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一百零五章 发疯的战马
    “谁知道呢。黑森林遍地是树,人很少,这是肯定的。至于有没有其他危险……咱们只能边走边瞧了。”

    “怎么瞧,天都黑了,漆黑一片看不见啊咋瞧?”

    随着纪凯大手一指,纪隆君也发现了问题。

    “黑森林之门”的外侧,虽然天色黑了下来,但漫天的星辰闪烁,星光好歹能让人看清周围的道路。

    但通向黑森林的那道谷地里却是漆黑一片,仿佛起了一阵浓雾一样,星光一点也射不透那里。

    “这种鬼地方你居然还敢说边走边瞧,你的心得多大呀?”

    胯下的战马似乎有所察觉,打了个响鼻,四条腿溜达着向后退了几步,离“黑森林之门”更远了些。

    纪隆君摸了摸马头,安慰了一下战马。

    “你都说的这么吓人了,那咱们明天一早再行动吧。你看,黑森林有古怪,连战马都不愿意进去。”纪隆君说道。

    “就是嘛,听人劝吃饱饭,千万别干点什么事都冒冒失失的,要稳得住阵脚。”

    “正好昨晚没有修炼‘太上洗髓经’就睡着了,今晚反正没人追咱们,要不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修炼一下?”纪凯嘿嘿笑道。

    “那必须,这里到处是山,咱们在附近找个山洞吧。”

    三兄弟调转马头渐渐离开“黑深林之门”,远处一个身影从黑暗中现身,看了看他们三个离去的背影,略作沉思又消失在夜色中。

    三兄弟找了个山洞,捡了些枯柴点着篝火,随便吃了些携带的干粮然后各自找舒服位置盘腿而坐,开始修习“太上洗髓经”观想之法。

    自从纪隆君进入宝经第一部“入门”境界后,观想到的元气世界越发的稳定。

    他端坐虚空之中,背后的那只透明的巨大眼睛像是有生命一样,眼珠始终对着极远方那颗土黄色的小星辰。

    在巨眼的观视和吸引下,星辰里一丝丝元气匹练渐渐飘出,在无尽虚空中游荡。

    虚空太广阔了,真正的无边无尽。

    这些匹练犹如大海里的几根细针一样,只在及其巧合之下才会有一两丝受到巨眼的吸引飘荡至纪隆君周围。

    有的从纪隆君身上透体而过,带出了纪隆君体内一丝丝污浊,有的则进入纪隆君体内不再透出,化为一丝真气沉淀在纪隆君五脏六腑和各条经脉里。

    纪凯和纪也不两人也已进入到“入门”阶段,只是还没有纪隆君这般稳定,有时一整晚的修炼都不一定能引出本命星辰的哪怕一丝元气匹练。

    他们背靠雄列天下三界之际的奇山山脉,这里群山之中蕴含的天地灵气之盛远不是奇城城内、或者小小的矿山可比。

    奇山山脉横列千里,高山巨峰数不胜数,植被茂密、动物繁多,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座灵气宝库。

    纪隆君看到天禽星所散发出的元气匹练要远多于平时,这些匹练看似来自于虚空中的“天禽星”,实则是观想之法虚幻出的影像。这些元气,乃是周遭山水大地所蕴含的自然灵气。

    但令人疑惑的是,“天禽星”所散发的元气匹练虽多,但虚空中好像有一股朦胧的薄薄黑气。

    这些黑气阻挡了真元匹

    练的流动。

    大多数的元气匹练只是在虚空中漫无目的的飘动,神识巨眼似乎难以穿透虚空中的黑气去吸引这些匹练。

    一个时辰后,纪隆君缓缓睁开眼睛。

    刚才发生的情况是一年多以来修炼“太上洗髓经”第一次遇到。

    他不清楚纪凯和纪也不是不是也遇到了这种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初鲁啦啦并没有讲过这是何原因,该如何应对。

    “会不会跟黑森林有关?”

    不知为何,一个奇怪的念头出现在纪隆君脑海里。

    “虽然还没进入黑森林,但这里靠近‘黑森林之门’,那里面漆黑一片,似乎有薄薄的黑色雾气笼罩,连星光都射不透。细细琢磨起来,倒和刚才观想之时遇到的情况有一些类似……”

    纪隆君轻轻的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再多想。

    他看了看仍在努力观想的两个弟弟,小心的从包袱里拿出一件旧袍子铺在地面,轻轻斜躺在上面缓缓睡去。

    次日。

    天色大亮后,三兄弟吃了点干粮补充体力,再次纵马来到“黑森林之门”。

    现在是白天,虽然谷地里仍比外面要阴暗一些,但白天终究是白天,谷地里面的景物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纪凯看了纪隆君一眼,问道:“哥,你不是说黑森林到处都是树吗,树呢?怎么这里光秃秃的,连根草都不长?”

