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章节目录 第280章 两份生日礼物他都很喜欢
    时间显示现在已经九点半了,但喻橙还是没睡够。眼睛痛,头也有点痛,准确来说全身都痛。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脸陷进枕头里。

    不想吃东西,想再睡一觉。

    喻橙闭上眼睛,两只手攥住枕头的边缘,乱发散在脸上。

    被子往下滑了一点,露出圆润的肩头和一小片雪背,手臂也露了出来,上面印着几个深深浅浅的痕迹。

    是她昨晚扣住他的后背、在上面挠出几道痕迹后,周暮昀把她的手臂扯下来亲了好几下。

    此情此景,宛如红梅落在白雪上,那样动人。

    周暮昀看着看着,眸色不由深了一下。

    她什么都没做,对他来说已经算是诱惑,让他怎么忍得住。

    “橙橙。”他凑过去亲吻她的后颈,激起她阵阵颤栗:“橙橙,橙橙,我们……要不要再来一次?”

    “……”

    喻橙没睡着,身体虽然累,意识却很清醒,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遍遍回放昨晚那些画面。

    是她主动的没错,会发生什么事她也完全能预料到。

    可她没有想到,他居然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周暮昀不行”这几个字已经深入她心,甚至她都做好了跟前几次一样中途放弃的心理准备。谁知他不仅行,而且很行,非常行,行得都快把她给弄死在床上了。

    这就很让人气恼了。

    尽管他从头到尾动作都很温柔,她除了最初那一瞬感觉有点痛,后来都还好,但也架不住他不断的索取纠缠。

    而且,他刚才说的什么话?

    再来一次?

    周暮昀你的脸是真的大,脸大如盆!

    喻橙掀起眼皮,连话都不想说,投给他一个“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把你狗头捶爆”的威胁眼神。

    如果换作平时,这个眼神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但是现在——

    周暮昀微敛眼眸,翻身压住她,火热的胸膛贴上她后背,侧过头来吻住她的唇,低低哑哑的声音从唇缝中溢出:“我的小鱼这么美味,忍不住。”

    喻橙:“……”

    你他妈这是真的把我当成鱼来啃?啃完一面再翻个面继续啃?

    周暮昀,你要是再敢乱来你就死定了!我一定打爆你狗头!我不仅打爆你狗头,我还打断你狗腿……呜呜呜,你他妈能不能慢一点!

    ——

    喻橙清醒了不到一个小时,又在疲惫中昏睡了过去。

    睫毛还是湿漉漉的,挂了两滴晶莹的泪珠,眼角有点红,好像是肿了。

    周暮昀侧躺在她身边,满脸的懊恼,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要了命了。

    没碰她的时候觉得每天都憋得要出人命,怎么吃到了还是这么的要命,根本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充满怜惜地把人搂入怀中。

    喻橙已经睡着了,触碰到他的身体时,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嘴唇微动:“不许碰我,好累的……”

    周暮昀更心疼了,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背,轻声说:“不碰了,你乖乖睡觉。”

    好像能听到他的话似的,她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软在他怀里。他抬手将她脸上的发丝撩开。

    小脸红红的,唇瓣也是红的,侧脸压在他肩窝,脆弱得像面团儿捏成的。

    周暮昀亲了下她的额头,又亲了亲她的眼角,将那里的泪珠吮掉。她似有所察,皱了皱眉头,他连忙停下来,不敢再乱亲,怕把她给吵醒了。

    陪着她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周暮昀毫无困意。

    昨晚没来得及考虑的问题此刻重新浮现在脑海,岳母大人那里怎么交代?是不打自招?还是瞒着?

    以蒋女士的脾气,让她知道他不守承偌,他可能要挨顿打。

    不过想想也值了。

    思绪翻飞,周暮昀越发睡不着了,又不敢闹出动静吵到喻橙。索性掀开被子坐起来,低头一看自己身上,果然多了好几道抓痕。

    这哪儿是小鱼,就是只小猫。

    他勾了勾唇,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袍随意套在身上,又拿了一套居家服,折回去,将弄乱的被角掖好。

    小姑娘侧躺着,手握成个拳头放在枕边,睡得很沉的样子。雪白的被子盖在她身上,更衬得脸颊白净,散乱的长发瀑布一般堆在枕头上。看得周暮昀心中一软。

    视线一转,他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黑色礼物盒。

    谢谢,两份生日礼物他都很喜欢。

    周暮昀赤着脚走过去,弯腰拿起礼物盒,转过身悄悄地走出卧室,轻轻将门带关上。

    长长地吐了口气,他去了隔壁客房卫生间洗澡。

    出来时,换了身柔软舒适的居家服,白色长袖衫,浅灰色运动裤,一边擦头发一边提步下楼。

    昨晚那帮人果然通宵打牌了。玩到最后要么自己在一楼找房间睡,要么横七竖八的躺在客厅沙发上将就一晚,都识相的没有去二楼打扰主人。

    今天一早,他们就驱车返回市中心了,连声招呼都没打。

    脏乱的客厅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厨房里有个阿姨在忙碌,听到楼梯口传来的动静,回头一看,打了声招呼:“周先生。”

    周暮昀嗯了声,将毛巾搭在肩上,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喝了几口,吩咐道:“煮点粥。”顿了顿:“要香菇鸡丝粥。”她爱喝这个。

