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九十章 走之前干一炮
    纪凯咬牙切齿,却也如可奈何:

    “哥,那你说怎么办?明天就除夕了,你说除夕春节咱们休息两天,我还……我还约了小颖一起逛街的,这可咋整?”

    “哈?”

    纪隆君大跌眼镜,差点被一口唾沫呛住:“你约了小颖逛街?拍卖场的那个唐小颖?”

    “昂,除了她还能有谁?”

    “我的天,我弟你可以啊?我记得小颖家挺有钱的吧,是不是该恭喜你马上就要成为某个大户人家的乘龙快婿了?”

    纪隆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个宝贝弟弟瞒着他可干了不少“好事”!

    “哥,你就别挖苦我了。你说这可咋办,齐天剑今晚能认出你,难保也能认出我和也不。他奶奶的,这小子记性怎么这么好?”

    “大凯,说实在的,如果明天你和小颖走在街上被齐天剑认出来,他当着小颖的面把你抓走,你说小颖会怎么想?”

    “还想什么想,凉了呗!”

    “……我的天,大凯,你才多大啊,真打算和人家小颖处对象?”

    “哎呀哥你话别说那么难听嘛,啥叫处对象,人家就是交朋友好不好!”纪凯老脸隐隐有些发红的娇嗔道。

    “好好好,交朋友,交朋友。”

    纪隆君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大凯,你想和小颖交朋友,我不反对,甚至我还要支持你。毕竟小颖能在百宝庄园那种地方做事,家里肯定不简单。就算跟她家里没关系,她也肯定知道不少百宝庄园的内幕。”

    纪隆君说着忍不住又想起牛老前辈。

    “大凯,我说这些意思不是让你骗取小颖的信任,去探听什么消息。我说这些,是说假如哪天咱们把仇报了,你能在奇城认识家庭这么优越的朋友,如果你真的想留在奇城,终究也是一件好事。毕竟矿城……我觉得咱们也回不去了。”

    纪凯默默点点头,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话说回来,现在毕竟还不是时机。咱们还有太多的事没做,陈田他们还等着咱们提供情报,想报仇的话,咱们也要好好提升自己实力。我想,就算是小颖也更愿意和一个有能力保护她的强大的男孩做朋友吧?”

    纪凯再次点头表示同意。

    “大凯,其实你们还没回来时我就想好了,我不能接受在敌人的老巢里舒舒服服的过新年,而且齐天剑这些天肯定到处找我们,这个年咱们也压根别想过清净。明天就是除夕,我想离开奇城,离开这里。”

    纪凯一惊,虽然他已经料想到了纪隆君会这么说,但他仍旧有一丝期盼。

    纪隆君无情的打碎了这份期盼。

    “大凯,有些东西,咱们现在还没资格拥有。”纪隆君默默说道,既像是对纪凯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哥,你不用说了,我都懂。我和也不听你的,你说咱们去哪我就跟你去哪!”

    “好。我去把小君叫醒吧,我想明天一早就走,有好多话我想和他说说,有一些……疑问,我也必须问清楚。我拿他当兄弟,他真有所保留我也不会怪他

    ,但是有些事,该放到台面上就不能藏着掖着,那不是兄弟的作为。”

    纪凯一愣:“哥,你也觉得小君有所保留?”

    “嗯。”

    纪隆君起身点着一根蜡烛,穿好了衣服。

    “你俩等我下,我去叫醒小君,把他叫过来。今晚咱们互相之间都敞开天窗说亮话,好好聊聊。”

    “好!”

    纪隆君出门后,不到一盏茶功夫又退了回来。

    纪凯刚把鞋子穿好,奇道:“哥,小君和大鹏呢?”

    纪隆君脸色有些僵硬:“不在,他们屋里……没人。”

    “没人?”纪凯愣坐在床沿上,皱眉道:“难不成是他们又犯了手瘾,出去抢钱去了?”

    纪凯大惊失色:“难道是我把他们吃穷了?他俩不好意思说,又不好意思不请我吃喝,所以才……才又出去抢钱?”

    纪隆君翻翻白眼:“大凯,你内心戏能不能别这么多?今晚你们都去干什么了,路上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也没干啥呀,就是吃吃喝喝,又到戏院看了会儿戏,看完戏到春熙巷看了看花灯,然后又喝了果茶。回来时我们又逛了逛乐坊和花柳巷,但是哥我保证我没进去!我就是路过看了看……”

    纪隆君有些无语:“就这一会儿功夫,你们逛的地方可真不少……”

    “那必须。奇城这么好玩,咱们白天练武晚上再不好好玩玩,多亏啊!”

    “好吧,你为了不亏你使劲玩,我却差点折在齐天剑那小子手里,大凯,你良心不会痛吗?”

