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其他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章节目录 26.帝姬.的烦恼(一)
    “啊!”宝罗纱帐里猛地坐起一个娇小的身影,一头黑发披散在绣着了大片玉兰的素白寝衣上。

    宫女从寝殿角落小跑过来,隔着帐子问,“帝姬,您怎么了?”

    少女一双柔嫩的手放在自己脖颈上,手指微微发抖,“佩云,有人要掐死我……”

    纱帐撩开,一张素净温婉的脸探进来。还好,床上只有专为夏天准备的蚕丝被,皱巴巴地攒了个团。尊贵的帝姬抱膝僵坐着,拼命在脖颈前虚抓着什么,眼里满是恐慌。

    佩云见她衣领下露出的皮肤被手指挠出几个红印,急忙将她的手拉开:“帝姬别怕……做噩梦了而已。”

    端阳帝姬长长地吐了口气,仰躺在床上,披散的头发压在身子下面,娇容上满是疲惫。

    室内三个角落摆放了雕刻精美的大鼎,鼎内放着大块的坚冰,正徐徐向上冒着白气。即使外面的骄阳似火,凤阳宫里仍然有阵阵穿堂风,阴凉舒适。

    佩云扶着纱帐:“帝姬,要梳妆沐浴吗?”

    床上人翻了个身,眉头微蹙,姣好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梳妆?今天有什么事?”

    “下午赵太妃要去兴善寺祈福,想让帝姬作陪……”

    话音未落,端阳帝姬瞳孔紧缩,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脊背紧紧靠住墙壁,浑身颤抖:“本宫不去兴善寺!”

    “帝姬……”佩云吓了一跳,“可这不是三天前拜谒太妃时说好的吗?”

    端阳耳边仿佛又回荡起那个诡异的声音,一声声在她耳边呼唤:“神女……”

    “谁在说话?”

    寺院内古树参天,青石板下满是青苔,风吹叶落,发出簌簌声响,檐角上悬挂的青铜铃铛颤动着。

    “神女,快随小人来。吾等候您多时了。”

    周边的场景飞速变化,寺中翘起的檐口飞速变作密林,又到了大片荒地,山峦如波涛般起伏,绿油油的麦田一望无际。最后,又回到了殿宇连绵的寺内。

    “这是在做什么?”她环顾四周,与她初来时别无二致,只是天色很暗,天空仿佛被人用一张巨大的布盖着,密不透风的,周遭一片死寂。

    “方才神女所在位置不对……现在对了。”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神女?”

    那声音笑起来,随即起起伏伏跟上了无数道笑声,这些笑声有的浑厚,有的苍老,有的稚嫩,竟有百十人之多。

    她倒退了一步,回头望去,地上竟然密密麻麻跪满了人,他们姿态虔诚地伏在地上,仿若将她奉为神明:“神女已至,仪式开始。”

    再然后……

    端阳猛地闭上眼睛,不愿再回忆起那场面,语气里满是怨愤:“自打本宫跟母妃去了兴善寺,回来便开始总做噩梦,我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了。”

    佩云敛了笑:“帝姬慎言!佛祖劝人向善,去一趟寺中,能涤荡尘埃,只有抚平心绪之效,怎么会致使人做噩梦呢?”

    此时宫中信佛已成潮流,天家妃嫔不论品阶高低,身份尊卑,一律自发吃斋念佛,每年花一大笔开支在寺庙里,比谁更虔诚。而这股风气,正是由她生身母亲赵太妃带起来的。

    谁都能说,做女儿的不能说。

    端阳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梳妆吧。”

    “端阳帝姬,本名李淞敏,先帝宠妃赵氏之女,今上胞妹,深得圣宠……”妙妙搜肠刮肚地想着原书中的剧情,被慕声开口打断。他眼中讥诮:“你说的这些,哪个不是众人皆知的?”

    妙妙怒而反驳:“你这么厉害,倒是说点儿新鲜花样出来?”

    “派你出去打探消息,就收回来这么些废话……”他打量妙妙半晌,“你到底有什么用?”

