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一百章 不知身在何处
    “上!”

    一人大喊一声,七武士同时刀尖往上一挑,左脚大迈一步,‘唰唰唰’各自出刀向前猛砍!

    刀阵非但凌厉,看似刀锋同时砍到,实际却是上、下、左、右到处都是刀锋,头、颈、胸、腹无处不在刀锋笼罩之下!

    心里猛的哆嗦一下,纪隆君只得大踏步往后退去。

    “哎呀我的天!”

    纪凯鬼嚎一声,躲无可躲只得就地一个翻滚避开砍刀!

    只是他一滚开,纪隆君和纪也不立马后背失空!纪隆君只觉得背后阵阵恶风袭来,赶忙掏出短剑大叫着猛冲猛砍,试图冲散对方 “刀阵”!

    但立刻被逼回……

    对方七人组成刀阵,刀刃向内,不论是出手还是出脚,对方总有两把刀对准着自己,除了退别无他法!

    但越退,刀阵的圈子缩的越小,他们也就越没有空间可躲。

    “捡武器!”

    纪隆君大声喊道,他一把短剑舞的密不透风,暂时逼退正面敌人。

    纪凯和纪也不在地上滚来滚去,终于各自抢到一把兵刃。

    “我弟,咱们也组刀阵!”纪隆君赶忙喊道。

    他一套眼花缭乱的自创剑法耍完,对方砍刀紧追而上把他逼回刀阵中。

    三兄弟再次背靠背站在一起,和刚才不同,他们每人手里都多了一把兵刃。

    纪凯小声道:“哥,咱们啥时候练过刀阵啊!你骗我行,难道还能骗得过他们?”

    纪隆君用手肘狠狠撞了纪凯一下,急道:“笨蛋别说话,他们怎么打咱们就怎么打!反正拼速度和耐力他们都不行!”

    纪凯默默点点头,焦急的眼睛里终于又恢复一丝信心。

    三比七,小圈刀阵对大圈刀阵。

    “七绝刀阵”是奇城四城主之一的冷霜城所传授,只需七人合力,阵势变化万千,实乃江湖第一流的刀阵。

    攻之则犹如万剑齐发令人避无可避,守则如磐石迎浪无懈可击。

    像这般以七打三,七刀齐出,威力之大被围杀之人绝没有撑过一盏茶时间的可能。

    只是可惜组成阵法的这七人非但身手算不得高明,刀阵学的也不甚精湛。加之身疲力竭、光线昏暗,“七绝刀阵”的威力连一层也发挥不出来。

    “现在就是耗,看谁的体力先支撑不住!只要露了破绽,咱们就全力猛攻一点!”纪隆君小声吩咐道。

    “上!”

    一人大喝一声,“七绝刀阵”的第二波进攻开始了!

    “用速度!”

    纪隆君只喊一句就被刀光压制住!

    惊心动魄的拼斗一阵,武士高喊:“回!”

    七人几乎同时收手,再次围成一个圈。他们刀刃朝下,迈着同一节奏的步伐顺时针转起来。

    只是这次的包围圈比之刚才又小了一分。

    纪凯急躁的小声问道:

    “这样打一阵歇一阵,咱们仨越来越紧张,他们却节奏越来越顺,哥,到底是谁耗谁啊!你到底有没有破解之法!”

    纪隆君心里一动,仔细观察这七人表情和气息。

    果然,天色暗淡,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围着他们的七人一

    个个脸色惨白、气息紊乱,显然是内力已几乎耗尽。

    纪隆君心中暗笑一声,小声道:

    “我弟,你说的没错。他们这般打一阵歇一阵,看似是在磨我们的锐气,实则是根本耗不过我们!他们只能这样缓口气再一点点压缩刀阵!”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的刀阵应该是阵圈越小威力越大,可现在他们没法长时间和咱们拼,只能这样硬磨。我弟,下次他们再进攻,咱们一定不能后退,更不能停!他们停我们就反击,不给他们一点缓气的机会!”

    “好!这话我爱听,我纪大凯就不怕打烂架!”纪凯低声道。

    刀阵中总领阵纲的武士缓缓握紧手里的砍刀。

    他的小腿在隐隐打颤,后背已经湿透,随着寒冷的北风吹拂,他甚至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昏。

    他知道,这三个少年留存的体力要远好于他们这些身负重甲的武士,但只要再把刀阵压缩一圈,七把刀同时以最刁绝的角度砍出,三人就是神仙也得倒下!

    “上!”

    武士高喊一声,七人再次左脚同时往前踏出一步,七柄砍刀同时攻向垓中三个少年!

    “上!”

    纪隆君以远比那武士更高的嗓门大喊!

    他短剑横举以一个短促而诡异的步伐冲了上去,正面和两个武士打了起来!

    纪凯和纪也不像是两只猛虎一样,一点退路不留!一点力气不留!只是以最凶悍的方式冲向面对着的敌人!

