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玄幻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章节目录 第289章 你该死!龙凤麒麟灭亡之由【2更】
    听到这句话,温宁蕊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她有些不可置信:“老东西你说什么让琛屿休了我”

    她嫁过来将近二十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要休了她

    “蕊儿,你叫爹什么”慕琛屿的脸色又是变了变,“快点给父亲道歉。”

    “不用道歉!”慕擎苍这次是真的动了肝火,却奇异地平静了下来,“我倒要听听,你这个媳妇对我还有什么不满!”

    “我哪儿敢对您不满”温宁蕊也不想再掩饰了,哼笑了一声,“而且,也不知道您哪里来的脸,说让琛屿休了我,就算我走,也是和离!”

    慕擎苍气得面容通红:“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行了吧,爹,您现在连家主都不是了。”温宁蕊瞥了他一眼,心情极为舒畅,“可我爹还是温家家主,不如看看是我爹的权利大,还是您”

    “放肆!简直是放肆!”慕擎苍捂着胸口,几欲昏厥,怒声大吼起来,“琛屿,快!写休书!”

    然而,慕琛屿没却有动,他紧皱着眉,终是开口道:“蕊儿,给爹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听此,温宁蕊笑意盈盈,敷衍地躬了躬身:“爹,是宁蕊错了,宁蕊给您陪个不是。”

    “琛屿,你!”慕擎苍一口气没喘上来,眼睛一翻,就昏厥了过去。

    “爹!”慕琛屿吃了一惊,急忙上前,按住慕擎苍的人中。

    过了有一会儿,慕擎苍才悠悠转醒,在视线恢复清明的时候,他一脚就把慕琛屿踹开了:“滚,都给我滚!”

    他老泪纵横,语不成调:“你迟早要被这个女人害死,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

    若是琛白还在,一定不会让今天这个局面出现。

    慕琛屿默然,也不知道如何去劝,只能退下:“父亲,你好生休息。”

    说完,也不不待温宁蕊挣扎,十分强势地把她拉了出去。

    “放手!”温宁蕊踉跄了一下,咬牙尖声,“慕琛屿你放手!”

    “啪!”

    第二次,慕琛屿甩了个巴掌上去,依旧附着灵力。

    温宁蕊想要还手,但在瞧见慕琛屿的眼神极度阴冷森然的时候,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温、宁、蕊!”慕琛屿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惯着你宠着你护着你,不是让你顶撞父亲,也不是让你在外面勾三搭四。”

    “你胡说什么”温宁蕊皱了皱眉,“谁勾三搭四了”

    “那你说——”慕琛屿冷冷一笑,“小浅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

    他可从慕浅的身上,看到了他大哥的影子。

    闻言,温宁蕊愣了一下,不慌不乱道:“当然是啊,要不然,你再去和她滴血认亲”

    不会有人知道她做的事情,现在小浅也认同了她,她只需要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你最好没有骗我。”慕琛屿紧紧地盯着她,“还有,你当真爱过我大哥”

    温宁蕊的眼中飞快地掠过了一抹精光,反问道:“你觉得呢”

    “不管你有没有对我大哥起过心思,他都不是你能肖想的人。”慕琛屿警告道,“你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比嫂子差了多少,大哥也不会看上你。”

    这一句,可真的是戳到心眼子上了。

    “慕琛屿!”温宁蕊的脸色彻底难看了下来,“你至于抬高别人,贬低我到底谁才是你妻子”

    一个连世家贵女都不是的女人,也配跟她比

    也活该当年那么没用!

    “正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才在提醒你。”慕琛屿淡淡地看着她,“不要以为你做什么我都看不见,只是我愿意帮着你罢了,不忍心让你一个人在死之后受尽刑罚,我去看小芷了。”

    走了几步,又停住:“这几天,我都不会回来,你好自为之吧。”

    温宁蕊冷笑,并不服输:“你回不回来都是一个样,最好别回来了,省得让人心烦。”

    见到慕琛屿真的没有再哄她,温宁蕊气得跺了跺脚:“慕家真的以为我好欺负,我这就回温家,给他们爷俩点颜色看看。”

    话罢,也是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君慕浅此刻却并不在永恒绿洲,而是在慕望城周边的一个小城池中找了一个环境幽静的客栈,择了一间上房。

    她其实是有那么一点心虚,不过她这也不应该叫做逃跑,只能说是暂时性地离开。

    想到这里,君慕浅就没有任何心理愧疚了。

    她拿出了今天从慕芷那里得来的先天灵根,身子一闪,进入了紫霄之中。

    蓝衣月这个时候倒是没有睡觉,因为烛照和幽荧两个小奶娃从太霄上来了,正闹着要吃蟠桃。

    “尊主,你终于来了。”蓝衣月好不容易摆脱了当奶爹的命运,目光右移,稍稍一凝,“这是……”

    “先天灵根。”君慕浅晃了晃手中的金光,“了解”

    “不——”蓝衣月摇了摇头,“只是我感觉到,这株灵根很是不同。”

    他也是无意之中来到了灵玄世界,同混元铃一起沉眠,一直被封印在九霄之中,对这里的世界体系根本没有多深的了解。

    但是灵根的品质等级,他还是知道的。

    “哦”君慕浅扬眉,“你感受到了什么”

    蓝衣月还没有开口,幽荧就欢喜地叫了起来:“大姐姐,这里面有着很浓厚的鸿蒙紫气哟!”