    “好了阿声。”慕瑶淡淡地放下茶杯,责怪地看了弟弟一眼,“凌小姐没有自己的暗线,别再折腾她了。”

    连慕瑶都看出来了,最近这两个人之间有点反常。

    从前倒是貌似很和谐,可这几天就像火/药桶碰上了火星子,动不动就互相讥讽,还是口齿伶俐的凌妙妙获胜居多。而慕声,她似乎从没见过他如此……明显地欺负一个女孩。

    他硬带着不识路的妙妙走到繁华的街市上,兜了几个圈子,将她一个人丢在人群中,自己抽身而退。隔几个时辰,才回街上,将无助徘徊的人领了回来。

    他让凌妙妙一个长在深闺的小家碧玉去市井间打探,被那些丰乳肥臀的妇女讽刺刁难了一个下午,回来时都还是灰头土脸。

    她虽然不喜欢凌妙妙,但也不希望她出什么危险。慕声屡教不改,就像瞬间退化十岁,绊在这个坎儿上过不去了似的,倒令她有些头痛。

    休战。妙妙白了慕声一眼,趴在客栈的红漆木桌上。

    阳光从半斜的格窗投射进来,外面是长安外郭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

    拂衣从吱呀作响的二层踏步上来,见慕声与姐姐坐在一边,便走来坐在妙妙身旁,喝了一盏茶水。

    “怎么样?”慕瑶探身。

    “下午赵太妃将带着端阳帝姬去兴善寺拜佛,到时我们跟在暗处……”

    慕声冷笑一声:“这赵太妃是不是以为,拿了慕家一块玉牌,就可以把我们当卒子用了?”

    捉妖世家慕家一生为百姓福祉奔走,从不为荣华停留,也不会听从高位者号令,除非此人手上有慕家的玉牌。

    手上有这块玉牌,就可以调动慕家人前来铲除妖邪,天南地北在所不辞。因此,这玉牌很珍贵,统共三块而已,都给了曾有恩于慕家的人。

    赵太妃手上就有这么一块,慕瑶说不清这令牌的来头。

    听了慕声的话,慕瑶的神色明显不悦:“既然觉得我们不登大雅之堂,何必大老远请我们来?”

    慕声笑着看向柳拂衣,熟练地祸水东引:“那就要看柳公子究竟是如何交涉的。”

    当今天下妖物横行,宫中不缺捉妖驱鬼的方士。这些方士宛如金丝雀,终身待在宫城内为帝王家服务,鲜少出来抛头露面。

    捉妖人相轻,宫中方士们看不起宫外捉妖人,认为术法最高造诣在钦天监,捉妖世家都是野路子。

    自然,出身捉妖世家的姐弟二人也看不惯那帮养尊处优又没本事的方士。

    “阿声不要误会。”柳拂衣从容解释道,“钦天监岂是后妃随便能够调用的?想必她是遇上了什么难事,希望自己暗中处理,不想惊动陛下。”

    慕瑶点点头,直入主题,“听说端阳帝姬自从十八岁生辰那年去了一回兴善寺,回来便夜夜噩梦缠身,的确有些奇怪。”

    柳拂衣默然望向窗外,目光仿佛透过重重楼宇,到达那一片连绵不断的寺院古刹。

    因赵太妃信佛,具有强大的带动效应,这股浪潮转瞬就席卷了整个权贵阶层,乃至整个都城。

    “物极必反,秽物最爱趁人疯狂时伺机而动。”

    他的眸中泛出一丝深沉的忧虑。

    凌妙妙贴在冰凉的墙根上,插不上嘴,伸出筷子夹向盘子里的葫芦鸡。

    长安葫芦鸡久负盛名,鸡皮炸得又酥又脆,油而不腻,金黄的薄薄一层,自然地与鸡肉剥离开,令人垂涎三尺。

    不料挨住鸡的瞬间,横空伸出一只筷子,架住了她的,抬头一看,看见慕声笑吟吟的脸:“凌小姐,你都吃了半只鸡了。”

    骤然被这么说出来,凌妙妙涨红了脸:她这一路上,除了不停地给柳拂衣制造麻烦刷存在感,就是在主角团紧张讨论案情的时候,在旁边吃吃吃。

    虽然是剧情需要,可确实是……

    觉察到慕瑶和柳拂衣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她讪讪收回手去。慕声的筷子却不停,夹起一只酥脆金黄的鸡翅,轻柔地放进了她碗里:“怎么不吃了?我记得凌小姐喜欢吃鸡翅啊。”

    他眸中笑意宛如一汪春水,凌妙妙感觉自己被噎住了。

    自从慕声请她急流勇退被拒绝后,他的绊子使得是越来越顺手了。

    那天他强行带她到早市探听消息,巧言令色地蛊惑了一群卖鱼买水果的大妈,将她往人群里一推,转身就没影了。

    那群胸前波涛翻滚的阿姨气势汹汹地将她团团围住,问的全是:“那唇红齿白的小郎君多大了?婚配否?去哪了?你是他什么人?”

