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 章节目录 140、看到银子就开心(二更)
    不等人家把箱子给她,她先把箱子抱到自己手里,然后坐回椅子上,开始专心的数箱子里的银子。

    安德鲁和他的手下都盯着她,主仆还不停的对视,见古依儿数了一遍还要数第二遍,安德鲁看不懂了,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是嫌少了吗?”

    古依儿抬头看了看他们主仆,咧嘴笑道,“不是少了,是我小时候穷怕了,现在看到银子就开心。”

    “怎么王爷不给你银子花吗?”

    “给啊,不过每次都是求着他才给。”她皱着眉抱怨起来,“安领主应该不是刚来大燕国吧?那你应该知道大燕国的女人是怎么生活的,在家听父母的,嫁人以后听丈夫的,丈夫死了听孩子的,要是没孩子更惨,估计死了都没人管。再富贵的家庭里,女人都是没自由的,想花多少钱都得在本子上记下来。而我这种爹不疼的,从小就被抛弃的,那更是凄惨无比。虽然王爷疼爱我,可也没有说让我随便花银子。我又赚不了钱,只能看他脸色。要是能在安领主这里赚大钱,那我就不愁没钱花了。”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两眼都还盯着白花花的银锭子,一副财迷样就差流口水了。

    安德鲁和他手下都忍不住偷笑。

    就这样,古依儿留在了大庄园里,安德鲁不但给她安排了高雅的房间,还派了一名女子服侍她。

    她不用问都明白,这女子名为服侍,实则就是安德鲁配得摄像头,专门监视她的。

    趁那个女子去给她拿吃的,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紧锁着眉头,除了不安以外,心中还堆积了不少疑问。

    裴郦的身份怎么也要比她高吧?

    人家是当今的太后,她不过是亲王妃子,为什么安德鲁宁可抓她做人质都不愿意拿裴郦做人质?

    他安德里在大燕国十多年,不可能不清楚这时代的等级地位有多重要。

    但为什么他不拿裴郦直接去威胁姬百洌和姬宁昶叔侄俩?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看了看窗外的晚霞,这都过去半个时辰了,不知道沈衍和沈少源带着裴郦离开庄园可还顺利?

    对于手边这小箱子银子,她轻蔑的哼了哼。

    她要的可不是几百两……

    她要的是安德鲁在大燕国所有的财富!

    以及他们的命!

    ……。

    “王妃,你去哪里?”

    听着身后传来的嗓音,古依儿转身朝她微微一笑,“我看外面的夕阳很美,就想在附近走走。”

    端着食物前来的女子就是安德鲁派来服侍她的,叫小珂,二十岁上下,五官还算好看,就是肤色蜡黄蜡黄的,脸上还长了许多色斑。

    “王妃还先用吃的吧,稍后我陪你出去走走。”

    “我现在吃不下,想先出去走走,安领主不是说晚点会来找我吗,到时候我邀他一起吃东西。”对于她生硬的态度,古依儿也不介意。

    在这个地方,就算别人直呼她的名字,那也是正常的。

    “那我陪你出去吧。”

    “好。”

    知道甩不掉她,古依儿也不动小心思,等她把食物放进房里以后,与她一同朝那些民舍走去。

    一路上她也不问东问西,只是认真的欣赏风景。

    最多用羡慕的语气跟这个叫小珂的‘监控器’说话。

    “这里的风景真别致,住在这里的人也真是好福气,不愁吃不愁穿,安领主真是领导有方!”

    “嗯。”每次听到她赞扬的话,小珂都会笑了笑。

    大宅子周围的房子都是独门独栋的,她们从别人门前经过时,都会有人出来看。

    不过在发现小珂后,对古依儿好奇的人立马又回屋去了。

    一路走下来,古依儿对这里有着很深刻的体会和感悟。

    这里人看着话不多,但默契十足,比如说他们走了许久,小珂没与任何人一家人交谈过,但是她一个眼神,别人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这种超乎寻常的默契,就算在一个家族里也不见得会有。

    眼看着天渐渐黑下,她心知该回去了,正准备跟小珂说,突然一盆水朝她泼来。

    “啊!”

    她吓了一跳,惊叫着躲开。

    待稳住身形后,她才朝泼水的人看去。

    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自家院门口,她手里还端着一只空木盆。

    “谁?”

    她像是没看到古依儿和小珂似的,发出好奇的疑问声。

    古依儿这才发现她双眼是闭着的,当即就有些不解,忙朝小珂看去。

    小珂朝那女孩走过去,有些不满的道,“彩蝶,没事就回去!”