    “哥,你不是把齐天剑狠狠揍了一顿吗?我要是有机会揍他一顿,那些街头巷尾的我宁可不去!”纪凯义正言辞的说道。

    “好好好,咱们说正事。大凯,你有发觉什么异常吗?能猜到小君他俩去哪了吗?”

    纪隆君忽然发觉,论嘴上功夫他现在已经不是纪凯对手了,这可真不是一个好兆头。

    “嗯……”

    纪凯沉思了一瞬道:“我们玩的时候,他俩一直悄悄聊着什么。我没听到,反正他俩一直交头接耳的,把我气得够呛。”

    “哦,那就是确实有事情?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

    “我哪知道他俩什么事,哥,咱怎么办,出去找他们?还是先睡觉,明天再说?”

    纪隆君微微一笑:“大凯,其实我有个大胆的主意,但是我怕说出来会吓你一跳!”

    “嗨,哥,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我纪大凯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怕’这个字!”纪凯拍着胸脯说道。

    纪隆君悄无声息的鼓掌起来:“可以,可以,我弟,你现在是越来越能扯了。”

    “是这样,大凯,也不,”纪隆君认真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反正咱们打谱明天就离开奇城,齐天剑不是想收拾咱们吗?他不是军队的武士吗?那好,今晚咱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去他们军营看看!把火石蜡烛什么的都带上,要过年了,咱们好好给他们‘红火’一把!你俩觉得怎么样?”

    纪凯不惊反笑:“不错、不错,这才是我认识

    的亲哥,有魄力!我喜欢!哥,你这样说干就干的样子真的好帅气,以后就这样,干干脆脆的,千万别再婆婆妈妈的絮叨个没完了。”

    “好好好,谢谢你夸奖啊,我弟。”

    纪隆君摇摇头,坚决不再和纪凯斗嘴。

    他把枕头底下的匕首摸出,小心插进后腰,仔细看了看两个弟弟:

    “路上小心点,军队的防备肯定还是很森严的,咱们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兄弟们,临走前咱们干一票大的!”

    “放心吧哥,走,干!”

    今夜乌云遮月,街上一片漆黑,正适合做坏事。

    纪隆君三个贴着墙角快速移动,朝着内城奔去。不多时,他们顺利的穿过树林,翻过内城外城之间的城墙,到了内城地界。

    这里除了有一个占地颇大的神秘皇宫遗址,还有官府各道衙门、官府老爷们的私人住所、军队营地。

    与此对应的是内城远比外城更加密集的巡逻侍卫。

    纪隆君三人别的方面不敢说,论潜伏个个都是顶尖的高手。躲过了几波侍卫后,纪隆君开始犯愁起来:

    “内城这么大到处都是宅子,戒备还这么严,该怎么走?这般到处瞎碰也不是个办法啊,看来还得抓个‘舌头’问问路才好。”

    正琢磨着,一个官员打扮的中年男人骑着一头骏马不紧不慢的从远处走来。

    那人中等身材,微微发福,下巴留一撮小胡子倒像个账房老爷的模样。看这样子,应该是办完公务下班回家。

    纪隆君给纪凯和纪也不一个眼神,伏在高墙的阴影里悄悄跟了上去,跟着那骑马之人七拐八拐,从大路渐渐进了小胡同。

    夜已深,胡同里一个人没有。

    纪隆君三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决定在这里动手,纪隆君一翻手掏出那把渗着寒光的铁剑。

    考虑到奇城武士们的武功之高,他们无法判断偷袭会不会有效果,决定智取。

    老规矩,纪隆君从正面,纪凯和纪也不从两侧,一面捕猎之网悄悄拉开。

    “站住!别动!敢喊宰了你!”纪隆君跳到这人身前,铁剑前探,恶狠狠说道。

    “恩?”账房老爷先是一惊,然后微笑道:“谁家的孩子,大晚上的不睡觉,跟老爷我玩官兵抓贼的游戏么?”

    纪隆君翻翻白眼:“谁和你玩游戏,抢劫!抢劫懂不懂!自觉点,快点下马,别吱声!”

    “哎呦,还真遇上毛贼了?你们这些不开眼的东西,内城都敢来,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纪隆君:“……”

    “怎么着,穷疯了?想要钱?来来来,老爷我赏你几文,回家买糖吃去吧。”

    账房先生一只手抓着缰绳,一只手伸到后腰,似乎是真要掏钱。

    “找死!”

    纪隆君低声骂了一句,高举着铁剑一跃而起,猛的扑向账房先生!

    账房先生却不是账房先生,乃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武士!

    他大手从后腰掏出的不是铜钱,而是一根又细又长缠成数圈的长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