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章节目录 第273章 我们晚上不回去了
    喻橙做好了蛋糕,把盖子盖上,然后系上红色的蝴蝶结。Δ』看Δ书』Δ阁ww w. .co

    到底还是没问出来这是他多少岁生日,说完那句“祝你40岁生日快乐”后,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所以,她在蛋糕上只写了“周周生日快乐”几个字。

    亲手做蛋糕就像个仪式,到最后吃不吃都还不一定呢。周暮昀既然举办了生日宴,肯定请了专门的厨师准备餐点,人家说不定会为雇主提供蛋糕。而周暮昀本身也不怎么爱吃甜食,她也不爱吃甜食。

    喻橙垂眸,看了眼蛋糕,把它提起来放在餐桌上。

    门铃恰好在这时响了。

    喻橙看了眼时间,猜到是周暮昀过来了。他今天提前下班,要过来接她去举办生日宴的地方。

    一打开门,果然是周暮昀。男人黑西服白衬衫,没打领带,领口散开两粒扣子,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肌肤,却丝毫不减优雅矜贵。

    喻橙见状挑眉,拍拍他胸膛:“生日快乐,某人又老了一岁。”

    事实上,她在昨晚十二点整就跟他说过生日快乐了。

    为了当第一个给他说生日快乐的人,她定了个11点55分的震动闹铃,手机放在枕头边。震动起来她的耳边嗡嗡响,立刻就醒过来了。

    她盯着屏幕上的时间一分一秒数过,12点时,她才把他摇醒,对着他耳边说了一声“生日快乐”。

    结果当然换来他一顿猛亲。

    周暮昀捉住她放在自己胸膛上的手,以前没觉得过生日有什么好,也觉得有什么不好。但自从跟她在一起,他总想时光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那样就好像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会很长很长。

    “某人过不了多久也要再长一岁。”周暮昀说。

    没错,喻橙的生日也快到了,跟他的生日相差半个月。

    当初得知这个消息时,周暮昀含笑说:“我们居然差不多时间过生日。”

    喻橙当时就翻了个白眼,表示不认同:“别乱说,虽然生日是差了没几天,但你比我大了整整五岁这才是事实。”

    周暮昀只觉得胸口被插了一箭。

    “等我一会儿,我要先去换个衣服。”喻橙让他先坐,自己回了房间。

    周暮昀解开一粒西服扣子,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待。

    客厅餐桌上放着一个大大的蛋糕盒子,他有心想看一眼,但丝带已经系好了,他解开了恐怕恢复不了原样。想想还是算了,不给她增加工作了。

    片刻后,喻橙从房间里出来。

    “我们走吧。”

    周暮昀盯着餐桌上的蛋糕出神,闻言下意识回头,一抬眼就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姑娘,登时愣住了。

    小姑娘穿着藕荷色的缎面长裙,方领的设计,透出满满的复古宫廷风。纤细白皙的天鹅颈上戴着条细细的项链,小小的爱心垂在两边锁骨之间。

    为了搭配这条裙子的风格,喻橙特意梳了个公主头,两边的头发编成小辫子汇到脑后扎起来,用一枚发卡固定,余下的头发披散在身后。

    脸上化了淡妆,清新又温婉。

    没等他提醒,喻橙举起手中的外套:“我带了风衣哦。”免得他又说她要风度不要温度。

    室内的光线明亮,女孩微微偏着头,朝他莞尔一笑,眉眼弯弯,柔软得像香香甜甜的棉花糖。

    周暮昀不由呼吸一滞,忘了说话。

    他忽然想过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生日。

    喻橙趿拉着拖鞋过来,拎起桌上的蛋糕,转头看向稳坐不动的男人:“我们还不出发吗?不是说生日宴在郊外的别墅举行?”开车过去应该需要好长时间吧。

    周暮昀这才回过神,起身整理了下西服的衣摆,接过她手里的蛋糕,另一只手虚虚悬在她背后。

    喻橙站在玄关换了双高跟鞋,试着走两步,算了,还是穿平底鞋吧。

    生日宴上都是同龄人,应该也没有那么多规矩。比起穿高跟鞋像踩高跷一样,她宁愿穿平底鞋,舒服又方便,只不过看起来矮了那么一点。

    五点多了,太阳还悬在西边,火红的,圆圆的,像个烧红了的小铁球。

    可惜没有一点温度,甚至有点凉,喻橙自觉展开风衣穿在身上,顿时感到被一股温暖包裹,没那么冷了。

    小王秘书照样开着车毕恭毕敬等在楼下。

    喻橙只知道他是周暮昀的秘书,不知道他还是他的贴身助理,衣食住行都得安排得妥妥当当。

    不免感叹,他这份工作要是不拿双份工资都亏了。

    上了车,喻橙就把蛋糕拿过来,宝贝似的放在腿上抱在怀里。

    “去别墅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晚上就不回来了,直接在那边住。我已经让佣人提前将主卧收拾好了。”周暮昀凑近她低声说。

    郊外别墅是他私人名下的房产之一。那里环境好,空气质量也很好,更适合不忙的时候过去度假。

    由于平时太忙,那里交通不便,他一年也去不了几次。

    这次还是群里那帮人,知道他有这么个环境清幽的好地方,非要把宴会的地点定在这栋两层大别墅里。

    每年的生日宴说白了就是一帮人聚在一起玩,自己倒是没所谓,所以他就答应了。

    喻橙微微一愣,旋即就想通了。他们这帮朋友难得聚得这么齐,肯定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玩一玩,来个彻夜狂欢都有可能,确实不方便大晚上从郊外往回赶。

