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九十九章 七绝刀阵
    两人赶忙把牵着的战马栓在纪隆君他们藏身的树下,急匆匆朝西方追去。

    武士们散开朝着东西两侧追踪而去,反倒是纪隆君他们藏身的周围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又等了半柱香功夫,纪隆君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请求说话。

    纪凯甚是得意,点点头,纪隆君深深吸一口气,拍拍纪凯肩膀赞叹道:

    “不错,不错,我弟,你成长了!知道以智取胜,比起以前只知道傻乎乎蛮干简直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纪凯绿豆小眼一瞪:

    “胡说!我纪大凯做事向来以足智多谋著称,什么叫以前只知道傻乎乎蛮干?哥,你确定傻乎乎蛮干的不是你?比如差点被自己点的火逼上房顶活活烧死那次?”

    纪隆君挠挠头,心道我真是嘴欠的很,怎么又和纪凯斗嘴,这不是找不自在么。

    纪隆君轻咳一声,接话说道:“我弟,咱们一直在这藏着也不是办法。如果没有人过来,下面正好有两匹马,咱们怎么着,骑马逃走?”

    纪隆君话音刚落,一阵轻巧的马蹄声传来,一个武士模样的人骑马靠近了纪隆君等人藏身的大树旁,自言自语道:

    “奇怪了,我听着有人说话啊,怎么只有两匹马在这?谁这么粗心大意,怎么随随便便就把马栓这里了。”

    那人到了树下,看了看栓在树上的战马,又抬头朝树上看了看。

    “咦?”

    与此同时,纪隆君等人也正一脸小心的朝下看着。

    纪隆君心道:“今天真他奶奶的邪了大门了,我这张嘴到底犯了什么冲……”

    “哎呀,树上有人!来人啊,快来人啊,犯嫌在这里!快来人啊!”

    随着他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纪也不迅速从树上跃下,飞起一脚踹在那人胸口!

    他被踹的倒飞出去一丈多远,狠狠摔在地上没了动静。

    “哥!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纪凯几乎是要发狂了,难得他想出这么一个近乎完美的逃生计划,最后关头却被纪隆君一张嘴给毁掉。

    “我弟,啥也别说了,咱们快逃吧!”纪隆君苦笑道。

    纪凯狠狠瞪了纪隆君一眼,赶忙从树上跃下,纪隆君跟着跃下后看到远远的仰面躺倒,晕死过去的唐二可。

    “怎么又是这个倒霉蛋?看来咱们和他还真有缘……”

    “行啦哥,我真的求你了千万别说话了!这里正好三匹马,咱们抓紧的逃吧!”

    纪凯已经无欲无求,手忙脚乱解开栓在树上的缰绳,丢给纪也不一个,他自己骑上一个,又看了看唐二可骑来那匹马。

    “记住,千万不要再说一个字!半个字都不行!”纪凯最后恶狠狠警告道。

    纪隆君赶忙点点头,这次他是真的心服口服,绝对不敢违逆纪凯的意思。

    纪隆君翻身上唐二可的战马,紧跟纪凯朝北方逃去。

    出了防风林,他们驭马急奔,穿过草木稀松的空地后立刻又钻进第二道防风林。

    在他们身后,听到唐二可呼喊的

    武士们快速的返回到出事地点,唤醒了唐二可。

    “唐队长,犯人往哪边逃了?唐队长,你振作一点!”一个武士喊道。

    纪也不这一脚踹的一点情面不留,简直就是往死里踹。唐二可悠悠转醒胸口一阵剧痛,恐怕肋骨都断了几根,睁开眼后满眼都是金星。

    “唐队长,唐队长!振作一下啊唐队长!”

    ……

    忍受着树枝在身上和头脸的刮扯,纪隆君仨连续穿过几道防风林,前方终于一棵树也见不到了。

    目之所及只有一片黄褐色的戈壁沙地。

    纪隆君侧耳听了听,身后隐隐又有呼喊声追了过来。纪凯轻咳一声道:

    “你看,哥,只要你不说话咱们就可保万无一失!现在才真是‘海深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咱们走!”

    纪凯双脚狠夹马肚,战马得令朝北方一片荒漠中奔去。

    纪隆君和纪也不紧紧跟在纪凯身后,竟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眼前是一望无垠的戈壁荒漠,身后是紧追不舍的奇城敌兵,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难以停下奔驰的脚步。

    这种策马狂奔的心情,可以说是渴望自由的纪隆君一直神往的。

    但这种神往只持续了半天时间。

    十余个武士硬生生追了小半天,直到天色渐暗,无论是纪隆君三人还是那些武士,无论是人还是屁股下的战马都实在撑不住了,大家默契的同时停下脚步。

    “不行了不行了,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骑马了……”

    纪凯一声哀嚎翻身直挺挺摔了下去,躺在沙地上拼命揉屁股。

    纵马狂奔半天,非但屁股受不了,他们一身骨头都快散了架。

    三人解下马鞍上拴着的水壶狠狠灌了几口,疲惫的身躯好歹缓过一丝气力。

    纪凯用清水浇了浇自己的脑门,终于把头发上已经干透了的狗屎洗净。他这一路策马狂奔,大口的吞食着脑门上传来的美妙味道,实在是别提有多过瘾了。

    “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咱们不是说要回矿城吗,这么个跑法岂不是离矿城越跑越远?”

