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封先生的宠爱 > 章节目录 1.第 1  章
    七月的盛夏格外炎热。晴空万里,流云在天际分明,热气蒸腾而起。

    盛华路,两旁都是茂盛的梧桐树,绿荫交错着遮蔽带来一丝丝凉意,一列列安静的宅院坐落在道路深处。

    道路的最尽头,宅院宽阔,墙壁上爬着翠绿的藤蔓,铁门上雕刻着花纹。

    身材纤细的少女站在树荫下,短裤T恤,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晃眼,是那种不常在户外的苍白。

    在她的身后则是放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上面还零散的放着一些用报纸包好的长板。

    “我知道,不用担心。”喻微接着电话,用手压了压帽檐,轻声道。

    “我已经站在门外,马上就要进去了。”

    听见电话那头的叮嘱,喻微有些犹豫,声音更低了些:“你们放心,我肯定会乖乖听话,不给人家添麻烦。”

    “我知道,封先生对吧?嗯,我会叫人的,你们不用担心我。”

    挂断电话,喻微被晒的脸颊泛红,有些不舒服的拉低帽檐。

    这种烈日下,除非上课,她一般都不怎么出门。

    喻微踮起脚按了门铃,耐心的等在门外。手指捏着帽檐,小心的打量着面前的宅院。

    一眼望去的是打理整齐漂亮的花园,后面则是一座古典的宅子,透着严肃沉稳的气息。

    这里就是封宅,封宅的主人姓封,叫封修。

    喻微大三搬出来住,父母不放心,就让她到这里借住。

    想到母亲刚才的提醒,喻微不安的抓紧帽檐,口中念着,“封先生,封先生,你好,封先生...”

    她正.念叨着,面前的铁门缓缓打开。

    一个年轻男人走了出来,站在喻微面前,看见她似乎愣了一下。

    注意到喻微疑惑的眼神,男人轻松的笑了笑,介绍道:“这位就是喻小姐吧?我姓程,叫程立。”

    喻微一愣,有些不确定的打量着他。

    男人很年轻,看起来二十多岁,生就一双桃花眼,外貌俊朗,唇边总是噙着几分笑意,让人心生好感。

    看见喻微的眼神,程立耸耸肩,笑眯眯道,“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是封哥的朋友,这段时间寄住在这里,你不用介意。”

    喻微郝然,也松了口气,低声道:“嗯,我是喻微,微笑的微。也是过来借住的。”

    “大家都是一个身份嘛,来,我过来给你介绍。”程立推开铁门,帮喻微拉过行李箱。

    喻微跟在他身边走进花园,听着程立指着两旁给她介绍。

    “喻小姐,封宅不小,这些地方你都可以随便逛。”程立笑着说,指着两旁。

    “这边是花园,那里是后面的花房,露台。没事可以去喝喝茶什么的。宅子里还有健身房和游戏室,私人影院也有,你没事也可以去放松放松。”

    “那是别宅和主宅,封哥住在主宅,平日呆在三楼的活动范围内,别处去的时候不多。”

    程立介绍的仔细,喻微认真听着,点头,暗暗记在心里。

    程立像是又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

    是木盒,上面也雕着精美的花纹,沉甸甸的模样。比起礼物盒,更像艺术品。

    她迟疑片刻,小心的接过盒子,捧在手里。“这个是什么?”

    “哦,这里装着的是手机,是封哥给你准备的礼物,见面礼吧。”程立解释道,神色略微不自然。

    喻微微微睁大眼睛。虽然封先生很有钱,但是这个出手...未免太阔绰。

    喻微没有打开盒子。她有点为难的说:“谢谢封先生,那个,也不用这份礼物,我自己有手机。”

    说着,她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程立看。

    “还是新的,上一个手机丢了,刚买的,功能也很好。”

    喻微说,她本以为程立会说话,却看见程立露出稍显复杂的神色。

    “虽然你有一个了,这个你也需要留着。”程立有些无奈,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

    “这个手机上会有实时的定位,有封宅的模型,你可以避开封先生所处的位置。”

    喻微仍旧略显茫然的看向他。

    “我没特别明白你的意思,”喻微小声道,“是让我监控封先生吗?”

    程立挠挠头发,这次脸上总算显出几分苦恼来。

    “要怎么跟你解释呢,你知道,封哥眼睛出了点问题,对吧?”