    女孩‘哦’了一声,端着空木盆转身往屋子里走。

    她走得很慢,每一次脚尖伸出去都很小心翼翼,腾出一只手还不停的在空气中摸索。

    古依儿盯着女孩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

    是个盲人?

    在别人看来,这女孩差点把水泼她身上很正常,毕竟她看不见。

    可她却越想越不正常。

    想起曾经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说盲人虽然失去了视力,但其他感官会比常人敏锐。

    她和小珂来这里的动静并不小,其他房子里的人听到她们说话和走路的声音都出来看过,那这盲女孩也应该听见了才是。

    那她为何还要朝自己泼水?

    再看看地上湿泞的地方,如果她直觉没有错,这个盲女孩是有意朝她泼的。

    想到这,她抬脚朝女孩的家走去。

    “王妃?”小珂不解的看着她。

    古依儿对她笑了笑,接着走到盲女孩身侧,扶着她手臂往屋子里去。

    “谢谢……”盲女孩像是很不好意思似的,说话都有些怯怯的。

    “不用。”

    就在古依儿将她扶进门槛时,女孩在空中摸索的手突然放到腰间,接着覆住她的手背上。

    她顿时就感觉到手背上有东西,没有多想,快速翻手接过并悄悄捏在手心里。

    扭头看着女孩时,只见她腼腆的笑了笑,“谢谢你,我自己可以的。”

    为了掩饰惊讶,古依儿假装打量她的家,“就你一个人住吗?”

    “嗯。”

    “王妃,我们该回去了。”小珂在外喊道,明显不喜欢她这样擅作主张。

    “来了。”古依儿这才放开女孩的手,然后朝小珂跑去。

    ……

    回到房里,小珂说去把饭菜热一热,顺便叫安德鲁过来。

    古依儿求之不得。

    她一走,她立马把盲女孩给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一小团纸。

    借着屋子里的灯火,她快速把纸摊开,只见上面写着——

    ‘放心,他们已经离开了。’

    古依儿倒抽一口气,无比的惊讶。

    那女孩是装瞎的?

    她说她家里就她一人,她若不是装瞎,那这纸上的字怎么来的?

    她为什么要装瞎?又为什么要给她送这种密报?

    她相信女孩以这种方式通知她,应该没有说谎的必要。

    意思就是沈衍和沈少源已经带着裴郦顺利离开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总算能松一口气了。

    接下来……

    就看他怎么收拾安德鲁了!

    “王妃,安领主来了。”门外传来小珂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就来。”她赶紧将纸条揉成一团,然后塞进鞋子里。

    在另一间屋子里,小珂已经摆上了热腾腾的饭菜。

    古依儿一去,就见一脸毛的安德鲁已经坐在桌边等她了。

    “安领主。”

    “听说王妃要请我吃东西,我就过来了。”安德鲁满脸热情的笑意。

    “我请安领主过来,是想跟安领主讨论一下将来的打算。”

    “王妃真的愿意为我效劳?”安德鲁像是不信似的盯着她神色打量。

    “我知道安领主还不能信任我,所以我就要主动表现,让安领主看到我的诚意。再说了,我都已经收了你的银子,肯定不能白收的。”古依儿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茶杯,突然朝小珂问道,“怎么没准备酒?”

    小珂立马朝安德鲁看去

    安德鲁也扭头看了她一眼。

    也就是在他们对视的这一眼空档,古依儿的大拇指快速在茶杯内壁擦了擦。

    “算了,那我就以茶代酒吧。”

    她一手拿着杯子,另一手抓起茶壶,当着她们主仆的面倒了一杯清水,然后递给安德鲁。

    安德鲁笑着接过。

    古依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然后朝他举杯道,“今日是我跟安领主第一次见面,希望安领主今后多多指教。”

    语毕,她豪爽的将一杯水一饮而尽。

    这是自己人准备的东西,安德鲁当然放心了。也没迟疑,同样端着茶水喝了一口。

    古依儿这才坐下,然后朝小珂道,“我想跟安领主单独谈谈,你能出去一下吗?”

    小珂又立马朝安德鲁看去。

    安德鲁摆了摆手。

    她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对他们的心思,古依儿都明白。

    这些人早就调查过她,想必她不会武功的事这些人也都知道,所以任由她活动。

    再加上这大庄园里都是他们自己人,要逃出去必须经过那成片成片的民舍,试问,她一个没有功夫的女人如何能逃出去?

    “王妃很爽快,我很是喜欢,以后你帮我做事,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是吗?”古依儿搭起二郎腿,突然笑得意味深长,“那我有个问题要问安领主,为何你不拿太后直接去威胁昭陵王和皇上,非要用尽心思把我抓来?难得我比太后还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