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九十一章 潜进演武场
    “不知死活的毛贼!”

    账房先生大手一挥,长鞭犹如惊龙在空中划过一条闪电,狠狠砸向纪隆君!

    纪隆君好歹身手还算敏捷,不等招式变老一个后空翻躲过长鞭,身子伏在了地上。

    两个黑影一闪而至,正是纪凯和纪也不一左一右赶紧抢来,拳脚相加硬是把那人打下马来!

    原来这人武功并不咋地。

    那人第一次经历这等场面,又惊又气,刚要高声呼喊求救却被纪凯一把捂住了嘴。

    “闭嘴!再嚷嚷小爷宰了你!给我安静点!”

    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伸到那人眼前,纪隆君故意来回比划两下,铁剑散发着不知什么动物血肉的腥气,把那官员吓懵了。

    他完全没了刚才的神气,不住的点头,眼睛里充满恐惧。

    纪隆君三个把账房先生和骏马挟持到胡同深处,这里静的很,鬼影都没一个。

    没怎么刻意恐吓,账房先生的嘴像是决了堤的河一样,问什么说什么,知无不言、言而不尽,恨不得把他知道的一切都汇报给纪隆君等人。

    对于这种软骨头,连纪凯的眼里都忍不住有一丝鄙视。

    此人名叫唐二可,是奇城一个小官吏。他虽然武功平平,但却是侍卫队的一个重要头领。

    根据唐二可的交代,军营在内城的北方,距离此地还有些距离。那里驻扎着大批武士,可谓是龙盘虎踞一样的地方,想要潜入可不容易。

    唐二可一五一十交代完,怕纪隆君等人伤害他,赶忙从兜里掏出一只银锭递上:

    “各位……好汉,在下也没带什么值钱东西,满身就这点钱,几位好汉请收下,还望饶了在下这条贱命!在下上有七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各位好汉一定可怜可怜我,千万别伤害我……”

    纪凯一把抢夺银锭,颠了颠笑道:“可以啊,有钱人啊,随随便便就送二十两,阔气得很嘛?”

    “小兄弟你高兴就就好、高兴就好,呵呵。”

    “老兄,我们对你没什么兴趣,你不用怕。只是一时半会儿里还不能放了你,只好委屈你在这里将就睡一晚!”

    纪凯坏笑着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把那官员结结实实捆在一棵大树上,又用破布把他嘴堵严实这才离开。

    一路北行,不知穿过多少街巷,避开多少巡逻侍卫,三人终于赶到军营之外。

    军营的营地内外种满茂密的树木,这些树不知长了多少年,一棵棵高耸入云,即使是深冬季节照旧枝繁叶茂。

    军营高耸的围墙左右延伸进黑暗之中,看不出到底有多长。入口没有大门,只有一块巨石矗立在那里,上面刻着三个古朴大字:演武场。

    静的可怕。

    因为这堵高墙里面藏着奇城最令人恐怖的力量,遍布各条街道的侍卫并没有出现在军营附近。这里非但是人,连只老鼠的影子都没有,实在是太寂静了。

    纪隆君三个伏在暗处仔细打量,只在入口的巨石旁发现两个侍卫。

    侍卫一动不动的持刀站立,像是两个雕像。

    “我弟,这里静的有点不正常啊,外面没什么侍卫,里面说不定有暗哨,咱们小心点!”纪纪隆君低声嘱咐道。

    “应该是!”纪凯点头道。

    纪隆君使了个眼神,兄弟仨沿着高墙溜到远处,身手流利的爬上墙头,小心观察墙内情况。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占地很大的操场,一杆赤色大旗在夜色里呼呼飘扬,看不清上面写的什么。

    操场外围是一排排的营房,每个营房门口都烧着火盆,门口站着一个侍卫。

    再往远处看则是四个黑洞洞的高耸建筑,漆黑一片像是四头巨兽。

    靠近其中一个建筑的地方,众多武士正从马车上卸下货物,一队队的往建筑物里搬运着什么,一个长官模样的人骑着马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兄弟仨瞅了一会儿,纪凯忍不住悄声道:

    “哥,这些人大半夜不睡觉,你看他们在搬什么东西?”

    “不好说,再等会儿咱们过去瞅瞅,小心为上!大凯,你的脑袋别露那么高,谁知道附近有没有暗哨。”

    纪凯赶忙缩了缩脑袋,他眼睛到处乱瞟,对军营里的一切未知都充满兴趣。

    忽然,纪隆君发觉骑马之人不知何时转过头来,视线正看向三兄弟这边!

    “大凯,我说什么来着,脑袋别伸那么高!你看那人往这边看了。”

    纪凯脑门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汗,悄悄说道:“不会吧,这么远他能听到咱们说话?还是真的看到咱们脑袋了?”