    此话一出,君慕浅的神色微凛:“鸿蒙紫气”

    鸿蒙者,天地未开也,乾坤尚未分离之状态。

    鸿蒙紫气,先天之气也,为天地感应自然显化而出之物。

    只需一缕,便可以让没有任何道行与修为的凡灵寿元无限,并且拥有不死之身。

    假以时日,未必不能修行有成,故又被称之为大道之基。

    但是,随着洪荒时代的落幕,鸿蒙紫气也渐渐衰颓,已经难得有纯净的鸿蒙紫气了,多多少少都添了一些杂质。

    而先天灵宝,也和鸿蒙紫气有着很大的关系。

    阴阳镜能够使用,就是因为其中覆着鸿蒙紫气。

    但一旦鸿蒙紫气消耗完毕,阴阳镜就失去了最大的效用。

    更不用说,顶级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更是需要庞大的鸿蒙紫气。

    一株灵根之中,竟然会蕴含着鸿蒙紫气

    “是鸿蒙紫气。”蓝衣月点了点头,“不过似乎已经和这株灵根同化了。”

    君慕浅若有所思:“如果我把它炼化了,我身体里会有鸿蒙紫气么”

    难怪,这株灵根被她徒手撕扯出来,还没有死去,竟是有着鸿蒙紫气在支撑着。

    “可能性很小呢。”幽荧喜滋滋地啃着蟠桃,“大姐姐,你以为鸿蒙紫气是那么好得到的”

    烛照依旧一副高冷的模样:“别说实话打击她,幽荧。”

    “哦。”幽荧扁扁嘴,有点委屈。

    “尊主,虽然你不能拥有鸿蒙紫气,但是体质却是可以被重新洗涤一番。”蓝衣月对着两个小奶娃已经是无可奈何了,“说不定有一天,尊主你能成为天道圣人。”

    闻言,君慕浅瞟了他一眼:“你当我什么都不懂还天道圣人,你以为我是娲皇还是三清道祖”

    蓝衣月:“……”

    拍马屁拍失败了。

    “把太阴和太阳带下去。”君慕浅说,“我要开始炼化这株灵根了。”

    蓝衣月很顺从地一手拎起幽荧,一手提着烛照,就飞速下去了。

    君慕浅在小蟠桃树下,盘腿一坐,感受着充盈的灵气,才慢慢地进入了调戏之中。

    而先天灵根漂浮在半空中,金光之中,依稀可见一缕极淡极细的紫色。

    因为这先天灵根本就是源自君慕浅体内,所以根本不会有任何排斥作用。

    几乎是不曾阻碍半分,短短几息,就被她完全吸收了。

    但下一秒,君慕浅就感受到她的眉心之处,传来了一股刺痛。

    与此同时,她的身子忽然一轻,就像是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周遭一片陌生。

    唯一认识的,是那只狻猊。

    狻猊微低着身子,嘴里发出呜呜的吼叫。

    “你要带我看什么”君慕浅懂了它的意思,“这里是什么地方”

    狻猊眨巴着眼睛,又叫了两声。

    “你是说你原来也是活着的一只兽”君慕浅骤而眯眸,“这里是你的记忆”

    又或者,称之为精神世界比较正确。

    狻猊点了点头,伸出爪子扯了扯她的衣服,呜呜直叫。

    “是我对不起你。”君慕浅低声,“我会记住你让我看的一切。”

    狻猊这才松开了爪子,它抬起脑袋,然后看向前方。

    君慕浅也看了过去,身子蓦地一震。

    周遭不再是一片黑暗,反而出现了大片的金光。

    在金光之中,却是有着画面飞速而过。

    那是远古洪荒的战场,荒凉一片。

    而其中,君慕浅清晰地看到了一条五爪金龙,一只金色凤凰,还有一头威猛麒麟。

    龙乃众兽之首,拥有强大的攻击力。

    凤乃不死凤凰,拥有无尽的生命。

    麒麟乃兽中王者,拥有王者的霸气。

    而此刻,君慕浅竟然发现,这三只洪荒妖兽,竟然在打架。

    它们身后,更是无穷无尽的龙、凤、麒麟,都在一起混战着。

    狻猊精神世界中所展现出来的的画面,映出一片血光来。

    “你的父亲……”君慕浅微微悚然,“是祖龙”