    “额,大概这里比较干燥少雨吧?”

    “这里遍地是砂石,瞎子都能看出来干燥少雨。”纪凯轻哼道。

    纪隆君挠了挠头道:“咱们快进去吧,管他长不长草呢,咱们是来找人的,又不是来找草的。”

    行入山谷,战马踩在碎石铺就的地面上有些不情不愿。

    这些战马似乎畏惧进入谷地,但纪隆君兄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强行催促战马前进。

    自从习惯了骑马,他们再也不愿用两条腿走路。

    用纪隆君的话说:太慢了。

    纪凯说:“也太累了。”

    随着纪隆君三人消失在山谷拐弯处,“黑森林之门”藏在一角的身影再次显露真身。

    他看了谷地深处一眼,转身飞速离开。

    谷地越进越深,按照纪隆君的估测,现在他们已经在奇山山脉的内部了。

    但奇怪的是这里非但一点不冷,而且迎面竟有阵阵暖流涌动,仿佛这座狭窄的谷地链接的,是两个不同的季节。

    纪隆君兄弟催促战马急奔,他们无法判断这条山谷到底有多长,既然是赶路,当然越快穿越谷地越好。

    两个时辰后,在太阳即将到达头顶最高的位置时,他们终于穿越谷地,来到一个全是墨绿色树林的地方。

    是的,全是树。

    静的可怕,绿的可怕,一望无垠的树!

    胯下的战马开始不安的来回走动,纪凯使劲拽着缰绳,可这些战马仍旧无法安静。

    这里有三条羊肠小路,左中右各一条。纪凯边安抚战马边问道:

    “哥,这几匹马发什么神经,一路上就没老实点,是不是到发情期了?”

    “是挺奇怪,不过应该不是发情期

    吧?”纪隆君一脸黑线。

    “这几天它三个天天待在一块,咱们休息的时候也没见它们有什么令人发指的举动啊?”

    “也有可能这三匹马都是公的,没法有什么举动。”纪凯分析道。

    “大概是的。”

    纪隆君点了点头。

    “哥,姬大叔说什么来着,让咱们一路直走?那咱们走中间这条道嘛?”

    纪隆君点点头:“只好这样了。谁知道这鬼地方怎么走,既然只有三条路,那咱们就走中间这条吧。”

    “行,反正走错了白费力气我可不负责,我就躺着休息,吃喝什么都别找我。”纪凯道。

    “随你随你,懒死你算了。”

    “可是这里也太安静了吧?难不成这里连个鸟都没有?”

    纪凯忽然有些不安:“没有鸟,咱们吃什么?”

    纪隆君皱了皱眉,刚进山谷那会儿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鸟鸣。但到了这片森林后,别说鸟鸣,这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连风声都听不到。

    这里没有风。

    但纪隆君偏偏又感觉有阵阵暖流在周围流动,这里的温度和湿度要远高于山谷另一头。

    在奇界,现在是深冬季节,但在这里,仿佛是春天。

    “要说不正常嘛肯定是有点的,要不然镇子上那些百姓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咱们呢。咱们来都来了,坚决点,进去吧!”纪隆君总结道。

    “行,反正不用我动腿!”

    三人催动战马走进居中小道,战马来回嘶鸣。

    虽不情不愿走进黑森林,但马蹄踏出去却是越来越乱,沿着小道狂奔时甚至好几次都差点把纪隆君等人摔下来。

    深入黑森林许久,三匹战马终于狂躁到极限,疯狂的把纪隆君兄弟甩下马背,迅速调头朝来时方向跑掉……

    纪凯摔坐在地上,他看着战马消失的方向一脸懵。

    “哥,咱们好吃好喝的养着这三个畜生,平时可没亏待它们吧?今天这是怎么了,咋说翻脸就翻脸,一点情分都不讲?”

    “难道真的是因为到了发情期?毕竟三匹公马谁也奈何不了谁,大概是因为这个才急着回去吧?”

    纪凯点点头:“很有可能。”

    纪隆君苦笑道:“应该不是战马的问题,昨天晚上咱们靠近黑森林之门时,战马就有些异样。它们似乎不太想进入这里,大概是被什么吓到了?”

    “这些畜生就是不靠谱。想赶路,到底还是得靠自己的两条大长腿。”

    纪凯说着从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

    “姬大叔没说他师兄在黑森林多深的地方住着,这黑森林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大,咱们抓紧赶路吧!”

    “好!”

    三兄弟沿着蜿蜒的小道朝黑森林深处走去。

    黑森林,实如其名,这里空气又暖又湿润,树木长得异常茂盛,树叶呈墨绿色,站在土丘上朝黑森林深处望去,看到的几乎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黑色的森林之海!没有尽头的海洋!

    随着纪隆君兄弟逐渐深入,他们没有注意到,周遭那股薄薄的黑气逐渐浓郁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