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术法的奥秘
    日复一日。

    茫茫真人生性淡薄,最喜爱的事就是折腾院子里的小菜园。

    只是多了指导纪隆君修炼道术这项任务后,打理菜园的活儿全部丢给了黄遁一。

    原先的小菜园显然不够满足这么多人生活所需,大伙把篱笆扩大一圈,又种上了更多的蔬菜。

    黑森林终年湿润温暖蔬菜长得很快,两三个月就能收获一茬,三人吃饭倒也没问题,只是没有肉。

    傍晚闲暇时间,黄遁一就会指着菜园里一丛丛的青菜,细心讲解道:

    “大凯、也不,你们看啊,这是豌豆、这是油菜、这是青椒。这些菜适合春季播种,天一热就长得很好,两三个月就能收获。种完这些,紧跟着可以种些丝瓜、黄瓜、茄子等,这些要夏天种,七八月份就开始收获,快得很。秋天最要紧的就是种白菜,白菜可是冬天的主食……只是咱们这四季如春,纵然冬天纪也不冷,所以其实想吃什么就可以种什么,随时种,随便种,实在是方便得很。”

    纪凯和纪也不只得点头称是。

    木屋里还储备了很多蔬菜种子,他们基本是想吃啥种啥,变着花样的种菜。

    因为百年来瘴气的滋生,比人类感官更为敏锐的动物们早就离开了黑森林,如今在黑森林想要吃顿肉真是比登天还难。

    一个月后,呼吸吐纳之法小有所成,纪隆君兄弟终于可以靠着它进入林子深处,黄遁一在早课后又加了一项基本功:“跑”。

    黑森林到处都是茂盛的树木,黄遁一让纪隆君兄弟三个爬到树梢,然后他在前面飞奔,纪隆君兄弟三个各自发挥,无论是学猴子,还是学松鼠、野猫,只要不从树上跌落,能跟上黄遁一的身影就可以。

    这项修炼极其锻炼人的观察及身子协调能力。

    要知道黑森林的树长得枝繁叶茂,黄遁一又跳跃的飞快,纪隆君兄弟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树枝刮伤,或者被绊住了腿脚摔下树去。

    然而,这种修炼方法纪隆君兄弟却特别喜欢,丝毫不觉得辛苦和枯燥。

    在大山两年多野人般的生活,让纪隆君兄弟敏锐的像猎豹,矫捷的像猿猴,加之现在呼吸吐纳法的运用让三兄弟体力支撑的时间更久。

    林中快速穿梭这种修炼方式纪隆君兄弟几乎是如鱼得水,身子功底日进千里,越发的扎实。

    如此这般三个月后,黄遁一对纪隆君兄弟展现出的天赋和进步,简直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原本以为迫不得已而教的三个废材,谁能料到竟是学武的好胚子呢?

    纪隆君兄弟简直天生就是修炼封魔府武学的料子,黄遁一惊叹之下决定提前教纪隆君兄弟拳脚招式——真正的魔流府身法。

    黄遁一所教的功夫讲究一个“快”字,“快”而“诡异”,令人难以招架的那种“诡异”!

    他教的招式学起来很是费劲,更不用说实战运用。

    因为时日有限,黄遁一更多的是教纪隆君兄弟对战的步伐、身法以及洞察对手动作的要诀。

    好在纪隆君兄弟在奇城时已经艰难破冰掌握了些魔流身法的修炼窍门,如今黄遁一教起来有种难得的顺畅感,这令他对纪隆君兄弟更加满意。

    “切记,如论招式如何精妙,如果速度不够快,身法配合不够好,再好的招式也发挥不出全部力量!”

    黄遁一多次强调,“我教你们的基本功一定要学透、练扎实!没有好的基本功,根本无法运用玄妙身法!”

    “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虽然我教你们的掌式、腿法、身法、纳气等都以奇诡为要,但是对敌时千万不能刻意依靠招式去取胜!”

    “把招式融入到日常一动一行中,把它变成你的习惯!等你们能够做到举手投足之间即可做到随意出招时,再推倒重来,把一切行为举止换回普通人的行为方式,不要把自己显得另类,不要给敌人某种暗示,把你会的一切武学都归于自然,出招也顺于自然,这样才能真正展现魔流府武学真谛!”

