铺掌柜一脸懵懂,默默道:“今天这是刮得什么风,怎么一个比一个不正常……”

    长胳膊长腿的黑衣汉子步伐轻快,他快速穿过几个街道,闪身进了一家门面甚小

    的客栈里。

    小君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好在现在才卯时,天刚蒙蒙亮,路上行人不多,黑衣汉子和小君并没有特别引人注意。

    二楼某间客房。

    “马二哥,你可回来了,刘大哥快撑不住了!”一个面容消瘦的汉子赶忙起身急道。

    “阿达,莫要急,我买了一些丹药快给刘兄弟服下去!”

    马姓汉子从怀里取出丹药一股脑都塞给阿达。他看了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身上布满血迹的刘性汉子,不禁轻轻摇了摇头。

    昨晚拍卖会结束后,他们三人虽一再小心,可架不住有心人实在太多。饶是他们武功高强,一连打败两拨拦路者,最终还是在第三拨人手里吃了大亏。

    刘性汉子身中一剑一掌,性命垂危。

    “阿达,现在奇城里恐怕还有很多人盯着咱们,只要出了城肯定就是连番恶战。我马上飚虽然不怕他们,但既要护着刘兄,又要赶路回去,恐怕……我难以顾得周全。”

    阿达道:“马二哥,那你说怎么办?”

    “阿达,一会儿城门开了,我从南门光明正大的出城,把那些有心之人都引走。你的相貌没有暴露,我走后你和刘兄换身衣服,租辆牛车从西门离开吧!这有这样咱们才能把那东西带回去!”

    “什、什么,马二哥,你要独自和他们打?”阿达惊道。

    “怎么,对你马哥的实力还信不过?”马上飚笑道,脸上毫无一丝担忧。

    “不不不,那怎么会!”

    马上飚的实力他太清楚不过了。

    昨晚即便那么多顶级高手围攻,马上飚照样护得他们二人离开包围,还一路反杀了数人。

    马上飚又摸了摸胸口,低声道:

    “阿达,我这招引蛇出洞,虽然能引动大部分有心之人,但难免还有狡猾的贼人留有后手。这本秘籍还是留在我身上更安全些,若是你们出城后遇上贼人……”

    阿达站起身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马二哥,你放心好了!我阿达虽然武功不如您,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一定护得刘大哥周全!”

    马上飚摇了摇头,用手绢轻轻擦拭一番他的宝剑,眼神中有股精光闪出。

    到了开城门的时辰。

    奇城南城门,高大的铁门被十多个披甲武士合力推开,等候在门口百姓排成四条线,依次出城。

    新的一天开始了。

    马上飚牵着一匹高头大马,背着斗笠,仰头挺胸的随人流出了城。他那招牌式的长臂长腿和肩上斜挎的墨绿色宝剑十分引人注目。

    出城后,马上飚立刻翻身上马,回头往人群里扫了一眼。

    人群中有人和他冷冷对视,有人赶紧低下头去,有的则假装没有看见。

    马上飚冷笑一声,紧握马缰,一骑绝尘策马奔腾而去。

    急奔半个时辰后,马上飚及身后紧追不舍的十数人已经偏离官道,众人到了一处人烟罕至的土坡前。

    马上飚提住缰绳,停下了胯下骏马飞奔的脚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