    若是从高空看去,原本七个黑点组成的大圈围着的三个黑点组成的小圈,在这一刻小圈忽然放大,紧紧贴向外圈的七个黑点。

    七名武士组成的刀阵防御网无懈可击。

    但纪隆君没有喊退,三兄弟谁也不怂,依旧是拼了命一般狠打狠冲。从半空看,七个黑点组成的大圈竟有种渐渐后退,包围圈变大的趋势。

    “可恶,手也开始抖了……”

    武士们已经气息跟不上招式,首领只得喊道:“退!”

    他希望能够再次舒缓内息,稍稍恢复体力再行进攻。

    另六名武士同时招式一换,以一种玄妙的出刀方法逼退进攻者,竖刀而立往后稍退。

    正常情况下,被逼退的敌人见到这种竖刀防御的姿态肯定不会再进攻。

    但纪隆君却打定了主意,不论对方再怎么变幻阵法,他唯有一拼到底!

    “大凯,也不!继续杀!”

    纪隆君扯着嗓子一声大喊,紧紧追着提刀戒备的武士冲杀起来!

    “这小子疯了吗!”

    武士一阵胆寒,心道:“他到底会不会武功,懂不懂刀法?”

    是的,纪隆君确实不懂刀法,不知道这种持刀戒备的招式乃是缓战的信号,他依然如猛虎搏食一样全力冲了上去!

    只是一瞬间,看似无比稳固的刀阵竟像是被浪头拍上的沙雕一样,瞬间分崩离析……

    纪凯满心欢喜,顾不上追杀反身而逃的武士仰头大笑。

    这笑声听起来既凄惨又霸气,听得那几个还想拼杀的武士心里一颤,忍不住后退躲了开去。

    “大凯、也不,砍了他们的马腿!”纪隆君大喊一声,手里短剑横扫,率先斩断身侧一匹

    骏马的马腿!

    这些人只是太过疲累,实则他们的武功并不比纪隆君兄弟差多少,而且那套七人组成的“七绝刀阵”更是攻守兼备、异常凶悍。

    如果这些武士逃开后得到休息恢复体力,他们三人无论如何也打不过对方十几人。

    机会只有一次,就是趁他们逃开的时机彻底断了他们继续追踪的可能!

    斩断马腿,一劳永逸!

    手起刀落,十几匹马每马断一腿,全倒在了地上!

    腿上传来的剧痛令这些战马疯狂的嘶鸣,非但纪隆君仨吓了一跳,连附近的十几个武士都听得甚是胆寒。

    这三个少年,太凶残了!

    “快走!”纪隆君大喊一声,急急朝着远处三匹马奔去,那是他们骑来的战马。

    翻身上马,三兄弟在一阵大笑声中扬长而去,只留下十几个楞在那里的武士。

    他们一点要追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脸色惨白的看着迅速消失在黑暗中的那三个黑影。

    天,终于彻底黑了。

    三兄弟奔出几里路,云卷云舒,乌云飘离了头顶。

    天空中没有月亮,但无数的星辰把银白色的星光洒向大地,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纪隆君借着微弱的星光朝四面看去,近两个时辰的赶路,现在究竟到了哪里纪隆君一点头绪都没有。

    无论往四面八方哪个方向看,到处都是一片戈壁,偶尔能见着几棵干枯掉的藤草以及一些风化成的土丘。

    “大凯,也不,咱们不能再跑了。天上没有月亮,不好判断方向。万一跑偏了路,不但奇城那些武士找不到咱们,咱们自己也找不到咱们到底在哪了。”

    “哥,你这话说的,好像现在咱们就能找到咱们在哪里一样。不过歇歇也好,也不肚子饿的咕咕叫,你看他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是该让他歇歇了。”纪凯表示赞同。

    “……我怎么听着是你的肚子在叫呢,大凯?”

    纪隆君四处打量,发现一个高大的石丘。

    “那边,”纪隆君指了指石丘,“那块大石头可以挡风,咱们去哪里休息一宿吧!”

    三兄弟到了石丘下把马拴好,又寻了些干枯的野草在背风面用火石点燃。

    “咕咕咕……”纪凯的肚子再次不争气的叫起来。

    “我弟,忍忍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挨到明天咱们再找个镇子弄点吃的。”纪隆君安慰道。

    “这火不能烧太久,万一还有后续的马队在追,那简直就是指路的明灯一样。”

    纪凯埋怨道:“我就说,咱们别着急出城,先置办点干粮啥的再走,你不听!非说时间紧迫。最后呢?咱们从南门绕到北城门,太阳都老高了,要我说咱们就该在北城找个饭馆吃饱了饭再走……”

    纪隆君苦笑一声道:“我弟,你还想下馆子呢,我兜里的钱也就够买几个馒头的了。”

    纪隆君说着伸手入怀,摸出几个铜钱:“这是咱们最后一点钱。大凯,你天天晚上和小君出去鬼混,没给他要点碎银以备不时之需吗?”

    “搞笑,我纪大凯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哪里还开得了口再给人家要钱?我也是要脸面的好不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