    “嘘!”

    纪隆君按了按纪凯后背,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骑马那人看了一会儿,大概没发现什么异常,终于动了动骑马去了别处,纪隆君长出一口气。

    “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一排高大的建筑应该是库房。这里翻下去就是操场,没点遮拦,咱们往那头绕一绕。”

    纪隆君小声说着从墙头小心的退了下去。

    兄弟三人在高墙的阴影下小心翼翼摸到了几十丈外另一段墙上。

    这里正好有棵大树,树冠影子把兄弟仨隐在暗处,高墙另一侧有很多看不出用途的大型器械堆积,正好适合隐蔽。

    纪隆君三个并不着急,毕竟得等那些武士搬完东西离开后才好过去。

    纪隆君默默猜测着小君和大鹏的去处。

    “他们是恰巧今晚有事,还是趁大伙熟睡后每晚都溜出去做什么?这两个兄弟真是有太多秘密了,两个山贼小弟,呵呵。”

    纪隆君思来想去也没个所以然,不经意间眼光又扫到刚才藏身那段墙头。

    这一看差点没把纪隆君吓得摔下墙头!

    此刻,一个黑影默默在墙脚站着,仿佛在思考什么,一动不动。

    纪隆君赶紧伏下身子,又使劲给纪凯和纪也不使了使眼色。二人心头一动,眼神顺着纪隆君目光看去也吓了一跳。

    “刚才果然被发现了。”三人同时想道。

    那黑影大概没发现什么异常,轻轻一跃从墙角直接跳上一丈多高的墙头。

    “轻功不赖嘛。”纪隆君心想。

    纪隆

    君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来。夜色朦胧,那人站在墙头非常突兀,分明就是刚才骑马监督库房卸货那人。

    那黑影站在墙头朝四周看了一圈,身子一动径直跳下高墙,缓步朝营区走去。

    如果操场上点有火盆的话纪隆君就会发现,这人正是在酒楼二楼窗户上,对他含笑点头那人。

    被叫做“恺”的大统领。

    待那人走远,纪隆君趴在纪凯耳边说:

    “以咱们的身手,要想藏起来连豹子都发现不了,没想到竟瞒不住这人耳目!我弟,看到没,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千万不能大意啊!”

    纪凯悻悻道:“万幸、万幸,得亏咱们刚才换了个地方,不然今晚肯定要栽在这里。真栽这里我还怎么去见小颖妹妹?”

    纪隆君:“……”

    “哥,要不咱回去吧,我有点心慌啊?”

    “慌你妹啊,别说话了,老实点!”纪隆君不耐烦道。

    兄弟三个更加小心谨慎。

    他们一动不动的伏在阴影里又等了半个时辰,直到骑马那人再也不见踪迹,搬运货物的武士们走干净了,他们这才鬼鬼祟祟的从墙头起身,迅速翻进墙内。

    纪隆君推测,军营里至少有五处隐蔽的位置有可能藏有暗哨,他们刻意选了这么一个由外而内极易藏身,由内而外极难藏身的地方进入。

    进了军营,三人在黑暗中悄悄摸到高大建筑旁,从一扇虚掩的铁窗依次钻了进去。

    纪凯从怀里掏出一只蜡烛,用火石小心点燃。

    微弱的烛光迅速逼退黑暗,视野逐渐清晰起来。

    果然是库房!

    纪隆君兄弟举目四望,这里整整齐齐的堆放着数百个大包,宽敞的库房被堆的满满当当。

    纪隆君从后腰掏出铁剑,轻轻割开身边一个大包把里面东西掏出。

    借着烛光,纪隆君小心的打量着手里这件由牛皮和铁鳞片组成的物品。

    “哥,这是铠甲!你还记得不,咱们第一次去百宝庄园买秘籍时,曾经见过和这东西类似的铠甲,要……要五十元宝一具!太贵了!”纪凯两眼放光,忍不住轻声感慨道。

    纪隆君点点头道:“没错,当时还觉得这东西该是什么罕见宝物呢,原来奇城已经可以量产了……”

    纪隆君又往深处走了几步,割开另一个大包,里面还是铠甲。

    “我的天,这得多少件铠甲,值多少钱啊!”

    纪凯轻轻摇摇头,对于这里堆积如山的宝物惊奇不已。

    “我弟,别急,咱们往里走走。”纪隆君说道。

    纪凯高举着蜡烛在前面带路,烛光微弱,纪隆君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声音确是毫无波澜。

    “奇城和百宝庄园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据说百宝庄园在其他界域也有开办,甚至奇界的另一座巨城——北境风云城也有他们的庄园。风云城和奇城可是死对头,这么说起来……百宝庄园似乎又能脚踩两只船,与奇城没什么紧密的关联……”

    “难道真的就只是做生意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