    佣人应了声,忙动手开始准备熬粥的食材。

    周暮昀端了份已经做好的早餐上楼,回到客房,将落地窗帘都打开了。

    今天是阴天,拉开窗帘房间里还是昏暗的。

    他开了灯,坐在沙发上,将光碟放进电脑里,一边看一边吃早餐。

    进度条显示这条视频时长一小时二十八分,差不多是一部电影的长度了。

    画面出来,周暮昀愣住了,以为自己真的在看电影。

    两人亲吻的画面弹出来,旁边显示有银色的小字——主演:周暮昀,喻橙。

    电脑屏幕的光亮忽然暗下去,再次亮起时跳出来这部“电影”的名字《Z&Y》,后面还画了一颗红色的爱心。

    周暮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两人名字的首字母。

    正片开始了。

    这是香港的一家餐厅,他还有印象。两人面对面而坐,中间摆着精致的餐点,她一只手拿着叉子,扎起一颗虾球喂进嘴里。他靠在椅背上,目光定定地看着她,手里端着杯茶,有一口没一口喝着。

    当时相机就架在窗台上。

    温暖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两人身上,一切都那样美好。

    这一幕有点熟悉。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前不久才在香港经历过,而是另一种熟悉感。

    周暮昀很快就想起来了,他们在帝都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一家餐厅里。她把他错认成了别人,后来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享用了一个愉快的午餐。

    对他来说,那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是在喻橙的印象里,那就是两人的初遇。

    所以说,她是利用他们在香港游玩的视频素材剪辑出了整个恋爱过程?

    接下来看到的内容证明了周暮昀的猜测。

    火锅店里热火朝天,中间一口铜锅翻滚着红艳艳的辣油,热气袅袅。喻橙筷子夹起肥牛卷放酱料碗里蘸了蘸,刚准备放入口中,却发现对面的他目光灼灼。她顿了顿,转而把筷子夹的肥牛递过去,语气无奈道:“能不能自己吃?你是小朋友吗?”

    周暮昀张嘴吃下她喂的食物,解释说:“我手受伤了,不能拿筷子。”

    他们在香港也吃火锅了。不过她说踩雷了,觉得味道不正宗,他倒是没怎么吃出来。因为拿漏勺的时候不小心被铜锅的边缘烫到,他就没再动筷子。她一面自己吃,一面又不忍心,每当他目光看过去,她就会把烫熟的食物喂给他,顺便再吐槽他一句。

    而他们最初认识的时候,她也带他去吃过火锅。好巧不巧,那次她也喂过他。

    原来,那些属于两个人的记忆,此刻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是这种感觉,温馨又甜蜜。明明当时经历的时候,觉得是很普通的事。

    画面一转,是灯火璀璨的维多利亚港。周围都是嘈杂的人群,喻橙做了虚化处理,看起来就像背景板,画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是清晰的。她仰头笑着看他,趁他不注意,亲上了他的下巴。

    周暮昀没想到她连这个都录下来了。

    他当时在想什么?居然没有注意到她拿着相机。

    下一幕是在豪华游轮上,女孩穿着漂亮的吊带长裙,男人则是白衬衫黑西裤。她踩在他脚背上,随着优雅的音乐翩跹起舞。

    跳到最后他忽然身体前倾,她被迫弯下腰……

    周暮昀想起那天她瘫倒在椅子上,手扶着腰嘀咕腰快断了。再想到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儿,觉得她腰还挺好的。

    屏幕上的画面又转了。

    这是在香港的一家茶馆里。她低眉敛目,跟着那里的老师傅学斟茶。

    刚好那天她穿的是件碧色长裙,一阵风吹来,衣袂翩飞,跟身后原木色的房间背景十分相搭。

    她泡好了茶,故意学着古时候丫鬟的样子,双手捏着杯壁,小拇指翘起,跪在蒲团上朝他弯唇一笑:“公子,请喝茶。”

    他配合她演戏,笑着接过茶杯,呷了一口,手指勾了勾她的下巴,竟演出了几分“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浪荡公子哥的感觉。

    看到这里,周暮昀手指抵在唇边笑出了声。

    太毁形象了。他忍不住想。

    不得不佩服喻橙的剪辑能力,视频经过后期调色、调光、背景处理,就连特写镜头都加了进去,再配上应景的bgm,当真是一场视觉盛宴。

    周暮昀是嘴角上扬看完整个视频的。

    最后一幕,两人站在现代化的街道上,隔着人群互相对视。

    神奇的是,他居然穿着古代的玄色锦衣,墨发被银冠束起。而她穿着一袭淡青色齐胸襦裙,外套同色大袖衫,青丝如瀑,一枚流苏簪斜插在头侧,朝他莞尔一笑。

    画面定格了三秒,又是两人现代装的打扮,站在同样的街道上,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电影到此结束。

    最后那一幕,回想起来竟有种两人前世今生相爱的既视感。

    这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自己没有过视频里的古装打扮,也没见过她穿那样的衣服。她拍毕业照的时候倒是穿过一次汉服,但跟视频里的衣服不一样。

    周暮昀握住鼠标,拉动进度条倒回去又看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过这样的装扮,不禁感到好奇。

    当然,最多的还是感动。

    她熬了几个晚上剪出来的视频,这么完美,是他们相爱的样子。

    他把电脑抱起来搁在腿面上,将进度条拉到开头,想要从头开始再看一遍。

    在他快看完第二遍的时候,喻橙终于再次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在心里把周暮昀骂了五百遍。

    垃圾男朋友,垃圾男朋友,垃圾男朋友……

    房间里不见垃圾男朋友的人影,喻橙松口气,缓了一会儿才从床上爬起来,下床的时候双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她撑着沙发背,捡起地上的睡裙穿上,磨蹭了半晌,去了卫生间。

    周暮昀看完第二遍视频,见时间不早了,也不知道她醒没醒。

    于是他放下电脑,走出客房,拐到隔壁的卧房,手压下门把往里推,门没开。

    试着又往下压了两次,门锁还是没开。

    反、反锁了?

    ------题外话------

    **

    鱼妹把门反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