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闪婚总裁爱耍坏 > 章节目录 第220章袁君华在哪里?
    袁天豪的声音很低,带着明显的讥讽的说着。

    陈贺握着手机的手掌一紧,额头上冒出几根青筋,如果不是因为陈家已经走投无路了需要讨好袁家才能继续活下去,他怎么可能会主动给袁天豪打电话。

    但现在,即便袁天豪对他冷嘲热讽一副看不起的态度,陈贺还是的腆着脸笑着说:“哥,我有事找你。”

    “有事?”袁天豪讥讽一笑,随手将手机打开扩音放到桌子上,说:“说罢,什么事情?”

    正在跟兰岸芷还有肖烨说话的袁天硕眉头微蹙,原本就严肃冷穆的面容仿佛凝出一层冰一般寒光闪烁看向袁天豪。

    袁天豪能用嘴型对袁天硕说:“是陈贺。”

    听到陈贺的名字,袁天硕原本就神色阴沉的面容更加的阴冷,几乎能滴下水来,面容冷穆的用眼神询问:“他打电话干什么?”

    袁天硕微微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今天陈贺突然打电话过来,他知道才有鬼。

    就在两人都疑惑的时候,陈贺突然开口:“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找袁先生的下落,只要这次你们能放过我们陈家,我愿意将袁先生现在的地址双手奉上,怎么样?”

    袁天豪:“……”

    肖烨:“……”

    袁天硕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机抓到手里,声音冷硬如同冬天里的石头一样冰冷坚硬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虽然陈父一直强调让陈贺给袁天硕打电话,但自从上次在医院走廊里被袁天硕捏着脖子就跟拎小鸡一样拎起来后,陈贺压根就不敢跟袁天硕说话,对于袁天硕,他只有满满的敬意与恐惧,一想到要跟一个手都能掐死他的袁天硕对话,陈贺的心脏就忍不住的加快跳动。

    但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袁天硕的声音,陈贺几乎是下意识的掐断电话。

    等回过神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好事之后,陈贺几乎是下意识的将袁天豪的手机号码拉黑。

    即便这样,陈贺依旧被吓得呼吸紧促,就连心脏也不规律的剧烈跳动起来。

    陈贺捂着自己的胸口,靠在墙上剧烈的喘着粗气。

    袁天硕的气势太过凌厉,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即便是隔着电话,他都能感受到袁天硕刚才说话时候的浓烈敌意与杀气,陈贺毫不怀疑,如果当时他在袁天硕的面签,袁天硕一定会掐死自己。

    一定会。

    深吸一口气,陈贺舒缓自己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脏,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袁天硕捏着被陈贺挂断的电话,一张面孔紧绷,眼底写满了森然的寒意。

    而在听到陈贺话的瞬间,肖烨瞬间就愣住了,等回过神来猛地站起一把拉住袁天硕的胳膊,一脸焦急的问道:“你爸爸在哪里?”

    袁天硕面容铁青,一把将手机扔给袁天豪,冷声道:“不知道。”

    “不知道?”肖烨面容微滞,瞳孔因为紧张而剧烈的抖了抖,嘴角轻轻的颤动着,手指因为紧张与期盼而不断的颤抖,呼吸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急促,等到最后,握住袁天硕胳膊的手掌几乎将袁天硕都抓的有些疼了。、

    袁天硕将肖烨握着自己胳膊的手掌一点一点的分开,面容冷穆,声音寒冷的说:“我说了,我没有爸爸。”

    “天硕。”肖烨下意识的焦急的喊了声:“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说道最后,肖烨的嗓子带上了明显的泣音,甚至因为紧张而不断的颤着,眼角沁出点点晶莹的水光,眼底带着明显的哀求:“天硕,就当妈求你了,告诉妈,你爸他在哪里?”

    她等的太久了,从她还是一个女孩的时候就喜欢袁君华,喜欢他啊,等到后来要结婚的时候知道结婚的丈夫是袁君华时,她高兴的好几宿都没合上眼,以至于等到结婚那天的时候她一双眼睛红彤彤的,就跟哭了一宿似得,当初南美玉他们还取笑她说是她多愁善感离不开家。

    但她们哪里知道啊,她不是舍不得家里,而是因为马上要嫁给袁君华了,高兴的睡不着。

    但是等跟袁君华结婚了她才发现,袁君华的心里有人,他不喜欢他。

    他可以跟着她在一起,对她尽丈夫的责任,对她温柔体贴,但女人在爱情面前都是福尔摩斯。

    尤其是她,喜欢袁君华十几年了,怎么看不出来袁君华的反常,她知道,袁君华的心里有一个女人,可是哪有能怎么样呢,现在的袁君华是他的丈夫,以后也只能是她的丈夫,所以,她不会撒手的。

    她为了留住袁君华,生了一个儿子,又生了一个儿子,既然她留不住,那孩子总归可以吧。

    袁老爷子跟老妇人都喜欢她,说她是袁家的好儿媳,但是袁君华,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她以为,只要自己好好的对他,孝敬老人,对孩子好,袁君华便会迟早看到她的好,对她好,但事实证明,就跟别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你也别期盼一个不喜欢你的人会喜欢你。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迟早会走。

    袁君华走了,一句话没留下就走了。

    他甚至还替那个女人处理好了身后事情,两人私奔了。、

    留下了她还有孩子,还有洛小贝。

    鼻腔一酸,眼泪不由的沁出眼角,肖烨仰起头将泪水逼下去,看着袁天硕固执的说道:“天硕,不管怎么样,那个人是你爸爸,告诉我,他,在哪里?”

    袁天硕面容冷硬,冷冷的看了肖烨一眼,一把拉起兰岸芷,大步上楼。

    兰岸芷几乎是踉跄的被袁天硕拉着上楼。

    推开屋子门,袁天硕一脚将房门踹开,尔后一把将兰岸芷揽到怀里。

    片刻后,兰岸芷感觉到自己肩膀湿润了。

    想要让袁天硕放开自己的话语梗在喉间,许久,兰岸芷抬起手臂,轻轻的在袁天硕的脊背上拍了拍,低声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袁天硕垂下眼睑,许久,才恩了声。

    但却带着浓重的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