    喻橙点点头,想了想又小声说:“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

    早知道他有这个打算,她就会多带点东西过去,换洗衣服卸妆水什么的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准备。

    周暮昀不懂:“嗯?”早说晚说有什么区别吗?还是说换了个地方她不适应。

    “……”喻橙静默了一会儿,放弃跟他解释:“前面有超市的地方停一下车吧,我买点东西。”

    周暮昀轻嗯了声。

    正好赶上下班高峰,交通堵得一塌糊涂,三米一顿五米一停,很长一段路都没有能停车的地方。

    半个多小时后,小王秘书把车停在一家连锁百货门口。

    喻橙将蛋糕放在周暮昀怀里:“你在车上等我,我去去就来。”

    她这么说了,周暮昀却把蛋糕放后座上,跟着她一起下了车:“你要买什么?那边什么都有。”

    喻橙脚步停住,回头问他:“有卸妆水吗?妆卸不干净会闷痘。”

    什么?

    周暮昀愣了愣,花了几秒钟时间思考,才想起来她口中说的应该就是她每天晚上用到的,可以把脸上的妆卸掉的东西。

    他还真不确定郊外别墅那边有没有准备这个,于是陪着她走进百货商场。

    美妆区就在一楼,喻橙找到自己常用的牌子的专柜,只拿了瓶卸妆水结账。想了想,又上二楼的服装区买贴身内衣物。

    喻橙窘迫地抬眼看他,轻声说:“用不用给你买?”

    男人望着满目的女士内衣,颇有些不自在,垂下头敛下眼睑,表现得像个纯情的小男生:“我已经让人准备了。”

    “啊?”喻橙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不早说。”

    “你没问。”

    既然要住一晚,这些要用的东西他自然都考虑到了。卸妆水什么的,倒是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喻橙顿了顿,没好气嗔了他一眼,拉着人往二楼收银台走。

    因为没在二楼买东西,可以直接走无购物通道。谁知今天百货商场里的人格外多,几个收银台前都堆满了人,购物车和手提蓝堆积在一块,将无购物通道给堵得严严实实。

    无奈,两人只得排在人群后面,看看能不能见缝插针从通道离开。

    喻橙百无聊赖,一转头就看到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摆放的东西,脑海里瞬间闪过吕嘉昕的那些提议,脸色红透。

    慌乱下,目光一转,撞上了周暮昀探寻的目光,他低声问:“你在看什么?”

    喻橙:“……”

    见她不说话,周暮昀扬唇一笑,从货架上拿了两盒不同口味的木糖醇塞她怀里,又问:“炫迈要不要?”

    他一想,反正都在排队了,买点东西也行。

    “……”

    喻橙一脸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表情。她想把木糖醇放回去,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难道要说她刚才看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什么套。

    还不如杀了她。

    周暮昀扫了一眼,很快又拿了两盒炫迈塞给她。

    直到——

    他视线往下一扫,瞥见了货架下面几排摆放的东西,顿住了。

    愣了一秒,周暮昀就回过味儿来了。他摸了摸鼻子,眉眼里溢出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原来,她刚才在看这个。

    终于排到他们了。

    喻橙面无表情地把东西放在收银台上,别人都是大包小包堆了一大堆,到她这儿就这么几个小东西,看着倒像是来玩的。

    收银员低着头扫描完价码,例行公事问:“有会员卡吗?”

    “没有。”喻橙直接把手机付款码给她扫,连购物袋都没拿,直接把东西揣进风衣口袋里出去了。

    周暮昀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男人身材高大,板着脸时浑身散发着冷然的气质。路过的姑娘们依然抵挡不住诱惑,频频扭头看他的脸。

    真帅呐!

    喻橙在前面健步如飞,某个瞬间察觉到身后好像没人跟上来,停住脚步回头去看。

    果然,周暮昀与她相隔五步之远,见她回头,他展眉一笑,霎时如春风拂面。

    喻橙总觉得他好像把她看穿了,红着脸催促:“你走快一点呀。”

    周暮昀依言,快走几步跟上她的步伐。

    怎么那么可爱。

    她这是打算把她自己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他吗?

    那这个礼物他还真不敢接受,岳母大人那里他可不敢忤逆。

    两人坐上车,喻橙掏出口袋里的木糖醇,倒出两粒喂进嘴里,表面脆脆的糖衣咬得嘎嘣嘎嘣响。

    周暮昀看着她鼓动的腮帮子,笑容怎么也抑制不住。

    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到达郊外的别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天边一抹浅淡流云。

    四下寂静,风吹草木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车子一路开进庭院里,正厅一片漆黑,一丝光亮都不见。

    喻橙疑惑地看着前方,确定在这里举办生日宴?怎么一个人影都见不着?搞得像恐怖片拍摄现场似的。

    周暮昀下车后也是一愣。

    担人有人不清楚,他还特意把地址发到群里了。看群里的讨论,他们有的人下午就过来这边打牌了,现在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连灯都不开。

    喻橙愣了一瞬后就反应过来了。

    这种场面即使没经历过,她也见过。先是假装一个人都没有,为了营造一种没人记得你生日的失落感,然后他们躲在某个角落里,等你一到场,所有人都会冲出来,大声对你说:surprise!

    他们可能还会拿着礼炮,对着他喷出彩带花瓣什么的,在他惊悚的目光下,推过来一个生日蛋糕……

    当然,喻橙是这么想的。

    她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借着庭院的路灯,她看到他一脸茫然。显然,他不懂其中套路,喻橙不禁觉得好笑,他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反差萌。

    推了推周暮昀的后背,喻橙说:“我们进去吧。”

    她简直迫不及待想看到他被吓到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