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九界仙辰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初出茅庐三兄弟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围杀魔人
    ()..,

    黄遁一皱皱眉:“好不容易碰上两个活的,真要等?”

    “等等吧,”两茫茫看了看纪隆君兄弟,说道。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最后关头不能急。那两个魔头即使是睡着了,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也会立刻醒来,有纪隆君兄弟跟着,咱们不能冒险,天亮了咱们胜算更大些。”

    黄遁一点点头:“也罢,那就等到天亮。”

    “嗯。你们且各自休息,不必担心这里安危,周遭十丈内都是我感知范围,如果有人靠近,或者那两个魔人要走,我都能感知到,到时我会预警的。”

    “好,那咱们养足了精神,明早再说。”

    黄遁一松了松衣领,怀抱长剑,靠在树干上闭眼养神。

    纪隆君兄弟看两位前辈都不再说话,不敢出声发问,只是学着他们在树干上靠着,闭着眼休息起来。

    这里不同木屋,纪隆君兄弟打坐练气乃至小睡一会儿都是可以的,却不敢在这修炼“太上洗髓经”。

    因为他们发现,进入到神识观想的境界后,即便是外界有什么风吹草动,意识也短时间内回不过来,身体对外界的动静感知很弱。

    这是一个极大的风险点,若非在可以确保安全的地方,“太上洗髓经”决不能轻易修炼。

    一夜无话,天,逐渐亮了。

    众人随便吃喝了些干粮和清水,在两茫茫的带领下朝着魔人休息的地方摸去。

    很快,他们接近了两个魔人。

    两茫茫示意纪隆君兄弟原地等候,跟黄遁一打个手势,二人悄悄一左一右围了上去。

    纪隆君兄弟小心脏砰砰乱跳,有些紧张,趴在草窠里一动不敢动。

    靠近了才发现,这里有两个青衣人,他们大概是刚刚睡醒,正在拨弄着火堆试图把凉饼烤热后当早饭吃掉,时不时的还聊上几句。

    这两个魔人皆衣着怪异的青色袍服,人近中年,不晓得是不是因为黑森林里瘴气浓郁的缘故,这两人脸色都隐隐有些发黑。

    两茫茫和黄遁一屏气靠近,距离他二人已不足三丈。

    两茫茫遥遥看了看对面的黄遁一,使了个眼神,然后双手按在身前那颗茂密的大柳树上。这棵柳树大概两人环抱粗细,柳条细密,周遭几丈都笼罩在它的树荫里。

    柳树小臂粗细的树枝微微颤动了一下,四五根粗壮的枝桠悄无声息的从青衣人头顶探了下来,像两只大手一般瞄准了下方青衣人!

    “嗖!”

    一声轻响,十几根枝条猛的射出,向着青衣人抓去!纸条本就在那人头顶不远处,几乎是在一瞬间这些枝条就触碰到了青衣魔人的身体!

    但间不容发之际,青衣人却是就地前扑猛的一个翻身,避开了试图抓住他的枝条!

    失手了!

    青衣人有些狼狈的从地上一跃而起,看向身后,冷喝道:“什么人!”

    另一青衣人也迅速反应过来,他身子像是飞起的鸟儿一样原地高高跃起,空中连踢几脚一个倒纵跳到了远离篝火的地方。他和先前的青衣人背靠着背,小心的警戒着周围。

    “哼哼,原来是个术师。真是不知死活,敢来黑森林里找不自在,看来你不是无知之徒,就是狂妄之辈!”

    高个头青衣人冷笑道。

    然而两茫茫和黄遁一却安静的伏在树后,一招落空并没有继续进攻。

    他们也在评估这两个魔人的实力。

    两茫茫的无极真气逐渐笼罩住周边数丈的范围,这是他能够娴熟施展五行控术的最佳距离。

    他趴在暗处没有说话,但手指一动,澎湃的无极真气操控着更多的树枝以及数丈长的柳条如无数把利刃一般迅猛甩向两个青衣魔人。

    柳条虽柔弱,但这么多柳条狠狠抽在人身上想必那滋味也不好受。更何况两茫茫以擒人为主,柳条和树枝但凡贴上青衣人,第一时间就会如蜘蛛丝一样把他们紧紧裹住!

    青衣魔人冷哼一声,一边躲避一边挥掌击打柳枝。青衣魔人一掌掌挥出,迎面而来的柳枝被大片的震飞。

    “看来他们并不擅长使用武器,练的是拳脚功夫。”

    真人默默的下了一个结论。

    既然不善兵刃,那么只需把战斗距离控制好,便可确保那两个魔人只能招架而没有反击的机会!

    两茫茫使出全力,把无极真气覆盖的周围五六棵大树同时引动,数百根粗壮的枝条像鞭子般狠狠抽去,又像触手般想要抓住青衣魔人!

    但青衣魔人武功不俗,先前似乎有所保留,此刻面对犹如雨点般密集的柳条,他俩掌上力道更猛,一掌掌打出甚至把胳膊粗的树枝直接击成数段!