    纪隆君兄弟面面相觑,感到压力山大。

    待到兄弟三个功法修行到入门,多少都能够自行运转周天培养自身元气时,黄遁一又开始教三人“陆地飞腾术”。

    所谓飞腾术实际是轻功的一种,其实也飞不起来。

    但练到一定水平后可身轻如燕日行千里飞檐走壁,再想上树不必双手双脚抱着树干往上爬,提气跃起、以内力为辅,借力打力,几个腾挪之间就可轻松跃上树顶。

    魔流府的轻功“陆地飞腾术”自然远比寻常轻功要精妙的多,但学起来也更加困难。

    好在“陆地飞腾术”和身法的修炼是一脉相承的,即便困难,两相映照,纪隆君兄弟多少能够感悟出一些想通的修炼方法。

    其实黄遁一大可不必以这种强度教授纪隆君兄弟武功,他并没有承诺纪隆君什么,魔流府纪也不缺少年英才,但几个月的接触让黄遁一有种强烈的感觉:

    这三个少年简直就是为魔流府而生一样,他们对魔流府身法这种外人看起来极其难以掌握的武学偏偏有种天生的适应感,而且三兄弟从来不偷懒、不诉苦,只要黄遁一提出要求,讲出修炼方法,他们就无条件的完全学会、掌握透彻。

    “很久没有见过这种孩子了。”

    黄遁一心道,“好像不是人,更像是动物。据说魔流府的创始老祖,就是在落难之际混迹于原始山野,通过和各种野兽的旦夕相处才创出了魔流府身法这等怪异武学。纪隆君兄弟,真的很有天赋。”

    “就习武来说,他们已经不年轻了。如果不拼命赶上,早些年那些浪费掉的时间,怎么弥补?”

    黄遁一看着已经疲累到极点,但仍在坚持修炼飞腾术的纪隆君三人,再次坚定了信心。

    他佯装发怒的喊道:

    “你们仨没吃饱饭吗!这么矮的树都跃不上去,继续练,给我好好练,不许偷懒!如果天黑前你们还做不到半空时顺畅的提气换气,晚饭谁都不许吃!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么笨的弟子,如果换了别人,现在已经可以跃上一丈高的房顶了!”

    纪隆君紧紧咬了咬牙,一言不发,满脸的汗水来不及擦掉,只是更加拼命的修炼!

    饶是黄遁一从早到晚拼了命的教,纪隆君三个早起晚睡拼了命的学,大半年一晃而过,三人也只刚刚学到他玄妙身法的皮毛,更不要说黄遁一还根本没开始教剑法,只是零星教了些常用剑招。

    毕竟,黄遁一江湖人称“酒仙剑客”,喝酒、使剑,是黄遁一最为拿手的两件事。

    跟着黄遁一修习,虽然十分疲累,十分辛苦,但进步是明显的,成果是看得见的。

    跟茫茫真人修习五行仙术,虽然并不算太累,但是那种大海捞针、一无所得的挫折感,却更让人难以承受。

    更加折磨人的心智!

    茫茫真人每次教授,都要带纪隆君兄弟远离木屋,行到森林深处才开始。

    “道家仙术讲究的是调整自身气息进而与自然万物相呼应,借自然之力来做一些人力不可为之事。”

    茫茫真人带三人来到一颗几丈粗的大树前,说道。

    “自然之力?”纪隆君奇道。

    “道术入门还是呼吸吐纳之法,但最重要的是根据自身五行属性和身边的自然万物寻求感应,这是一门相当深奥的学问。”

    茫茫真人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笑呵呵讲道。

    “五行的意义,实乃包涵着阴阳演变过程的五种基本动态。简而言之,就是水、火、金、木、土。五行相生相克,相生,就是说两类属性不同的事物之间存在相互帮助、相互促进的关系,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相克,则与相生相反,是说两类不同属五行事物间之关系是相互克制的,简单说就是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纪隆君三个点了点头,表示听得懂,纪凯道:“仙长,这些我们小时候也听过,是这么回事。”

    茫茫真人哈哈一笑,说道:“什么叫是这么回事,敢情你们没听过的就不是那么回事?”

    真人又捋了捋胡子,笑道:“咱们修习道家仙术,一般认为宇宙万物,皆由木火土金水五种基本要素的运行和循环生克变化所构成。就是咱们的身体,五行也代表了五脏六腑,各有所属。术师几乎个个都懂医理,会看病疗伤,主要就是以五行的特性来分析人身机体脏腑、经络、生理功能的五行属性和相互关系,以及阐释它们在病理情况下的相互影响。这样,才能把人身和五行建立起联系来。”

    纪隆君三个开始大眼瞪小眼,这些他们当然没听过,都有点懵。

    “五行之论再深入研究,就是阴阳之术,这是咱们白日门更为高深的学问。阴阳两种相反对的气乃是天地万物之泉源。阴阳相合,万物生长,在天形成风、云、雷、雨各种自然气象,在地形成河海、山川等大地形体,在方位则是东、西、南、北四方,在气候则为春、夏、秋、冬四季。任何事情都可以一分为二,这就是阴阳。咱们术师常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就是这个道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