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章节目录 第268章 舞场老王子
    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溪水般轻缓地倾泻而出。

    喻橙愣了一秒,猛地抬起头,扭头看向声源,还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衬衫黑马甲,手里握着一把小提琴,站在甲板上背朝着他们拉出舒慢的节奏。

    “……”

    所以说你到底是厨师还是琴师

    喻橙茫然地扭头看向周暮昀,却见他已经伸出手放在她眼前,还是那副优雅的做派:“这位美丽的女士,能请你跳支舞吗”

    喻橙:“……”

    今晚的周暮昀是打算把绅士进行到底吗

    喻橙盯着面前这只手,掌心朝上,上面纹路清晰,正等着她把手放上去。

    然而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并不打算把手交给他。

    “嗯”

    见她迟迟没动作,周暮昀手指勾了勾,有催促的意思。

    喻橙咬了咬唇,有点难为情地抬眸看着他,该怎么解释,她其实根本不会跳舞。

    一听这高雅的曲调,就知道是华尔兹之类的交际舞,她就更不会了。

    因为有点紧张,那股困倦的醉意顷刻间烟消云散,像兜头泼了盆冷水,脑子里一片清明。

    趁着她失神,周暮昀一把握住她的手,把人从椅子上拉起来,另一只手也执起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

    喻橙猝不及防,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拉着转移到船舱空余的地方。

    她终于憋不住了,小声说:“我……我不会跳。”

    周暮昀一愣,尔后便笑出了声,肩膀一颤一颤的,看起来颇为开心。

    男人脸上大大的笑容刺激到喻橙了,她抬起搭在他肩膀的手,捶了他一下,恼道:“你笑这么开心是在嘲笑我吗!”

    周暮昀摇摇头,想说没有,但他现在确实止不住笑。

    喻橙:“……”

    半晌,他笑够了,终于停下来,乌黑的眼睛里还藏着来不及收回的笑意:“你说你不会跳舞”

    “很奇怪吗”喻橙没好气地瞪他:“学霸也不是什么都会好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会跳舞那你还好意思嘲笑我。”

    “我什么时候嘲笑过你”

    “你说呢”

    “……”

    喻橙当然记得。她的记性再不好,也不至于忘记才发生的事。那晚,她答应陪他爬山,他答应她一个要求,她让他学着视频里的人跳舞。

    他跳了,结果她哈哈大笑着倒在床上,笑得肚子都痛了。

    喻橙捂脸,真是……风水轮流转。

    眼见她害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周暮昀大发慈悲的不逗她了,重新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肩上:“这次抓牢了,不许再放开。”

    喻橙怔忡片刻,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跟着他的步子胡乱地踏起来。

    不过,周暮昀也没有跳标准的华尔兹,只是带着她跟随着曲子的节奏乱走,两人晃悠来晃悠去,像是站在江面的一叶飘荡的扁舟上。

    “这就是你跳的华尔兹”喻橙低着头,盯着他毫无章法的脚步啧啧称奇:“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还敢拿这个嘲笑他,周暮昀轻笑:“我这还不是为了配合你。”

    喻橙自然知道他是在迁就她这个零基础的舞伴,也笑了。

    脑海里忽然闪过某些电视剧里的片段,她目光一凝,扬起唇角笑得狡黠:“不如你教我跳舞吧。”

    “怎、怎么教”

    喻橙蹬掉脚上的平底小皮鞋,踢到一边去,怕待会儿碍事。

    然后,在周暮昀不可置信的目光里,她光着脚踩在他鞋面上,郑重道:“好了,现在可以教我跳舞了。”

    周暮昀:“……”

    你别蒙我,哪有这样教跳舞的而且,我跳的是男步,你跳的是女步!

    你懒就直说吧,打什么学跳舞的幌子。

    喻橙看出他一脸懵逼,拍拍他肩膀:“一看你就没有浪漫细胞,偶像剧里男主角都是这么教女主角跳舞的。我看的时候就想拉个人来体验一下了。”

    没有浪漫细胞的周公子扯了扯唇,争辩道:“那最后女主角学会了吗”

    “……”喻橙一噎,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学会学不会那都不要紧,没人在乎那个,我们女主角要的是浪漫。”她强调:“浪漫,你懂吗!”

    “不是很懂。”周暮昀说:“你踩得我脚好痛。你晚上到底吃了多少,为什么跟平时比起来格外的重。”

    喻橙:“……”

    我他妈真的要打人了啊你信不信。

    喻橙横眉冷对,眼看着下一秒就要发飙了,仅剩的求生欲让周暮昀立马反应过来,手臂扣住她的腰肢,带领她滑入“舞池”。

    这一步他跨得很大,喻橙感觉自己被带得飞了起来,连忙抓住他肩膀。

    “放我下来,你不是说我重吗”

    他这会儿乐意教,她还不乐意学了,简直太刺激了,她差点被甩飞出去!

    周暮昀垂眸看着她,两只手都被占住了腾不开,他俯下头用额头撞了下她的额头:“记仇。我就随口一说。”

    行吧,你长得帅你说什么都行,我躺平任嘲。

    喻橙不用自己挪步子,只需要牢牢握住他的手、抓住他的肩,其他的都交给他,她乐的轻松。

    这回周暮昀跳的是标准的华尔兹。

    他带着她,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忽而又侧步,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又转了一个完整的圆圈。

    女孩的裙摆飞扬,乌黑的发丝也飘扬起来,一眼看去,竟说不出的和谐。

    某一个瞬间,他扣紧她的腰,猛地倾低上身,喻橙身子被迫往后弯,几乎如蒲柳垂枝般弯折下去。

    “等会儿,停停停!”