    狻猊的兽瞳盯着那条五爪金龙,流出了泪水,呜叫声更大。

    君慕浅想起了书中一些关于龙凤麒麟三族不多的一些记载——

    龙族,天生肉体强横,一般法宝武器都伤之不得。

    凤族,涅槃重生,生命力强大。

    麒麟族虽然没有什么出众的能力,但是繁殖能力极强,族群众多。

    狻猊仿佛也才道了她心中所想,蹭了蹭她,又呜呜地叫。

    “龙凤麒麟三族,互不相服”君慕浅喃喃,“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场三族大战”

    “这么说来,这就是龙凤麒麟陨落的原因”

    狻猊这次没有叫,默默地舔了舔自己的前爪,神情悲痛。

    画面之中,大战已经到了一种极为惨烈的地步。

    地面之上,到处都是龙凤麒麟的尸体,骸骨遍野。

    然而,祖龙、元凤、始麒麟却依旧没有没有停住要战的打算。

    一场战争,死伤无数。

    祖龙张大着嘴巴,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元凤的脸上便露出愤怒的神色,始麒麟也神情难看。

    下一秒,斗争更加激烈了。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天地之中。

    身影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中,猎猎刀风之下,露出了来人白皙的下巴。

    身影出现的时候,三族族长像是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攻击。

    而不知,身影对着他们说了一句什么,祖龙、元凤、始麒麟的神色大变。

    祖龙忘记了自己还在与其他两位族长争斗,愤怒之下,就要朝着来人而去。

    但是,身影消失的极快。

    重伤之下,祖龙根本无能威力,他化作人形,怒吼了起来。

    奇迹般的是,这一次君慕浅却听到了祖龙说话的。

    那是一个名字。

    魔祖……罗、睺!

    ——魔祖罗睺,你该死!

    在这句话落之后,画面突兀一转,直接分成了三面,同时流转。

    不知道是相隔了多长时间,此刻祖龙奄奄一息地躺在一个洞中,气息微弱,显然离着死亡已经没有多远的距离了。

    而元凤却是伏在一座火山上,同样本源受损。

    始麒麟的状况是最好的,但是却率先离去,庞大的身躯化作了一座料峭悬崖。

    至此,画面终结。

    君慕浅的眸色微沉,她大约能够明白,龙凤麒麟三族灭亡的原因了。

    连三族族长都陨落了,更不用说其他龙凤麒麟了。

    三族的数量越来越少,繁衍也越来越困难,血脉不断退化,潜力不断降低。

    生灵,十不存一。

    君慕浅蹲下身子,想要抚摸狻猊,手却穿了过去。

    她神色一顿,叹道:“你也是当时就死了么”

    狻猊点了点头。

    “魔祖罗睺。”君慕浅念出了这个名字,“他是谁,又做了什么”

    她不记得,洪荒的记载上有这个人名。

    但既然能被称之为魔祖,又能和祖龙、元凤、始麒麟进行对抗,想来也是十分强大的人物。

    熟知,狻猊也只是摇了摇头,只是叫了几声。

    ——他很厉害,是他挑拨了三族之间的关系,才发生了那场大战。

    ——我和几个兄弟姐妹劝过父亲,但是没有任何用处。

    “我明白了。”君慕浅点了点头,“你父亲还有元凤,始麒麟都被骗了。”

    这魔祖罗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以一己之力挑拨洪荒最为强盛的三大种族。

    而此等厉害之人,竟然没有半点记载。

    狻猊垂着头,很是难过。

    “你能复活么”君慕浅想了想,“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么高贵的生灵,会寄居在一株先天灵根之中,但作为补偿,我会尽我可能帮助你的。”

    狻猊眼神懵懂,它犹豫了一下,用爪子指了指她腰间挂着的铃铛。

    “混元铃”君慕浅怔了怔,“它能帮你”

    沉吟了一下,又道:“你是要附在上面”

    狻猊又点了点头。

    “好。”君慕浅很是果断,“那你就上来吧。”

    狻猊高兴地嗷嗷直叫,双爪抬起,直接扑了过来。

    君慕浅没有躲开,因为她完全接触不到狻猊。

    果然,在狻猊消失的时候,混元铃轻轻地响了一下,似是接纳了狻猊的存在。

    而这时,君慕浅眼前的迷雾也终于散了开来,走出了狻猊的精神世界。

    “我的修为……”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稍稍地愣了一下,“好像又提高了。”

    不,不仅如此,她对于灵气的吸收还越来越快了。

    君慕浅将意识沉了下来,而后看向了她的丹田。

    赫然,丹田之中,以一种极慢地速度,凝聚出了一缕极细的紫丝!

    也是此刻,九霄之中,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

    ------题外话------

    世界有点大,慢慢展开尽我可能让你们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五爪金龙不是五只爪子,而是一只爪子上有五个指头。

    这章,参考了一些资料,哪里不懂就问

    唔,快一百万了,你们想要什么福利呀

    顺便,求一波明天的保底月票,月初会发个大一点的红包。

    晚安记得领征文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