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新来的小狼狗暗恋我[电竞] > 章节目录 35.3茴香味的
    “这号也是ZERO的训练号, 之前都是花惜在用。”白非言说, 下意识看了眼顾逐光神情。

    顾逐光抿着唇, 面色微沉, “ZERO都签了喵爪。”

    白非言眼神一闪, 哈哈一笑, “那是,没办法,各尽各职。”

    “这把谁打野?”花惜问一旁的庄梦淮。

    男生狭长的黑眸从屏幕上瞟过, 嘴角带了笑,“都行。”

    “要不你继续打野, 我走边?”花惜突发奇想。

    白非言水平她是了解的,远远比不过庄梦淮,而她, 和顾逐光大概四六开, 不过让花惜比较有自信的是,顾逐光造诣最深的位置是边路,对于路人局来说,打野位比边路位统治力是要高出不少的。

    因此她估摸着,拿下这场比赛应该上是十拿九稳。

    对面一楼果然首ban了阿轲,看来是对上一场依旧心有余悸, 出乎花惜意料的是, 杂耍在一楼锁下了一个公孙离。

    “你会玩这个吗?”花惜觉得有点新鲜, 她是第一次看到庄梦淮拿这个英雄。

    孟羽训练完了, 路过时听到这句话, 忍不住弱弱的发了个言,“淮哥在青训时英雄池评分是满分……”

    这也是他这段时间疯狂搜集资料时不经意间看到的,青训营教练对每个选手的各项能力都有评分,英雄池是其中指标之一,庄梦淮这项数据格外突出,给孟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刚上手时我把所有英雄都玩过一遍,本来是准备玩打野的。”庄梦淮回答。

    花惜好奇,“那后来你怎么又转边了?”

    “因为一个队里不需要两个打野。”他语气闲散,黑眸却既亮且灼,落在她脸上,花惜耳后一红,不着痕迹的挪开了视线。

    可是仔细想想他的话,他难道不是到了ZERO之后才开始认识她的么,而那时庄梦淮玩的就已经是边路了,莫非他还能未知先卜?

    估计又是说着逗她玩的,她有些郁闷的想。

    “你们没拿错英雄吧?”眼看两边英雄都锁完了,本来宣萱因为两人只是皮一下,互相帮对方抢,不料眼看都锁了,两账号丝毫没有换英雄的打算。

    花惜说得顺溜,“就这样啊,让你见识下我木兰。”她笑得开心,小笑涡甜甜。

    “不怕玩脱了?”

    当着直播间这么多观众,宣萱也表现得很云淡风轻,和她调笑道,一派轻轻松松的模样。

    花惜笑嘻嘻道,“他就在我旁边呢,不行了大不了换手机。”

    【这个喵呜真是惜神,我听得出声音】

    【那杂耍又是ZERO哪个?】

    一石激起千层浪。花惜甜脆的声音出现在萱萱的麦里,音效有点模糊,只是她声音格外有辨识力,俩人粉丝重叠度也很高,于是飞快就掉马被直播间观众认出来了。

    【花木兰……ZERO.HUAI?庄梦淮?】

    不知道是那条弹幕首先提到了这个名字,庄梦淮作为整个联赛这赛季最出色的新人,不管是颜还是技术都非常可圈可点,这名字很飞快点燃了广大吃瓜群众的极大热情。

    【上把阿轲打那么凶,这风格估计是他跑不了】

    【HUAI不是边路吗,怎么还会阿轲?】

    【只会一个位置还打个屁的职业啊,王者都上不了吧。】

    【不是……都这么晚了,HUAI还坐惜神旁边,ZERO这训练时间有点晚啊】

    这条弹幕刚过去没多久,随着游戏进入载入界面,宣萱直播间弹幕再度炸开了一遍。

    【靠,我看到了什么?情侣狗?】

    喵喵喵呜和杂耍,两账号右下角重叠在一起的粉色爱心分外显眼。

    【不,会,吧?】

    已经有粉丝开始哀嚎起来,花惜人气一直在联盟居高不下,虽然她有刻意和庞大的男粉群体保持距离,不过只要她直播,直播间鲜花礼物就从没断过,不输给任何一个顶尖女主播。

    虽然她从来都拒收粉丝寄过来的礼物,现金之类更加是一概拒绝,但是她一直单身,至少从没有过被爆出来的男友,也算是给粉丝一些小小的慰藉了。

    莫非,这个慰藉,要在今天收回了?