    两名青衣人逐渐有些不耐,以他俩为垓心,周围两丈内的数棵大树像是章鱼成精一样要把他俩抓住,逼的二人想走无法走,想留不便留,连连怒喝中靠着雄厚内力把一条条树枝打飞震断,不多会儿地上就丢满了残肢断柳。

    非但两茫茫,暗处的另一人隐约心里也有了些结论。

    正当两个青衣人渐渐把周围树枝清理的差不多时,一个黑影突然跃出,手中提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对准其中一个青衣魔人激刺而来!

    这还是纪隆君三个两年来第一次见到黄遁一宝剑出鞘!

    一柄玄黄色的宝剑,似玉,又不似玉。它周身散发着柔和的光泽,没有了金属的冷冽,多了一分玉瓷特有的暖意。

    这柄宝剑刺出,竟是让人心生亲近,似乎感觉不到威胁逼近!

    青衣魔人顿感脑后恶风乍起,来不及回头之下只得身子趔趄朝一旁倒去,堪堪躲过黄遁一一剑!

    黄遁一不等招数使老,由刺变扫挥剑对着那青衣魔人划去,青衣魔人只得强行让不稳的身子再次侧倒,虽避开了剑刃,但一道玄黄剑气扫过,青衣魔人肩头崩起了一片鲜红的血花!

    “剑气!”

    纪隆君和纪凯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喜。

    剑气,简单来说,乃是因使剑之人内功深厚,发招之间内力由臂入剑,锋芒外漏形成的一股具有杀伤力的剑之气力!

    像是一些内家高手单单使出拳脚功夫也会夹带着阵阵劲气,和剑气是一个道理。

    只是剑气仗着刀剑刃口的锋芒,杀伤力更大!

    但兵刃毕竟不同拳脚,把内力传导至兵刃覆盖其上并由兵刃内力外放,可不是寻常武者能够做到的。

    黄遁一嘴角一笑,原来那青衣魔人中招的一瞬身子已经被迫的连连侧倒,难以控制平衡下冷不丁被身后突然乍起的十多根树枝卷上!

    树枝像是蜿蜒的毒蛇缠上了猎物一样,十几根双指粗细的树枝像是十几条毒蛇,几乎在一瞬间把青衣魔人双臂双腿和脑袋死死的卷住,彻底困住了此人!

    这是黄遁一和两茫茫多年来磨合而成的套路:主攻和辅助来回变幻,让人完全摸不清进攻节奏!当你全力招架其中一人时,可能他只是佯攻,真正的杀招却来自于身后!

    另一青衣魔人武功显然在前一人之上,他眼瞅同伴被捉,怒极而拼命攻向黄遁一。

    黄遁一并不急着和他分个高低,一把明黄宝剑舞的密不透风,那魔人仗着掌上浑厚力道和黄遁一打了个难解难分。

    茫茫真人却没有支援黄遁一,他又操控周围几棵大叔更多的柳枝把前一个青衣魔人层层裹住。

    一根根或胳膊粗细、或筷子粗细的柳枝紧紧的勒了过来,非但是手脚脑袋那么简单,而是把那青衣魔人整个裹在里面,只几个呼吸间就裹成了一个直径近一丈的硕大木球!

    几棵大柳树几乎半数的柳枝紧紧缠绕在一起,在正中央裹成的一个大木球!纪隆君吞了吞口水,这种操作,令他对道家仙术的向往几乎到了无比渴求的程度。

    两茫茫确信树枝牢笼坚不可摧,被困住那魔人不可能破笼而出后,这才真气转换,召唤其他的树枝射向另一青衣魔人,协助黄遁一作战。

    “唔,好强的剑招!”青衣魔人暗道。

    黄遁一一柄玄黄宝剑有如灵蛇吐信,招式诡异、速度极快。

    他本身穿着淡黄色袍子,此时仗剑飞身而上,整个人都化作一片玄黄,这已经超过了青衣魔人能够招架的极限!

    “快!快!好快的身法!”

    青衣魔人大吃一惊,这人非但剑法高超,速度更是快的出奇,他连拍几掌全部打空。

    而这人宝剑在手,道道剑气有如黄龙出云,剑刃本身虽然被他避开,但凌厉的玄黄剑气却四射而出,把周遭草木、山石都扫了个遍体鳞伤,连青衣魔人的衣服都被剑气多处划烂,避无可避!

    青衣魔人难以招架,只得步步后退!

    他心里急急盘算道:“对方明显是两个人,配合又这般默契。我一个打两个太吃亏,不管是走是留,怎么也得先把我兄弟救出来再做计较!”

    他一边强自和黄衣剑客周旋一边暗自观察,终于大体确定了暗处那术师的方位。

    “喝!死来!”

    一声大喊,青衣魔人手掌竟发出比之刚才还要浑厚的磅礴掌力,狠狠震退黄遁一后赶忙飞身跳出圈外,朝着两茫茫潜伏的位置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