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都市 > 穿成反派总裁小情人[娱乐圈] > 章节目录 12、十二章
    十二章:

    我敢要吗?季轻舟欲哭无泪,面上微笑,心里泣血,“没这个必要,余小姐是楚诚的朋友,都是朋友,这样也太见外了。”

    余安明闻言,知道他是顾及楚诚的感受,也只好作罢,“那好吧,以后你遇到什么事,直接和我说,我可以帮你。”

    “我是死人吗?”楚诚不解道,“他遇到什么事为什么要和你说,我不能解决吗?”

    “你是鸡妈妈吗?这么护崽?”

    “那你是老鹰吗?觊觎我的小鸡崽 ?”

    余安明无语,“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谢。”

    “所以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高涵怎么就突然出现了?”

    “他们在楼下开party,高涵喝醉了,又想上厕所,楼下的厕所有人吐了,正在打扫,他就上来了。他之前在这层玩过,知道有个偏门,所以从那个门进来了。”

    “等他一会儿酒醒了,我一定要这个王八蛋跪下给我道歉,”余安宜咬牙切齿,“竟然还想非礼我,恶心!”

    “他还没酒醒?”楚诚问道。

    “没有,打了一顿反倒睡着了,睡得和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等他醒了,我让他过来给小季道歉。”

    楚诚点头。

    “那你给小季上药,我们先出去了。”

    余安明说完,拉着余安宜离开了,余安宜看了楚诚一眼,又看了季轻舟一眼,郁闷的叹了口气,最后也只能道,“我先走了。”

    “嗯。”

    季轻舟看着余安明离开,只觉得心都在滴血,楚诚瞧着他恋恋不舍的眼神,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瞧你那点出息,就那么一张卡,至于吗?”

    “不至于吗?”季轻舟反问他。

    “当然不至于,”楚诚道,“你以前不是挺铁骨铮铮的吗?”

    “我现在改了,我变得能屈能伸了。”

    “你伸一个我看看。”

    季轻舟:……

    楚诚教育他,“做人呢,要知足,你拿了我的钱,你再拿他的卡,这算什么?”

    “算见义勇为的嘉奖啊,”季轻舟觉得自己很有道理,“见义勇为是好事,但是也是需要嘉奖的,只有这样,才会让见义勇为的精神不断传递下去。”

    “所以你不收这张卡,下次余安宜遇到了事,你就不会帮了吗?”

    “当然不是。”

    “那不就对了。”

    “这不一样。”季轻舟道,“我这不是缺钱嘛。”

    “我给你的钱不够吗?你还想要他的卡。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吃着婉里的望着锅里的,朝三暮四、朝秦暮楚、贪得无厌。”

    “没……没这么严重吧?”季轻舟小声道,“我也没打算认他当金主爸爸啊。”

    “你还想要两个爸爸?”

    季轻舟连忙摇头,“没没没,一个就够了,你就挺好的了。”

    “这还差不多。”楚诚看他,“爸爸会害你吗?”

    季轻舟摇头。

    “那你应该怎么做?”

    “听爸爸的话。”

    楚诚很满意,“算你还有点良心。”

    他打开钱包,拿了张卡出来,递给季轻舟,“不是想要卡吗,这张给你,随便刷,就当爸爸给你的零花钱。”

    “不不不,不用了。”季轻舟把卡推了回去,“你之前给我的钱我还没用呢,用不到这些。”

    他想要余安明的卡,纯粹是因为自己刚刚帮了余安宜,收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况且,也可以用那张卡来偿还欠楚诚的部分钱。

    他不想要爸爸的零花钱,他只想给爸爸还钱,然而这个想法,他眼前的金主爸爸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季轻舟只是道:“你先收回去吧,我有需要再问你要。”

    “那你不准收除我以外其他人的东西,不管是卡还是钱还是礼物。”

    季轻舟点头,没有异议。

    楚诚把卡收了回去,“你刚说,高涵想对余安宜做什么来着?”

