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九十五章 最贵重的宝藏
    小君和大白沙都是喜动不喜静的性格,虽然性格极其顽劣,但每次他俩站在藏经阁最深处的这间神秘房间前,神情总是特别严肃。

    “小君,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奇界,甚至放眼天下九界都能排的上号的顶级的书籍宝藏。”

    大鹏轻声说道:“神龙帝国一千多年的历史,这里几乎都有记载。乃至神龙帝国之前的洪荒历史,这里也有遗留下来的上古典籍记载。你俩应该多听大庄主叔叔的话,不管有没有时间都应该多来这里拜读一下,对提升自己的见识很有帮助的。”

    饶是最喜欢和大鹏对着干的大白沙,此刻也安静的像个处子。

    藏经阁最深处的典藏室,是当年帝国轰然倒掉时,时任大君主拼尽全力保住的帝国至尊宝藏。

    这里埋藏了帝国千年的历史,也埋藏着帝国再兴的火种。

    大鹏轻轻敲了敲典藏室的铁门,然后小心推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积甚小的房间,里面光线略有些暗淡,点着用特殊灯罩护起来的白蜡烛。房间里到处都是古朴的书籍,而这些书籍绝大部分都是兽皮材质。

    房间中央有几个竹藤制作的靠椅,一个一身白衣的白胡子老者正斜靠在一把躺椅上,翻看着一本字迹略有些模糊的古书。

    听到开门声后,他慢慢回头看了一眼。

    老头很老,行将就木。然而他看向门口三个少年的眼睛里却是精光闪动,尤其是当他看到居中的小君时,脸上竟隐隐有些笑意。

    “老爷爷,我带小君和白沙过来读书了。”大鹏恭敬的问候道。

    “哦,大鹏啊,快进来吧。外面冷,把门关好,快过来暖和暖和。”老者笑呵呵的和蔼说道。

    “哦。”

    大鹏转身把铁门关上,领着小君和大白沙进了房间,紧挨着老者坐在他身旁。

    小君有种其妙的感觉,在这深冬的夜里,这间小小的典藏室居然温度和湿度都颇为宜人,一点没有外面那种刺骨的寒意。

    “老爷爷,小君要找一本书,想从上面查找一部神秘的武功,您能帮我们找一下吗?是专门记载帝国时期一些偏门邪功的奇书,我记不清是哪一本了。”大鹏问道。

    “喔,看书好,看书好啊!找上古秘籍这里有,找一些史料记载我这里也是最全的。你们两个小家伙要多向大鹏学习,不爱读书的孩子长大了可是没有出息的喔!”

    老者呵呵笑了几声,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站起,他走到书架前精准的拿下一本封皮枯黄的册子,微笑着转身递给了大鹏。

    大鹏赶忙起身双手接过册子然后迅速翻到中间某一页,看了几眼后把册子递给了小君。

    小君吞吞口水,一脸严肃的接过册子,借着灯罩里柔和的光芒仔细看起来。

    册子是羊皮制成,但拿在手里并没有柔软之感,反而有些生硬。

    上面记载的文字大部分小君都认识,但偶尔也会出现几个现在几乎不再使用的生僻字,好在并不影响阅读。

    “太上洗髓

    经?”一炷香功夫后,小君抬起了头,默默说了五个字。

    “看完啦?小家伙,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吗?”老者笑着问道。

    “啊!那个……老爷爷,咱们是不是很早前见过,我每次见您都觉得您很面熟呢。”小君有些腼腆的问道。

    在这位老者面前,他总有些既亲切,又有些局促的奇怪感觉。

    “呵呵,从你出生到你会跑,一直都是我看着你长大的。等你大些了你爹爹把你送到漠北,我一直留在这里修缮典藏室,咱爷俩这才没再见过面。”老者呵呵笑道。

    “啊……难怪,难怪我说怎么感觉曾见过您呢,老爷爷。”

    小君嘿嘿傻笑几声,又问道:

    “老爷爷,这本古籍上记载了一门邪功,叫做‘太上洗髓经’。不知道老爷爷您看过这本书没,对‘太上洗髓经’这部邪功了解吗?我非常有兴趣,因为我要验证一些事情。”

    “呵呵,典藏室里的所有古籍我都看过。‘太上洗髓经’啊,那可是神龙帝国创立之前就存在的一门非常奇妙的‘观想之法’。据说是由困魔谷极西方某至尊教派的创始老祖悟出,修习之后,可以引动天地灵气入体,以达到转经洗髓的奇效。修习这部‘观想大法’可以持续改造肉身,最终达到肉身入道的境界。”

    “小君,关于这部武功你想问什么呢?古籍上记载的未必全是真的,也未必全面,你有疑问的话可以问我。”

    小君点了点头,“引动天地灵气,转经洗髓”这个描述正切合了他心中的疑问。

    小君问出了这半月多来一直深藏在心里的一个问题:“老爷爷,那这部武功现在还有流传在世吗?”