    很快,却也有部分理智粉反应过来了。

    【老哥冷静点,这账号又不是惜神的,那也不是HUAI的账号,只是借了俱乐部小号】

    【情侣关系也不也是随便建的啊,禹暄和林野有用过的账号还是情侣关系呢,你敢说他们是一对?】

    这个解释还是挺合理,思维转过来之后,直播间异动慢慢平息下来。

    DS训练室里,顾逐光视线却一分分沉了下去。

    “杂耍之前闲置挺久了,我记得和花惜用的这账号是没什么亲密度的。”白非言慢慢开口,“应该是我走之后他们新建的。”

    只有达到一定亲密度后账号才能建立关系。

    “小姑娘气性大。”顾逐光眼神平和下来,一笑,“都是训练账号,随便闹着玩玩,无所谓。”

    花惜也是在载入界面时,看到那个粉色标注,小小的啊了一声,她忘记这茬了。

    俩人因为经常拿这个账号双排,久而久之亲密度升得非常高,每天挂在好友列表里第一个,花惜有点强迫症,看着这么高分数,觉得不建个什么关系也太可惜,于是某天对庄梦淮提了提这个想法,于是晚上双排时,申请就发了过来。

    “要不选个基友?”她脸有点红,问他。

    他把她搂过去,在唇上一咬,“需要我再提醒下我们现在关系?”

    她被亲得七荤八素,毫无抵抗之力,都记不清楚什么时候直接按下了同意,之后便就一直是这样了,因此那天空气碰上二人时,进了比赛才会那么肯定他们是男女朋友。

    不过都是借来暂用的训练号,不是俩人自己带着队名的大号,其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梦淮,你公孙离玩得可以啊。”虽然知道对面马可就是顾逐光,花惜这场却玩得意料之外的轻松,不时还能分出神,用专业打野的眼光来考察下梦淮操作。

    庄梦淮瞥了一眼她的肉装木兰,有点想笑。

    果然风格这种东西,都是一脉相承,玩哪个都一样。

    进入十分钟后了,局面如她预料一般,缓慢却明确的开始倾倒到喵爪这方。

    花惜打得很放飞,全场四处带线,顾逐光和白非言明显没工夫对付她,一直全程尽力压制公孙离发育,而剩下三个松鼠主播,则是毫不犹豫的一直在围剿花惜,毕竟他们也难得有这种和已经成名的职业选手对战的机会,抢下她人头,也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证明。

    不用说打那天之后一直憋气的空气,见她带线落了单,毫不犹豫直接集结三人一起围攻。

    “呀,他们怎么光抓我?”花惜说得有点委屈,一双白嫩的小脚丫吊着拖鞋在凳子上晃晃荡荡。

    这声说得软糯,她声音本来又甜脆好听,在宣萱直播间里也听得清楚。

    【惜神撒娇了666】

    【听得我有点发酥怎么破】

    很快,那边再度响起了一个年轻男声。

    “手机给我。”他没开麦,观众只能透过花惜的麦听到,传来的音质很差,却依稀可以听出声线很清澈,有几分耳熟。

    庄梦淮接过花惜手机,点开商店,直接卖掉了一半防装。

    花惜满场皮,不过一直在带线,目前经济居然是全场最高,庄梦淮点击预购了一把名刀司命,花木兰一技能闪进草里,待对面靠近后直接找好角度切入。

    空气三人被打得措手不及,待名刀无敌效果过去后,正好三杀,花木兰血条几乎消失不见,卖掉名刀,买进一件霸者重装,眼看血条有一点点回复上来了,他把手机递回给花惜,面上神情都没什么波动。

    【这波爆炸啊,这手速这操作,我赌十包辣条这个杂耍绝对是庄梦淮】

    【我淮哥帅炸了】

    【靠,他怎么算这么好的,名刀效果一点没浪费,再晚半秒他就死了啊!!!】

    “给你继续带。”他漆黑的眸子里还带着笑,手停在花惜侧颊,漫不经心的绕起了一缕,盘在修长的手指上把玩。

    花惜正操纵着公孙离和对面白非言和顾逐光斗智斗勇,只觉得耳畔边痒痒,忍不住鼓起颊嗔他,“我这里还打着呢,别闹。”

    偌大的训练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光了,门被阖上,只剩俩人对坐,月光从窗外透过,落在她颊上,分外晶莹剔透,像是刚出窑的瓷器,光润而毫无疵瑕,琥珀色的眸子上,每根睫毛的影子都历历可数。

    眼看这边三人全灭,宣萱已经带着己方剩下三个队友开始支援花惜推高地。

    他抬手,把花惜麦关了,眼神有些晦暗。

    “你干什么?”花惜吓了一跳,拖鞋都从脚丫上掉了下去,她被直接抱起放在了他膝上。

    他声线有些低哑,“闹你。”

    感觉到柔软的触感从耳后一路到后颈,绵密炽热,甚至不时有种奇异的酥麻刺痛感,花惜呼吸急促,“还在打呢,等回去行不行?”她被折腾得半边身体都软了,眼角到耳后一层深深浅浅的红。