    等她装疯卖傻地挣扎出来,头发都乱了,走在路上,活像是被抢劫过。而慕声站在路边,远远递她一面镜子,笑吟吟地邀请她看看自己的尊容。

    妙妙叹了口气。

    柳拂衣的表情却异常欣慰,他鼓励地拍拍她的肩膀:“妙妙,阿声给你夹的,快吃啊。”

    他甚至还拉着一头雾水的慕瑶站了起来:“瑶儿,走,随我一起结钱去。”

    一头雾水的慕瑶被他扯着走远了。

    慕声无声无息地坐到了她旁边,睨着她的脸:“好吃吗?”

    “这一路上你都不嫌烦吗?”妙妙无趣地扒拉了两下鸡翅。

    慕声的笑意味不明:“凌小姐有趣极了,我怎么会觉得烦呢。”

    妙妙哼道:“不就是又知道你一个秘密吗——公平起见,那我再告诉你一个好了。”

    少年的表情凝固了片刻:“……别再提你的葵水。”

    “这次不是葵水。”妙妙凑近了他,柔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我十五岁的时候胸围只有两尺五……一年时间里,长了好多。”

    慕声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望,下意识地想看看那“长了好多”是个什么程度,不想她立即双手护在胸前,一下子躲远了他,斜睨过来,字正腔圆:“往哪儿看呢?不知羞!”

    “……”

    周围的嘈杂声骤停,长安城的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停止吃酒,无数谴责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像凌迟的刀子。不多时,指指点点的声音响起来:

    “长得挺好看的,不想是个登徒子。”

    “人不可貌相,越是这样的,越是……”

    “就是……”

    “咔哒。”一个彪形大汉如同一道黑云涌过来,将腰间佩剑往桌上重重一拍,挡在凌妙妙身前,对慕声横眉冷对,“我们长安风纪尤好,由不得你在此撒野。”

    慕声望着他的手指,黑润润的眼眸中几乎要冒出火来。

    大汉也冒火了:“你还敢瞪我?”

    慕声冷冷瞥他一眼,没有回应,站起来,径自往大汉背后看,压着火气道:“凌妙妙,出来。”

    “咔哒!”大汉猛地一拍桌上的剑鞘,直拍得桌子都要抖三抖,“小子,你可不要太嚣张。”转身对凌妙妙安抚道,“姑娘,你别怕,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我们长安人都是你的乡里乡亲,大哥给你做主。”

    凌妙妙心里几乎笑岔了气,从那雄壮的身影背后探出个脑袋,真诚地笑道:“多谢这位大哥……您误会了,我们一起的,他……他跟我玩儿呢。”

    “真的?”大汉狐疑。

    “真的。”妙妙点头。

    素不相识的侠义大哥拎起那把沉重的剑,安慰地拍了拍她,一步三回头,每回一次头,就要指着慕声的鼻子骂一句:“给我小心点。”

    “一看你就一肚子坏水”

    “休在长安撒野!”

    “再让我看见一次打断你的狗腿!”

    慕声面无表情地目送那凶猛的抨击远去,将目光转向站在一旁憋笑憋得直发抖的凌妙妙,她脸上十分严肃,杏子眼里写满了无辜:“真没想到,长安百姓实在是太热情了。”

    “……”慕声的脸色变了又变,咬牙转身,“不早了,走吧。”

    这人从不是个软柿子,找到机会就要反将一军,目的不明,捉摸不透。偏偏,刀枪不入。

    还是再容留身边观察观察。

    身后的少女紫藤色裙摆一旋犹如木槿花揉开了花瓣,犹自喋喋不休:“对了,倘若我泄露你的秘密,你大可也将我的秘密说得众人皆知呗……你走那么快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