    “呵呵。”

    老者捋了捋自己雪白的胡须,缓缓坐回躺椅上。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纵然是这种上古神功,也未必就不能在某些罕为人知的神秘教派中代代相传。据我说知,毁灭神龙帝国的那几个大魔头里就有人习得此功。那才仅是二百多年前,如今二百多年过去了,小君,你猜这部武功有没有在某个地方悄悄传承下来呢?”

    小君感觉像是被什么异物卡在喉咙里,有种十分难受的哽噎感。

    毁灭神龙帝国的几大魔头,那是当年天下最可怕的人物,也是他们这些人最为仇恨的对象。

    按照老者所说,这部“观想大法”曾出现在某个魔头身上,现如今又出现在纪纪隆君身上,岂不是说他们之间似乎有些难以割舍的关联?

    曾经最可恨的魔头,现在刚结交的兄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扯上了一种难以缕清的关系。

    “可是纪隆君自称是猎人出身,他除了那部入门级别的崩拳并不懂其他武功。除开他身上强横的有些异常的经脉,纪隆君也就身手还算灵敏,但也都是野路子,显然是和虎豹搏斗时从野兽身上学下的。”

    “如果他曾遇到一个身负‘太上洗髓经’的绝世高人,这人为何要传给纪隆君这种资质普通的少年这门无上秘法?既然传承了,又为何没有教他其他让他能够自保的

    武功?以纪隆君现在的实力,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在一些江湖杂鱼的手里,这太可疑了。”

    “除非这门秘法是他偶然间习得,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部多么珍贵、多么玄奇的秘法!如果我得到这部秘法,我在具备自保之力前绝对不会像纪隆君一样轻易在江湖走动,我会找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先把这部秘法修炼到小成,乃至大成,然后再到江湖上寻找能够和它匹配的其他武功,相互辅助再修炼到圆满境界。到那时,天下之大就没有我小君不能去的地方了。”

    小君默默把古书合上交还给大鹏。

    他的眼里,迷茫更深了……

    ……

    奇城外城,南门附近,秀水街秀水苑客栈。

    纪凯和纪也不听纪隆君详细把他俩走后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感觉既刺激又过瘾,心里好不快活。

    “哥,魔流府那个大叔真的那么猛,能把你当炮仗飞出去?”纪凯奇道。

    “何止是我飞出去,我抱着那块木头,我和木头都飞出去了!”

    “那这人力气得多大啊!”纪凯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感叹道,“至少比我力气大!”

    纪隆君撇了撇纪凯,不屑道:

    “你?大凯你可省省吧,你那点力气不提也罢。现在离天亮不远了,小君和大鹏怎么还没回来?”

    “谁知道呢,我俩回来后就在屋里一直等着,除了你跟贼一样溜回来可没再见到别人。明天就是除夕,客栈冷清得很没几个客人,有人进出的话我肯定能发现。”

    “对了,哥,我看你还是先洗洗脸洗洗头吧。不信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现在的形象跟鬼一样。”

    纪隆君讪笑两声:“这还算好的,我在屋顶上那会儿差点被烤熟了,脸黑点也没啥。”

    纪隆君说着借着烛光在墙上的镜子一照,才发觉此时的自己真的很狼狈。

    一脸漆黑不说,头发都卷了起来,脸上的皮肤因为脱水过多而爆皮,说跟鬼一样一点不夸张。

    稍微洗了洗头脸,纪隆君正犹豫要不要先睡会儿,外面大街上忽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传来。

    纪凯赶忙把油灯吹灭,靠在窗前开了个缝小心朝外面看去。

    大队武士从北方高举火把策马赶来,有些武士持着刀剑冲进了附近胡同里,有些则挨家挨户的闯进街上各家客栈,大肆搜查。

    纪凯头皮一麻,回头低声急道:“哥!外面好多武士,不会是来抓咱们的吧?”

    纪隆君走到窗前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番,外面到处都是武士,一个个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居中一个骑马的统领缓缓走来,那人十分冷静,骑在马上身子纹丝不动,不偏不倚正好行到秀水客栈门口勒住了马脚。

    “哥?”纪凯小声问道。

    突然间,骑马统领轻轻抬头,一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看向秀水苑客栈的三楼。

    那里一排窗户每一个都紧紧关着,只有一扇窗没有关紧,眯了一条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