    他却满不在乎,也毫无顾忌,“已经上高地了,你们一波。”语气懒懒的,渡着层带了情欲的沙哑。

    那双有力的手搂上了花惜腰,调整了一下她的位置,能让他更好的偷到蜜糖。

    结束完这局后,花惜手都是抖的。

    “赢了!可以啊你们。”宣萱兴奋,三局两胜,他们已经赢下了这次和松鼠的主播之战,花惜和庄梦淮互换英雄后,公孙离最后上高地那波的操作更是天秀。

    顾逐光今天不在状态,和白非言被公孙离一秀二,在水晶前足足耍弄了一番。

    耳机里久久不见回音,宣萱方才发现花惜早已关掉了麦,杂耍和喵喵喵呜两个角色已然一起下线。

    “帮你赢的条件还记得吧。”

    花惜红着脸坐在床上,看着他在沙发上轻车熟路的坐下,一双沉沉的黑眼睛,里面落着星光一般,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你刚才已经拿过了。”花惜羞愤难当,拿过一个枕头,冲他扔了过去。

    庄梦淮轻轻松松的接过枕头,搁回了一旁,“花惜,我记得条件可不是这个。”

    “有电话。”花惜退无可退,被扔在一旁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铃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花惜摸过手机,像是举着免死金牌一样横在胸口。

    屏幕上是一串长长的陌生号码。

    花惜按下接听键,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只是不复往日洒脱清朗,带着些许疲惫。

    庄梦淮坐在旁边,脸上表情是一贯的浅淡,坚实有力的手臂却缓缓环上了她的腰,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传递了过来,有股让人安心温暖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花惜心里一跳,首次,她没有直接挂断顾逐光的电话。

    一时只听到风从夜空中穿过的声音。

    “喂?”

    顾逐光本来没指望接到回应,猝不及防,心里一时涌上百般复杂滋味。

    “惜惜,今天晚上……”他低声道。

    没说完,被花惜打断了,声音很冷淡,“顾逐光,我有大名。”

    她随手开了免提,细细的眉毛拧起,倒是一副有些威严的模样,庄梦淮嘴角扬起一个有些坏的笑来,忽然侧身,伸手捉过她嫩白的脚丫,在脚底轻轻一挠。

    花惜触了电般飞快把脚丫缩回被子下,瞪了他一眼。

    你别闹……那边一阵布料摩挲的声响,女孩轻轻柔柔,带着嗔怪的声音,男生有些散漫的轻笑,伴随着电波一点不漏的被顾逐光收到了耳中。

    “你有什么事,没事挂了,这么晚我要睡了。”电话那头顾逐光一直不发一言,花惜有些不耐烦了。

    “花惜,你真……和他在一起了?”他说得艰难,声音晦涩。

    半晌沉默。

    “为什么不行?”花惜问。

    顾逐光心里涌上一阵躁郁的邪火,“他比乐怿还小。”他拼命压抑住声音里的怒火,尽量平心静气和花惜讲道理。

    “之前那件事是我对不起你,可是这些年你也闹够了吧,几年了,你想和我断了,用这种方法也太荒唐了。”

    “顾逐光,要点脸吧,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我是为了你?”花惜声音冰冷,“我喜欢他,就和他在一起,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你那些破事我早忘了,之后你就当没认识过我吧,各走各的,互不相欠,不要让我恶心你。”

    嘟嘟嘟,电话被毫不留情的挂断,随后便是一阵连绵的忙音。

    顾逐光只觉得身上一寸寸冷了下去,冷意从心房深处涌出,蔓延到四肢百骸,风拂过他的额发,男人眸子里的光分外阴鸷,他狠狠把烟头在掌心摁灭,那张俊朗的面孔一时竟有些扭曲。

    庄梦淮看她气鼓鼓的挂了电话,双颊绯红,眉毛拧成一团,有种别样的可爱。

    “说得挺好。”他扬眉,笑了。

    不料花惜气没消,只觉得和顾逐光说完那番话,被他那番嘴脸恶心到了极点,此时浑身都不适,那些困扰过她不知多久的,梦靥般的回忆仿佛跟着他的声音一起回来了。

    她越回想越觉得恶心,忽然伸直腿,一把拉开被子,扑到了一旁男生的怀里。

    庄梦淮刚洗过澡,乌发白肤,隽秀清爽,她气没消,色胆倒是壮了,抬头,冲着他的脖子下巴就是一阵乱啃,男生身上那股冷香此时分明显一些,从发梢,颈窝,每一寸裸露的肌肤沁了出来。

    “你为什么这么香。”花惜气鼓鼓的在他身上四处嗅,“你再这么香,我就吃掉你。”她张开小嘴,露出一颗尖尖的雪白小虎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