    纪凯仿佛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行啦,哥,现在你可以说话了。反正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会儿不怕你乌鸦嘴乱说话,我还不信会有陨石从天上掉下来砸咱们头上?”

    纪隆君小声道:“我弟,错不了,这次倒是没跑错。姬大叔告诉我一个神秘的地方让我去躲一躲,那个地方就在奇城的正北方向!”

    纪凯一愣:“哦?姬大叔知道咱们要跑路?哥,明天就是新年,咱们真不回矿城啊?”

    “回去?回去能干什么?”纪隆君看着纪凯眼睛问道。

    “额……”

    纪凯琢磨一番,好像回了矿城的确也不能怎样,反不如在奇城,好歹还有小蛤蟆等几个朋友陪着。

    “哥,那现在咱们怎么办?这些追兵好讨厌,我屁股都快碎了他们还是紧追不舍!真是阴魂不散!”

    纪隆君扶着膝盖慢慢站起,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后那些武士。

    “

    怎么着,哥,不多躺会儿?”呈大字型仰面躺在地上休息的纪凯问道,“哪里摔倒就哪里躺会儿,挺舒服的,哥。”

    “大凯,也不,快起来!他们这么追着咱们去哪都逃不掉,早晚有更多武士被他们引来!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些武士里没有叫‘恺’的那人,咱们三个打他们一群,我看未必会输!”

    纪凯奇道:“哥,就算‘恺’没有追来,你怎么知道这些人里没有其他一流高手?”

    “一流高手有躺成那样的?”纪隆君皱眉道。

    纪凯凑着夕阳看向那些奇城武士,看得出他们体力都已到了极限,从马上摔下来后简直比纪凯还惨,水都顾不上喝,个个像死猪一样躺在地上喘大气。

    “嘿,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也不快起来!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来了,此时不干何时干?”

    纪凯说着站起身子,赶忙又灌了一口水提振精神。

    三兄弟各自活动一番手腕脚腕,纪隆君道:

    “兄弟们,不要怕!齐天剑那种狗贼我都能打败,打这些人咱们一样不在话下!能不能逃得脱就看这一仗!”

    “哥,你不必说了。我纪大凯从生下来到现在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没文化不可怕,咱们上!”

    纪隆君一声轻喝,三人像是离弦之箭一样冲向躺的横七竖八那些奇城武士!

    武士们赶忙站起抽出刀剑应战。

    纪隆君三个虽手无寸铁,当然就算给他们刀剑他们恐怕也没有杀人的勇气,但这群武士刀剑在手却丝毫不占优势!

    因为兄弟仨的动作太快了!

    太过诡异!

    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们抓到空隙,立刻狠狠打上一拳或者踢上一脚。

    偏偏他仨力气极大,这些武士体力已到了极限,来不及躲避也承受不住少年们的狠手,不多时就有数人被打倒在地。

    “他娘的,有两下子!兄弟们,结‘七绝刀阵’!”一名武士跳出战圈大声喊道。

    正拼斗的武士们松了口气,各自后退撤离战团,加上受了轻伤仍能战斗正好七名武士。

    他们默契的围成一个圈,把纪隆君三个围在圈内。

    领头武士高喝一声,七人各自捏了一个刀诀,刀刃朝下,左腿微侧,十四只眼睛齐刷刷盯着圈里纪隆君三人。

    “哥,我有种……不妙的感觉啊!”纪凯小声说道。

    刚才一战纪凯的鬼点子最多,胆子最大,偏偏他下手也最狠。地上躺倒的武士里至少有一半是伤在他手里。

    “哎……见机行事吧!怎么还有‘刀阵’?”

    纪隆君不敢大意,悄悄的和两个弟弟重新背靠背站稳。三人面向三个方向,在奇城众武士“七绝刀阵”包围下紧张的满手是汗。

    七名武士缓缓动了起来,同时顺时针小步快走,速度越来越快!刀刃同时缓缓抬起,眼睛依旧紧紧盯着圈内三兄弟。

    随着武士们迅速移动,三兄弟不知道该打谁,也不知道该防谁,隐隐有些手忙脚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