    喻微点头。她来之前就被叮嘱过,封宅的主人封修,前几年出了车祸,眼睛暂时性失明。

    这并不妨碍他在事业上的发展。

    封修今年二十八岁,已是投资行业的顶尖大佬,在财经报纸上经常能看见。

    喻微在校的时候还远远的见过一次封修的演讲。

    男人镇定自若的走上台,闲庭信步,五官凌厉。他甚至没有拄盲杖,全程神色淡漠的侃侃而谈。

    喻微坐在后面,也没有看清楚封先生,对他周身的气场的印象却极为深刻。

    “你来之前,封哥和他父亲定下三条规矩,他让我转告给你。”程立试图委婉的说。

    喻微愣了愣,乖乖的放下手机,“那您说吧。”

    她咬住嘴唇,对现在的情况有点不明所以。

    程立也很为难,他咳嗽两声,缓声道:“第一,不许出现在他的活动范围内。第二,不许在宅院里制造任何喧闹动静。”

    “以上两条违反任意一条,就必须从封宅离开。”

    程立说完,看见面前女孩茫然中又流露出错愕的神色。

    他摆摆手,神色里也有几分尴尬,“这不是我定的规定,是封哥...封哥说话就是这样,喻小姐你别介意。”

    他看见喻微脸上掩饰不住的无法理解的神色,还是强行挽尊道。

    喻微想了想,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保证不违反。”

    她虽然也觉得这么做不自在,但是人在屋檐下,低头的道理,喻微还是懂得。

    程立无奈道:“也不用这么严肃,封哥每天的作息都很有规律,你住一段时间就习惯了。”

    喻微点点头,没有吭声。

    说话间,他已经拉着行李箱顺着滑道上了楼梯,面前就是红木的大门,气派沉稳,这是封宅的门厅。

    程立在旁边按下密码,门悄无声息的滑开,他拖着行李箱,喻微跟在他身后进门。

    “这是给你准备的拖鞋,房间也在二楼,有阳台。”程立说道。

    他换了鞋,把喻微的行李箱拖到客厅,不小心碰到茶几上的果盘,注意到后又摆回原样。

    他抬起头,看见喻微正看着他。

    “这里的东西用过之后都要恢复原样,也是为了封哥方便。”

    喻微应了一声,走进来,打量着周围。

    客厅很大,却很空旷。几乎没什么摆设,只是在墙壁上挂着油画,角落里摆着简单的装饰品。一切东西都放在合适的位置。

    程立看见她有些出神,把行李箱暂时放下,“那你要不先看看?我去和封哥说一声。”

    “嗯,”喻微赶紧说,又沉默片刻,才接道,“麻烦替我向封先生表示谢意,谢谢程先生。”

    程立怔了怔,他一挑眉,并未对喻微的话做出什么反应。

    “好啊,我会替你传达到的。”

    在他转过身之后,喻微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垂下眼睛,擦了擦汗湿的掌心。

    第一步,没有失败。

    --

    “封哥,那个小姑娘来了,正在楼下呢。”程立推开书房门,对着里头说道。

    书房很暗。

    并没有开灯,甚至窗帘都被拉着大半,尽管此时正是白昼。

    从窗口隐约透出的光线中,能看出书桌后一个模糊的身影。静止不动,像一座凝固的雕像。

    程立对此习以为常,他甚至笑道:“你真不去打声招呼?那个小姑娘很有礼貌,看着怯生生的,也不爱惹事。”

    “对了,她还托我向你道谢呢,”程立懒洋洋的说,“向封先生表示谢意——原话是这么说的。”

    白净又乖巧,说什么应什么,五官小巧柔和,像个稚气的孩子。

    程立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只是耐不住封哥不喜欢。不过封哥有喜欢的吗?

    坐在书桌后那个身影终于有了动作。

    封修合上面前的书页。手指摩挲着凹凸的文字。半明半暗的光线下,那张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漠然。

    “有什么好看的。”他淡淡道,声音薄冷。

    “规矩都告诉她了吗?”

    “告诉了,人家小姑娘答应了,又乖又软。我估计...”你这次是轻易赶不走她。

    程立没说完,话里带着意犹未尽的意思。他也喜欢这个小姑娘,对她的印象很好。

    听见他半是调侃的话,坐在一片暗色里的男人没有动静。

    只是在阴影里,男人似乎略带嘲讽的掀了掀唇角,光影交杂下的眉目清冷沉郁。

    “那就让她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