    她直起身来从他脚上跳下来,扶着腰坐到一边。她这百八十年不拉一次韧带的腰,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周暮昀眼中划过一丝怅然,他还打算来一个结束的吻呢。

    喻橙瘫在椅子上,嘀咕:“我的腰快断了。”

    周暮昀调整着呼吸频率喘了口气,带着一个人跳舞还是有点难度的。闻言,他呼吸一顿,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意味深长。

    这样就承受不住了以后可怎么办……

    喻橙不清楚他脑子里想的什么,揉了一会儿腰就抬眼看向他:“看不出来啊,原来你是舞场小王子。”

    上次她真不该嘲笑他。

    周暮昀顿了顿,卡掉了脑子里乱七八糟有颜色的东西,敛下眼睫看她,淡声道:“能不能把那个‘小’字去掉”

    小王子

    感觉跟他的气场不搭。

    喻橙立马纠正:“好的呢,舞场老王子。”

    周暮昀:“……”

    ——

    订的是7号上午九点回帝都的机票。

    离开香港的前一天,周暮昀终于想起此行的另一个重要目的,带喻橙去朋友开的餐厅免费试吃。

    餐厅开了有三个月了,开业典礼的时候还给周暮昀发过请帖,被他以工作忙抽不开时间为由推掉了。

    这次过来,也算补上上一回的缺席。

    听说他要来,餐厅老板下午就把顾客的预约全部都取消了,专门招待从帝都飞过来的周公子。

    餐厅离他们住的酒店有点远,提前半个小时出发,到那里时,人都到齐了。

    所有的菜已经端上桌,就等着两人。

    偌大的包厢里坐满了人。毫不意外,周暮昀携女朋友到场时接受了所有人的注目礼。

    老板杨启森起身招呼两人:“终于来了,再不来我们就要开吃了。这位是弟妹吧,你好你好,我是周暮昀的哥们儿,叫我老杨就行。”

    男人身材高大,皮肤有点黑,笑起来显得牙齿特别白。他穿着黑色t恤,露出来的手臂上纹着一只猫,跟他浑身的气质一比,这纹身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有点反差萌。

    喻橙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笑了笑:“你好,我叫喻橙。”

    男人挑着眉给周暮昀使眼色,怕他看不懂,还是没忍住说出口:“你小子行啊,不声不响就交女朋友了。”

    周暮昀在外人面前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声调清清冷冷的:“全世界都知道了,还叫不声不响你们到底玩不玩手机”

    大家:“……”

    听听这话里的自豪感,果然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

    喻橙暗暗挠了下他的手心,提醒他稍微注意一下场合,现场基本都是单身狗,她担心他被按在地上打!

    没想到却被周暮昀握住了手,他拉着她在空余的两个座位落座。

    在座的男人确实大多都没女朋友,其中只有两个带了女伴过来,周暮昀这话,无疑是赤裸裸的秀恩爱。

    “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周公子,一年的变化这么大吗”

    “网上的新闻我还真没看过,不如周三少你现场跟我们科普一下”

    “陆洋你可闭嘴吧,现场科普你这是给老三公然秀恩爱的机会啊!”

    “我好奇不行吗”

    大家围绕着周暮昀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喻橙听出来他们应该是一年到头很少聚一次的朋友,跟帝都的赵奕琛他们不一样,他们每隔段时间就约出来聚一聚。

    她捂着嘴凑到周暮昀耳边小声说:“你真是声名远播啊,连他们都知道你叫周三公子。”

    她还以为,“三公子”这称呼仅限京圈,没想到香港这边的上流圈子居然也这么称呼他。

    周暮昀挑挑眉,不置可否。

    “弟妹这是跟老三说什么悄悄话呢,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啊。”老板杨启森指尖夹着一支烟,青烟袅袅,眯着眼瞧着两人发笑。

    喻橙窘了,忙端正坐好。

    周暮昀:“我媳妇儿跟我说的话,你确定要听”

    大家:“……”

    这语气里满满的炫耀意味真是太他妈欠揍了。

    另一个男人站起身撸起袖子:“你们别拦着我,我今天非要跟周暮昀一决高下,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不拦你,不过我觉得你打不过他。”

    “……”

    周暮昀看着他们起哄瞎闹,若无其事地捏起筷子,给喻橙夹菜,懒洋洋地靠着椅背:“我没空跟你打。”

    喻橙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他说:“忙着呢。”

    哦,忙着给媳妇儿夹菜。

    喻橙抚额。

    别说他们,她都快看不过去了。

    晚餐准备得很丰盛,不仅有中国各地的特色菜,还有西式的餐点,口味都相当的不错。喻橙到最后都吃撑了。

    结束后,他们要留下来打牌,不过周暮昀没参与。

    他就是打算带喻橙过来吃个饭,顺便跟许久未见的这边的朋友们见个面聊聊天,玩牌就不必了。

    他们还要挽留,周暮昀说:“明早的飞机,不能耽误。”

    他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不好再劝,起身送两人出门。

    喻橙在繁华的街道上漫步消食,说出了憋了好久的话:“你刚刚……秀恩爱太过分了,我觉得他们真想打你了。”

    周暮昀侧眸看她,抬手将她脸侧的发丝撩开:“他们都喜欢玩儿,开起玩笑来往往没什么顾忌。我这么做是在告诉他们,我对你是认真的,不是玩玩儿的。”

    喻橙哑然,没想到是这个理由。

    心里有股暖流淌过,突如其来的感动让她眼眶都湿了。

    周暮昀:“不过秀恩爱的感觉还挺过瘾。”

    “……”

    不好意思,眼泪已经憋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