    “他想亲余安宜。”季轻舟道。

    “想做什么?”楚诚抬头。

    “想亲……”季轻舟的话被打断了,楚诚微微向前,在他的嘴唇上很轻的亲了一下。

    他没有亲很长时间,蜻蜓点水,稍纵即逝,季轻舟有些怔的看着他,大脑空白一片,他眨了眨眼,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不自觉地抿着唇,感觉脸颊都烧了起来。

    楚诚笑道,“为了防止日后你遇到这种事,我想了想,还是先给你盖个章吧,不然你的初吻被别人抢走了,我不是很亏。”

    “可高涵只是想亲余安宜的脸啊。”季轻舟低声道。

    “哦~”楚诚拉长了语调,然后倾身上前,在他的左脸上亲了一下,“这下没问题了。”

    季轻舟:……

    季轻舟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着了,怎么突然就亲他了?还连亲两下!他感觉自己一颗心跳的飞快,一张脸烫得似乎要熟了,他看着楚诚,默默低下头去,也不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诚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朵,觉得他还真是纯情的够可以,只是亲了两下,又不是接吻,至于吗?

    他低头看向季轻舟,问他,“感觉怎么样?”

    季轻舟抬眼看他,就见楚诚一派坦然,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他仔细回味了一下刚刚的两次亲吻,觉得自己好像并不排斥。

    楚诚见他不说话,问他,“不愿意?”

    “不是。”季轻舟摇头,没什么不愿意的,虽然这两次亲吻出乎他的意料,但是,楚诚说的也有道理,与其白白被其他人占去了,还不如给楚诚。

    “那你这么看我。”楚诚道。

    季轻舟看着他,有些不好意思,他刚刚想到了一个事,有些想提醒楚诚,可是偏偏又羞于开口。

    不过大家都是男人,楚诚都这么淡定了,自己太害羞,也未免有些不大气。于是季轻舟很具有实践精神的侧了侧脸,伸手拉了拉楚诚的袖子,把右脸正对着他。

    楚诚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季轻舟觉得他这个时候就不怎么聪明了,“你不是担心那种情况发生,你不是第一个亲的,很吃亏吗?”

    “是啊。”

    季轻舟无语,他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怎么他的爸爸这么蠢,这都反应不过来,果然不是亲爸爸,只是给钱的爸爸!

    “有句话怎么说的,如果你别人打了你的左脸,你就……”

    “我就打爆他的狗头。”楚诚接道。

    季轻舟:……

    这话没法接了,他们俩已经不是不心有灵犀了,简直是心里有好几堵墙!!没法暗示!!!

    季轻舟放弃了,“那什么,我们现在做什么啊?”

    “吃饭吧,也该吃午饭了。”楚诚看着他,“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游泳也没游,还受了伤。”

    “没事,”季轻舟倒是觉得还好,“至少见了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人都还不错。”

    “因为余安明舍得给你卡?”

    季轻舟无语,“因为他们都对我和和气气的。”

    “你是我的人,他们自然得对你客气一点。”

    “所以我觉得他们都还不错啊。”季轻舟站起身,“走吧,去吃饭吧。”

    “这就去吃饭,不是还有件事没做吗?”

    “什么事?”季轻舟不解。

    楚诚站了起来,拉住了他的手腕,凑近他,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刚刚暗示了那么久,其实想让我做的是这个吧。”他说完,在季轻舟右脸上亲了一下。

    季轻舟惊讶的转头看他,楚诚捏了捏他的脸,“还打了你的左脸,你就……我就打断他的狗腿,难道还会把右脸递给他?”

    “所以你刚刚是在故意逗我?”

    楚诚摸了摸他的头,“没,爸爸是在教你做人的道理,做人不能脾气太好,懂啊?”

    “你自己信吗?”季轻舟觉得他可真是太会撒谎了,“你摸着你的良心看看它信吗?”

    楚诚轻笑,“主要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把右脸递过来,你不是刚刚还挺惊讶害羞的吗。”

    “我第一次被人亲,肯定会惊吓啊,不过,我还能惊吓害羞一辈子啊?”季轻舟看他,“你都能这么淡定,我也能。”

    楚诚闻言,觉得有些惊喜,最开始的时候,季轻舟说他选择还人,楚诚压根不信,甚至截止到他们同床,楚诚都只是想看看他还想玩什么花样。可是现在,季轻舟竟然主动把自己的脸侧向自己,还暗示自己亲他,楚诚甚至在这一瞬感受到了什么叫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现在相信你是打算循序渐进了,不是只循序,不渐进了。”他道。

    “还怀疑我?”

    “没办法,谁让儿女都是债,太不省心了。”楚爸爸叹了口气。

    季轻舟:……

    “走吧,”楚诚揽住他的肩膀,“请你吃一顿好的,不然真感觉白带你来了,你想吃什么?”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