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小说 > 言情 > 影帝的前妻 > 章节目录 番外(外3)
    自从沈律出事之后姜美怡和沈薇就没有在沈家再出现过。不过听刘嫂说起在简莜住院的时候姜美怡是来找过沈老爷子的。

    沈律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她唯一的依靠如果说姜美怡对沈律的期盼一直是带着势利的私心那最后她在沈老爷子面前的请求大概是她最为母亲难得仁慈的一面。

    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在警察的深入调查之后,发现了很多的破绽。首先撞死沈洪的那家人确实没有购买过任何保险,而那一笔钱,也不是所谓的保险金根据十多年的银行流水警察发现当年给这户人家打钱的账号是个空户。

    其次,姜美怡也承认她曾经收过一笔钱而在警察的查问之下姜美怡交出了当时打那笔钱过来的银行账户。两厢对比竟然是从同一个账户打出来的。

    虽然还没有找到那个账户的户主但警察完全可以确定,蓄谋撞死沈洪的人应该和想要收买他的是同一个人。

    而想要收买他的,显而易见是十年前五洲地产的人。

    警察以蓄意谋杀的罪名向当年对姜美怡行贿的五洲地产法人代表提出了刑事诉讼。案情还在查实中,但这一消息已经严重影响了五地产的运营,股票暴跌、资金冻结,原本在手的项目只能搁浅,五洲地产岌岌可危,作为他母公司的风影也处在了风口浪尖。

    简莜是很少关注这些商界要闻的,如果不是因为沈枭这周有个专访,她大概不会打开这个网页的。相比风影的危机,沈氏看上去则蒸蒸日上很多。

    星途顺利完成对橙子影业的收购案,沈枭成了年轻的懂事长,并兼任沈氏集团总经理的身份。丽都二期□□的计划提上日程,国内最权威的商业杂志对他做了一个专访。

    专访的开始都是以沈氏的发展为主要内容,只有在最后的时候,谈论到了一些私事,比如问沈枭将来会不会再拍摄电影,亦或者沈氏会不会对沈律提起诉讼。

    对于拍电影的事情,沈枭明确自己不会再进入娱乐圈,而对于沈律的案情……虽然沈氏高层的商讨结果并不一致,但沈枭和沈老爷还是达成了共识,沈氏撤销对沈律的控诉,由法院对沈律提起公诉。而沈律身上的罪名也从原本的商业泄密和绑架两个罪名,变成仅仅绑架一个罪名。

    如果简莜可以出具刑事谅解书的话,沈律就不会在牢房里住很长时间。

    ……

    沈律开庭的那一天,除了在大马的沈静华,沈家三口人都去了法院。简莜还是事后第一次看见姜美怡和沈薇,姜美怡一下子瘦了好多,看见小腹微挺的简莜,愣了片刻,然后红着眼眶道:“莜莜,谢谢你的谅解书。”

    简莜冲她点了点头,大概是因为那一本日记的原因,她对姜美怡和沈薇的看法,也不像从前那么极端了。纵然她们有着人性最自私的一面,但好在,并没有铸成什么大错。

    即便是沈律……她该庆幸的,另一个自己终究看穿了他的本性。

    虽然有遗憾,有痛苦,但并不至于无法回头。

    因为证据确凿,法院很快就有了宣判,沈律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这已经是绑架罪最轻的量刑。

    被送往监狱的那一天,沈律提出想见一见简莜。

    那时候的简莜已经有四五个月的身孕了,她小腹微凸,穿着宽松的大衣、脸上未施粉黛。

    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原因,简莜的脸颊上长出星星点点的浅色斑点,她就坐在沈律的对面,那人盯着她看了良久,缓缓开口道:“我也想给你幸福,我尽力了,但是我做不到。”

    简莜抬起头看着沈律,被剃了光头的他看上去干净利落,但眼神中的情绪却让简莜分辨不明。

    简莜缓缓的低下头,手指抚过无名指上的戒指,慢慢开口:“你已经做到了,在水底,你松开我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会得到幸福。”

    简莜说完,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她转身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又看了一眼沈律道:“沈律哥,放下心中的仇恨,我们等你出来。”

    ……

    两个月之后,马来西亚某海岛。

    阳光照耀着金色的沙滩,深蓝色的遮阳伞底下,简莜侧身睡在躺椅上。要不是在国内做好了全面的体检,医生告诉沈枭这阶段出行不会有大问题,简莜可能就要错过沈静华的这次婚礼了。

    时隔二十五年,宇文政在当初和沈静华偶遇的地方,举行盛大的婚礼。他将整个岛屿包了下来,而这几天正在做最后的婚礼预备。

    尊贵的拿督在单身了十几年之后,要续娶拿汀,这成了当地一个不小的新闻。

    白色的海浪打着沙滩,简莜看见在沙滩上抱着帆船迎风而上的男孩子,笑着在海浪中玩耍。要不是因为几个月前的意外,简莜也许永远都不会有被宇文政认回的这一天。缘分当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能让本来属于一家的人越走越近,而不属于一家的人最终走向歧路。

    “姐!等小侄儿出来了,我一定要教他冲浪。”宇文皓抱着帆船来到简莜身边,年轻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已经活力四射。

    简莜轻抚了一下肚皮,慢慢道:“嗯,也许是个小侄女呢?那怎么办?”

    “那就让她当我的小迷妹!嘿嘿~我们风暴组合红遍全球。”

    “爸爸又让你唱歌了吗?”简莜有些奇怪,还记得当初宇文政接他回大马的时候,经纪人jeson曾说过,也许阿皓永远都没有机会再唱歌了。

    “爸比说,他已经有你了,还有小外孙,我就是死在外面,他也不管了!”宇文皓一脸失落,眼神中却还带着几分闪烁的光芒,根本就是乐在心头。

    “你呀,还想玩几年?”简莜玩味的问他。

    宇文皓眉宇紧促,一本正经道:“爸比说:玩到二十五,和你姐夫一样大的时候,也该懂事了……”

    这时候沈枭正好过来,听见宇文皓提到自己,问他道:“臭小子,你又说我坏话了?”

    宇文皓赶紧抱着帆船逃开,留下他们两人在太阳伞下。

    夕阳一点点的落下,当最后半圈鲜红的太阳沉下海面,海滩上飞过一群沙鸥。

    夜色渐浓,海风吹乱了简莜的长发,沈枭抱着她从躺椅上站起来,看见悠长的海岸线上,忽然亮起一串闪耀的烟花。

    整个海岛被焰火所包围,最明亮的烟花冲向夜空,撒下繁花无数。

    海岛的另一边,宇文皓单膝跪地将手中的戒指带到沈静华的手上,完成了一场迟到了四分之一世纪的求婚。

    ……

    “爸比,我想跟舅舅学吉他!”

    “不行。”

    “爸比,我想跟太爷爷学养花!”

    “不行。”

    “爸比,我想跟奶奶学打麻将!”

    “不行。”

    “爸比,那我到底可以干什么?”

    “嗯……你可以给爸比捶捶肩,那样爸比就让妈咪给你添个小妹妹!”

    “沈枭……让你再教坏孩子!”